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37章 决心
    极光之中,缓缓浮现出一道人影,白衣临空,整个刺目光芒如同他的余晖,脚踏凌波而来。

    众人极力的睁大自己眼睛,忍着强烈的刺痛,想要看清楚这名绝世武帝的容貌,却只看到极光之中淡然的身影,仿若身体已经融合在那光芒之内。

    随着凌白衣一步步的踏下,宁可月感受到莫大压力,金剑上扬起了悠悠古声,一个个的符文从上面溢出,在四周飞舞起来,剑势已经运转到了极限!

    凌白衣的脚步一停,临立在空中,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开口道:“宁可月,你敢跟我动手?”

    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无边杀意,好似一种音波武技,震落而下,红月城禁卫军纷纷忍不住颤抖起来,几乎就要当场跪下求饶。

    “不敢?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宁可月的脸上一片肃然,除了凝重外,还有舍身一战的决然,战衣和金剑一体,化出一个个巨大的符号,往四面八方震开,运满的剑势再次提升起来。

    凌白衣双眉一皱,周身开始出现淡淡的青芒,绕其飞旋,他一手抬起指天,一道恐怖的异象浮现在天空中,好似紫黑色的雷电,如同恶龙翻滚,杀意无边!

    在两人惊天的气势之下,挤出极强的灵压,在场的每一人都浑身哆嗦,急忙运功抵挡。

    李云霄也是心中骇然,感到呼吸极为困难,眼中露出忧虑之色来。此刻的灵压之威他还能扛住,若是两人真的全力一击交手,那余波震荡开来,就算化出金身法相也得灰飞烟灭。

    凌白衣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而起,突然他口中轻咦一声,抬头望去,天际三色光芒在目光所及的瞬间就飞袭而至,如同阴阳鱼一般在天空异象四周飞旋,竟然将那异象之力困住,三色光芒往外散开,将整个天空映的一片绚丽。

    “竟是这三名老怪。”

    凌白衣语气中带着惊诧,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李云霄也是倍感讶异,这三人竟然还没死,但内心稍稍松了口气。这三名老者受天赋所限,在武道的领悟上已经很难精进了,只能是不断地吸纳元气,在修炼过程中以求突破那一线机缘,但是希望渺茫。

    即便如此,多年来积累下来的功力底蕴,也是异常恐怖的。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一道轻声响起,伴随而来的光芒飞落,化出姜楚然的身影,一脸淡然道:“白衣兄,既然来了,也不赏脸进城喝杯血茶?”

    口中友好相邀,但身上的气势却是攀升而起,右手中浮现出一只镂空的花球来,竟吞吐着元气,在球的四周化出一片迷雾茫茫,不知是何玄器。

    凌白衣的脸色再变,姜楚然所落的方位正是他的左侧,和宁可月互成犄角之势,联手镇压他的气势。而天空之上三名老怪更是联手之下,不仅压制住了他的功法异象,而且将天空直接封锁,断他退路!

    凌白衣冷冷一笑,道:“楚然兄,你邀我进城喝茶,还是让我进城去喂茶呢?”

    姜楚然面色淡然道:“是喝还是喂,就全取决于白衣兄你自己了,不过若是白衣兄肯以身喂茶的话,那一定可以开出绝品好茶,楚然很是有些期待呢。”

    凌白衣笑道:“哈哈,楚然这是在威胁我啊。从来只有白衣威胁别人,被别人威胁这还是第一次呢,很有新鲜感。”

    他抬起手来,突然一名红月城禁军惊恐的大叫起来,身体不受指挥的飞上了天空,被凌白衣的杀气摄住,吓得肝胆俱裂,痛哭流涕,不断地求饶呼救起来。

    姜楚然脸色大变,惊怒道:“放开他!”

    “砰!”

    刚说完,那名禁军的身体突然爆开,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化作大量的血泥,悬浮在空中,却是不坠下去,令人作惊恐和一阵作呕恐怖!

    “哇!”

    姜若冰第一个被这种惨状吓到了,惊叫一声后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大颗大颗惊恐的眼泪从眼睛里“扑簌簌”的淌下,浑身颤抖不已。

    别说是她,在场的禁军之人无不脸色大变,心惊胆寒,一个个脸色发白。在五大顶尖高手的围困之下,还能举手投足,悠闲的杀人,封号武帝之强,这哪里还是武者,简直就是神灵啊!

    “你……!”

    姜楚然浑身大震,骇然的震怒而望,双眸中充斥着无比的愤怒和杀意。

    凌白衣淡然笑道:“我不喜欢废话,全部退走,让我们离开。”

    整个氛围变得异常的肃杀的起来,每个人武者额头都是冒出大量冷汗,直接贴在身体表面结冰了!

    李云霄也是浑身发冷,若刚才凌白衣击杀的对象是自己的话,怕是连躲进界神碑都不可能,好狠的手段,擒住这么多人的性命做威胁,怕是红月城不得不就范了。

    空中那三色光芒也被这狠厉的手段震惊不小,暴躁的元力波动传来,似乎内心极难平静。

    “怎么?不服?呵呵。”

    凌白衣慵懒的抬起眼帘,冷冷的笑了起来,道:“你们想这些人都死吗?”

    他的声音仿若来自九幽,令人毛骨悚然,红月城禁军之人一个个浑身发冷,灵魂都要消亡一般。

    大家都是心中惊惧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在这股恐惧的威压下,****一个个发软。

    “离开?杀了我红月城的人,你这辈子也别想离开了!”

    就在万籁沉寂之时,宁可月冰冷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她临空一抓,那被她帝气镇压的节楠瞬间飞至她五指之下,用力一捏。

    “砰!”

    节楠的头颅瞬间爆开,如同西瓜一样,脑浆溅了满空!

    一具无头尸体,在众人的惊愕之中轰然倒地,死的不能再死了!

    “啊!节楠前辈!”

    小八猛然惨叫一声,脸上满是无尽的悲痛之情,霸天虎也是脸色发白,眼中露出极大的惊恐。

    “你……!”

    这一下轮到凌白衣惊怒了,寒声道:“你真的想让红月城这些人陪葬?!”

    宁可月丝毫不惧的凝视着他的目光,冷冷道:“有种继续杀啊,你再杀一人,我就杀这剩下的二人,大不了我红月城吃亏点,让你多杀几人罢了。”

    宁航锋冷汗直流,道:“二姐,若冰小姐……”

    宁可月冰冷的瞪了他一眼,那目光中的寒气直透灵魂,吓得他打了个激灵不敢说话。

    宁可月嗤笑道:“不论是身为红月城的人,还是我的徒弟,都要有为红月城牺牲的精神。今天姜若冰要死,宁航锋也要死,甚至我宁可月,也要死!就算都死了,也绝不会跟敌人妥协半步!你们都回答我……怕死吗?”

    她的话让每一个人都冷静了下来,那被杀气浸的冰冷的血液渐渐的激荡,宁航锋仰天大笑道:“哈哈,不怕!二姐,记得杀了这个封号武帝替我们陪葬!兄弟们,有封号武帝跟我们陪葬,大家爽不爽啊?”

    “爽!”

    众人异口同声喝道,那股豪气直冲云霄。被青凌杀气诀逼的浑身发冷的寒意一下子就被热血驱散了,各个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样子,冷冷的盯着凌白衣。

    整个场内气氛倏然一变,那巨大的恐惧一下子化为无边的愤怒和视死如归的精神。

    就是姜若冰也激动道:“我不怕死!爹、师傅,杀了这个贼子替我报仇!”

    人生自古谁无死,无论你出生卑微,还是尊贵,踏上武道这条路的时候,就要有随时会陨落的觉悟。

    李云霄也是心中暗暗赞叹宁可月的决断,凌白衣可不是殇,殇在红月城眼里只是个小喽啰,还不配牺牲姜若冰的性命,放了也无人闲话。

    但是凌白衣不同,他是封号武帝,天下敬仰的存在,红月城亦然,所以在凌白衣的面前,无论是声威还是安全,红月城都不能妥协。即便牺牲姜若冰,即便牺牲大半的禁军高手,也要将其斩杀!

    姜楚然凝声道:“不错!这才是我红月城禁卫军该有的气概,这才是我的好女儿!今日,我便杀一名封号武帝替你们陪葬!”

    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畏手畏脚,什么事也办不成,并非因为自己是红月城城主,而是自己本身柔弱的性格所致,若是心有猛虎,前方将所向披靡!

    若是今日跟凌白衣妥协了,不仅红月城声威一落千丈,而且还留下心腹大患。不若今日牺牲众人,也要将其斩杀,虽然会让城内实力大跌,却可换来如日中天的威望,普天之下还有谁敢进犯!

    他右手搭在左肩上,解开披风扣子,挥手将披风抛起,被冷冽的杀意吹得猎猎作响,飘向天际。

    “只要红月城有这种视死如归,宁为玉碎的精神,就永远没有人可以威胁到我们!”

    姜楚然一道诀印打入那镂空小球,一道道的青色之气在球的四周激荡开来,在茫茫白涡化出各种异象。

    宁可月的金剑上开始飘扬出道道古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绕绕,不绝如缕。

    天空中的三道光芒同样是威势大震,渐渐将那紫黑的恶相吞噬。

    众志成城,势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