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28章 银缕古犀
    “难道只有等时间到?”

    李云霄内心一阵发苦,这地老天荒的时间从来都是不确定,算算也差不多,但延缓几天也是正常的,若是这两人打上几天,这大殿即便再坚固也得毁去,那自己就真的只能躲进界神碑了。

    但是对于这种程度的强者来说,几乎是保命利器的界神碑也挡不住啊!

    天思手中的金光越来越强,音波也是变得极度刺耳起来,一圈圈的器蕴震开,显得极为不凡。

    姜楚然脸色也凝重不已,手中利剑在他的剑诀之下直接化作一道蓝色剑光,在周身凝成一个圆形的剑环,随着姜楚然一道道的法诀打入,气息在不断攀升。

    两大强者都是疯狂的凝聚力量,一者如高山巍然,一者如冷谭深渊,整个空间扭曲徘徊,大殿变得动荡不稳。

    姜楚然更是战意高涨,两人都是绝代强者,这是万难一遇,可以让他尽情一搏的高手。

    身为红月城主,肩上负的重担太多,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但此刻,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份,站在天思面前的不是红月城主姜楚然,而是九星巅峰的武者姜楚然。

    天思手中的金光渐渐浮现出了形态,是一柄金色战戈,悬与身前,恐怖的气息混合着器蕴之声,自那玄器上震开,天思一指点在战戈上,战戈立即飞旋起来,临空斩去!

    姜楚然身侧的那道剑环,衍生出无穷剑意来,一柄柄细小的剑形在四周浮现,环环相扣,又无数剑影凝成。

    “三千剑气挥虹,羽化一界凌虚!”

    姜楚然手中的诀印凝出一对羽翼,轻轻打在剑环之上,立即那无数剑影同时张开翅膀,化作漫天飞剑,硬抗天思那一击刚猛无匹的战戈!

    “砰!砰!砰!砰!”

    无数剑碎之声传来,那三剑飞羽之剑在天思的战戈之下尽数崩碎,整个剑环也承受不住压力发出令人心震的“咔吱”之声!

    “砰!”

    姜楚然身前的无穷剑意悉数被破,整个人震得连连后退,那柄解封出来化作剑环的利剑铮然一声飞入空中,****下来插在大地之上,随后“砰”的一声断裂,只留下半截剑刃。

    姜楚然眉头皱起,他的这柄利刃虽然只是普通的九阶玄器,但却是一直陪在他身边多年,早已心神相通,施展起来出神入化,不想竟然再此葬送。

    天思一招得手,临空一抓,立即将那柄战戈抓回手中,横在身后,脸上出现一丝淡然的神色,道:“瓦罐不离井口破,毁在我的战戈锐光之下,也不辱它身份,红月城主,节哀吧。”

    姜楚然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取出一个镂空的球来,托在手中,道:“继续吧。”

    天思剑眉一挑,寒声道:“红月城主真的打算一战到底?若是再战下去,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姜楚然道:“让我带走李云霄。”

    天思怒道:“那就生死一战吧!”

    战戈上感受到了天思无穷战意,临空刺来,锐气劈开两人之间的杀境,无法妥协的条件,已经让两人再无缓和余地。

    姜楚然右脚往后退了一步,手中那镂空的小球上吞吐着道道青色之气,一层白雾慢慢浮现在球身四周,仿佛有龙穿梭其内,正是他现在的本命玄器——犀角句芒。

    战戈锐光铮然一声刺入那句芒上,球体倏然变大几分,直接让戈身透体而过,却在姜楚然身前数寸之处停了下来。

    天思脸色微变,那犀角句芒此刻如同一把铁锁,将他的战戈困住,进退不得,而就在此时,句芒上的青色之气从那些镂空的眼中吞出,顺着戈身蔓延上来。

    “哼!”

    天思轻轻冷哼一下,临空一道指诀点下,落在战戈之上。

    一道道的金光从他指诀之处开始向前蔓延过去,每隔数寸就弹起一个金色的摩诃古文,接连在空中显现,连成一串看不懂的话。

    “砰!”

    句芒内传来一声震荡,战戈在浮现出那一串的摩诃古文后,器蕴再次起了极大变化,直接破开句芒的封锁,继续往前刺了上去。

    姜楚然神色大变,同样是变掌为诀,瞬间拍在那句芒上,轻喝道:“傲气临风,万流归一!”

    犀角句芒的形态一变,如同一只古怪的兽首,死死咬住那锐光战戈,一道道的青色之气从中射出,将整个大殿照耀的炫目瑰丽,恐怖的力量一点点散发出来,将锐光渐渐逼出!

    李云霄躲在柱子之后,但他的月瞳之力却能够直接看到彼岸,震惊异常。

    那句芒球的确是由犀角锻造而成,竟能抗衡摩诃古器,而且普通摩诃古器通常只有一个蝌蚪文字,天思的这柄战戈却是完整的一串古字在上面,那犀角绝对是真灵一级的存在,红月城的底蕴很厚啊。

    李云霄此刻更加关心的是最终胜负,以他的能力完全帮不上任何忙,唯有等待命运的裁决。

    而让他微微吃惊的是,禹卓给他的那枚疗伤圣药效果极佳,加上本身的各种天材地宝灌下去,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并且之前被天思强行醍醐灌顶,此刻的境界也攀升到了九星巅峰,距离武帝也仅仅是一步之遥。

    若是此刻能够跨入到九天境的话,李云霄倒是可以想办法在关键的时刻暗中偷袭一下,助姜楚然击败天思。

    念及此处,他当即静下心来,将所有资源尽数取出,开始冲击那九天武帝之境。

    不远之处,天思神色微动,他的战戈锐光可是无尖不摧,蕴含有极强的穿破之力,竟然被对方的一只古怪小球困住,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砰!”

    姜楚然再次一掌拍在句芒上,青光绽放起来,直接将战戈震出,天思受到反震的巨力冲击,连退数步。

    犀角句芒托在姜楚然的手中,四周白雾内似乎有兽首隐现,演化出一片异象,传来蛮荒的那种凶暴之气,仿若梦回荒古,那些绝代凶兽活了过来一般!

    天思动容道:“银缕古犀角?”

    手持句芒的姜楚然身后,渐渐浮现出上古凶兽的虚影,目光冷厉的盯着前方。

    而句芒在白萎中也渐渐解封开来,变成一柄弯弯的银刃,吞吐着寒芒。

    天思神色凝重起来,银缕古犀在上古众多真灵之中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存在,而且与其它真灵不同的是,银缕古犀的全部力量都几乎汇聚在那一只银角上。

    虽然历经千载的流转,加上人工打造,让其内的力量损耗极大,但依然极其凶悍。

    “哼,除非是真灵重现人间,否则没人救得了你!”

    天思神色肃然,单手高高举起战戈,那一个个的摩诃古文散发出流光溢彩,仅仅起手一式,就让整个大殿的柱子不堪重压,开始变形扭曲。

    努力静心调息的李云霄,在这种气场之下根本无法入定,骇然的睁开双眼,只见他身侧的巨大柱子也开始弯压了下来,目光穿透柱子望去,天思手中的金色战戈上不仅是摩诃古文闪现,而且还有图案异象不断变化,似乎在演绎着一段故事。

    姜楚然神色一凛,左手剑诀在银刃上点过,刹那间凶气冲天,银光四射,满天都是银刃之影,与那战戈的金光遥遥相对,将大殿分成泾渭分明的金银世界。

    “今日,我便要斩天裂地了!”

    天思目光冰冷,整个人化出无数虚影,正是慕容竹的绝技身化万千,抓住战戈冲了上去,没有任何招式,直接临空斩下!

    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已经尽掌天地规则,任何招式都已经是多余的了。

    “吼!”

    姜楚然身后的银缕古犀猛然大吼一声,那虚影上的银角散发出滔天凶光,漫天的银刃纷纷汇聚下来,尽数冲入句芒之内,临空斩出!

    “轰!”

    两股无匹的力量斩在一起,所有光芒尽数碎裂,金银双色交汇吞噬,整个大殿开始出现巨大的裂缝,两人身侧最近的几根擎天巨柱轰然倒塌!

    锐光战戟和犀角句芒相互挤压,金光银芒一道道的****出来,每一道都极其强大,将整个大殿射的千穿百孔,大地更是如同龟纹一样开裂,仿若世界末日到来。

    姜楚然脸色铁青,但眼中却是露出一丝的疯狂之色,战意越来越强,狂笑道:“哈哈,畅快,真畅快!”

    多少年来,从未像今日这般把所有力量全部释放,肆无忌惮的一战!

    天思神色孑然,寒声道:“再如何淋漓畅快的决斗,也会有终点的时候,既然爽过了,那就可以死而无憾了!”

    “铮!”

    战戈上突然传来清脆的金属之声,战戈突然化出一道道金影,如同分身一样在天思面前结出一个古怪的器阵。

    天思冷然道:“金戈流影,拨云见日!”

    那器阵荡漾开来,直接往姜楚然身上压去。

    姜楚然猛然一惊,句芒化出万道银光,猛然将锐光震开,身后那古犀巨影冲入银刃内,往器阵上斩去!

    “砰!”

    锐光分身所化之器阵倏然散开,化作万道金光射向四方,将整个大殿彻底轰成废墟,其中一道金光正是朝李云霄的方向射来,刹那便到眼前!

    求月票,再不投的话也是浪费,下月会直接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