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35章 议会成员
    宁航锋遵照宁可月的指示,去城主府敲响了幻世之钟,满城皆惊。

    很快四面八方冲起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朝着城主府飞来,都是红月城的武帝强者。

    幻世之钟,乃是红月城最高级别的预警,钟一响,所有武帝之上的强者都必须放下手中的一切事宜,以最快的速度到城主府汇聚。

    不过刹那功夫,就有数十名强者落在府主的大殿之内,一个个脸色异常凝重。

    天地异象,流星陨落,夜半飞雪,他们身为沟通天地的九天境强者,也隐隐之中心有预兆,察觉到有大事发生。

    而幻世之钟,自从当年古飞扬大闹红月城后就再也没有响起过。

    如此钟声一响,让大部分人都恍如隔世,似乎回到了当年那凄惨的一幕。

    这里大部分人都是历经过当年一战的存在,知道幻世之钟敲响的严重性,人人一脸的紧张情绪,并不知确切的事情缘由。

    突然三道恐怖的气息传来,正是红黄蓝三道光芒,相互环绕旋转,三道光芒只是在城主府上空盘旋,并没有落下,似乎不想参与议事,只是静静等待观望着。

    那气息之强,让大殿内的武者全都骇然心惊,想不到连这三位也被惊动了。

    这让大殿内的强者更是坐立不安起来,交头接耳不断,唯有一名中年白衣男子神色淡然,给人一种极静之感。

    白衣男子对面的一名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阮元思,看你一副平静之色,似乎知道些什么情况,幻世之钟敲响到底为何事?”

    这名中年男子一开口,立即所有声音都静了下来,尽数落在阮元思身上。

    阮元思眼中闪过一丝紧张之色,随即淡然道:“我也是刚从闭关之中出来,哪里知道何事。此番天地异象,流星飞雪,实在令人担忧啊。”

    这个回答让众人都觉无趣,目光同时望向了上首坐着五位老者,他们乃是红月城最高议会成员,分别为宁怀树、宁远门、姜若惜、阮元武、傅宜春。

    红月城在开始建立之初,是七张王座的议会制,后来被取缔成为城主制,再发展到后面,为了抑制城主的绝对权力,在城主之下加上议会制,推选德高望重的老者担任,用来抗衡城主的王权。

    在一段时间里,议会成员和城主之间的关系的确是水火不容,这也导致了历代城主不断削弱议会成员的权利。

    但这种关系也有好的一面,那就是当红月城主出现状况的时候,可以由议会成员共同商定城内大小事务,不至于出现紊乱的情况。

    近数百年来,几代城主的实力都异常强大,导致议会成员的力量极弱,但这也使得两者之间关系相处的还算融洽。

    而且姜楚然行事作风一向稳重,虽然进去不足,但谨慎有余,这么多年来也并未发生过什么大事,五位议会成员也极少露面,都是在专心修炼,平日里极少能看到他们身影。

    宁怀树皱眉道:“钟声已响,连三老都惊动了,那敲钟之人怎么还不现身?”

    下方一名武者皱眉道:“会不会跟地老天荒有关?已经一月有余,却还不见仙境关闭,所谓的天地异数会不会是仙境有变?”

    阮元思心中一动,道:“若是如此简单,那就好了。”

    宁远门冷哼道:“开什么玩笑!幻世钟乃是红月城生死攸关之时才能敲响,一旦钟声响起,任何一名九天境的强者都要在第一时间赶到城主府聚集,如此严肃之事,怎么可能会和地老天荒有关!”

    宁怀树也是阴沉着脸,道:“若是敲钟之事是因为这种小事,那敲钟之人当受极刑!”

    话音刚落,便一道身影飞入大殿之中,正是宁航锋,随着他一同进来的,还有一种沉闷压抑的气息。

    “宁航锋?怎么是你?”

    宁怀树眉头皱起,道:“难道是你敲的幻世钟?”

    他脸上浮起一丝阴霾,大殿内的众人都是一愣,露出古怪之色来,显然宁航锋并没有这个资格。

    宁航锋沉声道:“事出紧急,我二姐已经去往紫云峰了,走之前留下话让我敲幻世钟,还有几句话交代大家。”

    “紫云峰?”

    众人都是一惊,难道真的和地老天荒有关?

    宁怀树脸色一变,重重的哼道:“可月真是胡来,姜楚然让她掌权一刻,竟然就指使人敲幻世钟,真是胡闹!”

    宁航锋急道:“此次事关重大,甚至影响到红月城的生死存亡,我二姐也是思定之后才下次决心。”

    “哦?如何个生死存亡法?”

    宁远门冷冷道:“若是不能让大家信服,你们姐弟就麻烦大了!”

    这时,又是一道身影从外面直飞进来,白光闪烁之下,阮红玉露出真身,只是身上的气息极为虚弱,轻声道:“这是我和宁可月大人共同决定的,楚然离开之时让我掌内,让其掌外,难道我们共同的决定也不行吗?”

    她已经从那极度的悲痛之中振作了一丝精神,只不过整个人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了,不仅瘦了几圈,而且毫无血色。

    “姐姐!”

    阮元思大吃一惊,骇然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宁怀树皱眉道:“既然是你二人共同决定,那我也没什么可说,只是到底发生了何事,幻世钟唯有三十年前同古飞扬一战敲响过一次,难道这次的危机堪比三十年前?”

    宁航锋看了一眼虚弱的阮红玉,这才面色凝重的朝着众人道:“以目前所探知的确切情报来看,紫云峰上已经被人动人了手脚,我们布下的禁制全部被换掉了,现在不知是何人在内,据我推断,里面之人已经是凶多吉少!”

    “什么?有人占据了紫云峰?”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上首的五人之一姜若惜脸色骤变,震惊道:“紫云峰上可是别离老弟镇守?”

    宁航锋点了点头,道:“正是别离大人!”

    “咝!”

    姜若惜猛吸了口冷气,骇然道:“别离老弟可是八星武帝强者,若说紫云峰上禁制别换,那他们……”

    傅宜春皱眉道:“会不会是姜别离出于需要自己替换了阵法?”

    宁航锋沉声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现在紫云峰上不仅无法进入,而且封锁了神识,我甚至动用了玄器雷仪,也没有探到别离大人的气息,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一下所有人的心都是猛然一沉,那玄器雷仪乃是一种极其精密的探查玄器,在一些压制神识的地方能够起到奇效。

    一名武者暴怒的从座位上站起,震怒道:“竟有人敢在红月城头上动土!”

    众人都是怒气上涌,唯有五名议会成员还是算淡定,宁怀树皱眉道:“即便如此,也不值得你们敲响幻世钟,宁可月和阮红玉,你二人太过稚嫩了,如此大事也不先找我们商量商量。”

    阮红玉眼眶红的厉害,忍不住又有泪水淌下。

    阮元思沉声道:“姐,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

    若仅仅是紫云峰之事,阮红玉绝不会如此,他隐隐之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阮红玉轻唇微动,几次想开口,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反而啜泣之声越来越大。

    宁航锋叹了口气,道:“还是我来说吧,根据我二姐和红玉大人的推测,城主大人……他……他可能已经陨落了!”

    整个大殿瞬间凝静,如同鬼屋一样没有半点声音,静的殿外草丛内的虫蚁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谁陨落了?你说谁陨落了?”

    五人都是惊起,宁怀术尖声惊叫了起来,似乎怀疑自己年老耳朵听得不清楚。

    宁航锋脸色异常的凝重,一字字道:“城主大人可能已经陨落了!”

    这一次所有人都是猛吸了口冷气,整个大殿上变得一片冰寒。

    一直盘旋在城主府上空的三道光芒刹那间落下,强大的气息压得所有人尽数难以呼吸,一个个急忙站立起来,走出大殿迎接。

    “恭迎三老大人!”

    三位老者正是红、黄、蓝三色服饰,为首的红老目光如炬,直盯着宁航锋,寒声道:“什么叫可能陨落了?”

    这一消息太过骇然震惊,就连从不干预议事的三老也无法承受,直接现身出来。

    宁航锋在那红老的目光下,坦坦荡荡,不退不避,凝声道:“禀红老,是阮红玉大人和我二姐的感应,以及这流星飞雪的异象。”

    三老互相望了一眼,全都是震惊之色。

    如此天地异象,他们身为九星武帝强者,自然也是有所察觉,一直都心神不宁,想不到竟是如此大事。虽然没有亲眼见证姜楚然生死,但想必真的已经死了。

    阮红玉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她已经流干了眼泪,但还是忍不住会哭。

    阮元思心中的震撼之情也是难以言喻,急忙上前扶住遥遥欲坠的姐姐。

    红老沉重道:“宁可月离开时可还有什么交代?”

    宁航锋忙道:“打开护城大阵,将红月城的警戒提到最高!”

    本章完。

    关于红月城主的死,太一想说几句,以下这些字数是不会计费的,如果谁发现本章计费更贵,请直接联系我。

    红月城主的死很多人都悲伤,发信息给我,说我不该这么残忍。

    有人说从万古写到现在,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好人,就这么死了。

    我想了下,其实万古里的人都谈不上好坏之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宿命,李云霄如此,李逸如此,帝如此,殇如此、雨如此,红月城主亦是如此。

    他是一个合格的天下霸主,但他也许并不喜欢这个身份,他更加是一名绝代强者,红月城主的身份、丈夫父亲的身份,都将他束缚住了。

    与天思一战,也许是三十年前同古飞扬一战后,让他最开心的事。

    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在武决之中将自己发挥的淋漓尽致,至少这一战,他肯定是开心的。

    如果时间能回到进入地老天荒的那一刻,他一定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进去,因为他是红月城主,他亦是绝代强者!

    还有,最后祖灵归墟苏醒的那一刻,姜楚然和李云霄就已经无法安然全退了,一个肉身崩溃,一个灵魂崩溃,而李云霄主人公的身份决定他不会死,所以死的人是姜楚然。还记得姜楚然最后一战时的出场白不?

    “为谁生死,为谁轻言,一阙幽梦断何年。”

    “何须世情,何须强颜,故人相逢一笑间。”

    谢谢大家对我一如既往的支持,我爱你们,水盟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