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25章 大殿
    李云霄轻轻一笑,连退数步,道:“我一直以为禹卓兄是心直口快之辈,怎么也变得满腹心机起来了?”他笑容收敛,一字字正色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还君别院,也许正是通向天思所在之地。”

    禹卓神色一变,另外两人立即朝左右跨出数步,将李云霄所有退路全部封死,只带一声命令就直接下杀手。

    李云霄一脸的似笑非笑,道:“天思乃有缘者得之,禹卓兄怕是早就来了许久了,却一直不得要领,不如将知道的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详参详。”

    其中一人喝道:“即便是有缘者得之,也绝不可能落在你区区武尊身上,知道的多了也只是徒增烦恼。现在你窥探了我们的秘密,想走也不容易了,这就叫不作死便不会死啊!”他的一只手已经变得通红,似乎在酝酿什么绝技。

    李云霄全身警惕起来,这三人的实力极强,先前和琉焱一战都没有尽全力,“禹卓兄,当真要和我一战吗?”

    “一战?切,你有这个资格吗?”

    另一人冷冷喝道,一脸不屑,眼前之人在他看来就是手到擒来而已。

    李云霄不理会这两人的冷嘲热讽,而是冷冷的盯着禹卓,龙家一切都以他为主心骨。

    禹卓沉思了一阵,才咬牙道:“好,告知你也无妨。”

    “禹卓大人,这……”

    一名龙家之人大急,显然这事非同小可,禹卓的决断出乎了他们预料。

    禹卓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挥了个手势将那人之话打断,这才对李云霄说道:“正如你所言,天思是有缘者得之,现在不是比拼实力的时候,也许你有这个气运,可以帮我们找到天思也说不定。”

    禹卓挥了挥手,另外两人虽然极为不愿,但还是停下了手来,将元力收回,静静的站在一旁。

    李云霄内心这才松了口气,微笑道:“正确的决定,不过我很好奇,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天思消息,已经这天思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得到后又会如何?”

    禹卓皱起眉头,道:“这些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先告诉我,此地楼阁众多,为何单单看上这还君别院?”

    李云霄笑道:“简单!”他额头上的太古天目骤然张开,含笑道:“因为我身怀这只眼睛,也算是瞳族之物,一望之下觉得这里有些异常,所以就过来了。”

    禹卓愣了一下后,急忙道:“那你还看得出什么不?”

    李云霄用那太古天目四下望去,什么异常也没有,只能摇了摇头。

    禹卓当即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来。

    沉默了一阵,他才缓缓说道:“这还君别院正是通往天思所在之处,这里是捷径,不从这里走的话,也许还有其它路,但更加难以找寻,我们比你早了一天,什么地方都查过了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李云霄微微点了下头,他的神识也已经将此院全部扫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奇特的地方,他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道:“既然禹卓兄来了一天了都没发现,那不如直接动粗,将此地毁去,或许能有所发现也说不定。”

    “毁去?不可!”

    禹卓大惊,这个念头他可从来没有过。

    李云霄轻笑道:“反正找不到了,再耗下去的话,地老天荒的时间就到了,难道禹卓兄还想等下一次来研究?”

    禹卓呆了一下,沉思了起来,等下一次是不可能了,天知道这地老天荒多久开启一次,根本没有规律,也许几年,也许几十年,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再开启了。

    他想了一阵后才道:“如何个毁去之法?”

    李云霄道:“简单,直接将此地磨平,若真有名堂,一定会被发现。”

    禹卓与另外两人望了一眼,都觉得可行,一起点头赞成。

    禹卓直接打出几道灵诀,将四周空间尽数封锁,以免弄出的声响太大而惊动了其他人。

    做好各种准备后,四人飞入半空中,禹卓直接五指握紧,在空中凝出一道拳芒,狠狠的砸了下去。

    那拳芒如同陨石般坠向大地,整个小院直接爆开,一股冲击之力四下震去,但声音全部被封印在禁制内,没有传出半点。

    四人都是紧张的望着下方,生怕错过什么,或者毁去什么。

    那股爆炸之力震散后,小院所在之处突然变得漆黑一团,不仅视线无法探入,就连神识也尽数被吞了进去。

    “果然有名堂!”

    四人又惊又喜,正打算下去一探究竟,突然那团漆黑之色中隐隐浮现出一物来,竟然是一只凌厉的眼眸,正静静的盯着他们四人!

    “嗞!这……”

    四人都是惊得浑身发冷,那只眼眸中没有任何的神情,冰冷的如同无数年来一直静静的在那,完全不是生灵应该有的眸子。

    就在四人心神大震之时,骇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它处,站立在一个漆黑的大殿之中,只有四周柱子上一些冰冷的金属上会折射一些幽光出来。

    “这……,这到底是幻术还是真实?”

    李云霄心头大骇,此时此情,就连他也分不出真假,四周的感觉好像真真切切,并不是虚幻。

    禹卓也惊道:“这里莫非就是核心所在,天思所藏之地?”

    他的声音中带着欣喜和激动,开始四周大量起来,虽然一片漆黑,但神识和目光并没有受到阻拦,可以肆无忌惮的查探。

    李云霄也是顷刻间就将大殿扫了一遍,没有任何的发现,唯一引起他异样的便是构成这大殿的材质,非金非石,不知什么打造而成,似乎极为坚固。

    “什么也没有,空空的?怎么会这样?”

    禹卓在仔细扫了一遍后,神情失落起来,惊叫道:“难道是红月城的人已经先拿走了?”

    李云霄也是满心狐疑,那还君别院既然将他们传送至此,就一定不会无缘无故,肯定有名堂,可眼前除了一座空荡荡的大殿外,就再无它物了。

    正在四人极度失落之时,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道:“红月城的人并没有进来过,你们是第一批。”

    “嗞!谁?!”

    四人都是心神大骇,立即警觉起来,往哪声音的来源之处望去。

    只见大殿的上首,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宝座,上面一名清秀的中年男子稳稳的坐在那,面带笑容的看着他们。

    禹卓三人都是惊的浑身冰冷,他们先前明明每一寸地方都探视过,根本没有任何生灵的痕迹,怎么会无缘无故多出一个人来?

    而李云霄更是脸色瞬间惨白,一股气血莫名的在体内激荡,眼前这人正是慕容竹!

    他现在已经不像第一次见到慕容竹时候的那般激动了,在稍稍的情绪波动后,便很快平静了下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镇定,如同一汪死水,平静的可怕。

    禹卓舔了下干燥的嘴唇,凝声道:“你是谁?”

    慕容竹安详的坐在那宝座上,交着一条腿,双手插在身前,如水的目光一直在李云霄身上打量,直到禹卓说话,这才转过眼神来瞥了一眼三人,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单独和他谈谈,你们让一下吧。”

    禹卓三人都是一愣,古怪的看了李云霄一眼,这一眼却是让他们三人心神一震,露出骇然之色。

    李云霄此刻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仿佛一个死人般,若非目光所见,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人在身边,那是一种极致之静,让人内心产生出一丝的恐惧来。

    “咕噜!”

    只听见吞咽口水的声音,禹卓强忍着内心的不安,朝慕容竹道:“让?我们千辛万苦来到这,你说让我们就让?至少得告诉我们你是谁,还有天思可否存在?存在的话又在哪里?”

    慕容竹淡然一笑,答非所问的说道:“你们觉得这个大殿如何?”

    禹卓一愣,扫了大殿一眼,道:“阴冷幽暗,很不喜欢。”

    慕容竹嘴角微微上扬,淡然道:“既然不喜欢,那为何这么多废话?再不让开,这里就是你们的坟墓了。”

    禹卓三人一惊,急忙运转元气,戒备起来。

    虽然看不清慕容竹的深浅,但三人的心中却不知为何生出一股难以抗衡的胆怯之心来,在慕容竹说完那句话后,内心更是莫名的涌起了极度的危险,甚至是绝望。

    三人已经是冷汗淋漓。

    一直静若死水的李云霄突然开口了,道:“你们三人退去吧,他若出手,直接秒杀你们。”

    禹卓三人内心一震,就算李云霄不说这句话,他们直觉上也觉得会是这种结果。

    禹卓急忙抱拳道:“云少你多加保重,告辞了!”

    天思虽然重要,但再重要也重要不过性命,三人飞一般的逃了出去。

    这一下,大殿上恢复了一片静幽幽的凄冷,只剩下李云霄和慕容竹两人,相互对望着,四道目光都如星辰一般明亮,凌厉。

    良久,慕容竹终于开口了,道:“月瞳,你终于来了。”

    “月瞳?”

    李云霄那冰冷的神色倏然化开,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