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44章 隐藏
    李云霄笑道:“看你那激动的样子,就好像已经变成了真龙似的,年轻人,淡定点吧。”

    “哼,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贱啊!”

    闰祥冷冷道:“上次一战被打断,没能虐死你,一直深以为憾,这次正好一次了结!”

    他五指握紧,一股强大的龙气从身上冲出,比之先前对敌罗青云的时候还要来的强大!

    对于罗青云他不过是玩玩而已的态度,而李云霄在宋月扬城之上的表现,足够他忌惮万分,但是此刻身怀四件龙之秘宝,加上他那极度接近先祖血脉的力量,有十足的信心虐杀李云霄。

    龙息从闰祥身上爆开,立即朝四面八方散去,周围离得最近的那些武者一个个脸色大变,开始冷汗淋漓而下,哆嗦起来。

    李云霄直面着那龙息扑来,轻笑道:“这种小儿科对我有意义吗?把你那招真龙之叹息施展出来,也许我还会放在心上。”

    闰祥脸色微变,冷哼一声。那真龙之叹息耗费极大,在宋月扬城上他也不过是靠着不断吸收龙晶之力才能勉强施展,而且对李云霄的效果根本不大,此刻更是不可能会施展出来。

    “对付你用得着我的真龙叹息吗?”

    闰祥冷喝一声,身体瞬间冲起,两件龙之秘宝在体内完全融合,举手抬足之间便有巨大龙威之力,在高空中一脚临空踩下,一只青色脚影凝聚,笼罩着整个擂台,倏然轰落!

    李云霄双手掐诀,千秋霸刀骤然浮现在身前,逐渐化作尸蹩的模样,不时的闪动着刀芒锐气,随着他的法诀打入其中,那大尸蹩骤然间将四周的天地灵气吸食一空,猛然化作巨大的长刀,往天空中斩去!

    “哗哗!”

    那巨大的脚影直接被刀芒所破,青色龙气瞬间在空中消散的一干二净,大尸蹩在一击之后,似乎灵气耗空,直接****下来,化作宝刀“铮”的一声插在擂台上,寒光闪烁。

    闰祥冷哼一声,那一脚也不过是试探而已,随即整个人飞身而下,如龙游四海,拳影万千,每一拳下都是惊天威势,震得空气连番爆破。

    李云霄身形一闪,轻盈的步伐在脚下踩开,化掌为刀,绕过那千万拳威,往对方身上斩去。

    两人的身影都是极快,在下方之人看来仿佛漫天蝴蝶飞舞,一下子眼花缭乱,各种拳劲掌影冲的那擂台的防御如同烟花般爆开光彩,绚丽异常。

    李云霄数次直接硬抗对方拳劲,都被震得气血翻滚,骨骼欲裂,在无法动用不灭金身的情况下,是无法和对方的肉身硬抗了,何况这还只是融合了两件龙之秘宝的情况下。

    “砰!”

    李云霄在一掌硬抗之下,被震的连连后退。

    四周之人都是暗暗摇头不已,纷纷不看好他,能够支撑这片刻都已经是出乎大家的预料了。

    宁可月也是面色凝重,知道李云霄心有忌惮,家传绝技和月瞳无法施展,根本不可能战胜如此强大的对手。

    她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只要李云霄不敌便立即出手救人,顺带将这闰祥杀了。她不会允许李云霄被杀,也不会允许姜若冰嫁给此人。

    思定之后,眼中闪烁着杀意连连的寒光,她才不管什么红月城大事,什么人族尊严。凡是她要保护之人,就是拼死也要保护。

    “李云霄,你也只有这种程度吗?”

    闰祥冷冷一声,一指临空点下,龙气破空而来,直接将空间割裂开,远看之下如同天空自己浮现出一道口子,要破穿一切!

    李云霄随手一挥,一直插在擂台上的千秋霸道猛然发出一道光芒,朝那指力轰去!

    “砰!”

    刀芒斩破他的指劲,临空射去。

    闰祥冷哼一声,五指并拢,化掌为刀斩下,一道掌风震下,直接将那刀气泯灭,随后掌力震落,李云霄翻身而退。

    掌力震在擂台上,如滚滚尘烟化开。

    两人在一击后都停了下来,注目而望。

    四周之人都知道先前这几招不过都是试探性的进攻而已,但他们不解的是,对付一名区区武尊而已,这不可一世的海族王者需要试探吗?

    “热身到此结束了!”

    闰祥寒声道,双手在空中舞动,化作一条龙身盘旋在两条胳膊上,龙首倏然朝下,喝道:“龙战于野!”

    那龙设然轰下,在闰祥的法诀一引下,倏然爆开成数十条细小的金龙,在擂台上肆虐,往李云霄身上冲去。

    李云霄绕着那千秋霸刀闪了一圈,这刀他不敢过分使用,关键是无法随心所欲的控制,没准就一下抽光你的元力,让你欲哭无泪。

    他单手剑诀,五柄北天寒星剑倏然浮现,结成剑阵,恐怖的剑气之海倏然散开,冲向那十余条龙气所化之金龙,瞬间爆开!

    巨大的力量席卷擂台,以李云霄为中心,一股由剑气和龙气相互混合交杂的漩涡肆虐起来,将擂台的防御力撑到最大,几乎都要破灭,惊得四周的武者纷纷骇然往后逃去。

    看席上众多高手也都是心中一凛,他们都能感受到那五柄长剑的器蕴震荡,那绝对是九阶玄器啊!

    一名武尊控制五件九阶玄器?开始什么玩笑?!

    而且姜楚然双眉耸立起来,这剑阵之威远不止表面看到的这般简单,只不过李云霄实力有限,无法发挥出来而已。

    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可月,此人到底是何来历?”

    宁可月也是心下暗惊,但脸上还是淡定道:“新友而已,我交人从来不问来历。”

    姜楚然一呆,摇头苦笑不已,知道问不出来了。

    姜若冰的双手也尽是冷汗,急道:“师傅,云霄大哥能赢吗?”

    宁可月沉思了一下,怎么也看不出胜算在那,此刻五柄九阶玄器结阵,看似威力无穷,但那对自身元力的损耗难以估量,根本不能持久。

    现在最大的问题便是李云霄拿不出一式武技能够真正伤及对方,若是没有的话,那谈何取胜?她也摇头道:“各有胜机,无法预判。”

    这句话其实已经是最大的安慰姜若冰了。

    就连对李云霄一向了解颇多的罗青云,心中也没底,只是凝重的看着。

    “闰祥,这就是你说的热身结束吗?我怎么觉得你还在玩呢?”

    李云霄一脸的讥讽,冷冷抬头望去。

    “哼,你想早一步先死,我就成全你!”

    闰祥临空一抓,一道金光在手中闪烁出来,化作一柄三尖战戟,他全身的力量再次攀升起来,战戟上传来嗜血的渴望!

    “三千业障,罗喉一击!”

    一道寒芒在他手中划过,整个人与那战戟合一,临空斩下!

    “剑阵之五彩斑斓!”

    李云霄剑诀一点,五柄长剑化出不同剑势,层层叠加在一起,生出一道五色光芒,迎向那战戟!

    “轰!”

    两种力量冲撞之下,剑阵还是弱了下风,倏然被破开,五柄长剑震飞出去,闰祥一手持戟,斩向李云霄头颅。

    李云霄手中一道诀印打出,拍在那战戟上,巨力震下,却猛然感受到那戟身上霸道之气弹起,将他的一掌震开!

    “什么?”

    他骇然一惊,战戟直刺而来,李云霄猛然转身,手中寒光一闪,冷剑冰霜骤然出手,千怔浩然决第一剑临空刺出!

    “什么?又是一柄九阶玄器?!”

    所有人都是心头一跳,暗想此人不是万宝楼就是化神海的,就算是七大超级势力也没有这般阔绰啊!

    闰祥回戟一收,一招三千业障再次燃起寒芒,直劈了下来!

    “砰!”

    剑势被破,两兵相撞,巨力震来,还有那战戟的漫天寒气透体而入,直接将李云霄震飞出去,一口心血涌上喉咙。

    此战太过缩手缩脚,太过窝囊,他想要隐藏的东西太多,结果处处受制,一下便落得下风。

    闰祥一招得手,顿时大喜,战戟再挑起一片光芒,横空斩来,那呼啸的气势令的擂台都发出颤鸣的器蕴声来。这擂台本也是玄器,在这一斩下也产生了等级克制。

    众人都是心中一凛,那股斩击之力远在擂台下的武者都感到一股寒意,吓得脸色发青发冷,纷纷往旁边挤开。

    李云霄双目之中荡漾出涟漪,这一斩他有数种方法都可以接下,却不知道用哪种好,一下子反而呆滞在那,心境开始有些乱了。

    “嗯,有意思啊。”

    看席上姜楚然突然轻咦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来,道:“这小子还真有意思,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阮红玉脸色难看道:“什么意思?都快死了,还有意思?”

    宁可月都做好了要出手的准备,听姜楚然这么一说,心中一怔,聆听了起来。

    姜楚然笑道:“开始我也觉得此子几无胜算,但是目前看来,这小子隐藏了很大的实力啊,莫非他是怕我们看出他的来历?”

    “什么?”

    阮红玉一惊,随后连连摇头道:“你意思是说他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实力战斗?怎么可能,他连六件九阶玄器都动用了出来,这已经是最大的底牌了,难不成他还有比六件九阶玄器更强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