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50章 被控
    纳兰芷璇上前道:“可月大人定然是医治李云霄去了,若冰妹子你就别跟去了,否则也只会添乱。”

    姜若冰神情低落,担忧道:“不知云霄大哥的伤势能否恢复,都是为了我,如果他的武道根基全废了的话,那我……”

    她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声音都有些呜咽起来,忍不住用一只手抿着嘴巴。

    “哼,丹田只能剩半壁,就算治好了,也是天赋尽毁,终苫能停留在六星武尊的程度了。”

    阮红玉毫不怜悯的冷哼着,目光凝视着姜若冰,道:“若冰你跟我回去,这段时间不得再出城主府,你尽会给大家添乱!”

    姜若冰一听,大颗大颗的眼泪顿时扑簌簌的掉落下来,终于“呜”的一声哭出声来,泣道:“呜呜呜,都怪我,都是我害了云霄大哥,呜呜呜~”

    她陷入了无边的自责之中,若非她强行要李云霄出手,此刻根本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那么李云霄可以安心的修炼武道,直至成为天下第一人。

    “人各有天命,若冰你也无需太自责。也许是他天赋强的不像话,老天也看不过去了,这才假借闰祥之手将其毁去。”

    姜楚然也是喟然长叹,安慰起姜若冰来,道:“天之道渺不可测,这是他自己的劫难,与你毫无关系。”

    “对,人各有天命!我相信李云霄一定可以熬过这劫!”

    罗青云脸色也极为难看,说出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去。

    纳兰芷璇一呆,也急忙追随而去。

    李云霄的武道根基已毁,天赋不复存在,红月城的高层对此人也就失去了兴趣,只不过是长叹一声,便纷纷离去,姜若冰也被带回了城主府,整个中央广场一下子空寂起来。

    “噗!”

    “噗!”

    这时候长空中才喷出两道血来,正是乘浩渺和北冥来风,两人一直隐匿在高空中,直到人群都走光了,这才现身出来,都是脸色发白,浑身哆嗦。

    “浩渺兄,我总感觉我们的行迹似乎有人察觉到了。”

    “嗯,当然瞒不过红月城城主那些人,只要大家没看到就好。”

    “这……,还是令我们的形象大损啊!”

    “切!性命重要还是形象重要?李云霄的武道根基一废,我们还是后起翘楚,将来的天下领袖,谁敢说我们形象不好?”

    “嗯,这倒也是。想想那李云霄真是恐怖啊,那海族闰祥亦是如此,幸好李云霄废了,就不知那闰祥如何。”

    “我想估计也差不多吧。就算没废,那也是外族之事,轮不到我们操心。”

    两人说完,便同时化作一道光芒朝着红月城坠去,找地方疗伤去了。

    两人离开后不久,天空中突然微微扭曲起来,从中走出一道人影,他每一步都如同踩在水面上,荡开波纹,重重暮色无声开启,仿佛就是为了迎接他的到来。

    男子的两鬓已经斑白,面容显得有些僵硬清冷,像一块白色的大理石,他微微昂起下颚,闭上双目在空中轻嗅起来,如同在百花丛中品尝芬芳时的那种惬意。

    “果然是十方境的味道,真龙之气和神奕力,只是太少,太少……”

    男子正是从地牢之中出来,被李云霄称之为慕容竹的那人,他感慨了一下后,整个人的身影便渐渐消失在降临的暮色中,大地开始步入黑夜。

    但红月城的这一晚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安睡的一晚,几乎所有的酒楼都是灯火通明,全部在谈论今日之战,一个个唾沫横飞,就好像参战的是他们本人一般,连李云霄和闰祥当时的心理活动都描述的一清二楚,津津有味,彻夜不休,生意一直做到天亮。

    第二天,那些讲了****,喝光了几乎所有酒的武者们再次兴致冲冲的来到中央广场,却得到消息,说姜二小姐在昨夜一战中受到惊吓,已经病得不轻,红月城的强者带着她前往他处寻医去了,为了不失信于天下,故而让另一位姜家的女子取而代之,作为这次比武招亲的对象,嫁妆不仅没少,还多了一些宝物,不过其中的东海月明珠和龙之秘宝却是被替换了出来。

    众人都觉得一阵古怪,昨天都还好好的,怎么****下来就病的不轻了,而且红月城乃是天下七大势力之一,连这里都看不好的病,还能去哪里看?

    但古怪归古怪,谁也不敢出来抱怨,况且也有另一位姿色相差无几的女子顶替,嫁妆不减反增,大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至于那位顶替的姜家女子,自然是旁系中随便找了一个适婚年龄的出来。

    只不过今天的比试,姜楚然和阮红玉再没有现身,而是派了一位长老出来主持,那些邀请而来的嘉宾则是一个不落的全到了,他们对于红月城临时换人,虽然也猜到了内情,但于各方势力都无关痛痒,也就懒得多嘴了。

    他们关心的更多的则是李云霄的伤势情况,只是李云霄被宁可月带走后就直接进了桃花坞,那地方是她化出的禁区,就是红月城的高层都不敢擅自踏入,所以没有任何消息传出。但看姜家现在的态度,以及昨天他们亲自查探的结果,那李云霄是必废无疑的,倒也无需过多关心了,于是一个个悠悠然的品茶看比赛。

    “师傅,云霄大哥到底怎样了,快告诉我好不好!”

    桃花坞内,姜若冰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蚁,难以静心,像只兔子一样上蹦下跳。

    但她所在之处竟是桃花树旁的河水底部,被一个巨大的气泡包裹着,任其如何挣扎都破不开。她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气泡内,她的声音也无法传达出去,无论如何叫喊都是徒劳。

    在河水上一座小桥横跨,连接南北亭楼,顺着回廊延伸向前,跨过一个荷叶莲莲的花园,便是一间巨大的修炼密室。

    一般密室多是建在地底或者隐秘之处,而此间密室直接如同楼宇般的坐落在连排建筑尾端,显示出主人无以伦比的自信,绝没有任何人敢擅自打搅。

    唯一一位敢的人,已经被她沉到河底去了。

    密室中刻满了各种复杂的阵法线条和符号,此刻李云霄便正躺在中央,下身的一个阵法将四周多的惊人的元丹之力尽数吸收过来,灌入其体内。

    宁可月则是盘坐在一侧,看似闭目养神,却在分分钟监测着李云霄的身体变化,内心的担忧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李云霄肉身的恢复之力远超她的预计,对于元丹的吸收也是惊人的多,早已超出了一名六星武尊该有的力量。但考虑到他的真实战力,宁可月先前还是不以为意,觉得多吸收一些也正常,但这“一些”竟然达到了普通六星武尊的五十倍之多!

    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吸收,似乎永无止境。

    一滴冷汗从宁可月的额头上淌下,她觉得是不是要去找一名九阶术炼师来看看,但那样的话,李云霄丹田未损之事就瞒不过了,至少姜楚然那里就瞒不过去。

    “难道真的是丹田出了问题,无法聚气了?”

    想到这点,宁可月吓了一跳,急忙仔细的检查起来,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

    “丹田中气息饱满,这些吸收进去的元力似乎全部被肉身消化掉了,那三头六臂的法相到底是什么神通,看上太过惊人,而且防御也极为****,在那种真龙之力下还能存活下来,真是幸运!”

    虽然闰祥拟化出的真龙状态十分有限,但毕竟蕴含了十方之力在里面,就是低价武帝也必然身陨,根本不是武尊可以挡的下来的。

    “嗯?停止了?”

    就在李云霄的身体吸收了普通六星武尊八十倍的元力后,终于停了下来。

    宁可月急忙将神识探入其体内,先就是查看丹田,毕竟那里才是重中之重。

    “这……,怎么回事?”

    她猛然一惊,发现李云霄的丹田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被那一团黑色的魔气彻底取代!

    突然一股魔之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修复完整的肉身上开始浮现出各种黑色花纹来,盘根错节,似乎遵循了某种规律,渐渐布满全身。

    宁可月正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李云霄猛然睁开双眼,眸子竟然是妖异般的紫色!

    “轰!”

    躺在地上的李云霄突然一翻身,立即出手斩出一股刀芒,往宁可月身上劈去,自己则是瞬间退后一段距离,全身都是戒备和警惕起来。

    那道刀芒在宁可月面前自然是小儿科,直接伸手一抓就将其泯灭在手中,眼里露出凝重之色来,道:“你是谁?”

    李云霄这副样子,任谁一看也知道是被其它东西上身了。

    “哈,哈哈!”

    李云霄突然狂笑起来,一脸兴奋的激动道:“终于……,我终于可以完全控制这具身体了!不仅是身体的力量,就连身体内的那些玄器也尽数归我控制了!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

    他难以抑制的激动,脸色都胀的有些通红,喃喃自语道:“有了这具强大的身躯,还有那些****的玄器,我甚至有了和那些分身一争高下的资本!哈哈,太棒了,吸收了那些分身,我便是这个时代的魔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