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56章 笑话
    司德远脸上闪过一抹愧色,微微有些恼怒道:“事关人命,怎么能是小事呢?现在只是一人身死,若是事态不加以控制,任其扩散下去的话,那危害就难以估量了。”

    瑾萱此刻也没什么好办法,形势逼人之下,只能见招拆招了,若是一招不慎,紫云商会就极有可能栽在此地,“千蓉,拿一枚真正的化瘀丹和这假丹一起给大师检验下。以大师之能,定可发现其中微妙,还我紫云商会清白。”

    “是!”

    江千蓉取来一枚无毒之丹,放置在那有毒之丹旁边,她也是满面愁容,好不容易会长大人来一次海天镇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司德远慵懒的目光在那丹药上扫过,双手分别抓起一枚,假丹握在左手中,一股精纯的魂力灌入其中,那颓废不堪的样子立即一扫而空,变得炯炯有神起来。

    澎湃的精神力涌出,在周身形成一股若隐若无的力量,让周围的人无法近其身。

    每个人都紧张的观望着,特别是紫云商会之人,手中都是捏了把汗。

    李云霄微微凝视过去,不觉愕然,这司德远看似大张旗鼓,有模有样,实则根本是在做戏,看来此人跟于成双早就串通一气了。

    半响后,司德远停止了演戏,擦了把额头的汗水,道:“这两种丹药的成分一模一样,并无区别,皆是出自紫云商会无疑!”

    “什么?!”

    这一下论断,无疑将紫云商会推进了深渊,瑾萱再也无法淡定了,沉声道:“大师,你可有十足把握?”

    她虽然已经断定了司德远和于成双是一伙的,但内心还是抱着一丝飘渺的期望,但司德远的回答立即打破了她的幻想。

    “当然!”

    司德远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似乎对别人怀疑他的实力十分恼怒,冷哼道:“若是不信老夫的判断,你们大可以到化神海去请一位九阶大术炼师来。”

    瑾萱的脸色发白,以她们的能耐哪里请得动九阶大术炼师,即便通过天元商会真请来了,时间上不知要耗多久,怕是商会已经被暗中的对手打败了,对方既然有此恶毒的招式,断不会没有后手。她似乎看到了一张血盆大口要将她彻底吞没进去,而自己却对一切都一无所知。

    “想不到紫云商会竟是如此卑劣的地方,退货!我要求退货!”

    立即有人叫囔起来,这一下更是引起连锁反应,所有人都要求退货,如同潮水般,让紫云商会所有人都是脸色发白,手无足措。

    “会长大人,怎么办?”

    江千蓉几乎急的要哭了。

    瑾萱脸色煞白,咬牙道:“凡是要退货的一律给办!但是我一定会证明我们紫云商会的清白,将那背后真凶揪出来!”

    “哼,清白?还是先赔我兄弟的命来吧!”

    于成双一声冷哼,脸上浮现出煞气,就欺身而上。

    乌老急忙拐杖一点,就迎身拦了上去。

    “砰!”

    两人各对一掌,于成双境界不够,被震得连连后退,怒喝道:“乌老,你当真要助纣为虐?”

    “哼,谁是纣现在还言之过早!”

    乌老在紫云商会待了许久,知道紫云商会行事作风,绝不可能弄出毒丹来,加上也见识过不少商会间残酷的商战,也明白这次紫云商会是被陷害,但一时之间是无法昭雪了。

    司德远的目光望了过来,凝声道:“乌老,已经查明紫云商会出售有毒丹药。我现在代表城主府将这商会查封起来,以待城主大人处置,你若是胆敢出手,便是公然抗拒城主府!”

    乌老脸色大变,公然抗拒城主府的帽子扣下来,他就彻底无法在海天镇混了。整个海天镇都没有什么大势力,而城主廖阳冰则是整个海天镇最强的高手,基本上说一不二。而司德远的身份地位也足以代表城主府说话。

    他眼中纠结了几下,终于放声大笑起来,道:“哈哈!某也活了一百多岁了,这条小命还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么多年在海里厮杀滚打,几次都以为必死无疑,也算是活的差不多了!紫云商会待我恩重如山,今日明知商会沉冤,我岂能为贪性命而至道义与不顾!”

    他手中拐杖扫出一片,横在瑾萱等人身前,誓死抵御。

    司德远脸上抽搐了一下,怒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待城主府收拾你!”

    “上!”

    他一声怒喝,立即一名人影闪动而来,速度极快,淬不及防就一掌拍出,乌老根本防不慎防,就被击中胸膛,吐出一口血来飞了出去。

    司德远阴冷道:“将紫云商会之人全部拿下,先关进地牢,商会查封!”

    那道人影领命,立即朝瑾萱欺身而去,解决了乌老,这些人根本就是乌合之众。

    瑾萱怒笑道:“好,好啊!一切后手都准备好了,就不知你们背后指使之人是谁,我败得不服!”

    她急忙抽出剑来防御,当哪里是对方的敌手,手中长剑被对方一指就震飞,眼睁睁的看着那阴冷的面容上泛起狞笑之色,一只铁爪般的大手朝她脖子抓去。

    瑾萱悲愤无比,不忍再看,闭上了眼睛坐以待毙。

    但一阵后,自己的脖子并没有收到攻击,而四周似乎也变得有些安静起来。

    她愕然的睁开眼来,只见人群中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轻笑道:“看了这么久,我还以为可以引出背后之人呢,想不到还是一群喽啰。罢了,那就先收拾你们这群喽啰好了,打了狗,主人总要出来的。”

    “你……云少!”

    瑾萱只觉得一阵恍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不对,不对,肯定是我的幻觉。”

    她低下头去,用两只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依然还是那张清秀的脸孔,正含笑望着她。

    “真的是你吗?云少!”

    她用指甲使命的掐自己,越来越疼,才渐渐相信起来,右手猛然捂着嘴巴,强行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但双眸还是渐红,两行清泪落下。

    “怎么回事?上啊,把他们都抓起来!”

    司德远突然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急忙命令道,但那人影还是一动不动。

    李云霄笑着上前,轻轻推了那人一把,立即“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已经死了一阵了,“你永远也命令不了他了。”

    “嗞!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司德远大骇,于成双也是心中一凛,难以置信。

    这名高手可是七星武尊的强者啊,在海天镇也算是排的上号了,怎么可能在如此多的眼睛面前无声无息被人杀掉?

    他们都是一阵毛骨悚然,感到死神在悄悄临近。

    “你,你是谁?胆敢阻扰城主府办事?”

    司德远稍稍淡定了下,以他的身份地位,对方断然不敢如何。

    “大家都安静!”

    李云霄做了个禁音的手势,道:“紫云商会是绝不会出售假丹的,假的是这位司德远,他根本不是什么八阶术炼师,不过是个江湖骗子而已!”

    “什么?!”

    这一劲爆消息比紫云商会卖假丹还要来的让人震撼,所有人都停下了退货,纷纷转身望了过来。

    “不可能吧?司德远大师可是有化神海亲自颁发的八阶术炼师徽章啊!”

    “就是,大师在海天镇享有盛名也不是一天二天了,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这小子是谁?竟敢如此大放阙词,不要命了吗?”

    司德远一愣之后,仰天大笑起来,眼中尽是讥樊色,道:“老夫还以为你会说什么,竟然质疑我的术炼资格,哈哈,哈哈,天大的笑话!”

    瑾萱脸上再也没有那紧张和不安的神情,嘴角淡淡的带着微笑,如同盈盈仙子,安静的站在一旁望着李云霄。

    不仅是离火城之事,还有红月城名扬天下的一战,都让她对李云霄充满了绝对信心,而自己只需要静静的看着便好,有他在,一起都会无恙。

    这下紫云商会有救了,想不到又欠了他一个人情,两次都是恩情比天大,这让我如何偿还?

    江千蓉也是吃惊不小,看着这位不买套装的少年,竟然认得会长大人,而且看关系还不浅,更让她不解的是,为何见到此人之后,会长大人就彻底的轻松下来了?

    她离的瑾萱最近,自然能够感受到瑾萱的那股轻松绝不是装出来的。

    李云霄冷笑道:“不错!正是个笑话,你就是海天镇最大的笑话!今天我不仅要戳穿你这个骗子,还要将你抓去化神海,接受最严厉的处置!”

    “哼,放肆!”

    司德远怒道:“老夫乃是货真价实的八阶术炼师,难道还要跟你证明吗?”

    李云霄笑道:“我还说我是九阶呢,这两枚六阶丹药明显成分不一样,这你都看不出来,竟然敢自称八阶术炼师,那我岂非是十阶术神了?”

    “什么?难道司德远大师判断错了?”

    众人都是一惊,难以置信的样子,满是狐疑之色。

    司德远大怒道:“口出狂言!这两枚丹药完全一模一样,老夫敢以名誉担保!”

    李云霄微微一笑,道:“你本就是个骗子,哪里有什么名誉。我今天就当场戳穿你,这两枚丹药到底有何不同,我便演示给大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