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27章 那个名字
    李云霄痛苦的倒在地上,双眸中传来巨大的痛苦,他挣扎着抬起头来,那熟悉的声音之下,果然是熟悉的人影。

    天思临空静静立着,眼中寒气聚增,道:“红月城主。”

    姜楚然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天思?”

    天思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姜楚然淡然道:“这是我该来的地方。”

    天思眉头一皱,脸色变得阴霾起来,眼中寒光闪烁。

    姜楚然不以为意,而是望着地上不断咳嗽的李云霄,关切道:“你没事吧?”

    李云霄凄凉的苦笑,道:“我没事。”

    姜楚然点了点头,突然说出一句话来,问道:“你是谁?”

    李云霄心中一震,从地上挣扎着起来,吞下大量的丹药,做成打坐的姿势,一边调息着伤势,一边道:“难道红月城主不认识我?拜你所赐,给了我一个后起之秀第一人的称号,给我惹了不少麻烦。”

    此刻他的心境随着姜楚然的到来而起了变化,必死之的局面打破,多了一线生机。

    他不能死,更不能这般屈辱的死。

    姜楚然道:“醉舞且摇鸾凤影,万古云霄一羽毛,好一个李云霄。但我问的不是这个名字,也不是这个身份。”他的目光凝视而来,缓缓说道:“你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吗?”

    李云霄在他的目光注视之下,所有内心似乎全部被瞬间看穿,他身躯微微一震后,渐渐的淡然了起来,道:“是哪个名字?哪个身份?你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又是谁?”

    姜楚然的目光似乎穿透了无穷远,望向那遥远的过去,一字字道:“那个名字,那个身份,我心中所想的那个人,他叫千载风云尽付一笑,万世飞扬照耀古今!”

    李云霄心中早有预感,但这两句曾经叱咤风云的诗号念出时,他还是感到有些不适,苦笑道:“你说的这个人,莫不是破军武帝古飞扬?你凭什么猜测我是古飞扬,就因为我有月瞳?”

    此刻他双眸中还是一片血色,上半部脸孔彻底的呈现出妖化的形态,狰狞可怖。

    姜楚然凝望着他,道:“这只是其一,但最重要的便是感觉,你给我的感觉跟他太像了,而到了我这个程度的人,感觉通常比认知还要正确!”

    这点李云霄也明白,武道巅峰几乎是尽掌天地规则,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感应,若是有,那一定是有所应照。

    李云霄默然不语,不承认,也不否认,整个大殿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

    天思冷冷的看着两人,讥讽道:“叙旧完了?若是完了,姜楚然你可以走了。”

    姜楚然点了点头,道:“好。”他上前一步,就要扶起李云霄一起走。

    天思神色一冷,道:“他不能走。”

    姜楚然道:“他不走,我不走。”

    天思脸上浮现一藴怒气,冷笑道:“又一个愚蠢的人类,你也想学慕容竹,为他而死?”

    姜楚然神色讶然,有些意外道:“原来慕容竹是为了救他而死,天思,你让我红月城替你背了黑锅啊。”

    天思剑眉一展,冷笑道:“是你们自己蠢,怪的了谁?”

    姜楚然点头道:“的确怨不得别人。不过,这件事让我很恼火呢。”

    “哦?那你想如何?”

    天思脸上浮现出一丝的玩味,眼神却是异常凌厉,全神戒备起来。

    姜楚然笑道:“我也不知道呢,不过先打你一顿出出气是肯定没错的。”

    天思冷笑道:“人类都是这般的自大吗?”

    整个大殿倏然变得杀气昂然,两人都是元力未动,但那股极强的寒气散开,竟让李云霄重伤的身体再次收到冲击,当场喷出一口血来。

    两人都是九星巅峰武帝,甚至不在古飞扬全盛时期之下,气场在大殿之中震荡开来,激出“空空”的回音。

    也幸亏这大殿材质特殊,否则早就在两人的对持之下毁去。

    李云霄急忙化作一道雷光,直接遁走到大殿的边缘,同时取出海量极品元石,合着这漫天的灵气一起疯狂吸收起来。

    在两人的对持之下,他仅仅是一只风雨飘摇的蝼蚁,但即便是蝼蚁,也要抓住一切可以活下去的机会。

    天思脸色十分难看,他急切的想要得到月瞳,而姜楚然的强大让他意识到自己无法轻易战胜对方,必然会是一场极为惨烈之战。

    天思道:“红月城主,此战押后。”

    姜楚然道:“可以,我带着他一起走。”

    天思道:“不行!”

    姜楚然道:“那就没办法了。”

    简单的几句对白,已经宣告了谈判无法进行,必须一战。

    天思愠怒道:“你很不智。”

    姜楚然道:“我不喜欢智。”

    天思脸上杀机毕现,寒声道:“那就如你所愿!”

    他也不多废话,身上的战意不断提升,如同满弦之弓,身形未动一下,护体罡气直接凝成一道道的罡刃,临空化形而出,往姜楚然身上斩去。

    姜楚然伸手出来,凝出一柄二指余宽的如水利剑,在身前轻舞。

    利剑化出几道残影,吞吐着数尺寒芒,将那些破体罡刃尽数挡下。

    天思抬起手来,一道光芒在指尖凝聚,喝道:“剑化九龙!”整个右臂上凝现出一柄剑形,分出九柄剑影来,随后那九柄剑影化成金龙,在那剑形之上盘旋,随时要咆哮而出!

    姜楚然凝声道:“慕容竹的剑诀?”

    他不敢怠慢,利剑在身前一横,立即化出七道分身,每一道分身上都摆出一种剑势,蕴含着某种剑意其中,随后本体上剑诀一引,七道分身立即回归本体,剑势尽数收于身前剑内,凝成强大无比的一剑,横空斩去!

    天思面色冰寒,一剑斩下,九龙咆哮而出。

    姜楚然的这一剑蕴含七种剑势,斩天裂地,九龙之身在剑气下尽数湮灭。

    “砰!砰!砰!”

    两种霸道至极的剑招相互吞噬,剑气余波在大殿上震荡开来,斩在那一根根的擎天大柱上,竟然只留下剑痕!

    李云霄脸色煞白,急忙躲在一根巨大的柱子后面,以他现在的修为,这种剑气沾上一点就是当场横尸,甚至尸骨无存,绝无可能幸免。

    “真是讨厌的人!”

    天思咬牙怒道,双手在身前凝出一个诀印,背后浮现出一柄巨大的剑形,像那孔雀一般开屏,与手中的诀印相互辉映,临空击出。

    随即漫天都浮现出一柄柄的剑影,在强大的气机牵引下,呈现出万千奇幻瑰丽的剑姿。

    姜楚然脸色微变,握住利剑剑柄,反插在身前大地之上,随后双手施展出一道剑诀,打入其中,喝道:“无尽之剑意!”

    那利剑似乎落地开花,瞬间化出万道剑影,在大地上铺展开来,好像漫山野花,往天空之上尽情延伸。

    所有剑势尽数纵横捭阖,在整个大殿上相互斩杀吞噬,看的眼花缭乱,无边无际,耳边只有无穷无尽的铮然之声,两人莅临在这剑海之内,任由剑气在身边穿梭,彼此冷冷的凝视着对方。

    天思寒声道:“人类之中的最强者,七大宗主,十大武帝,果然没让我失望!”

    姜楚然冷冷道:“身为与月瞳齐名的天思,难道只有这点能力吗?”

    天思冷笑道:“不用急,我会让你明白不智的下场,即便你是窥见了武道终点的强者,在我面前也只有死路一条!”

    天思双手在身前抱元守一,一点金芒浮现出来,越来越大,竟然发出器蕴之声,嗡鸣不已,音波一圈圈震荡开来,含有无穷神念其内,直接震入心魄。

    李云霄躲在柱子后面,当场被激的喷出一口血来,急忙运转大衍神诀,将那股精神攻击压了下来。

    幸好他本身就是八星巅峰的术炼师,在大衍神诀的作用下基本上能稳住心神,只是耳膜直接被震破,双耳中淌出两道鲜血。

    此刻他的内心十分苦涩,在两大高手对决之下,别说观战,就连保命都成了困难了,体内伤势每每好一些的时候,立即又有余波震荡过来,让他伤上加伤。

    他现在也顾不得什么隐秘了,直接化出不灭金身,这才将那音波之力少量的吸入体内,滋补起来,伤势才稍稍稳定。

    而更大的隐患还不是外面,而是来自双目中的一对月瞳,先前在天思的激发之上,那一直被他镇压住的月瞳似乎有了苏醒的迹象,若真是如此的话,对他而言无异于灭顶之宅!

    当年以九星武帝的实力且不能镇压月瞳,而是在不断的修炼中,加上瞳术秘法才将其彻底镇压下去,陷入了无尽的沉睡之中,若是苏醒过来的话,自己的意识瞬间就会被灭,从而变成与现在的慕容竹一样的存在。

    李云霄将神识散开,开始寻找这大殿的出口。

    他和禹卓是直接被传送过来的,原本还不确定此地是真实还是虚幻,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是真实的场景了。

    姜楚然虽然是从外面进来,但那大殿门口似乎有极强的禁制在那,两大高手对决之下的余波之力,都未能冲出殿外,他就更没指望了,似乎陷入了无法脱困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