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70章 生气
    居安然摇头道:“海天镇地处偏远,虽非世外桃源,但我这一小小的会长,还没有资格得知丁会长大人的行踪讯息。不过我只要把云少在此的情况反映上去,应该很快便能得到回复了。”

    “嗯,距离地老天荒开启只剩半月时光,我就留在海天镇修炼吧,一面等玲儿的消息。”

    李云霄朝两人道:“这附近可有灵气充沛些的岛屿?”

    瑾萱听得内心说不出的滋味,只觉得酸酸的,若非为了等丁玲儿的消息,怕是留他不住了。但她也同时替丁玲儿开心,暗暗责备自己不可以这样小女人心态,况且云少本来就是丁玲儿的,自己瞎吃什么醋。

    但越是这般想,就越是难过心酸。

    居安然想了会,才苦笑道:“回禀云少大人,这附近方圆千里都没有什么灵气充沛的岛屿。否则那北冥天禄也不用跑的不知所踪了。若只是修炼半月的话,天元商会可以提供足够的极品元石,搭建一个修炼密室供云少使用。”

    李云霄正要答谢,瑾萱忙道:“这般密室,紫云商会也可搭建,不用劳烦居会长了。”

    居安然也看出了瑾萱对李云霄的情谊,但至于李云霄对瑾萱是什么态度,他便不明了了。但这也不是他有资格能够关心的事,连连笑道:“那就劳烦瑾萱大人了。”

    几人在商谈了片刻,了解了一些东海之事后,居安然便告辞而退。

    瑾萱立即让江千蓉把商会内所有的极品元石都提供出来,并且向附近的商会进行兑换,以支持李云霄半月的修炼。

    在确认紫云商会背后之人是李云霄后,海天镇商会势力的新格局已经无法阻挡了,除非哪天李云霄突然挂掉了,这才有可能重新导致一场格局变更。

    各商会会长也都是精明之人,知道顺势而为,一切朝前看的道理。既然已经无法改变,那么和紫云商会搞好关系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所以众多商会也都很大方的将一些极品元石拿出来兑换,并且远远低于市价。

    李云霄现在最大的渴望就是赶紧进阶武帝,只要能够掌控九天帝气,以他现在的这些底牌手段,虽然还不能称雄大陆,但足以横行无忌了。

    他自己构建了一个小型的聚灵阵,闭上双目开始修炼起来。

    不过片刻时间,便猛然感到一股威压临空而来,他渴望至极的九天帝气直接化作劲力震下,如同陨石要将他砸的粉身碎骨。

    难道是北冥世家的护卫?

    李云霄在短暂的思索后便直接长剑出手,冷剑冰霜上的寒意直接冰冻四周一切,一剑横扫而出,立即将那帝气破开!

    刚刚布置好的修炼密室也在这一拳一剑之下彻底湮灭,所有极品元石尽数震的粉碎,一片元气如海,在紫云商会内蔓延开来。

    来人在一击之后,身影临空闪烁之下,便朝着海边方向而去。

    李云霄瞳孔微缩,已是双眸如月,看着那人的背影已经认出是谁,他略微一沉思,便直化作一道雷霆,飞遁而上,追了过去。

    两人交手声响立即惊动了整个商会之人,瑾萱等人跑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没了李云霄的踪影。

    江千蓉则是感受到漫天的元气,这才发现她准备了大半天的极品元石全部报废了,一阵心痛不已。

    李云霄追了片刻,两人便先后离开了海天镇,直接进入东海,飞了至少了上千里,前面之人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李云霄也遁出身形,临空而立,冷冷道:“廖城主,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很特别啊。”

    那人转过身来,嘴角含着笑意,正是廖阳冰。

    李云霄还以为他会说上些什么,却不想对方二话不说,便直接出手,一道青色的刀芒瞬间斩破空间而来,千米之下的海水都在这一刀之下划成两半!

    李云霄虽然手段颇多,但正面硬抗这种中阶武帝的斩击还是十分吃力。

    他直接祭出界神碑,世界之力在空中延展开来,疯狂的吞噬着漫天刀气,往那刀芒上飞旋而去!

    “轰!”

    一击之下,界神碑便光芒尽失的震飞回来,连带李云霄一起远远的轰了出去。

    海水被余波牵引,产生庞大的旋转之力,一道巨大海流逆空而行,直冲天际!

    界神碑和李云霄心神相连,连带他也被震的七荤八素的,体内脏腑受到一定程度伤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李云霄拿着如同砖头一样的界神碑,眼中尽是怒火的盯着那海流柱子另一头的廖阳冰,心念飞转,要不要动杀手!

    廖阳冰的实力应该和莫小川相差无几,再加上他的法相金身和郝连少皇,击杀廖阳冰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正在他踌躇之时,远处的廖阳冰猛然大笑起来,几个闪动之下便来到了李云霄身侧,一脸乐呵呵的样子。

    李云霄擦了下嘴角的血,冷冷道:“很好笑吗?若是今日不能给我一个解释,海天镇的城主就要换人了。”

    廖阳冰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以为不过是争面子的狠话而已,自顾自的笑道:“不是好笑,而是廖某人很高兴。云少的实力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好好谈谈了。”

    李云霄压制住内心的怒火,寒声道:“刚才那一刀就是为了好好谈谈?”

    “当然!”

    廖阳冰不以为意道:“被誉为后起之秀第一人的李云霄,若是连我廖某人的一刀也接不下的话,那只能说是徒有虚名,杀了也就杀了。只有你能接下我一刀,才有和我深谈的资格。”

    他看出了李云霄满脸的怒气,淡然笑道:“年轻人,不要动怒。世上的事本就是这样现实,若是没有相当的实力,还如何能够一起愉快的玩耍呢?我知道你肯定还有底牌手段,但我亦是如此,生气和斗气,那是蠢人才会有的行为。”

    李云霄心中一片讶然,这廖阳冰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在雷风商会之事时更是被自己诱骗陷入局中,此刻看来并不是简单之辈,也许雷风商会的事上自己明面占了便宜,实则也帮了对方也说不定。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对人有些看走眼了,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对方,这才冷冷道:“这句话希望廖城主能够记住,以后可千万别和我生气斗气啊。”

    廖阳冰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嘻嘻笑道:“哈哈,当然不会。我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跟你们这些小辈生气斗气呢。云少能够被我一句话就说的怒气全消,果然也非等闲之辈啊。”

    李云霄此刻心境彻底的平复了,暗中慢慢运气调伤,且看对方说些什么,若是不能让自己满意的话,搞不好还是得施展底牌,直接将对方抹掉!

    廖阳冰以为李云霄定会冷嘲热讽,可等了一阵后,却发现对方一声不吭,只是自顾自的调息,这才苦笑道:“云少的心性果然非常人可及,廖某这次邀云少出来,实是有事相谈。”

    他故意说的含含糊糊,就是希望对方接话,但又等了一阵,李云霄还是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再没再听。这让当惯了城主,每次讲话都一大群人附和的他有些不习惯起来。

    他哪里知道李云霄的想法,尽量拖延时间把内伤调息好再说,等会是战是和且行且看,还以为李云霄这般沉得住气,不由得内心也暗暗佩服起来,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道:“我邀云少出来,是为了与云少结盟,共同对抗北冥世家!”

    “哦?”

    李云霄这才动了下眼皮子,便继续面无表情的调息,再没多说一个字。

    廖阳冰又等了一阵,只觉得这样交谈有些内心发堵,如同胸腔里塞进了一块大石头,隐隐中也生出了一些怒气来,不快道:“云少可否有兴趣?”

    李云霄转了下眼珠子,斜眼视着他,之后又转了回来,这才干脆直接闭上眼睛调息。

    “这……,你……!”

    廖阳冰的脸色终于拉了下来,怒道:“云少这是何意?倒是给个看法!”

    他一连喊了几遍,李云霄都默不作声。

    “我怒啊!你妈的这是什么意思?!”

    廖阳冰终于发狂了,身上的气势一凝,就压迫了过去。

    李云霄猛然睁开眼来,双眸如星辰闪烁,冷声道:“刚才被廖城主一刀斩击下受了不小的伤,正在疗伤呢,别吵我!”

    “你……!”

    廖阳冰气的差点没有吐血,直跺脚起来,怒道:“难道伤的连话都不能说了?”

    李云霄扔出刚才那句话后,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对一切都不闻不问。

    廖阳冰终于冲破了忍耐的极限,阴沉着脸就一掌劈了过去!

    李云霄这才缓缓睁开眼来,瞬间后退数百米,双手负于身后,冷冷道:“廖城主这是什么意思?想在我的伤上加伤?咱们不是已经和解了,说好要好好谈谈的吗?”

    “噗!”

    廖阳冰终于气的一口血喷了出来,怒吼道:“你妈的!你也知道要好好谈谈啊!我日啊!”

    月票榜还是第12名,明天是本月最后一天,跨入第十的可能性极小,太一重重的松了口气。月票榜就是这样痛苦与快乐并存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