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63章 螳臂挡车
    廖阳冰已经察觉到了今日之事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圈,再待下去也许事端更多,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先把事情全盘弄清楚,不能再被人扯着鼻子走。

    完后便直接坐上那华丽的马车,“咕噜咕噜”的开走了,他也不等众人回复是否同意,或者是否有空。但谁都不敢没空,没空那基本就是等死了。就算他不明的铲除你,暗地里也要玩死你去。

    而刘景山也被他的人直接拖着带走了,这可是要给化神海的交代,可不能死了。

    等廖阳冰离去后,李云霄才道:“城主大人果然高义,一出现就让首恶伏诛,让雷风商会瓦解!在这次打击****商会的活动中,紫云商会当得首功,我建议雷风商会在海天镇的市场份额,就由紫云商会来接管,众人意下如何?”

    “什么?!”

    这一下顿时炸开了锅,除了天元商会派系的商会,全都是纷纷摇头,抗议之声此起彼伏,人人都是反对。

    众人反应之激烈,让李云霄也有些愕然,出乎预料。

    瑾萱轻轻的传音道:“商人重利,市场就是他们的性命所在。虽然你用手段震慑了众人,但想要独吞雷风商会的份额,怕是没那么容易。”

    金钱商会的会长冷冷道:“雷风商会退出的话,留下的这块蛋糕巨大,仅凭紫云商会怕是吞不下去吧。有句俗话叫做贪心不足蛇吞象,可别怕自己给撑死了!”

    李云霄哼道:“吃不完的,可以分给朋友吃,但我们辛苦赶走的虎狼,让非朋友来分一杯羹,这未免说不过去吧?”

    “呵呵,你们赶走的虎狼?”

    金钱商会会长冷笑道:“若是没有大家齐心协力站在你们这边,雷风商会能屈服吗?况且若是你们一家吞下,哼哼,怕是我们要集体抵制你们紫云商会了,将你们孤立出去,小伙伴们没法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哦?这么吊?”

    李云霄悠悠的冷声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一起玩耍了。明天我就会开始派人接手雷风商会的摊子。有不开心的小伙伴可以站出来说说,我不介意将你们的地盘也一起收了。大不了我紫云商会辛苦些,一人吃了海天镇的全部生意,我还真不信我会被撑死。”

    “哼,狂妄!”

    金钱商会会长冷笑道:“以为自己是武帝就天下无敌了?七大商会中哪家没有大量的武帝强者坐镇,你若是太过放肆,难保上面不会派人来收拾局面,到时候你们紫云商会就是玩火**了!”

    “就是!谁怕谁,紫云商会在商盟里也不过尔尔!”

    他这一说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共鸣,纷纷声援起来,一副誓死不退的样子。

    瑾萱也是偷偷传音道:“云少,此事暂且搁下吧,能扳倒雷风商会就已经是意料之外的惊喜的,这块市场过大,以紫云商会的力量很难独自吞下来的。”

    李云霄置若罔闻,而是冷冷的盯着金钱商会会长,冷笑道:“金钱商会是吧?瑾萱,刚才刘景山供述的罪状里,可有金钱商会谋害过我们的事迹?”

    “有的!”

    瑾萱拿出刚才记录的本子念道:“在去年有一批收购来的海兽内丹,运出海天镇后就被人劫了,是雷风商会和金钱商会联手所为。”

    金钱商会会长脸色一变,断然否决道:“绝无此事!刘景山一派胡言!”

    李云霄冷笑道:“是不是一派胡言,等我派人搜了你们金钱商会就自然知道了!”

    “什么?你要搜我金钱商会?”

    金钱商会会长一听,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云霄冷冷道:“不搜一下,怎么能证明你们的清白呢!紫云商会的武者听令,现在就去金钱商会掘地三尺,找找有没有那批内丹,身为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我们有责任,也有这个义务,还金钱商会一个清白!”

    “什么?他们真的要搜金钱商会?这小子疯了吧?”

    “天啊,这什么世道?刚灭了雷风商会,又要拿金钱商会动手了吗?”

    “假的吧,一定是吓唬人,我才不信世上有这么胆大包天的人。”

    就在众人不相信的质疑声中,李云霄带着紫云商会之人开始浩浩荡荡的朝着金钱商会店铺而去。

    “竖子尔敢!”

    金钱商会会长终于意识到那绝不是玩笑话,惊出一声冷汗,急忙纵身挡在队伍面前,怒吼不已,“你们胆敢踏入金钱商会一步,总部一定会派高手来将你们粉身碎骨!”

    “滚!”

    李云霄冷冷的吐出一字,随手一挥,掌力震了过去,顿时将那会长直接震飞掉了,在天际消失的没影。

    “嗞!”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气,竟然是动真格的!

    他们都不了解李云霄,包括瑾萱亦是如此,否则断然不敢反对他侵吞雷风商会的地盘。

    李云霄是什么人?圣域和化神海都不吊的存在,会在乎这些商会的意见和看法?更何况还是些喽啰分会,在他眼里根本无足轻重!

    螳臂敢挡车,那就直接碾压过去!

    在所有人都惊呆的表情下,紫云商会之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金钱商会彻底的洗劫了!

    就连天元商会的居安然也看不下去了,多次出声制止,李云霄也只是呵呵笑笑,毫不理会。

    很快,偌大的一家商会被一洗而空,数十名武者被他一招就轰的倒地不起,有些实力稍强点的也看清了形势,趴在地上不敢再站起来。

    终于有位商会会长实在看不下去了,义愤填膺的站了出来,怒斥道:“你们敢这般冒天下之大不韪,无法是仗着自己实力不俗,但实力再强能强的过众多商会联手吗?”

    李云霄怜悯的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总有人太喜欢把自己当根葱了?”他双眼一眯,笑嘻嘻的问道:“老人家,您是哪个商会的?还望报上名来。”

    那商会会长脸色一变,急忙捂着嘴不敢吭声了。

    “哼!”

    李云霄冷哼一声,目光环视四周,冷冷道:“凡是刚才被刘景山供出了曾经对紫云商会下过手的,情节严重的就赔偿三分之二市场业务,情节一般的就赔偿一半好了。严重与否你们自己判断吧,若是赔少了,那我们就自己上门取,取多少我可没个准绳。”

    “什么?这不是要逼死大家吗?”

    终于再次引起了公愤,各种反抗的声音此起彼伏,大有万众一心的味道。

    “哼,小子未免太过狂妄了吧!老夫再也看不下去了!”

    一道声音如同雷霆般响起,轰隆隆的传来,如同乌云盖顶,九天帝气镇压而下,将紫云商会所有武者全部压的无法动弹。

    “这小子有点古怪,既然展本兄也出手了,那我自然不能藏着,不给他一点教训,他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又是一道冰冷之声响起,紧接着一道人影在空中划过,直接降落在一处屋顶上,双手抱胸而立。

    “呵呵,江山代有人才出,那今天就让我们三个老家伙一会这年轻后辈吧。”

    另外一间屋顶上,不知何时突然多出了一人,懒洋洋的半躺在那,举着一个破酒壶自饮自乐。

    “原来是宜光兄和向晨兄,平日里都不见你们踪影,我还以为出海历练去了。”

    最前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露出诧异之色来,但却带着喜悦之情。

    那饮酒之人向晨大笑道:“哈哈,数年未曾碰过头,等此事一了,我们三个得好好地聚一聚,互相切磋切磋。”

    “哼,你这个武斗狂!怕是又学到不少好东西吧!”

    负手站立在那屋顶上的宜光,面色冰冷,但眼中也燃起一丝战意。

    展本的声音传来,道:“嗯,的确是难得之机,必须要好好会会,互相交流武道领悟。这小子你们谁去教训下他?”

    宜光哼道:“展本兄都出手了,我们两人乐得看看便好。也正好一睹展本兄的实力风采,不知进步到什么程度了。”

    “哈哈,我看宜光兄要失望了!”

    向晨大笑道:“以展本的实力,对付这少年哪里需要什么风采,还不是一个巴掌就扇飞的事。”

    三人的出现,立即让下方众商会之人大喜,一个个如淋甘露,那压抑的情绪一扫而空。

    “哈哈,是隐藏在商会中的武帝强者!”

    先前那名质问李云霄的老者放声大笑起来,“现在知道自己惹大祸了吧?连隐匿的强者都被你引出来了,你这就是玩火**,自作孽不可活啊,哈哈!”

    所有人商会之人都是笑颜逐开,一个个等着看紫云商会的好戏,脸上尽是冰冷的嘲讽。

    展本的声音传来,道:“少年人,你的天赋极高,但凡事不可太绝,否则容易过早夭折的。现在立即归还金钱商会的所有东西,并且不在闹事,老夫可以饶你一次!”

    那名商会老者一惊,急忙叫道:“大人,不可!此子心思缜密,实力高决,手段歹毒,还望大人出手将其镇压,以永决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