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11章 月亮之上
    “哦?难得来风兄如此客气。”

    李云霄一脸感动道:“听闻北冥世家有一块天外玄冥石,乃是世间极阴极寒之物,可否借我一观?”

    “哈哈,云少真是说笑了。”

    北冥来风大笑道:“那天外玄冥石乃是我派重宝,根基之所在,如何能外借。”

    李云霄哼道:“既然如此,那还谈什么友谊?还请来风兄让开点,别耽误了我参悟此地玄机。”

    北冥来风内心堵的厉害,若非实力不够,早就要将李云霄碎尸万段了!

    而且他此刻也第一次对李云霄产生了极大的杀机,眼前这人的天赋太恐怖了,先前还以为他武道根基被毁,现在看来多半是无稽之谈了,如此恐怖的人物,既然不能成为朋友,那就一定要杀死,否则他绝对会成为自己称霸天下的绊脚石!

    “那云少就赶紧参悟吧,不打搅了!”

    北冥来风飞落下去,不过脸色阴沉的厉害。

    刚才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在场的全是武帝强者,全都听得一清二楚,各有表情。不过北冥世家众人的脸上都是浮现出煞气来,特别是北冥同方,一抹杀机闪过。

    这个时候众人都提起了心眼,生怕北冥同方突然出手杀人,毕竟李云霄似乎发现了什么,是他们寻找遗迹的希望,决不能让北冥世家的人杀了,等找到遗迹入口后,那就无所谓了。

    “云少,究竟如何了,可有发现?”

    万星谷的一名强者终于忍不住了,他看李云霄的身影在长空足足待了数个时辰,竟然没有动一下。

    李云霄开口说道:“也许,我已经找到了进入遗迹之法。”

    “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惊,急忙飞上天空,纷纷围在他身边,急切不已。

    尘开鸿忙道:“你可是扑捉到了那遗迹空间的坐标?”

    李云霄缓缓睁开眼来,道:“不是,你们看天空上的这枚血月,是不是像点什么?”

    众人抬起头来,北冥同方开口沉声道:“像是一只人的瞳孔,和当年古飞扬的月瞳一模一样。”他见众人望着他,补充道:“我曾见过古飞扬的月瞳。”

    李云霄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并无此人的印象,想来当年也不过是北冥世家的喽啰罢了,现在实力大有提升,他道:“诸位在看看大地上的那些残壁断亘,又像是什么?”

    大家在俯瞰下去,尘开鸿道:“应该是一只眼睛,我在壁画中看到过不少此地的描述,现在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形态不是很清晰。”

    “不错。”

    李云霄正色道:“一只瞳孔,一只眼睛,你们有没有发现天上的血月是在移动的。”

    乘浩渺皱眉道:“的确是,这点我早就发现了,似乎在以一定的规律旋转,但已经转了好多天了,任何异象也没有出现。”

    李云霄道:“不是没有出现,而是因为你们没有扑捉到!我敢肯定,整个地老天荒只有在这个巨大眼睛的范围内看血月,才会感觉到有移动,而那月亮映照到眼睛瞳孔位置的时候,一定会有异象出现。”

    他敢这么说,是因为随着月亮的移动,一种极为熟悉的频率在空中波动开来,而且越来越强,让他很自然的便有了这个想法。

    众人都是一脸的不信,甚至有人露出讥樊色,笑他太过武断,一些人更是连连摇头起来。

    李云霄依然默不作声,淡然的立在空手,双手抱在胸前,静静的等待。

    渐渐地,那月亮微弱的投影在大地上移动着,不久终于落在了残迹的正中心,原本应该是瞳仁的位置上!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虽然他们不太信李云霄的话,但这一刻来的时候还是一个个神情紧张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哈哈,李云霄,你的推论也未免太天真了,若是有异象的话,我们在这里待了数日时间还会没有发现?”

    尘文忍不住的开口讥笑,似乎先前的压抑得到了发泄,一脸的得意和讥樊色。

    众人也都是大失所望,一个个摇头叹息起来。

    尘开鸿叹道:“也许那开启遗迹的办法只能用一次,姜楚然他们用了,我们就再没办法进去了。”

    其余武者也是颇为失落,乘浩渺叹道:“或许这就是机缘不够吧。”

    就在众人颓然之时,李云霄所感受到的那股频率波动达到了最大,他终于有所发现了,仰起头来望天,神色凝重道:“诸位看那血月,是不是有些异常了?”

    所有人都是一惊,急忙抬头望那天空望去,只见那一直妖异的月亮似乎变得更加奇怪起来,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尘风怔怔的看着,突然说道:“先前的月亮像是人的瞳仁,不过是闭上眼睛后那种睡着了一般的。而此刻的月亮则像是长大了眼孔,睁开的瞳孔,不仅散发出了光彩,还有一种……一种瞳孔主人的精神。”

    “瞳孔主人?!”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内心震骇起来,这不过是如同月瞳一般的月亮而已,难道真的是一个大瞳孔,并且还有主人?

    尘风的话虽然显得离谱,但大家顺着他的话思考上去,却是越看越觉得像,一个个内心惊骇起来。

    尘文忍不住道:“就算是有些不同了,那这又能说明什么?还不是找不到通道!”

    李云霄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嗤笑道:“找不到通道是因为你的修为太低,所以感应不到而已,开鸿大人,你的话应该有所感应吧?”

    尘文脸色瞬间羞成猪肝色,怒道:“李云霄,你说什么胡话呢!若是大家有感应,早就离开此地了!”

    尘开鸿眼中露出迷惑的神色来,盯着天空中的血月看了一会,望向北冥同方,道:“同方大人,此地你的修为最高,可有确切的感应?”

    尘文脸色微变,有些难看起来,难看真的是因为自己修为太弱了?

    万星谷和噬魂族中的最强之人也都是将目光汇聚了过来,一个个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太自信的样子。

    北冥同方同样疑惑道:“你们也察觉到了?我还以为是我一个人的幻觉,隐隐之中似乎有一股空间波动,就在那血月之上。”

    “什么?血月之上?”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难道那所谓的遗址是在月亮上面?

    此月亮虽然不是天武界的月亮,但毕竟也是一种奇异的天体存在,相隔天知道多少万里之遥,比天武界的域外星空还不知道远多少,这如何上去?

    尘开鸿这才凝重道:“果然,我的感觉也是这般,既然同方大人也如此,那就应该没错了。”

    尘风忍不住内心的惊骇,道:“李云霄,难道你也感应到了?”

    此地唯有几名六星武帝才有一丝微弱的感应,其余之人根本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而李云霄却是最早发现之人,让他如何能够不惊。

    李云霄淡然道:“别忘了,我可是八阶术炼师,神识在你们任何人之上。”

    他手中突然浮现出一块徽章,在众人面前一闪而过。

    那正是八阶术炼师徽章,让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

    尘风多少知道李云霄的术道修为,但是其余之人并不晓得,如此术武双道都这般惊人逆天,让这些七大势力的人更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惊骇和恐惧。

    这小子才多大啊?竟然拥有如此成就,若是假以时日,再给他个十年二十年的,这天下间谁能制服的了他?

    北冥来风也是内心极度的压抑起来,那股杀机更是无法压制的蔓延。

    “想不到云少竟然还是八阶术炼大师,真是失敬了!”

    尘开鸿脸色凝重,再没有那种对待后辈一样的态度了,毕竟对于八阶术炼师,他也不敢托大摆身份。

    万星谷的领头之人罗元恺说道:“那云少可有什么感应?”

    身为八阶术炼师,神识肯定在他们众人之上的,难以他能感应到异常,而所有人都未曾发现。

    李云霄道:“我的感应和众人一般无二,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那所谓的遗迹很有可能就在月亮的背面,至于通道嘛——也许真的不存在。”

    “不存在?”

    罗元恺微微一愣,道:“不存在是何意?难道要飞过去?”

    李云霄正色道:“也许正是要飞过去!”

    “开什么玩笑!”

    噬魂族那领头之人法德阳远冷哼道:“真要飞的话,没有数十年光阴怕是到不了吧,难道等下一次地老天荒开启的时候再出去?”

    李云霄淡然道:“其实所见未必真实,其它地方去那血月上也许要飞数十年,但从我们这上去,或许就是片刻的时间。”

    法德阳远皱眉道:“此言何解?”

    李云霄道:“诸位一路过来,可曾发现这片荒漠的空间其实扭曲的非常厉害,即便是神识辐散开,也无法尽数窥得隐藏之物,也就是存在大量的空间折缝,很多妖兽都喜欢隐藏在那些折缝里,等待给人致命一击。”

    众人都是微微的点头,他们一路过来,也是战斗颇多,不少人还微微一笑,因为战斗多,收获的也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