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34章 天将大变
    许久未曾吭声的妖龙也大喝一声,朝着那月瞳撕咬而去,两者都是凶猛至极的存在,在那业火之上拼杀。

    李云霄那攀至极顶的魂力瞬间紊乱起来,世界之力顿时出现瑕疵。

    天思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线生机,怒吼一声,身上的蓝色之光冲天而起,战戈锐光散发出千道光芒,摩诃古字逐一浮现。

    李云霄怒火中烧,强行压制那月瞳之力,但妖龙根本不是它对手,很快就被月瞳压制,而灵魂业火,越来越弱,演化的世界也开始消散。

    “该死啊!”

    李云霄惊怒不已,却发现自己已经无可奈何,即便有一死之心,也难以控制眼前局势。

    就在此刻,他突然感到背后一痛,窍穴上被人一道劲气打入,顿时全身一麻,所有力量尽数被封印下来。

    “姜楚然你……”

    李云霄震怒的转身,却看到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

    姜楚然的身体沉浸在一片银霞之中,道:“让我来吧,别两个人都死了。”

    李云霄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愤怒的咆哮道:“你这是算什么?还我命吗?我呸,你赶紧给我走,走啊!”

    他脸上一根根的青筋暴起,两只眼睛由于和月瞳的抗争已经肿的不成样子了,模样狰狞可怖。

    “你给我滚,我不要你还我命!一个个自以为是的东西,你们算个球啊!”

    两道血泪从那通红的双眸中滚落,李云霄的骂声越来越凄厉,嘶吼道:“什么七大宗主,什么名门世家,自以为吊炸天啊,在老子眼里什么都不是,姜楚然你给我滚!”

    声音越凄厉,双眸却是模糊,颤抖的身躯,满脸的泪,满身的血。

    “老子是十大封号武帝,是不是觉得救我很有成就感?一个个在我面前装什么逼,滚蛋啊你妈的!”

    李云霄嘶声力竭,痛苦的在银光之中挣扎起来,声声啼血。

    但姜楚然却置若罔闻,一掌拍在他身上,顿时一股银光将他包围起来,朝着地老天荒的方向飞去。

    “姜楚然你住手!”

    任李云霄如何嘶吼,自己的身体却动弹不得,看着那战场在自己眼前越来越远,而灵魂深处那月瞳直接将业火镇压,他的力量源泉瞬间干涸。

    天思瞳孔骤缩,想要去追李云霄,却猛然发现姜楚然此刻的气息异常危险,不仅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巅峰,而且还在不断上涨。

    而底下的祖灵归墟的意识也在不断聚拢,若是让归墟完全恢复,怕是自己也要被吞噬掉。

    权衡之下,天思的脸色阴沉不定,终于眼睁睁的看着那李云霄离去。

    “我们之间的战斗还没结束呢,天思。”

    姜楚然淡然道,整个人都在一片银芒之人,看不清他的容颜。

    “该死!既然你要成全李云霄,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

    天思怒吼一声,战戈化作巨大虚影,在天思上空浮现,如同一艘巨舰,临立长空。

    “西山霁雪,玄芒山间偕日月。”

    “东岳含烟,九霄天外借风雷!”

    姜楚然的身影越来越淡,一道道的力量从他体内****而出,句芒银刃发出巨大的悲鸣声,那古犀巨影也一闪一灭,似乎十分不舍。

    一条银河自九天之外降落,如霓虹长空,朝阳初升,一片清晰世界!

    天思脸色骤变,咬牙怒吼道:“神迎三光,无我无极!”

    那千万道银芒之力临空而下,瞬间斩破他的金光,周身的蓝色世界之力也被撕扯开来,身体在那银光之下竟然要崩溃掉。

    这是姜楚然燃烧生命的一击,九天巅峰武帝,武道终点之前的存在。

    “终于……还是止步在了……这里……”

    姜楚然内心一声叹息,生命在急剧的消失,眼中望着那渐行渐远的李云霄,说不出的复杂之色。

    万古以来,谁能千秋北斗?

    一代宗主,天下豪杰,身影渐渐的消失在银芒内,又仿佛是身化作银光,不断演化着一片世界。

    天思露出惊恐之色,战戈锐光和自己的肉身在那世界之力下渐渐崩溃,他慌乱,咆哮的吼道:“归墟救我!”

    大地之上那巨大的眼眸还在不断地变化着,正在渐渐苏醒,一道眸光凝视而来,整个天空刹那间化作一片血色,世界似乎与他融为了一体,在不断地变化。

    那抹银芒,终于在血色之下慢慢消散,长空之上,除了天思那抹孤寂的身影外,只剩下一片寂寥。

    ……

    此刻地老天荒之外,红月城上,一颗巨大的流星划过长空,在血色的月亮旁悄然流逝。

    天空阴沉沉的笼罩下来,给整个大地一片无比的压抑,似乎预示着天将大变。

    阮红玉莫名的一阵心慌意乱,从未有过的难受感涌上心头,元气无论如何都难以运转,强行运功下隐隐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帘外月朦胧,如血的月光洒下,让她内心的跳动越来越剧,越来越疼。

    “楚然……”

    她惊呼一声,内心莫名巨颤,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发现竟然有泪流下。

    “到底怎么回事?”

    阮红玉的身躯忍不住颤抖起来,天空中那轮血月异样的鲜红,还有那颗流星,都让她浑身不自主的哆嗦,再也难以自持。

    “噗!”

    那烦乱的心情直接打乱了她的气息,一口血当场吐了出来,喷在地上,艳红刺眼。

    阮红玉脸色惨白,瞬间化作一道红光,冲向那天空之上的清风明月园,只见一抹淡黄的身影俏立其上,正在仰天望月。

    宁可月那凝重的身影更是让她心如灌铅。

    “楚然出事了!”

    阮红玉颤抖按在栏杆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她已经快要站立不稳,而且泪水不由自主的留下,模糊眼前。

    天空上不知何时,开始浮现出点点白色,突然之间就越来越多,漫天飞洒,纷纷而下。

    竟是一片片的雪花。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

    阮红玉的眼睛已经模糊的看不清了,雪越来越大,却盖不过她内心的冰凉,身上的寒意更甚这漫天风雪。

    宁可月默不作声,依然静静的屹立在那,仰望着长天,看不出她的表情。

    “求你,只要你肯救他,我什么都愿意答应你,我一定会让他退下红月城主之位,而你就是下一任的城主,一定,我一定会让他做到,我发誓!”

    阮红玉哭的身躯渐渐弯了起来,心痛的让她无法直立,整个人慢慢扑雪中。

    模糊的双眼前,似乎有一道伟岸的身影正在朝着她微笑,随后转身,越走越远。

    心脏仿佛被一把刀子渐渐绞成肉泥,痛的无法呼吸。

    “求你了,我求你了,现在只有你才能救她,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阮红玉趴在地上,意识开始摸不起来,口中不断地喃喃念着:“求你。”

    漫天飞雪落下,清风明月园上很快就银装素裹,而宁可月始终没有动一下,飞雪不敢落在她的衣裳,罗衫上片尘不染。

    一道光芒在长空上飞过,落在清风明月园上,脸上沉重的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

    而这长空上漫天的大雪更是让他的心情如同灌了铅一样沉。

    雪越来越大,在长空上慢舞,而那道流星却流逝的十分缓慢,许久许久还能看到那尾光在黑夜中闪动。

    宁航锋心中猛然一动,在那漫天风雪中,宁可月的身影有如孤峭峻逸的梅花,说不出的寂寞。

    他也同时看到了满脸凄凉和泪痕的阮红玉,扑倒在大雪中,娇躯微颤,随时都要被风吹的凋零,更是心中巨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仿若胸口被人重重轰了一拳,骇然道:“红玉大人……”

    在短暂的震惊后,宁航锋急忙汇报道:“二姐,不好了!紫云峰上被人下了禁制,现在整座山都被封死,地老天荒的入口也似乎被一股力量封印了!”

    这个消息说出来的时候,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到底是何人竟敢如此大手笔,整个红月城似乎陷入了极大的危机。

    宁航锋等了一阵,也不见宁可月有动静,急道:“二姐,现在怎么办?”

    他内心也一阵慌乱,知道要出大事了,而姜楚然离开之前留下的两名掌权之人都在这里,一人扑在地上啜泣,看那样子根本不可能出谋划策了,还一人却是如同雕像一样站着,一言不发,也不知内心所思什么。

    良久,宁可月才缓缓地下头颅,双目紧闭,那光滑如玉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神情,只是淡然道:“敲幻世之钟,开护城之阵,你传告阮元思,从现在开始,至我回来之前,城内一切都由他做主。”

    宁可月的声音平静异常,没有任何的情绪在内,但宁航锋却是心神大震,听出了其中的不同寻常。

    他还想再问之时,却见宁可月已经化作长虹,消失红月城上空,而所去的方向正是紫云峰!

    宁航锋心神大震,他目光望去,那血月不远处,流星的影子似乎还留下微芒,在无尽黑夜中发着微光。

    他看了阮红玉一眼,急忙离开清风明月楼,朝着城主府而去。

    不久,一道清远悠扬的钟声在红月城上空震响,声达百里,直扣人心,所有人知道,天将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