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12章 祭台
    李云霄凝声道:“而此地,则是扭曲的最为****的地方,甚至连我都未曾察觉到,直至这月血异样,我才发现不对劲。”

    生怕众人不能理解,他再次解释道:“就好比一张巨大的白纸,上面稍稍有点凹凸大家都能感受出不平坦,而当这张白纸已经扭曲成一个圆球的时候,我们所察觉到的还是在一个平台的面上。”

    众人深思了起来,乘浩渺皱眉道:“云少所言太过玄奇了,还是直接说结果吧。”

    不少人似懂非懂,也是纷纷点头。

    李云霄微微一笑,正色道:“结果就是,整个荒漠的空间扭曲场都是以此地为中心造成的,而此地的扭曲程度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直接通向了我们头上的月亮。只有当月亮运行到下方眼睛中央的时候,这条扭曲的近乎平坦的通道才会打通,这也就是我们此刻看到头顶月亮好像张开瞳仁的原因。”

    乘浩渺拍了拍额头,苦涩道:“还是听不懂,云少还是直接说我们该怎么办,如何才能进去那遗迹,或者说如何才能去到月亮之上吧。”

    李云霄目光含笑,渐渐正色道:“很简单,我刚才说的,直接飞上去。”

    “直接飞上去?”

    众人还是愕然,显然有些不相信,罗元恺微微皱眉凝思起来,似乎在思考李云霄先前所说的话。

    李云霄不再说话,而起一跃而起,直接化作一道光芒往长空而去,越飞越远。

    所有人都是抬头凝视着,静静等待结果,突然间所有人都是心神大震,李云霄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彻底的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这……,难得真的如他推测的那般?”

    众人都是心中大震。

    北冥同方眼中除了震惊,还有极浓的杀机,寒声道:“此子太过可怕了!”

    尘开鸿道:“我等还是速速跟上吧,若是让他走远了,后面还有阻拦的话就不好办了。”

    “不错,此子不仅天资骇然,而且对此地了解的比我们任何一人都要多,不要落下了!”

    罗元恺说完,便随后飞入空中,很快也消失不见,众人这才一个个腾空而起,朝那月亮飞去。

    空间上果然存在异常,缩地成寸,咫尺天涯。

    李云霄飞了片刻,便骇然的发现自己已经凌于血月上空,放眼望去,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全是一排排的古怪建筑延伸开来,神奇而腐朽。

    “这里才真的是月瞳故乡吗?”

    李云霄睁开双眼的时候,瞳仁已经化作一片血月,内心隐隐中有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体内的血开始发热。

    他望定远处一座高耸的建筑,在所有成片的建筑中显得异常高大,似乎直接通入虚空,庄严而雄伟。

    很快,他便直接飞上了那巨大建筑的前方,果然是一座高大的祭台,上面凝刻着许多巨大的图案,如同画卷般栩栩如生。

    在远古时候,天地灵气比现在要浓郁的太多,物种也是爆炸式的增长,而且实力极强,还有大量真灵一般的存在。

    并且每个种族,甚至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图腾用来祭拜,一般都是先祖或者族内异常强大的存在。

    海族便是保存了远古时候种族的那些特性,这也是因为四海之内灵气和环境都极为稳定,所以无数年下来变化极小。

    李云霄在这祭台前仰起头来凝视了一阵,鲜红的双眸内似乎涌起一种独特的情感来,一滴血泪在慢慢凝聚,顺着眼角滑落。

    “嗯?你是在哭泣吗?”

    李云霄的面色十分平静,淡然说道:“万古以来,谁能不朽?比瞳族强大的太多的种族也逐一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不要哭了。”

    那月瞳早已没有了自己的思维,完全被古飞扬所掌控,但似乎潜意识中还留存有一丝情感,在李云霄说完后,那眼睛内的泪水也慢慢蒸干,变得冷厉起来。

    “李云霄,可有什么发现?”

    身后七大派的高手也逐一追了上来,自己一下都没查探,就先问了起来。

    李云霄道:“这里应该就是月瞳的故乡了,若是那天思真的存在的话,应该就在这座祭台之内。”

    几人飞速的绕着祭台转了一圈,道:“连个路口也没,我们来晚了这么久,不会已经被红月城主捷足先登了吧?”

    李云霄看了那几人一眼,道:“红月城主准备的比所有人都充分,实力也比大家都高强,若真的有天思的话,被他得到也是理所当然的。难得你们认为凭你们的有段还想从红月城主手里抢天思?除非天思是一群东西,那倒是可以人手一份。”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个个不吭声。

    尘开鸿道:“若真有天思这种奇物,定然也会有其它的珍奇异宝,诸位不用泄气。就算什么也得不到,至少是见识了一番,并不亏什么。”

    “开鸿兄说的极是,与其在这里墨迹耽误时间,不如快点进去看看吧。”

    罗元恺也有些心急,道:“云少可曾看出这祭台的端倪?”

    李云霄道:“如何进去的端倪没有发现,却发现一点有意思的东西。”

    他指着地上一些痕迹,道:“红月城之人应该是到了这里的,你们看那块空白之地上,有元力外放的痕迹,说明红月城之人在此地动过手。”

    尘文冷哼道:“动过手?那怎么连一点破坏的痕迹也没有。要知道红月城主的实力,若是真的出手,这整个遗迹都要毁去大半。”

    北冥来风突然道:“我赞同云少的观点,以红月城主的实力,当然是瞬间就结束了战斗,所以仅仅留下一点元力外放的痕迹而已,这非常说得过去。”

    尘文脸上一红,狠狠的瞪了北冥来风一眼,气的脸上一层铁青。

    北冥同方脸色凝重道:“的确,以姜城主的实力,能让他亲自动手就已经是不凡之辈了,可此地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尸体或者其它,当时的情景到底如何?”

    李云霄凝望着祭台上雕刻的各种巨大花纹,开口道:“大家参详一下这些东西,也许能找到答案也说不定。”

    那巨大的祭台上,除了各种瞳族之人的活动仪式外,还有大量的环境,荒漠,海洋,原野,山林,似乎正是地老天荒内的各种情况,在这些图案的上方则是一只巨大的眼睛,正在俯瞰着一切。

    “这些东西像是地老天荒内的,却似乎又有些不对。”

    李云霄沉思起来,刚才月瞳还未收起之前,他就觉得这些画卷似乎有问题。只是没来得及细看。

    尘开鸿也是思索道:“这些东西描写的只是瞳族的一些日常行为而已,可为何我总觉得有些古怪?”

    罗元恺道:“的确,似乎上面的一切都好像栩栩如生,就在身边一般。”

    他说完后,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瞬间全都脑子懵的一下,惊得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原本站在祭台前的他们,此刻却身在一片荒漠之中,天空辽阔明亮,一点也没有刚才那阴沉昏暗的感觉。

    “这……,这是怎么回事?”

    乘浩渺骇然道:“我们被甩出来了?”

    “咕噜!”北冥来风咽了下口水,骇然指着前方道:“这,这不是祭台吗?”

    在他们正前方数万米之远处,一个高耸的祭台直入天际,而那祭台上方却是一片烈阳,散发出极阳之力,照耀的无法睁开双眼,更是让人难以看清那烈阳之中的形态。

    尘开鸿也是震惊道:“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变了空间?一丝的察觉都没有!“他四下望去,除了数万米之外的那个大祭台,四周空无一物。

    李云霄也是暗暗吃惊,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凝声道:“都不用慌,我们已经进到祭台之中了。”

    罗元恺道:“云少此言何解?”

    众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李云霄似乎隐隐中成了带路的向导了。

    李云霄道:“我们现在所处之地,便是先前所见的壁画之内,应该是某种力量把我们吸入到了壁画中。”

    北冥来风担忧道:“这下如何是好,还能出去吗?”

    “出去?”李云霄微微一笑,道:“为何要出去,我们所要找的天思,也许就在前面那祭台内。若是我没猜错的话,红月城主也应该进来了。只不过他实力超群,那股力量吸引他入内的时候被他察觉了,这才留下了元力波动的痕迹。”

    李云霄低下头,指着前方那祭台上的一片金光刺目,道:“如此强大的极阳之力,那里面绝不会简单。既然壁画内别有洞天,我们暂时也出不去了,何不前去一观。”

    众人看着他一人独自朝那祭台而去,都有些犹豫起来,毕竟事情越来越超出他们的想象和控制了。

    罗元恺沉思后,咬牙道:“富贵险中求!”说完,也跟了上去。

    北冥同方则是按捺住内心的杀机,原本是打算找机会除掉李云霄的,现在看来少了他还真不行,这杀人的事只能留在后面再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