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38章 化解
    凌白衣脸色骤变,他没有想到自己用霹雳手段,想要威胁姜楚然,逼红月城妥协,却换来如此结果。以姜楚然的性子绝不会冒这般大的风险和自己决裂,罪魁祸首便是宁可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节楠杀了,以威摄威!

    现在他的处境异常被动,左右有姜楚然和宁可月,上方还有三位红月城的老怪封锁天空,五大绝世高手联手之下,自己别说取胜,能否逃命都是个问题!

    纵横天下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要栽了!

    霸天虎苦笑道:“这次任务太曲折了,最终还是没能善终,这就是老天给我的惩罚,想退休都难啊。”

    小八笑道:“前辈,这么多高手随我们一起上黄泉,大家热热闹闹的有个伴,多好啊。搞不好老大也要陪我们一起走呢。”

    霸天虎笑骂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老大若是挂了,八象就真的彻底完蛋了。”

    他们两人也算是奇葩,这种紧张的氛围之下还有心思调笑,可能是知道必死无疑,反而变得轻松起来了吧。

    凌白衣脸色数变,之后终于开口道:“你们赢了,我妥协,开条件吧,让我三人离开。”

    “什么?”

    小八一惊,急忙道:“老大,你不能妥协啊!不能丢了我们八象的威风,我们死不足惜,你可以多杀一些红月城的人替我们陪葬!”

    凌白衣一头的黑线,怒道:“闭嘴!”

    “妥协?哼,你不是小天下,纵古今吗?”

    宁可月冷笑道:“凌白衣可是封号武帝,这个妥协我红月城不敢受啊。”

    四周的红月城之人一个个热血激昂起来,能够逼的封号武帝亲口妥协,并且他们都是亲历之人,就是死也无憾了。

    凌白衣脸上浮现怒容,双眸中尽是寒星点点,冷声道:“少在我面前逞能,两败俱伤也不是你宁可月愿意看到的,只不过你这份壮士断腕的决心赢了!有可能不断腕的话,你是不会选择跟我硬拼的!”

    宁可月脸上冷笑之意不减,但还是点了点头,道:“谁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亲人和手下被杀!要妥协可以,一、昭告天下,你凌白衣在我红月城面前栽了,输的心服口服!二、发誓有生之年,不得杀我红月城任何一人!做到这两点,你们三人便可以安然走了。”

    “哈哈,笑话!”

    凌白衣气极,怒道:“昭告天下,亏你想得出来!若是这就是条件的话,那就决生死吧!”

    宁可月冷笑道:“决生死会怕你?”她手中金剑一展,悠悠扬扬的歌声若隐若无的响起,条件谈崩,气氛再次凝重起来。

    李云霄暗暗松了口气,看似气氛再紧,但他知道已经打不起来了。

    这一战的结果其实是双方都难以承受的,能不战则不战,既然都有心妥协,那就不会战了。现在缺的只是一个共识的条件,而宁可月剑上扬歌,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果然,姜楚然开口道:“那你觉得该如何?”

    凌白衣冷哼道:“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对你们红月城不记仇,这就是最大的条件了。”

    姜楚然冷笑道:“凌白衣,你嚣张惯了我能理解。但这世上还有很多地方是你惹不起的。那昭告天下的事可以除掉,只要你发誓有生之年都不杀红月城之人,并且有生之年都不踏入红月城一步,便可以走了。否则的话就留下吧,再没什么条件好讲。”

    姜楚然属于那种以大局为重的务实性领袖,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讲话,凌白衣眉头皱起,知道这是姜楚然的底线了,是战是退,全在自己一念之前。

    若是战的话,除了这五大绝世高手外,在场的其余之人瞬间就会化作灰飞。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他关心的是自己有几分把握从五人联手之下逃脱,逃脱后伤势又多久能够恢复。

    这一切都是极大的未知,因为此生做的都是极有把握之事,从未有过这般被动的时候。

    他终于让步了,道:“好,我答应,有个附加条件,便是东门远也要安然无恙的放出来。”

    东门远虽然失去了噬魂幡,但高绝的修为还在那,只要多跑几次噬魂宗,亿万生魂还不是随便弄来。

    “好,可以。”

    姜楚然满口答应道,东门远可擒可放,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只是修书了噬魂宗宗主皇甫弼,看来得另外再解释了。

    凌白衣便举手立誓道:“我凌白衣有生之年不杀红月城一人,有生之年不踏入红月城一步。”

    此誓言仿若是无尽耻辱,让他羞愤难当,怒道:“但若是有不长眼的红月城之人在外面被我遇见了,就别怪我削掉他们手足,废了他们丹田。”

    众人都是心中一凛,姜楚然也大为头疼,暗暗责怪自己说话不够周密,被对方钻了空子,但说出去的话如同覆水,岂能收回。

    宁可月哼哼道:“可以,但若是有红月城的弟子被你所伤,那天涯海角也要追杀你。但根据誓言,你却不能杀我们。这交易挺好。”

    “哼,我会怕你们追杀?笑话!”

    他留下一个杀意滔天的眼神,转身便离去。

    凌白衣一走,整个空间那股杀意便全部消失,所有人身上的寒气也逐渐驱散,这才回暖起来。

    所有人都是久久不能回神,短短时间内就从鬼门关中走了一趟,能够活下来一个个都觉得无比庆幸。

    姜若冰急忙跑过去,道:“爹,师傅!你们怎么不杀了她,不要在意我的安慰!”

    “啪!”

    姜楚然骤然出手,一个耳光甩出,将她扇飞了出去,怒道:“都是你惹出来的祸!立即给我换衣服,去比武场!”

    宁可月眉头一皱,拦着姜若冰身前,冷冷道:“被别人威胁了就打自己女儿,很有本事啊,大城主!今日之事虽说凶险万分,但未尝不是好事,与死神八象之事算是有了个了断,并且震了我红月城声威。此事我会令人写成各种桥段,传遍整个天武界!让天下人都知道他凌白衣在我红月城栽了大跟头!”

    小八讪讪道:“可月大人,这样不好吧,身为绝代强者,做事就不能低调点?”

    “啪!”

    小八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下,整个人被扇飞了起来,狠狠的摔在地上。

    宁可月冷冷的盯着他,寒声道:“不想再让我扇成猪头的话就闭嘴!跟航锋去把东门远那只老鼠搬走,若是他不走的话就当场杀了,也不算是违约。”

    小八一身的冷汗,一只手捂着嘴巴不敢吭声了,想起上次被宁可月扇成猪头的样子,哆嗦了一下,老老实实的和霸天虎两人跟在宁航锋的身后,朝城内地牢方向而去。

    见事情处理完毕,天空中那三道颜色的光芒终于停止了旋转,化作三道流光,先后坠入城内,渺无踪迹。

    姜楚然连忙道:“多谢三位长老出手!”

    天空中没有任何的回音,那三人从出现到离去,一句话也没有开口。三人都是姜楚然等人的长辈,早已一心潜修武道,若非凌白衣这种绝世强者来犯,是绝不会出来的。

    姜若冰捂着通红的脸,躲在宁可月身后,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师傅,我不想去比武招亲。”

    宁可月脸色一寒,喝道:“这由不得你!”

    她伸手在姜若冰脸上一抹,那红肿之处便好了大半,随后手指一点,一道青光打入姜若冰的肩膀。

    姜若冰吃痛,大叫了一声,道:“师傅,你干嘛打我?”

    宁可月冷冷道:“不是打你,而是在你身上留了个印记,这样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到。”

    姜若冰一听,顿时心神绝望,知道逃跑是不可能的了,一脸的委屈。

    宁可月看了一眼李云霄,赞道:“刚才凌白衣的威势之下,就连航锋我都能感到他内心散发出来的惧意,唯独你在我身边,离我最近,反而没有心生恐惧,让我很是不解和称赞。”

    她的话立即把姜楚然的目光也引了过来,所有人都是诧异而望。

    李云霄抹了把汗,讪讪道:“其实我是吓傻了,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恐惧害怕了。”

    “哦,原来是吓傻了。”

    众人都是唏嘘的嘲讽了几声,这才收兵回城。

    姜楚然道:“可月妹子,若冰就等你带她过来了,我先过去。以免走的太久了让众人猜测不已。”

    宁可月微微点头,他才化作一道光芒而去。

    宁可月冷冷的瞪了李云霄一眼,知道他在胡扯,道:“擂台比试就要结束了,你真的不打算参加?”

    她一把抓过姜若冰,用手指托起姜若冰的下巴来,道:“你看这小妮子,长得挺不错的,你不动心?”

    “师傅!”

    刚觉得莫名其妙的姜若冰脸色一下子变成茄子,大羞起来,一把逃开,双拳往宁可月身上打去。

    李云霄满脸的黑线,道:“动心是动心,没这个实力有什么办法。我且随去看看吧,正好了结一件事。”

    他所说的便是给姜若梅治疗之事,有宁可月帮他隐瞒月瞳就不用担心会被发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