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64章 海阔天空
    李云霄怜悯的看了这名老者一眼,朝着天空淡然说道:“念在你还有放我一马的善念,你们三个走吧。”

    静,满场一下突然境了下来,都对李云霄所言感到一阵愕然和无语。

    “呵呵,年轻人心性挺高的。可惜不知海阔天空,今日我便替你家大人给你上一堂课,让你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说完,天空中乌云汇聚,渐渐的凝成一道拳芒,朝着李云霄轰击而下!

    拳芒如彗星陨石,产生恐怖的异象在长空上,所有人都觉得仿若世界末日到了,一个个被压抑的呼吸都极为困难。

    瑾萱在一旁也是脸色大变,焦急的望着李云霄,深怕他抵挡不住,眼中浓浓的尽是关切之色。

    李云霄望着她的眼神,轻笑道:“放心吧,不过是三名低阶武帝罢了。”

    他的目光抬起时,那笑意全无,化作一片凌厉之色,冷声道:“不知海阔天空的,是你们三个啊!”

    他指诀一点,三柄北天寒星剑浮现在身前,李云霄轻轻驱指一弹,道:“斩妖!”

    “铮!”

    一柄长剑化作一道青芒,飞冲直上,如龙跃在渊。

    “星灭!”

    又是食指一弹,第二柄剑化作一道黑芒,仿若无穷黑夜,一些归于死寂,那死之剑气!

    “晨光!”

    第三指弹出,最后一柄剑如同晨曦破晓,迎来第一缕霞光,带给人无穷无尽的希望和向往。

    短短的一瞬间,三剑斩出,分别射向那三名武帝强者,三种无穷无尽的剑意在空中荡漾,将天空划分为成三片区域,各不相容!

    斩妖之剑瞬间就破开那武帝的拳芒,如飞龙在天,冲入乌云之内,传来隐约的龙吟,震散天空异象,一名老者身影显化出来,大骇之下急忙抽出宝剑迎了上去!

    “砰!”

    展本一剑迎接之下,震得长剑颤抖,发出悲鸣之意,自己整个人也受到剧烈冲击,被剑气压的急速后退,空气挤压的直接燃烧起来。

    另外两人也都不好受,宜光和向晨在两道剑气之下,猛然惊厥,这才发现形势大大不对,纷纷出手迎接,却骇然发现这剑诀的威力远在自己实力之上!

    “砰!”

    “砰!”

    两声闷声,两人的防御直接被轰破,在长空中抛洒下鲜血后,震的摔落远处,吐血不止。

    三柄北天寒星剑在一斩之后,瞬间回归过来,立在李云霄面前,被他一点之下,尽数收入体内,一道叹息想起,道:“唉,没有九天帝气,威力还是不行啊!”

    这个过程不过刹那,所有人都是脑子当机,一下子完全反应不过来。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三人,展本被震的没影了,剩下两个正在远处的地面吐血,这个画面上的反差对人的思维极具挑战性,一个个都转不过弯来。

    瑾萱和乌老也是彻底看的呆滞了,那可是三名武帝啊!竟然同时出手,击败三名武帝,这……

    李云霄淡然的声音响起,道:“现在你们知道天有多高,海有多宽了吧?”

    瑾萱的脸色渐渐的恢复了过来,但内心的震骇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消除,虽然她知道李云霄是后起之秀第一人,但也没想到竟能恐怖到这般程度。

    在离火城的时候,当时北斗宗宗主张凌华不过刚刚突破到武帝,就可以轻易的震慑击败他,这才过了多久?他竟可以一次击败三名成名已久的武帝强者!

    传闻红月城城主姜楚然亲口断言,李云霄数十年后将会是这片天空下的第一人,开始瑾萱还觉得太过夸诞,现在完全的信了。

    “嗞!”

    一股冷气在场内蔓延,所有人都突然觉得温度骤降,浑身发冷,一个个都哆嗦起来。

    特别是那名商会老者,差的吓得直接跪下了,冷的嘴唇都发青发紫。

    一道光芒从天空射下,落在宜光和向晨身边,真是展本,一脸的发白,他查看了下两人的伤势,沉重道:“两位如何?”

    两人都吞服了一些丹药,感觉好多了,苍白的脸色稍稍缓解。

    向晨苦涩道:“这次真的是踩到铁板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实力?难道有意压低了修为,连你我都看不出来吗?”

    宜光也是脸色发白,有些惊惧道:“他的实力至少达到了三星武帝巅峰!否则不可能以一敌三,还如此的轻描淡写,似乎根本没尽全力!”

    “三星武帝巅峰吗……”

    展本在三人之中算是最好的一个,不过是一点轻伤而已,他凝声道:“要不我们三人联手再试一次?”

    宜光脸色一下就难看起来,道:“现在的情形看他被没有打算杀我们,若是再冒犯的话,怕就没这么好了。”他显然是心生畏惧了。

    向晨也是担忧道:“从他那三招剑法看来,竟然蕴含着三种截然不同的剑意,每一道都令人叹为观止,心生畏惧。这小子太可怕了,他的年纪真的只有显露出来的这般年轻吗?”

    展本那跃跃一试的想法在两人的担忧下也彻底打消了,连连摇头道:“难道海天镇的商会布局,就这样让他胡来?”

    宜光苦涩道:“没实力那叫胡来,有实力就不叫胡来,而叫整顿了。此事我们三人已无人为力,整个海天镇唯一能克制他之人,怕是只有城主廖阳冰了。”

    三人一阵颓然,看到李云霄并没有为难他们的意思,相互搀扶起来,也不打招呼就直接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原地。

    这一下所有商会之人都默不吭声了,再无人敢对李云霄的提议呈半点反对意见。

    李云霄一指先前那位商会会长,道:“这位老人家该退休颐养天年了,所在商会出让全部市场份额,其余之人就按照我先前说的办吧。本少没时间耗在你们这些蝼蚁身上,再让我听到一丝不和谐的声音,那我就直接把你们都和谐了!”

    先前那名老者顿时****了下来,****一软,如同死猪一样趴在地上,再没了任何气力。

    其余之人也都是敢怒不敢言,一个个低着头离开了。

    很快,当日便有大量的讯息从海天镇传了出去,都是各大商会向上头汇报情况,莫名被蚕食市场份额这种事他们谁都不甘心,而且也担当不起。

    所有负面情绪都暂时性的镇压了下去,紫云商会之人开始忙碌起来了,着手接受各大商会地盘。

    李云霄和瑾萱众人也先回了紫云商会总部。

    在客厅内,瑾萱遣退了所有人,只留下李云霄,两人相视而笑。

    瑾萱款款有礼,颔首道:“云少又救了紫云商会一次,瑾萱感恩不尽,实在无以为报。”

    李云霄笑道:“瑾萱你可以不要这么客气吗?想不到能在海天镇遇见你,当真是凑巧了。”

    瑾萱笑了,双眼回盼流波,充满了恬然之色,盈盈道:“上次一别,以为后会遥遥无期,不想才大半年光景,又能有幸得见云少。而且今日一见,云少已经从一个默默少年,成长到了令人仰望的程度。刚才见云少出手,那年轻一辈中第一人的尊荣,当之无愧!”

    李云霄苦笑道:“这个尊荣是祸非福啊,从姜楚然口中说出来,天下多少人会来找我麻烦。姜楚然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一个人,想不到这么阴险。”

    瑾萱哑然失笑,也只有他这般潇洒之人才敢如此评论七大宗主吧,“姜城主绝非口若悬河之人,即是他所言,那多半为真了。与海族王者一战似乎才近日之事,云少身上伤势可好?”她满满的的关切之色在眼中,绝非客套作虚。

    李云霄温和的说道:“伤势已经痊愈,得益于那一战,我实力再次得到不少提升。这次来海天镇是为了东海月明珠,瑾萱可曾听闻过此物?”

    “东海月明珠?”

    瑾萱呆了一下,马上想起了什么,说道:“传闻东海有鲛人一族,在月明之夜会对月垂泪,泪水化作珍珠,可是此物?”

    “正是!”

    李云霄取出一枚,躺在手中徐徐生辉,发出柔和的光芒,给人一种通透纯洁的美。

    “好漂亮的珍珠!”

    瑾萱赞道:“此物我也只是听闻过,云少既然需要,我这便让人传令下去,满天下高价收购。”

    李云霄颔首道:“那有劳了。”

    瑾萱淡然一笑,手指在鬓下长发上轻卷,悠悠道:“若非云少两次出手,紫云商会早已荡然无存。别说区区珍珠,便是叫瑾萱将商会拱手奉上,也不过是一言而已。”

    她的话语悠悠,淡淡的胭脂香味溢开,透过思量,帘外夜静谧,明月微微亮,一种难为情写在脸上。

    李云霄天资聪慧,且两世为人,岂会不明白她话中之意,讪讪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谢了。”

    瑾萱眼中闪过落寞之色,暗恋蔓上心扉,只可惜叹流水无情,惜落花独自伤。

    她勉强一笑,道:“我这便让人安排下去,天已夜色,云少也早些休息吧。”

    她垂着头,倩影从李云霄身边拂过,留下一缕余香,在空气中弥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