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29章 无处可逃
    李云霄心中大惊,这等金芒射来之时,已经贯穿了二根擎天大柱,但依然威势不减,再将他身前掩护的这根柱子也直接震穿,****出来。

    虽然仅仅是余波之力,但也不是他能够挡下的,而且这道金芒之内带有无穷规则之意,锁死了一切逃走的可能。

    他双眼之中寒光一闪而逝,一股妖异的力量从双瞳xx出,轻声道:“瞳术——葬日!”

    四周的景象微微一变,那道凌厉的金芒逐渐变得暗淡起来,竟然在他眼前渐渐消失!

    改天换地,扭转时空!

    “嗯!”

    李云霄沉闷的哼了一声,一口热血涌上喉咙,被他压了下去。强行将月瞳之力提升起来,进行改天换地,将那金光直接从现实中抹掉,但也受到力量的反噬,震伤了他的内腑。

    而就在此时,他心神大震,猛地闭上双目,两只手直接捂住眼睛,一股恐怖的气息自灵魂深处散发出来。

    这股气息他并不陌生,正是那沉睡已久的月瞳,似乎要苏醒了。

    妖龙也猛然惊觉,一股寒意涌上两人的心头,“李云霄,这股力量……,你能压制得住吗?”

    李云霄苦涩道:“哪怕燃烧魂魄之力也要压下去,否则你我都要被它抹去!”

    妖龙骇然,急忙施展出一道印诀,整个身体开始同李云霄的灵魂融合起来,正是噬魂族的魂战技法,联手压制那即将苏醒的月瞳。

    李云霄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这般无力,外有强敌,内有忧患,而且都是强大的让他颤栗的存在。

    融合了妖龙之后的李云霄,身体也开始发生妖化的迹象,同时运转起大衍神诀来,灵魂深处那股恐怖的气息这才开始渐渐平息。

    姜楚然一招震碎了器阵后,战戈已经被天思握在手中,临空一步就逼了上来,直刺而下,澎湃的力量如同山岳倒塌,江海蒸干!

    “砰!”

    姜楚然脸色大变,眼中闪过一丝的慌乱,手中银刃急忙招架过来,被战戈击破银芒,整个人震飞了出去。

    一直退到大殿入口,姜楚然的身形才稳住,但已经是脸色发白,身上不断有战戈的金光闪现出来,一道鲜血从嘴角流下,眼里露出惊惧之色。

    “哈哈,一切都要结束了!”

    天思大喜,想不到竟然一斩直接震伤了对方,那战戈之力十分霸道,一但打入体内,即便对方是绝世强者也必然重伤,他狂笑之下一步踏出,缩地成寸,战戈直逼而来,讥讽道:“人类的巅峰强者也不过如此啊,真让我失望了!”

    那战戈上闪耀出层层金芒,各种摩诃古字在上面不断推演,直接刺了下来。

    “哦?失望了吗?”

    姜楚然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意,身上那战戈的金光突然全部消失,银刃化出一个符号,竖在身前,那惊惧的眼神一扫而空,反而是讥讽神色。

    “什么?!”

    天思猛然大惊,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惊怒道:“你没受伤?你骗我?!”

    姜楚然淡淡一笑,道:“我以为绝顶的比拼不仅仅是力量上,更加是智慧上的,难道是我理解错了?”

    “你……,该死啊!”

    天思震怒之下,为时已晚,那银刃上透出一股极强的霸道之力,银缕古犀的虚影瞬间冲出,咆哮着低下头颅,用那银角顶了上来。

    “神迎三光,无我无极!”

    天思脸色铁青,在这巨大的危机之下,将毕生之力尽数灌入战戈内,在滔天的金光下,摩诃古文飞绕成一圈,迅速往犀角上敲去。

    “砰!”

    一声巨震,滔天的力量炸开,天思整个人瞬间被激飞,整个大殿也在这一击之下彻底缤纷瓦解,所有建筑全部坍塌下来,化作一块块碎石震向四面八方。

    李云霄整个人也被这余波之力卷起,如同身在漩涡中的一叶扁舟,完全身不由己,任由那力量将他卷入空中。

    余波漩涡内的大量碎石,也充满了那暴戾之力,如同一件件的玄器不断地冲击过来,如雨点一样打在他身上,撞的他七荤八素,身上窍穴尽数爆出血来。

    此刻他再次感受到了身为一名喽啰的悲哀,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不行,再这样下去,不用月瞳苏醒,不用天思杀我,直接就被姜楚然害死了!”

    李云霄急忙祭出界神碑来,大地域界展开,将自己所在的一方空间定住,随后风之域界展开,将那些充满了力量的碎石尽数挡在外面。

    即便如此,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卷的上升,碎石也还会不断的敲击进来,但已经要缓解多了,基本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

    这时李云霄才看清楚外面的情况,大殿毁去之后,下方全是沉闷腐朽的建筑,也已经被抹去不少,自己已经回到了血月之上,那最高的祭台在这一击下也被崩坏了大半。

    天思手中的战戈锐光,正是那散发出极阳之力的至宝,此物一被取走,整个祭台上的那种宏伟之意荡然无存,变得和普通建筑一般无二。

    壁画空间也随着大殿的毁去而破开,一道道的光芒从那祭台内飞射而出,正是七大派之人,人人脸上惊恐不已,不知发生了何事,四下张望。

    禹卓当先就看到了临立在空中,满身是伤的李云霄,心中一震骇然,他还以为是李云霄和那天思战斗,导致了一韶伤,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惊骇连连。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何事,其中还有红月城的人,他们很快就看到了远处静静站立在废物中的姜楚然,大喜的飞了过去。

    不管发生了何事,有姜楚然在,他们至少是安全的。

    突然一股气息从姜楚然身上散出,直接将飞驰而来的众人全部震了回去。

    这时其他门派之人也看到了姜楚然的身影,北冥同方心中大震,骇然道:“红月城主?”

    此刻姜楚然身上的气息之强,如同巍峨的山岳耸立在那,仅仅一眼望去,就让人心生胆寒。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寻宝寻的好好地,为何会突然空间变换,直接从壁画中震了出来,原来是一场惊天大战将壁画毁去,把时空扭转。

    姜楚然在震飞了天思后,脸上的神情一点也没有轻松下来,凝声道:“所有人都立即离开!”

    所有人都是心神大震,那一句话如同不可违抗的命令,让人生不出反抗之意来,而同时震骇的是,到底是何人在同红月城主一战?

    禹卓三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与天思战斗的是红月城城主,而非李云霄,差点把他们三人吓死了。

    此刻天思已经不见了踪影,除了红月城一身气息惊人外,还有高高在天空上的李云霄,满身的伤痕,其余之人都是脸上露出古怪之色来,暗想不会是在跟李云霄打吧?

    这个念头一闪,立即被所有人都排斥掉了,他们宁可相信李云霄是女人,也不会相信李云霄能有同红月城主一战之力。

    “走!”

    姜楚然再次喝出一声,似乎对众人的继续滞留感到十分不满。

    所有人都是心头狂跳一下,再不敢滞留,急忙临空飞起,朝着来的方向而去,只要跨入那方空间内,立即就会被传送到荒漠中。

    李云霄在稍稍稳定了一下伤势后,也急忙化作雷电,要同众人一起逃离此地。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道:“你不能走!”

    他的身形刚刚化作雷电,立即就被一股力量锁定,动弹不得。

    姜楚然哼了一声,银刃临空斩出,有如一条银龙冲上天空,瞬间将那道封锁之力斩开,在空中轰然一声爆裂,再次化作无数银芒,往虚空之中射去。

    “嗖!嗖!嗖!嗖!”

    漫天都是恐怖的银芒,那些武帝强者一个个脸色发白,虽然不知道谁在虚空内,但至少明白那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一个个飞快的朝来路遁走。

    李云霄只觉得周身一轻,那股封锁之力彻底消失,急忙化作雷电逃走。

    “哼,说了你不能走,谁也救不了你!”

    天思的声音再次传来,天空上的银光一下子尽数消失,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被某种力量直接抹掉了。

    李云霄浑身大震,骇然惊道:“改天换地,扭转时空?!”

    这也是他月瞳才拥有的神通,天思既然和月瞳齐名,那么会月瞳的招数倒也不足为奇了。

    一股无法匹敌之力临空而下,他的雷电状态再次被破,胸膛上好似被人临空踢了一脚,直接倒飞出去,被轰入祭台之内。

    天思似乎根本不在意其他人的生死,那些武帝全都跑得没影了,也没见他在动一下手。

    姜楚然神色越发的凝重起来,同样感受到了天空之上那极强的精神波动,特别是李云霄说出的那八个字,让他心神一震,全神戒备。

    天空上漆黑如墨,似乎将所有的光芒都吞噬了进去,如临深渊。

    突然一点萤火虫般的蓝光在上空点亮,渐渐变成拳头大小,仿若一朵蓝色的花朵盛开,晶莹透彻,散发出琉璃莹光,美丽的不可方物,仿若从非人间而来,缓缓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