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19章 奇花异草
    不光亮乐呵呵的笑道:“开鸿兄果然有眼光,我那魂奴原本是黄级巅峰,刚才似乎有了跨入地级的样子,想不到,想不到啊,呵呵!”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眼中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尘开鸿言不由衷道:“那恭喜光亮兄了。”

    其余之人也纷纷道喜,但言语之中都是酸楚,哪里有半点真的喜色,也只有噬魂宗几人才是真心贺喜,不光亮也不介意,乐呵呵的笑个不停。

    罗元恺道:“那个代表规则之力的摩诃古字被魂奴吃掉了,这门似乎也失去了灵气,不知能否轻易破开。”

    禹卓道:“我来试试吧。”他退开了十余米,临空轻轻一掌拍了过去,掌风瞬间轰在门上。

    “轰!”

    那门剧烈的震颤了几下,大量的尘灰洒落下来,的确已经没有反震之力了。

    禹卓变掌为拳,加上了几分力道,直接临空一拳打出,空气被压缩到了极致,瞬间弹射而去。

    “砰!”

    那大门瞬间破开一个大洞,震荡之声远远传了进去,“空空”的回响之声不绝于耳。

    从外往里望去,是一条漆黑的长道,而且神识只能探入数米,里面显然有屏蔽神识的效能。

    众人都是心喜,只不过全站在那不动,没人当先进去,相互望了之后,所有目光都落在禹身上。

    “哼,一群鼠辈!”

    禹卓冷哼一声,直接化作一道光芒就飞入了那破洞内,另外两名龙家之人也随后跟了进去。

    众人这才欢喜的逐一进入,李云霄也不想冒险打头阵,混在人群之中,一行人很快全部进入到祭台内部。

    通道虽然狭长,但并未遇到什么危险,通过之后便竟然看到了阳光,还有青草,绿树,竟然是一片花园,而且灵气十足。

    “这……”

    众人都是呆了一下,禹卓皱眉道:“整个祭台都是封闭起来的,即便里面自成世界也不可能演化天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元恺道:“整个祭台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论了,别忘了我们身处之地,本就是血月之上那个破旧祭台的壁画里。”

    “的确有理,诸位快看,已经被红月城的人捷足先登了!”

    尘开鸿指着花园两侧,栽种的植物上都散发出惊人的灵气,只是全部残缺不全,一副刚刚被人采摘过的样子,还有一些更是连根茎都挖走了。

    李云霄的神识一扫,脸色微变,这数十种材料里竟然只有寥寥十余种是他能够辨识的,而且多是已经失传的绝品灵花异草,有几株他甚至曾经怀疑过是杜撰出来的灵花,想不到也能遇见。

    “该死啊!该死的姜楚然!”

    李云霄飞速的在那些残存的花草上逐一检查过去,脸色变得猪肝还要难看,怒吼道:“罪人!他是罪人!”

    身为术炼师的李云霄自然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一下子变得异常的狂躁和愤怒,还有无比的心疼,双目都微微发红了起来,他抢救性的挖起了一些断根残叶,小心翼翼的放入几个玉盒内收了起来。

    随后再次检查了几遍,这才一脸的痛惜神情,仰天长叹。

    众人都是露出古怪之色来,李云霄虽然年轻,但在他们印象中可是比许多老狐狸还要老奸巨猾,从来不见他如此****内心的情绪,看来术炼师都是神经病,一点也没错。

    乘浩渺忍不住道:“云少,莫非这些都是顶级材料?”

    “顶级?哼,你也知道什么顶级?”

    李云霄阴沉着脸,不屑的讥讽起来,他正在考虑怎么从姜楚然手里抢东西,若是被大家知道他的心思,怕是更会骂他神经病。

    乘浩渺被顶了一下,也不介意,笑道:“云少身为八阶大术炼师,我自然不敢称会,但一些常见的顶级材料还是知道的,这里似乎并没有见到任何一株。”

    “哈哈,无知小儿!”

    李云霄此刻内心一肚子的火,恨不能找人来打一顿,哪里会有什么好脸色,嗤声道:“你倒是说说你所知道的顶级灵花异草来听听。”

    众人都是一脸黑线,此地怕就属他年纪最小,居然骂别人是“小儿”。

    乘浩渺也是第一次见李云霄发这么大的火,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好奇起来,沉思了片刻便道:“比如大家最为熟悉的三虫三草,皆为顶尖之物,各有奇效,任何其一的价值都在九阶玄器之上。”

    李云霄脸上讥樊色不减,只是淡淡的吐出二字,道:“垃圾!”

    众人脸色微变,都是一脸的不服,这三虫三草是六种顶级材料的统称,乃是炼制一些顶级九阶丹药的核心材料,一向有价无市,即便是九阶术炼师也趋之若鹜,万难一求。

    乘浩渺面色平静,继续说道:“万妙奇花,此物乃是万妙丹的炼制主材。万妙丹即便是高阶武帝服用,也可以提高突破瓶颈的几率,这种丹药几乎只存在于两大圣地和七大宗门,从未听过市场上流通过。”

    李云霄的讥樊色稍稍收敛了一些,但依然是一幅不屑的样子,哼道:“一般。”

    这下乘浩渺也变了脸色,哼道:“连此物也一般,云少未免太浮夸了吧!天地之间能够超越此物的奇花异草,怕是难超双手之数。”

    “哈哈,说了你是无知小儿还不信!切,还难超双手之数,放屁!”

    李云霄讽刺了一番,这才补充道:“万妙奇花曾经在万宝楼的拍卖会上出现过一次,只不过那次惹出的动静太大,连圣域灵司和情报司的两位司长都被引来了,还有刀剑宗的一名副宗主,化神海九阶术炼师四人,以及天岭龙家之人,身份不详。最后还有神秘的势力临空插手而来,引发大战,数名武帝强者为之陨落。那株万妙奇花的结局也成了一个谜团,至此之后,万宝楼也再不敢拍卖此等之物了。”

    大家都是听得一惊,纷纷露出怀疑的神色来,若真有如此秘辛,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北冥同方冷笑道:“哈哈,信口雌黄,如此大事,在场之人怎么都没听过!”

    李云霄冷讽道:“没听说过只能说明你见识短,自己见识短还好意思宣扬?若我是你,肯定打个头盔把自己的脸遮起来,无脸见人!”

    北冥同方大怒,正要发难之时,尘开鸿突然开口道:“云少说的没错,的确有这么一件事。当年我刀剑宗副宗主大人带着数名武帝强者都参与了,并且陨落了一人。此事由于干系太大,对万宝楼的名声也不好,所以各大势力联手压了下来,并没有传开。”

    他神色狐疑的看了李云霄一眼,他不明白如此秘辛李云霄如何会知道。

    “那株万妙奇花最终被圣域灵司司长袁高寒拿走了。”龙家三人之一,一名长须束发的中年男子突然开口说道。

    禹卓诧异的回过头去,道:“难道真有此事?我怎么不知?”

    那名中年男子苦笑道:“当年我正是参与者之一,会同绍远大人去的,想不到区区一株灵花,竟然引得惊天大战。当时我刚刚突破到一星武帝,根本就是炮灰的料,幸亏保的一条性命在。”

    这男子一说,众人对李云霄的话也就再无疑惑了,北冥同方脸上阵阵发青发红发紫,内心已经把李云霄杀死了一万遍。

    乘浩渺皱眉道:“既然云少也知道如此秘辛,难道还说万妙奇花是一般吗?”

    李云霄神态不改,淡然道:“一般。”

    这下大家再也忍不住了,北冥来风讥讽道:“那你倒是说说,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一般的!”

    乘浩渺则是继续沉思起来,他们并非术炼师,对于各种奇花异草也只是了解了一些而已,不能如数家珍,突然他的脸色缓解开来,轻笑道:“若是下面这物云少还说一般的话,那我就只能说你嘴尖皮厚腹中空,只会夸夸其谈了。”

    李云霄眉头一挑,哼道:“哦?我倒是想一听你所言是为何物。”

    乘浩渺似乎信心十足,道:“传说中有一种极品灵花叫做七叶金莲,听闻此物的花朵并无奇效,和普通炼化一样,但是那七枚叶子分别代表七种不同属性的力量,不需炼化,只要吞下任何一种,便能获得一项对应的神通之力,实为大陆顶尖灵草!”

    “七叶金莲?此物我也听过,但太过神奇,未必真有存在。”禹卓淡然道。

    “此物是真的,世上的确有七叶金莲。”

    李云霄的神色这才缓和了起来,道:“此物倒也算得上是顶级了。”

    乘浩渺忍不住大笑道:“哈哈,算的上?难道此地之物还有能够比得过七叶金莲的?”

    李云霄叹息了一声,内心又是一阵肉痛,指着灵花园内一株已经发黄,灵气全失的根茎,道:“你看这株灵花的茎上,隐隐有七叶纹路散开。”

    乘浩渺心中猛然一震,凝目望去,只见那半截枯黄的根茎上果然有七叶纹路,均匀的分部开来,呈现出一朵莲花形态,他猛然大骇道:“难道……难道这株花草就是七叶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