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39章 胜利在望
    众人往那红月城飞去,经过激烈的厮杀,阮子茂力压路雨星获胜,却也已经是元气大损。

    随着姜楚然和那三色光芒的回归,所有人的心思都回了过来。

    姜若冰也在宁可月的安排下,顺利将那名假新娘替换了出来。她气恼的扯下红头盖,发怒的坐在一旁不吭声,朝着台上的阮子茂狠狠使眼色。

    阮子茂苦笑不已,干脆撇过头去不看她,却发现李云霄赫然也在看席之上,就坐于宁可月身侧,他猛然心中一惊,目光微微凝视过去,满是疑惑之色。

    李云霄微微一笑,对他使了个放心的眼色,阮子茂这才松了口气,安下心来。

    姜别离道:“阮子茂获胜,下面可还有要比试的?”

    祝煜祺这才缓缓的从下方走上擂台,轻轻笑道:“子茂兄,不好意思,我要捡便宜了。”

    阮子茂冷冷的盯着他,嗤笑道:“捡便宜?就怕捡起一身骚。”他说完便提出休息,服下几枚丹药后就地盘坐调息起来。

    宁可月轻声问道:“你说谁最终能赢?”

    李云霄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阮子茂了。”

    “哦?你对子茂也这般看好?”

    坐在最前面的阮红玉转过头来,淡淡的看了李云霄一眼,道:“你便是炎武城城主吧?我对你医治若梅体内咒术的方法很感兴趣。”

    李云霄淡然一笑,道:“阮子茂是个聪明人,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他一定有对付祝煜祺的手段,否则的话祝煜祺此刻就不会出现在擂台上了。至于那解术之法,抱歉,祖传秘法,无法相告。”

    四周之人一听,都觉得有点道理,一个个露出古怪之色来。

    阮红玉嗤笑一声,不屑的冷冷道:“你什么意思?听上去就好像子茂耍手段获胜一般?天下豪杰尽在于此,人人都是长眼睛的。”

    宁可月冷哼道:“怎么还说错了?怎么不见北冥来风和乘浩渺?”

    阮红玉一见她驳斥自己,更是大怒,哼道:“我女儿又是天下第一美人,是人都会动心。有人不想参赛也奇怪吗?这年轻一辈中七星五杰四秀,基本都来了大半,难得非得全部来齐了才算?有一人不来就是子茂耍手段了?”

    姜楚然立即感到头大,两个女人一台戏,怎么争也争不完的,而且这么吵下去,只会有损红月城声威,他断然喝道:“都闭嘴!你们唧唧歪歪的,让大家怎么看比赛!”

    两女各自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她们也是在外头给姜楚然面子,若是没有其他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喊的停。

    姜楚然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李云霄一眼,对他的观察力微感吃惊。

    此刻雷台上阮子茂经过一阵的调息,附加丹药作用,各方都已经恢复到了极点,猛然睁开眼来,冷笑道:“煜祺兄,就让你我之战,为这次的擂台赛画上个句号吧!”

    祝煜祺眼中燃起一丝战火,那种风轻云淡的态度立即消失不见,一字字道:“如你所愿!”

    话音落下,一股浩瀚帝气压下,阮子茂终先出手,剑上元力如一泓秋水荡漾开来,如同怒浪惊涛,席卷眼前这最后的大敌。

    东域七星之首,代表的是整个东域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

    而祝煜祺不过是北域四秀位居其二,这更是两域年轻强者的对决,无论是赛事本身,还是赛外之意,他都不能输。

    祝煜祺眼中战火化开,全身运功而起,一道通红的火剑在身前凝出,斩出漫天火花,击在那一泓秋水上,两种截然不同的元素冲击,引起巨大的波动散开。

    阮子茂眼中闪过一丝冷色,迎着那冲击之力欺身而上,喝道:“一剑平川!”

    寒冷的剑影横空扫过,震得擂台上的结界霞光大起。

    阮子茂手中之剑剑灵觉醒,与他心神相同,运转起来行云流水,剑身合一。

    台下各种惊叹之声一片,尽是夸赞。

    “刚才和路雨星之战果然没有用全力啊,这才是东域七星之首的真正力量!”

    “好强,这几人已经远超年轻一辈了,代表的是大陆顶尖存在!”

    祝煜祺在阮子茂的紧紧相逼之下,步步遇险,但是凭借着奇异的身法,在夹缝中求存,并且一直伺机而动,只要阮子茂稍有停歇他就****上去,不时的有火焰迸出。

    宁可月皱起眉头来道:“这祝煜祺倒也聪明,知道扬长避短,但缺少血性,这种缠斗之法要打到什么时候?以两人的实力来看,怕是要打几天几夜了。”

    李云霄笑道:“血性往往伴随着糟糕的结果,这两人都是攻于算计,若是硬斗的话,祝煜祺的胜算更小,他当然要选一个胜算更大的途径了。毕竟这不是单纯的比武,背后涉及联姻这等大事。不过……”

    李云霄目光微凝,道:“阮子茂是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一定有变通之法!”

    阮红玉心中微惊,眼里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对李云霄的观察之力起了警惕之心。

    擂台上阮子茂剑气纵横,连续抢攻之下,冷笑道:“煜祺兄,这般缠斗,你在跟我玩游戏吗?”

    祝煜祺身影闪动,笑道:“子茂兄招式太强,我不敢应接,只能以退为进了。”

    “哼,不敢接何不认输?”

    “武道之念太执,想要一睹七星领袖的风采啊!”

    “那就尽情的看吧!”

    阮子茂突然剑势一收,左手浮现出天波镜来,往空中一照,浩瀚的气息澎湃而出,整个擂台都置身于镜光之下,两人之间的景象开始莫名变幻。

    “幻阵!”

    祝煜祺内心一惊,道:“此幻阵不是辅助修行的吗?即便能够有攻击效果,对我而言也并无作用。”

    阮子茂冷笑道:“是否有用就要见分晓!”

    他长剑高举,喝道:“一剑平川!”

    剑气纵横,激起千层攻击,一道道如万马崩腾而过,临空斩下!

    祝煜祺微微皱眉,身法施展开来,便要闪躲,猛然惊骇的发觉,这一剑之势竟然化作万千,从四面八方斩落,而且越化越多,剑如雨下!

    一滴冷汗从他鬓颊上流下,如此剑势,这便是幻术造成的影响吗?

    更恐怖的是他竟然分不清真假!

    祝煜祺身上潜能瞬间全部爆发开来,手中长剑化出道道飞虹,如同彩霞横空,在周身凝成一片剑势,倏然斩出!

    “轰!”

    双剑碰撞,祝煜祺功底稍弱,震得连连后退。

    阮子茂在一剑得手后,身体化作淡淡的青烟消散,整个幻阵之中不见人影。

    祝煜祺这下终于脸色大变了,身法的优势一下便转为劣势,在幻阵之中根本扑捉不到阮子茂的人影,除非先破开这天波照影。

    他手中长剑舞动,一道道的剑气斩出,弥漫在周身,准备施展绝技破阵。

    突然一脚临空而下,竟然点在他的剑身上,阮子茂大笑道:“哈哈,总算肯动手了吗?”

    祝煜祺脸色微变,道:“子茂兄靠这种宝贝打我,未免失了公平吧?”

    “公平?”

    阮子茂冷笑道:“玄器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啊!”

    他一剑落入手中,直点祝煜祺。后者猛然元力灌入剑中,将他震飞起来,随后剑气临空,狠狠的轰击在一起。

    “砰!”

    祝煜祺一剑之力被震回,体内气血震荡,连连后退。

    “祝煜祺,败你的方法很多,只是我没耐性跟你耗了,一剑定胜负吧!”

    阮子茂有些心急起来,跨过眼前这个碍事的石头,他便是冠军了,手中的剑芒变得急促起来,剑灵与身体心神合一,乾坤剑指而上!

    “一剑平川!”

    祝煜祺也面色万分凝重,知道这一剑避无可避了,他全身的潜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剑势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不断地咆哮着,传出阵阵的狰狞之意!

    “轰隆隆!”

    最终一剑,两人各出极招,水与火的碰撞,化作狂虐的剑气之海,冲开天波照影的幻境,回到擂台之上,将防御震的徐徐生辉。

    两人一剑之后分开,俱是脸色苍白。

    祝煜祺先喷出了一口血,苦涩着摇头道:“你的实力的确比我强横一筹,煜祺输的心服口服。”

    阮子茂嘴角也淌下鲜血,冷冷道:“不送!”

    祝煜祺平复了下体内激荡的元力,慢慢走下擂台,虽是败者,却赢来冲天的掌声,欢呼不已。

    “嗯,也只有这一战值得看了。阮子茂不凭天波照影,虽然赢面也更大,但难以这般果决。”

    看席之上,宁可月分析起来。

    李云霄笑道:“胜利在望,他忍不住要拥抱新娘了,故而心急如焚,否则以他平日的心性,就算是拖下去也是他赢。”

    宁可月看了他一眼,叹息道:“只要你不上场,比试到这也就结束了。若冰是我的爱徒,我更愿意她嫁给你的。”

    李云霄摇头微笑,道:“怕是我没有这个福分了。”

    姜别离高声道:“阮子茂得胜,可有再战之人?”

    他的声音一出,全场都是寂静无比。虽然阮子茂此刻有伤在身,但刚才显露出来的武技已经傲视群雄,年轻一辈中莫敢争锋。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幕辰的《只手遮仙》,天不怜我,我何须敬天?仙不敬凡,我只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