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62章 城主廖阳冰
    “噗!”

    刚刚吞服了大量丹药,伤势略微好转的犁长老再次气的喷出一口血来,内伤急剧恶化!

    “不错不错,刘会长的表现很好,可以得到宽大处理的机会。”

    李云霄眯着眼睛笑道:“现在,把你所做过的一些卑劣行径当着所有人的面都说出来,只要能获得大家的原来,我们紫云商会也不会为难你的。”

    “是,是!谢谢大家宽宏大量!”

    刘景山一脸的悔改之意,开始痛哭流涕的陈述自己的恶行,旁边那些跪着的武者也不时的补充几句,争相忏悔。

    这景象虽然显得十分滑稽,惹得众人私下窃笑,但看在各大势力眼中,却是眼所未有的凝重。

    雷风商会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死死的吃定了紫云商会的,何况还有司德远八阶术炼师相助,更是有武帝潜伏其中,断然没有一丝失手的可能,而就在这必胜之局里,竟然输了,而且输的体无完肤,彻底溃败。

    紫云商会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让所有人都震惊异常,特别是眼前这少年,一掌震伤武帝,那么他本身也一定是武帝强者!

    开始众人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刘景山等人忏悔,但听到后来,一个个脸色大变。

    “什么?上次大面积的中毒竟然是你们下的黑手,就为了出售解毒丹?!”

    “想不到猥亵男童之事竟然是真的!难怪城内经常听说有小男孩失踪,该死啊!”

    “胡说!一派胡言!竟然诬陷我金钱帮跟你们有勾结!刘景山,我可从来不认识你!”

    除了一些龌蹉事,刘景山更是开始将一些和各大商会暗中勾心斗角,拉帮结派的事也说了出来,一时间各大商会都不少人变了脸色,纷纷站出来怒斥。

    “杀了他,快杀了他,满嘴胡言!”

    一名老者站了出来,朝江千蓉道:“千蓉会长,此人一派胡言乱语,诋毁大家,简直罪不可恕,决不能饶!”

    江千蓉冷冷的盯着此人,寒声道:“原来上次劫走我那批货源的,竟然是你们暗中出手!老匹夫,等雷风商会的账算完了再来跟你们算!”

    李云霄突然说道:“瑾萱,拿本本子出来记下,凡是争对了我们或者天元商会,以及一些友邦商会的行径,都记录下来。等他们忏悔完后,我们再上门去一一核对。”

    “是。”

    瑾萱莞尔一笑,一种说不出的动人妩媚。女人唯有在喜爱的男子面前才会表现出自己最大的美丽。

    这话一出,立即有不少商会会长都是脸色大变,浑身哆嗦起来。

    商会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拉帮结派,暗地出手也是常有之事,争对天元商会及其附属商会的攻击也是家常便饭,现在被刘景山一一道出,商会外的人都听得直皱眉头,暗叹贵圈真乱。

    就在刘景山痛哭流涕的控诉时,突然远处传来“咕噜咕噜”的马车轮子转声。

    众人都转过头去,立即有人惊呼起来,道:“是城主的马车!城主来了!”

    立即有人让开一条道来,让那华贵的马车在路上行驶,往雷风商会门前而来。

    所有人都是闭住呼吸,知道这次的事情捅破天了,不仅是武帝受伤,雷风商会彻底栽掉,而且事关司德远八阶术炼师之死,如果处理不好,化神海派人前来调差,身为城主也有极大的麻烦。

    马车驶到刘景山面前才停了下来,身后跟着十多名护卫婢女,架势十足。

    “到底是怎么回事?”

    车内传来严厉之声,道:“司德远大师呢?我听说也被抓来了。”

    “是城主的声音!”有人低声惊呼起来。

    刘景山对于城主的到来视而不见,还在那一句一句的痛心疾首的忏悔,似乎忏悔上瘾了。

    犁长老一惊,急忙挣扎着上前来,叫道:“城主,城主大人明鉴,要替我们雷风商会做主啊!”

    他生怕紫云商会抢先了,急忙道:“紫云商会带人闹事,不仅打伤我雷风商会多人,更是加司德远大师也给害死了!”

    “什么?你说什么?!”

    马车内传来一声震怒,紧接着一道人影飙射而出,便看到一名男子直接将犁长老提了起来,怒吼道:“你说什么?司德远大师死了?”

    犁长老被对方的气势直接震入体内,原本就重伤的身躯更是被压抑的极度难受,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了指远处的那毁于一旦的囚车,以及里面的尸体。

    男子直接将犁长老扔飞了,瞬间就来到那尸体旁,立即确认了的确是司德远。

    “怒,怒啊!谁,是谁做的?!”

    男子正是城主廖阳冰,原本以为不过一次大点的商会争斗而已,也是听闻司德远卷入了其中,这才跑来看看,想不到一下就看到了司德远的尸体。

    他此刻如同一座将要爆发的火山,连连怒吼,杀气逼人的目光在众人身上逐一闪过,寒声道:“是谁?到底是何人所为?”

    李云霄暗道:四星武帝,的确是一方豪强的实力了。他冷冷笑道:“司德远大师是如何身亡的,千万人亲眼所见,城主大人随便找一人问问便可。”

    “嗯?大师到底是怎么死的?”

    廖阳冰身上的气势散发出来,立即让人不寒而栗,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终于有人忍不住说道:“是刘景山一掌打死的!”

    “什么?”

    廖阳冰一惊,直接一个瞬移就到了刘景山身前,怒极的就要一掌拍下,那掌力拍至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冷冷的问道:“大师真的是你杀死的?”

    “呜呜,是我杀的,我罪孽深重,死有余辜!”

    刘景山痛哭流涕,一脸的悲愤,哭的呼天抢地,凄惨至极。

    “该死!”

    廖阳冰大怒,再无怀疑,直接一脚飞起,“轰”的一声将他踢得震入墙内,昏死了过去。

    以他之怒,非要将其碎尸万段不可,但现在事关化神海可能会派人来调查,必须先留下他一命,以应付化神海的询问。

    “大人,大人!司德远大师虽然是刘景山所杀,但却是紫云商会之人陷害的啊!”

    黎长老大惊,忍着伤痛挣扎着上前来,现在廖阳冰已经成为他们雷风商会唯一可能的救星了,一定要把握住!

    “你又是何人?”

    廖阳冰也看出了黎长老武帝的修为,内心暗暗吃惊,此地并没有发现可以震伤武帝的强者啊。

    李云霄开口道:“他是雷风商会的长老,也是害死司德远大师的帮凶。城主大人可以一问这些忏悔之人便知。”

    他目光朝着那些跪地的武者凝视而去,立即有一名武者急忙开口说了起来。

    只不过将李云霄把司德远关入囚车的事略去,重点谈了下雷风商会的阴谋手段,已经司德远的污点,还有就是刘景山伙同犁长老一起杀人灭口,而紫云商会之人营救不赢,这才让司德远大师身死。

    “该死!雷风商会,欺人太甚,死不足惜!”

    廖阳冰震怒之下,直接一脚蹦出,“砰”的一声直接踢爆犁长老的丹田,将他彻底震死。

    可怜犁长老以为救星来了,没想到却是煞星,就这么白白死了。

    廖阳冰在一脚之后,突然内心暗叫不好,似乎有些不妥,但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已经是回天乏术。他终觉得其中有些不对劲,似乎不应该是这般简单才对。

    “啪、啪、啪!”

    李云霄拍起掌来,大笑道:“好,杀得好!城主大人惩恶扬善,大块人心啊!”

    紫云商会众人也都纷纷跟着鼓起掌来,一个个大声叫好,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廖阳冰的脸慢慢的黑了下来,只觉得刚才那人所说的话里疑点颇多,现在仔细想下,完全就是漏洞百出,比如他们为何会跪在这忏悔,司德远大师又为何会触怒刘景山等等,都是说不通的。

    他并非蠢人,一下就知道中了别人的诡计了。

    杀黎长老事小,就怕惹毛了其背后的雷风商会,一旦追责起来,自己这点实力还不够看的。

    但现在千万人之下,他也不能表露出中计和懊悔之色,否则颜面和尊严何在?

    纵观此事,从现在的局势看来,必然是紫云商会捣鬼策划的无疑。但现在局势已经无法扭转,那么必须坐死雷风商会害死司德远的罪名,这样对化神海和雷风商会总部都是一个交代。

    廖阳冰满是杀意的眼神瞪了李云霄一眼,这才缓缓道:“虽然杀害司德远大师的恶人伏诛,但这仅仅是替大师报仇而已。今日之事我看未必有这么简单,我一定会彻底查个清楚!诸位都是在海天镇混的,还请多多少少给我廖某人一点面子,今后尽量控制自己的行为!”

    “一定一定!”

    众商会会长都是连连点头,廖阳冰乃是海天镇第一高手,谁敢不给他面子。

    廖阳冰这才道:“诸位都散去吧,各大商会的会长明日全部到我府邸一叙,把今日之事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并且,廖某还另外有事与诸位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