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88章 邀请
    “加入化神海?”

    李云霄愣了一下,沉思起来,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雍天韵目光微凝,注视着李云霄脸上表情的变化,缓缓说道:“据我所知,云霄公子目前并未加入任何势力,却拥有炎武城这样的灵山宝地,还有众多九阶玄器,以及张扬至极的名头。”

    他淡然笑道:“呵呵,所有这些,都很惹人眼红啊。云霄公子现在就如同一个抱着金元宝的小孩,行走在菜市场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你看呢。”

    李云霄沉思不语,这点他也已经意识到了。虽然自己并非软柿子,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而且自己这点实力,放在真正的大派面前还的确不够看的。

    雍天韵怂恿道:“加入化神海的好处不言而喻,可以得到大量的资源支持,而且天下间绝无人敢惹。”

    李云霄道:“那义务呢?”

    “呵呵,义务自然也是有的。”

    雍天韵正色道:“既然加入了化神海,那么就必须将化神海的利益高于一切,因为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荣耀!”

    李云霄道:“明白了,就是为了化神海,命也可以不要。”

    雍天韵哑然笑道:“哪有这么惨,等到化神海需要你丢命去拼的时候,怕也差不多完蛋了。”

    李云霄道:“若是我不加入呢?”

    雍天韵抬起目光来,悠然道:“云霄公子是个聪明人。对了,我此次来红月城顺带还要兼办一桩命案。我化神海的八阶大术炼师司德远大师被人陷害致死,不知云霄公子可否知道真凶?”

    雍天韵特意将“真凶”二字咬的极重,眼中韵味不言而喻。

    李云霄心中暗暗骂了几句,断然道:“司德远大师是被雷风商会害死的,整个海天镇之人都亲眼目睹,有数万数十万人见证,真凶已经被海天镇城主廖阳冰大人就地正法了,当是毫无疑问!”

    “哦?那可得好好查查,很多时候眼见未必为实。比如关于云霄公子武道根基损毁的事,我就觉得挺玄乎的。”雍天韵乐呵呵的笑道。

    李云霄皱眉道:“此事可否容我考虑再三?”

    他前世也算是化神海的人,对化神海还是有一定的情谊,只不过现在实力太弱,一旦入了化神海就基本任由宰割了。

    两个合作的对象,必须要有差不多的实力,才能确保公平,否则一方实力越弱,吃的亏就越大。

    “当然可以!”

    见李云霄没有当然拒绝,雍天韵还是比较满意的,他手上光芒微微闪动,立即浮现出一枚精致的徽章来,透出极强的力量,道:“这枚是八阶术炼师徽章,还请云少收下。”

    身后两名弟子都是一惊,脸上露出古怪之色,一般术炼师的晋级都是需要考核的,特别是八阶术炼师这样的高阶位,更是不能马虎,而自己的师傅竟然直接将徽章送人了。

    “术炼师徽章在六阶以下都只是一个象征而已,但从六阶开始都是选材极为珍贵,对于炼制的时候有一定的辅助作用,其本身也是一件小型玄器。”

    雍天韵介绍起来,道:“云少只要将一枚神识烙印其中,在化神海也能够有相应的记录,若是不幸出了事,化神海也会在第一时间得知,查明真相!”

    李云霄将那徽章抓起,也不见将神识烙印进去,就直接收了起来,道:“等我加入了化神海之后再说吧。”

    一旦神识烙印了进去,除非自己有前世的力量,可以追踪隔断,否则无论身在何方都能被化神海监测到。

    雍天韵也不急,笑道:“如是甚好。我也会留在红月城,一探地老天荒,若是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随时找我帮忙。”

    李云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能靠上化神海这个靠山,对自己的助力也是极大的,他突然神色一变,试探性的问道:“天韵长老,化神海最近可有变化?”

    雍天韵一愣,随即脸色大变,双目中射出一道厉芒来,直视着李云霄。

    从两人交谈到现在,从来不见他如此紧张过,也没见他有这般凝重的神色。

    庞大的魂力从雍天韵的身上滚滚而来,那凌厉的眼神似乎要劈开李云霄的一切防御,将他的内心读个一清二楚。

    李云霄脸色骤变,急忙运转大衍神诀,在那扑面而来的精神力挡住!

    但不过瞬间就倏然瓦解,对方可是货真价实的九阶术炼师啊!除非动用瞳术才有可能正面一抗,仅仅靠精神力比拼,那是必输无疑!

    “铮!”

    李云霄双手在身前一握,一道冷芒凝出,千秋霸刀发出清脆之声,器蕴震荡起来,三个摩诃古文从刀身上升起,与他的魂力一起对抗着雍天韵的精神攻击。

    修然和甫宇一见宝刀,立即大惊,万分戒备起来!

    “天韵长老,你再这么盯着人家看,人家会不好意思的,手里的刀可能就拿不住了!”

    李云霄暗暗心惊,这雍天韵的精神力比数十年前的要强大许多,预计的时间都远远没有支撑到。

    “呵呵”,雍天韵突然一笑,身上的精神力顿时撤了回来,内心的震惊之情比李云霄更甚,原本他还担心对方是否真的有八阶术炼师实力,从刚才交手之下,那魂力之磅礴,几乎达到了八阶巅峰的程度!

    这小子才二十岁不到,不会要晋级九阶吧?

    这个想法让他大吃一惊,一颗心脏“砰砰砰”的跳的厉害!一个二十岁不到的九阶术炼师,这意味着什么?至少意味着将来数百年内的术道将以此人为尊!

    两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李云霄冷冷道:“天韵长老这是何意?你一连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不过是稍稍问一个,你就发难了?”

    雍天韵按捺住内心的震惊,略微沉思了一下,才叹道:“云少也是当初埋骨之地的历经之人,你认为化神海应该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李云霄冷笑道:“这是贵派的事,我怎么知道,既然天韵长老不肯说,那就罢了,我也没那么八卦好奇。”

    雍天韵深深的望了他一眼,道:“你知道丌胜风是何人?”

    李云霄轻笑道:“这个名字虽然过了几百年,但在几百年前可是名震大陆的两大领袖之一,上一代的化神海之首,术炼师公会总会长,现任会长鲁聪子的师傅啊!”

    雍天韵脸色凝重异常,足足呆了盏茶功夫,才神色肃然道:“既然你也知道了,那我也不隐瞒。现在的化神海的局势十分复杂,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迹象。丌大人的回归,是祸非福啊!”

    李云霄神色一动,道:“听你这句话,包含的信息量真大。当初在埋骨之地,圣域的许焱也是知道了丌胜风的身份。只不过他已经失去肉身,回到化神海竟然还可以和鲁聪子抗衡,当真是让人意外。难道是鲁聪子还念旧情?他可不是什么心慈手犬辈。”

    三人都是脸色难看至极,冷汗从额头上渗出,这小子直呼鲁聪子大人的名字也就罢了,竟然还说出如此惊人的话语来,让他们都是觉得背脊上一阵阵嗖嗖发凉。

    雍天韵盯着他看了一眼,肃然道:“云少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可比我还大!这些都是足以搅动大陆风云的大事,不是你我能够议论的,此事就此打住!”

    李云霄内心冷哼不已,看来鲁聪子师徒之间果然有些问题。

    丌胜风修炼的是魔功,又得到帝钧的残躯,再加上他当年的威望,肯定还有不少德高望重的大术炼师支持他。

    更为重要的是,当初在南域琼华岛上历练,那些从化神海流出来的水晶里可都是魔气啊!

    证明化神海还有潜在的魔修术炼师,这些人的存在,和当年丌胜风身为化神海之首肯定有极大关联。

    李云霄眼中含笑,悠悠道:“大陆上的局势越来越乱了,商盟现在局势不明,化神海又山雨欲来,所幸的是圣域和七大超级势力都还平稳,否则就真的是灾难了!”

    “平稳吗?但愿吧。”

    雍天韵眼中露出浓浓的忧色来,问道:“云少当真不肯透露诺亚之舟的消息?若是天武界发生动荡,必须要有绝世强者出面才能镇压下去,若是诺亚之舟能够为正义之力所用,对于将来的动荡将有极大的正面作用!”

    “何为正义?”

    李云霄轻笑道:“宝物有灵,诺亚之舟自有其使命,天道悠悠,看似紊乱,却一切都在命轨之中。天韵长老身为九阶大术炼师,在大陆上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做好自己,便是对天武界局势的稳定起到了正面作用。”

    雍天韵一愣,想不到李云霄竟然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顿时陷入了沉思中,越想越觉得是这般道理。

    “今日一谈,对我也算颇有收益。”

    李云霄起身道:“若再无他事,我先告辞了。”

    雍天韵抬头看了一眼李云霄,只觉得有一种错觉,似乎眼前站立的绝非什么后辈,而是一位多年的朋友。

    月票开始疲软了啊,以万古的成绩,当不会只有这点月票的,还没投的亲们速度了啊!争取拉开和第四名的差距,目前只领先30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