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10章 瞳族
    “难怪我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你这么一说,倒真是这么回事!”

    乘浩渺露出恍然之色来,脸上古怪道:“难道这些东西的眼睛,便是所谓的月瞳?”

    “不对不对,这里几个雕像就完全不对。”

    北冥来风突然又推翻了自己的论断,他走到一根斜插在沙地里的柱子,抹去一层尘灰,指着上面几个怪兽道:“你们看,这几个的眼睛就和先前那些不一样,虽然也是炯炯有神,但却没有那种让人心悸的妖异之感。”

    大家都望了过去,那副雕刻上是一群的生物,整整齐齐的站在一起,同样是不分种族,不分类别,眼睛虽然和先前的不同,但也是差不多的神色。

    不仅是这根柱子上,还有许多其它的图案,眼睛也是不一样的,但似乎以眼睛为标准,进行归类划分了。

    李云霄解疑道:“所谓的月瞳并非一只眼睛,而是一个种族,在远古时候被称为是瞳族,类似于现在的妖族和人族,而月瞳仅仅是瞳族中的一支,也是最为强大的一支。”

    “瞳族?他们是以怎样的形态存在?”

    尘开鸿吃惊道:“这些壁画上的图案,似乎是不同种族汇聚在一起,难道瞳族就是靠占据他们的身体而存活?”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即便同为瞳族,也是千差万别的,有极少部分有自己的肉身形态,而绝大多数都是靠依附在寄生体上延续。”

    他眉心突然闪烁出一道光芒,太古天目骤然睁开,让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李云霄轻笑道:“不用慌,我这只是太古天目,也是瞳族中的一支而已,这只天目本身的意志早已死去,留下的不过是拥有瞳术之力的躯壳罢了。”

    那太古天目的瞳仁转了几下,露出一丝笑意来,正是李云霄的表情。

    那位北冥世家的强者北冥同方突然开口说道:“这太古天目我也见过,实力不凡,云少能得到一只,也算是机缘不浅了。”

    李云霄心中微动,道:“哦?不知这位大人是在哪里见到的?”

    北冥同方则是不再言语,似乎懒得说了。

    李云霄暗自思索,这太古天目早已绝迹,是那顾月生的师傅疯子杰弄出来的,据说是找到了太古天目的墓群,莫非那疯子杰和北冥世家也有联系?

    但既然北冥同方不再吭声,他也就懒得理会了,将天目收了起来,道:“太古天目便是瞳族之中最常见的一种形态,属于肉身寄存,而一个寄生体内可以拥有数只,甚至数十只的太古天目,并且其中必然有一只为王。”

    李云霄指着其中一幅图案,上面一个巨大的河马累生物,身上长满了眼睛,有上百只之多,其中一只眼睛最大,而且刻画的最为传神。

    乘浩渺皱眉道:“这么说来,当年古飞扬身怀月瞳,岂非两只眼睛是外来生物了?”

    李云霄笑道:“太古天目这种肉身寄存是瞳族之中最为常见的一种寄存方式,而月瞳身为瞳族内最强大的存在,则并非肉身寄存,而是直接融入了寄存体的灵魂之中,与寄存体同生共死!所以月瞳一定会选择极为强大的存在进行寄存,比如古飞扬。”

    北冥同方再次开口道:“那月瞳是如何产生和繁衍的?”

    李云霄摇头道:“我知道通过寄存体的繁衍有一定几率可以传承下去,但概率并不高。至于月瞳的产生,就必须说到这次大家的目的所在了,那便是天思!天思无物无形,我也并不知道它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但我知道想要诞生月瞳,就一定要有天思,而天思也正是瞳之一族的图腾!”

    他的目光在断亘残壁上扫了一下,走到一片破败的墙上,指着一副图案,他自己也不确定的说道:“也许这就是天思?”

    众人纷纷望了过去,只见那副图案上齐齐的跪拜了整片整片的各种生物,而他们跪拜的上方,却是一片的空白,只有寥寥几笔苟略出一样似云非云的东西。

    这些信息都是李云霄从那王座传承上得到的,挑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说了出来。

    乘浩渺忍不住说道:“那传讯之人说得天思者,可得神境,这又是真是假?”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道:“现在就想着神境的事,对于诸位来说都未免太过遥远了。我从诸位口中得知,那传讯之人的实力肯定在大家之上,若真有神境的好事,他会傻乎乎的跑来告诉你们?还是如开鸿大人说言的那般,对方有什么目的我们且不论,只要能让自己得到好处就可以了。”

    “此言甚是!”

    北冥来风赞同道:“神境一说,从未听闻有谁达到过。若是可以得到天思,至少能够站在这片大陆的巅峰,当年古飞扬若是没有月瞳相助,想在天地风云榜上留名怕也是极难的,更何况是瞳族的图腾天思呢。”

    乘浩渺悠然道:“来风兄别想的太美好了,要知道红月城主也在寻找天思,我们的机会是极其渺茫的。”

    北冥来风轻笑道:“这等绝世之物,可不是光有实力就可以的,还要有莫大机缘才行。”

    乘浩渺道:“这话说得没错,但现在连遗迹的通道都找不到,看来我们的机缘都不太行啊。”

    北冥来风皱起眉头来,不快道:“浩渺兄怎么一天到晚都喜欢说丧气话?”

    众人都沉默起来,似乎有些一筹莫展,他们在这里几天时间了,而且红月城那些人的气息也的确是在此地消失了,明知道这里另有空间,却是怎么都找不出来。

    尘开鸿道:“云少知道的如此之多,不知可否晓得通往遗迹的方法?”

    李云霄摊了摊双手,无奈道:“这我就没办法了,也只知道遗迹就在这附近,诸位如此多的大能之士,难道也感应不出空间所在?”

    尘开鸿苦笑道:“不仅感应不到空间,就连红月城那些人的气息也消息了,应该是他们怕有人追踪故而特意抹去了痕迹。”

    李云霄道:“以姜楚然的能力,想要抹去气息那是轻而易举之事,追查红月城的人是不现实了,看来必须自己想办法。”

    他也开始沉思起来,在那王座传承内并没有谈到进入遗迹之法。而此刻最好的办法便是施展出月瞳,那么一切机关阵法都难逃他之法眼,可是这么多人,如何能动用瞳术。

    李云霄开始在那些残缺的壁画中寻找,希望能够发现一些线索。

    但大半天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壁画上残缺的太厉害了,根本不知道那些记录的东西是什么。

    突然间,他的目光落在了半块石壁上,那是一群生物跪拜的场面,各种类型都有,跪拜的前方是何物已经残缺掉了,但是这群人所立之处,却是一片宏伟的建筑,呈椭圆形排列。

    “砰!”

    李云霄突然一跃而起,直接飞入高空,往大地之上俯瞰而去,瞳孔微缩起来。

    壁画上那群人跪拜之处正是此地无疑,破损的残留隐隐约约也是一方椭圆,正是一只眼睛的模样,而从他们跪拜的方向上来看,应该就是……

    李云霄抬起头来,望着天空中的那一轮血月,诡异的如同一只瞳仁,散发出妖异的力量。

    他浑身一震,双眸瞬间化作一片血色,月瞳乍现,他吓得惊出一身冷汗,急忙运转元力压制了下去。

    “怎么了?有何发现?”

    北冥来风飞了上来,停在他身侧,看着满头大汗的李云霄,狐疑的问道。

    李云霄闭着双目,微微摇了摇头,道:“并无进展。”

    但他的内心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在刚才化出月瞳的一瞬间,似乎看到了什么,只是无法再显化出来证实。

    “哦?那云少为何会有一身的冷汗?”

    北冥来风有些不信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云少为何对我们北冥世家有一些误会和成见,但此刻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和云少更是还有东海之约,需要长期的坦诚合作,希望能够建立一定的友谊。”

    北冥来风说完后,突然迅速退了数十米,全身戒备了起来,惊骇的盯着李云霄,因为他发现李云霄身上似乎隐隐传来一种暴戾的气息,而且异常妖异,似乎并不太友善,“云少,你怎么了?”

    李云霄身上的那股气息慢慢消失,终于睁开眼来,一片清明如水,淡然道:“没事,刚才身体不适,有些旧疾发作而已。”

    “旧疾发作?”

    北冥来风有些怀疑,道:“难道是红月城上一战留下的伤?”

    李云霄敷衍道:“算是吧,常年在外打打杀杀的,有点伤在身上不是很正常吗?”

    北冥来风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渴,他知道李云霄又开始胡扯了,这人每到关键时候,就喜欢扯皮和不正经,但你又拿他没办法,只能赔笑道:“这到也是,我们北冥世家有良药颇多,可以赠送一些给云少,作为我们之间友谊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