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20章 迷雾之海
    乘浩渺心中猛然一震,凝目望去,只见那半截枯黄的根茎上果然有七叶纹路,均匀的分部开来,呈现出一朵莲花形态,他猛然大骇道:“难道……难道这株花草就是七叶金莲?”

    所有人都是大惊,全部都看了过去,果然和李云霄说的一般无二,若说这真的是七叶金莲的话,那价值之高难以估量,众人甚至愿意放弃那所谓的天思来换取此物。

    李云霄看了众人的神色一眼,淡然道:“此物并非七叶金莲。”

    “呼!”

    众人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李云霄道:“此物叫做七叶仙莲,七叶金莲的七枚叶子每一千年开出一片,想要完整的成熟体,必须长足七千年。待得成熟之后,此花并不会凋谢,而是继续吸收天地灵气继续成长,而每再过一千年,一片叶子便会脱落,但其中灵气尽数被莲花吸收,直到七千年后,叶子脱落干净,所有灵气和异力都被莲花吸收,这时才能叫做七叶仙莲,此莲已经超脱了九阶的范畴,服用之后有何异样无人可知。”

    “啊?!”

    所有人都是彻底傻眼了,那七叶金莲已经是传说之物,这种仙莲更是闻所未闻,简直就是在听神话。

    但至少大家都明白了红月城得到了多大的一笔财富,乘浩渺在愣了半响后,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道:“你意思是说姜城主手中有十阶神药?”

    李云霄叹道:“这还仅仅是我认识的药材,这里至少有三分二的奇花异草是我不认识的,价值之高已经没法说了。此事若是传出去的话,怕是化神海和圣域都会亲临红月城,但姜楚然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众人都是吞咽了下口水,这种事落在谁头上都不会承认,毕竟太过惊人了。

    北冥同方铁青着脸哼道:“此事有大家见证,由不得他不承认!”

    尘开鸿沉声道;“别再耽误时间了,前面也许还有更多的宝物,若是晚了的话……”

    众人一听,都急忙朝着花园后面走去,只见一个二层的楼阁静静屹立在那,十分简朴精致,那扇门也做成了一个眼睛模样,似乎含着笑意望着众人。

    大家停滞了片刻后,纷纷冲了进去,只见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面空空的一片,什么东西也没有。

    但地上到处有摆放过物品的痕迹,证明之前是有东西的,只不过都被人取走了而已。

    “该死!”

    北冥同方低声骂了一句,猛地朝二楼冲去,一群人也纷纷跟上,只有寥寥数人站立不动。

    禹卓似乎对李云霄极感兴趣,道:“云少为何不上去?”

    李云霄嗤笑道:“卓先生不是明知故问?这一楼连一把椅子都没留下,可见红月城之人是所见即所得,能拿就拿,二楼怎么会还有东西剩下。”

    果然,才片刻,那群人又“蹬蹬蹬”的跑了下来,一个个失望至极。

    其实这么简单的事谁都能想到,只是利令智昏。

    尘开鸿咬牙道:“我们怕是捞不到什么好处了,凡是能搬走的都被红月城拿掉了!”

    众人一下子就心灰意冷起来,按这种情况看,即便前面还有好东西,那也轮不到他们。

    禹卓道:“我看未必吧,就算这些珍奇异器被取走,但那最为重要的天思肯定不是可以轻易得到的。”

    他转身就朝外走去,让众人都是一愣。

    李云霄也微微讶异起来,这禹卓似乎还知道一些什么,他微微一笑,也跟了上去。

    楼阁后面是一片空地,似乎走到了尽头,再没有路了,而在空地上是一个古老的阵法,四周竖立着几个大柱子,似乎以灌入能量的地方,与现在的常见之阵极为迥异。

    李云霄愕然道:“传送阵?”

    大家都是愕然,纷纷沉思起来,这种地方遇到传送阵,就耐人寻味了,天知道传送阵的另一头是什么。

    “大家怎么看?”

    在沉思了一阵后,罗元恺开口说道,目光扫了众人一眼,都是犹豫不决。

    “哼,富贵险中求,怕的就留下吧。”

    禹卓十分干脆,说完后就直接走入了那传送阵内,没有任何动作,传送阵便自行运转了起来,发出一道道的光芒,正是众人所熟悉的空间传送之光。

    几个眨眼之下,龙家的三人便直接消失在大家眼前。

    禹卓三人如此干脆,倒是让大家有些面面相觑,下不定决心。

    罗元恺转头看着李云霄,道:“云少,你怎么看?”

    李云霄微微一笑,就跨步往前走去,道:“红月城主能走,我为何不能。”

    他也直接跨入阵中,与那禹卓一样,几个呼吸下,就直接传送的没影了。

    这一下大家更是不淡定起来,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全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不光亮嘿嘿笑了几声,也不表态,同样走了上去。

    噬魂族之人急忙跟上,转眼间又是数人不见了。

    “哼,不光亮那老鬼都敢走,我们怕什么!”

    北冥同方望了北冥玄宫之人一眼,也示意大家一起上去。

    罗元恺冷哼道:“别人在这的时候喊人家光亮兄,人家一走就叫人家不光亮老鬼,真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尘开鸿道:“元恺兄,别抱怨了。大家一起走吧,希望这不是随机传送阵法,否则就真的麻烦了。”

    见几位领头之人都决定了,众人也就纷纷跟了上去,生怕落了下来,很快便传送的一人不剩。

    就在此刻,血月之上突然缓缓出现一道人影,正是慕容竹临空走来,每一步都十分优雅淡然,身影却是瞬息百步,刹那千里,一下就到了那破损的祭台之前。

    “嗯,月瞳已经进去了吗?”

    慕容竹脸上闪过一丝讶然,看着那壁画之上的图案,伸出手来摸了过去,深深叹息一声,自语道:“既然如此,我便在前方等他吧。”

    他的身影也渐渐变得暗淡下来,化作点点莹芒,进入到了那壁画之内。

    李云霄被空间传送阵送走,下一刻出现在了一片海萎中。

    “竟然完全屏蔽了神识,这如何是好?”

    李云霄猛然吃了一惊,脚下不断传来的浪涛之声,让他知道自己处在一片大海之上,但却是伸手不见五指,就连神识都无法外放出来,如此地方连个坐标都没。

    而且更加让他担心的是这海里天知道有什么,之前在地老天荒的那片海域内,可是恐惧的要死。

    那传送阵也不知道是随机还是定向,但即便是定向传送,在这海萎中没法联系的上其他人了。

    李云霄手中浮现出皇朝钟来,用力一掌拍了下去。

    “当!”

    “当!”

    钟声清远悠扬,朝着四周传开,一声比一声强劲。

    “嗯?这海雾有古怪!”

    李云霄突然警惕了起来,以他皇朝钟的力量,普通的异象之力都可以直接穿透,只要大家是定向传送过来的,那一定可以听见他的钟声,并且顺着声音找过来,但现在却并没有。

    那只有两个原因,传送阵法是随机的,亦或者这海伪接屏蔽了他的钟声。

    就在他疑惑之时,突然一道轻声传来,道:“云少,可是你?”

    海萎中迷迷糊糊的出现了一道人影,从那声音和身材上看,是尘开鸿无疑,紧接着从四周都有人影浮现而来,正是五派之人。

    “呼,幸亏有你的钟声,否则我们都要迷失在这片海雾里了。”

    乘浩渺的声音传来,重重的松了口气。

    罗元恺道:“云少,你那钟声可以穿透这海雾,而我们的神通都被禁锢了,不知你可有办法找到方向?”

    李云霄轻轻一拍皇朝钟,脸色平静道:“且让我试试!”

    他手中浮现出千秋霸道,将元力灌入其中,猛然刀光乍现,就朝身侧斩去!

    “云少……你!”

    罗元恺大惊,一声惨叫传来,立即被斩成两半,鲜血贱了出来,两半身影直接朝着海底坠去。

    “李云霄你……,你为何杀了他!”

    四周立即传来震惊和糟乱的声音,显然他这一刀出乎了所有人预料。

    李云霄嗅着海萎中的血腥,冷冷道:“果然不是人类之血,一群跳梁小丑,死!”

    他左手猛地往悬浮在身边的皇朝钟上敲去,一道古音震响,极强的攻击音波冲击开,顿时四周那些五派之人全都“哇哇”的大叫起来,声音十分的尖锐恐怖,根本就不像是人类。

    李云霄单手掐诀,周身金光大盛,一下子显化出三头六臂法相金身,正身相中三眼同开,而另外两相一个面目狰狞,一个阴鹫冷笑,手中玄器金光大盛。

    那太古天目睁开之后,一道冷厉的目光扫出,竟然可以看到周身数十米内。

    只见空中一个个人身鱼头的怪物在海萎中,两个鱼眼珠子全部凸了出来,捂着耳朵抗拒钟声,而且头上满是鳞片,口中长着獠牙,丑陋至极。

    其中一只身材魁梧些的怪鱼头人张口嘴巴来,用禹卓的声音怒道:“云少,你这是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