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26章 天思
    “笑?你在笑?”

    慕容竹眉黛微微上扬,道:“不知有何可笑之处,说出来让我也高兴高兴,很久没有什么好玩的事了。”

    李云霄笑意不减,却笑的有些痛苦,道:“因为你不是慕容竹,所以我高兴,但也心痛,你到底是谁?”

    慕容竹道:“你说的慕容竹便是这具身体吧,这具身体我还算满意,可以居住一阵时日。”

    李云霄的眼神越来越冷,寒声道:“你到底是谁?”

    那种熟悉的脸,却是陌生的神情,让他一股愤怒直冲灵台,体内的血液剧烈燃烧起来。

    大殿之上,瞬间充满肃杀之气,冰寒彻骨。

    慕容竹神色不变,嗤声笑道:“我是谁,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那你可知,这具身体的主人当年就是因你而死的啊!”

    “什么?!”

    慕容竹的话如同一道雷霆轰入让李云霄的脑顶,骇然的连连后退,身躯有些站立不稳,他压住内心如同波涛一样掀起的情绪,惊怒道:“你胡说什么!慕容大哥是红月城害死的,我亲眼所见!”

    “红月城?呵呵。”

    慕容竹轻轻笑了起来,那笑容让李云霄的脸色越发难看,内心更是不断的沉入无底深渊,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似乎有什么关键之处隐隐开始浮现上来。

    慕容竹脸上满是轻蔑之色,哼道:“虽然你换了容颜,但我认得出来,你便是当日在地老天荒取走月瞳的那个男人。”

    李云霄身躯猛然一阵,心中如同灌了铅一样沉重,颤声道:“你到底是谁,到底在胡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最后那几字几乎是嘶声力竭的吼了出来,仿佛用光了所有力气。

    慕容竹那戏谑的眼神望着他,淡然一笑,道:“其实你内心早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不是吗?这具身体的主人本就是九星巅峰、武道终点之前的强者,在如今的这片天空之下似乎已经没有十方神境存在了,试问何人杀的了他?”

    李云霄的指骨捏的一阵爆响,不知从哪里涌起一股力量,全身气息变得无比的冷冰,一字字寒声道:“那慕容大哥到底是怎么死的?请你告诉我,天思!”

    慕容竹笑了,道:“你终于敢承认自己心中所想,至于这具身体的主人,虽不是直接死于我之手,但没有我他还不至于会死,当年红月城那些人谁伤的了他?”

    李云霄的情绪难以平静,似乎一件事情的真相在缓慢解开,而且有着一个难以承受之重的答案在等着他。

    此刻,他反倒是一点点的开始冷静下来,寒声道:“这么说来,你才是杀死慕容大哥的真凶了?”

    天思毫不避讳的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但我想要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你啊!”

    天思眼中带着戏谑的笑,道:“知道了我要杀他的兄弟,身为大哥的他,义不容辞的挡在了我面前,明知是死,却义无反顾。呵呵,这种情操让我也很感动呢。”

    “啪!”

    李云霄身体剧颤,两只手内的指骨直接被自己捏断,内心的血液已经如火山一样燃烧了起来,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忍得浑身都颤抖起来。

    天思盯着李云霄,眼中露出一丝激动的光芒来,道:“你大概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找你,因为你是这世上的最后一只月瞳,而我的存在必须依靠月瞳之力才能永远的活下去,而你是我继续生存的希望。”

    “三十年前,我也在寻找最后的这只月瞳,它为了躲避我,故意被你得到,否则你以为月瞳凭什么选你?在你得到这只月瞳的时候,今日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下来了,而慕容竹的命运,也在三十年前被你注定了下来。”

    天思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道:“我很吃惊,为了保护好他的兄弟,他竟然可以在被我破去他武元的时候,还将我封印在体内,你们这些人类的情感,有时候很可怕啊!”

    “他的武元已破,力量在不断的流失,即便短暂的封印了我,也最多封印七日,虽然曾经是敌人,我还是挺敬佩他的。”

    天思用缓慢的语气说道,似乎沉浸在那三十年前的一战中,那迷蒙的眼,那萧萧的狂笑,那一生的武魂血胆,栩栩如生的人,再次映入在他的脑海。

    “为了别人牺牲自己,你觉得值得吗?”

    “值!”

    “那只剩下七日可活,你想怎么过?”

    “我想再去看一眼我想见的人,她一定在桃花树下等我。”

    天思的神色变得有些追思起来,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带着丝丝冰冷,没有任何人类的情感。

    李云霄浑身大震,以往一些想不明白的事现在终于明了,为什么慕容竹拥有不弱于他的实力,却会死在红月城,现在全都明白了!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要爆炸开来,嘶声怒吼道:“够了,够了!该死啊,你这个畜生!”

    天思看着他愤怒和悲痛到极致的样子,不以为意的笑道:“很愤怒是吧?让兄弟因为自己而死,却一直不知,现在突然知晓真相,是不是有种要将我碎尸万段的感觉?可是,我的肉身是慕容竹啊,你能下的了杀手吗?更何况……”

    他眼中闪过一丝讥讽,轻蔑道:“更何况你的实力根本就是渣渣啊!”

    “畜生,死啊!”

    李云霄怒吼一声,强烈的痛意和悲愤让他几乎发狂,双眸中的月瞳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散发出强大的异力,李云霄半个脸孔全部被血管爆满,变得恐怖狰狞。

    千秋霸刀在手中疯狂的吸收着他身上的力量,化作一条咆哮的怒龙,临空斩了上去。

    天思冷然道:“原本就是渣渣,在愤怒之下更是不堪一击啊,就连月瞳也只剩下这一点力量了吗?”

    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李云霄那临空一刀斩下,直接在他身前三尺被一股力量挡住,刀身不断的传来蝉鸣,却无法再递进分毫!

    李云霄已经被悲愤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的将力量灌入那刀内,然差距实在太大,无异于蜉蝣撼树。

    天思摇了摇头,叹道:“当年你也算是一代强者,想不到竟然变得如此孱弱,真是可悲。但也为了你延续了近三十年的性命,慕容竹也应该可以安息了吧。”

    他抬起手来,轻轻一指点出。

    “砰!”

    李云霄手中的千秋霸刀直接震飞出去,整个人的气势瞬间被那一指之力点破,悲愤的鲜血喷了出来,远远的摔在地上。他内心涌起无限的悲凉之意,曾几何时,可想过自己也会这般的无助?

    一声长笑,笑的很苦。

    李云霄仰头长望,眼中一片涩然。

    天思从宝座上站起,一步就来到他身前,伸出五指直接抓住李云霄的头颅,冷冷道:“连九天武帝的境界都没有,难怪月瞳变得如此之弱,待我先将你醍醐灌顶到武帝,再取月瞳!”

    一股异力从天思的五指之内传出,直接从灵台上灌入李云霄体内,强行提升他的境界!

    李云霄骇然之下运转不灭金身,要将那股力量震出体内,但刚刚浮现出金色的光芒,就瞬间瓦解开来,在天思的那股力量之下如同螳臂挡车,毫无抵抗之力。

    一股奇异的力量冲入他体内,强行将经脉撑开,往丹田之处灌入去。

    双眸中的月瞳也闪烁出挣扎之色来,却无济于事,在那股力量之下渐渐屈服。

    李云霄心生绝望,看着那张熟悉而冰冷的脸,留下了一行泪水。

    天思冷然道:“是不是眼中留下泪,心中的疼痛便会减轻许多?不用难过,这世上很快就不会再有你的痕迹。”

    李云霄脸上满满的痛苦之色,颤抖的身体,似乎在那记忆中的温暖下,迟迟不肯屈服。

    为了别人牺牲自己,你觉得值得吗?

    值!

    天思一脸的冷漠,手中的力量更甚,道:“苦苦支撑,只能加重你的痛苦,让你死的更惨而已,结局无法改变,又何苦要逆命而为,不肯认命从死呢?”

    李云霄惨然道:“因为合了眼,我就再也不能替他报仇了!”

    天思神色不动,淡然道:“死后有知,念是苦,死后无知,更是苦。一代绝世强者,挣扎着生命的无力感,真令人悲痛。”

    李云霄的脸孔彻底的扭曲了,那一直被他压制的沉睡的月瞳似乎在慢慢醒来,眼中的痛苦渐渐减少,而冰冷凌厉之色剧增。

    天思望着他那双如血的眸子,心中一阵兴奋。

    突然,空中传来微微的波动,一道光芒无声无息的横空射来,速度并不快,但却凌厉的让他也不敢轻易去接。

    天思猛然一惊,不由自主的就放开了抓住李云霄头颅的手,临空一个闪身,躲开了那道攻击,一脸凝重和冰冷的盯着那大殿之外,寒声道:“是你?你也终于到了。”

    大殿之外一道人影闪动,迈开步子朝着殿内走来。

    一道诗声,随着那人的脚步缓缓响起,“为谁生死,为谁轻言,一阙幽梦断何年。何须世情,何须强颜,故人相逢一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