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36章 危机
    黎一脸的冷厉之色,寒声道:“红月城的诸位大人,是放是死,还请你们一言决断!”

    她什么都豁出去了,他们这些大妖这么多年来陪伴着殇,早已将殇的性命看的比一切都更为重要,不惜任何代价也要保住殇的性命!

    宁可月凝视着黎的眼眸,竟然有种灼伤视线的感觉,她缓缓开口道:“李云霄,你看呢?”

    所有人都是一愣,如此重要之事,怎么会去问李云霄?

    “唰!”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云霄身上,姜若冰亦是如此,微微露出痛苦之色,一脸的楚楚可怜。

    李云霄苦笑一声,道:“这些人虽然可恶,但性命怎能跟若冰小姐相比。这次放了他们,下次还可以再杀,不过都是一些喽啰而已。”

    虽然他极其希望借红月城之手杀了殇,甚至比杀死神八象还要来的渴望,但姜若冰是不能不救的。

    宁可月冷冷哼了一声,道:“姜若冰勾结外人劫牢,乃是死罪!正好杀了一了百了,怎么还要救她?”

    李云霄看着宁可月那眼眸中难以察觉的轻松神色,内心暗暗觉得好笑,暗骂道:老狐狸,明明自己极想救回姜若冰,却拉不下面子和红月城的规定,这才来咨询自己。

    既然看出了宁可月的意图,李云霄自然要极力配合了,连忙大惊道:“不可!可月大人,若冰小姐虽然罪有应得,但此刻她也认清了坏人的面目,而且也吃了苦头了,不如先把她救回,等回城之后再按照相应的规定进行处罚。”

    宁可月诧异的看了李云霄一眼,眸子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赏,暗想这小子果然跟他父亲有的一比,回答的这般符合我口味,她故作沉吟的哼道:“哼,这样岂不是便宜了她!航锋,你认为呢?”

    宁航锋内心也将她骂了一通,暗想:李云霄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说不顾姜若冰死活吧,只得正色道:“李云霄之言也算有理,毕竟犯了红月城的规定,就得我们自己来处罚,否则那才是便宜了若冰小姐!况且我们和这些妖人之间也的确无甚仇怨,没必要弄得你死我活的。”

    “好吧,既然如此……”

    宁可月看了一眼黎,淡然道:“放下若冰,你们走吧。”她临空一指,那权杖顿时铮然一声化作一道光芒,收入身体之内,隐而不见。

    黎大喜,重重的松了口气,忙道:“妹子得罪了,下次有机会姐姐再补偿你。”

    没有了权杖的束缚,他们的实力立即恢复了,黎轻轻拍了一下,把姜若冰推了过去,直接送到宁可月身前。

    姜若冰如同犯了错的小孩,低着头在宁可月面前不敢吭声,但汩汩的鲜血还从粉玉般的脖子上流出来,整个洁白的长裙都被血染红,触目惊心,模样则是楚楚可怜。

    李云霄急忙打出一道诀印,点在她的咽寒处,便将血止住了。

    殇复杂的看了李云霄一眼,朝宁可月道:“诸位大人,就此别过了。对了,这死神八象跟我们妖族没关系,不在交换条件之列,诸位想怎么对付他们,跟我们几人无关。”

    节楠瞬间脸色大变,怒道:“妖殇,不带你们做人的!”

    殇冷冷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人类,再见了,祝几位玩的开心点。”

    李逸也脸色数变,随后叹道:“几位大人,我也是身不由己,无能力救你们啦。”

    小八连忙大叫道:“殇先生,有话好说啊,大家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共同进退才是!”

    殇懒得再理他们,冷哼一声,便与唐劫、黎、李逸等人化作一道光芒,急速遁走。只要还在红月城范围内,他们便感受不到安全。

    “走!”

    节楠也瞬间大喝一声,就朝着远处遁飞而去。

    宁可月轻吐二字,道:“天真!”

    也不见她如何动作,节楠猛地一头撞在了一股无形之力上,惨叫一声又掉了下来,整个四周方圆全是宁可月布下的禁制。

    小八三人一脸的苦涩,这下全部得回到牢里去了,白忙乎了一场,一个个颓废的如斗败的公鸡,提不起半点精神来。

    宁航锋冷喝道:“将他们三人全部带回地牢中!”

    正在禁卫军的人上前擒人之时,突然一字淡淡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虽然极轻,却响在每一个人心间,道:“走!”

    虽只有一个字,却仿佛带着无穷威能,将宁可月的禁锢在这一刻破开,整个天空中那悠悠扬扬的气息瞬间一凝,气势化作无边杀气荡漾开来,天空开始渐渐阴沉,风云变色!

    每个人都是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寒意,血液都几乎凝固了起来,不仅如此,还有无边的恐惧之意在心底蔓延!

    “老大!”

    小八惊呼一声,在大家都肝胆俱裂的时候,他仿佛听见了世上最美妙的声音,大喜的化作一道光芒就要离开。

    他这声呼喊,让在场所有人都是心神巨震,一个个脸色惨白!谁都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天地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那位,被圣域赐予封号夜影的武帝大人,八象魁首凌白衣竟然现身红月城外!

    此刻宁航锋等禁军之人和李云霄都僵直了身体,一下都不敢擅动,那杀意好似一种无穷武道,将他们镇压在当场,只要稍稍擅动就会魂消魄散一般。

    李云霄也是心头大震,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凌白衣的青凌杀气诀,他当年教授给天水国弟子军的杀气诀,便是当年和其一战时学到的一点皮毛所在!

    “想走,问过我吗?”

    宁可月冷冷的声音响起,平静如水,虽然她也心下大震,但这个时候更加的不能慌乱,手中金光一闪,岁月如歌浮现在手中,临空舞动,一道极强的空间威能散开,将准备逃走的小八三人再次镇压而下。

    与此同时,她手中飞速的浮现出几道古怪诀印,直接打入岁月如歌之中,发出璀璨的光芒。

    随后直接将岁月如歌解封开来,化作金色战衣覆盖周身,冰冷的双眸中闪烁出凌厉之色,万分戒备的凝视着那虚空中,黄金之剑横空而举,开始慢慢运势,做好随时一击的准备!

    此生从未遇到过的大敌,让宁可月不敢分半点心思。

    随着宁可月古怪的符号打入权杖之中,远处的红月城内似乎有所感应。

    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同时射出三道强光,呈现出红、黄、蓝三色在空中旋转,竟是三名服饰不一的老者,受到那权杖的召唤,在第一时间从闭关内冲出,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城外掠过!

    擂台赛中,姜楚然猛然心中一动,震惊的抬起头来,看见天空中的三道光芒,骇然失色,他脑子懵的一下呆滞了片刻,随后立即冲天而起,尾随那三人而去。

    这三名长老乃是红月城内极老的一辈,从来不过问任何事情,一心潜修武道。唯有象征着红月城最高权力的权杖才能指挥得动他们,此刻三人同时现身,定然是受到宁可月的召唤。

    而以宁可月本身的实力,绝不会无缘无故召唤这三名长老去玩,一定是遇到了极为可怕的对手!

    擂台赛四周的众人一个个骇然而望,都有些不明所以起来。场上阮子茂和路雨星正战的不可开交,大家正看得过瘾的时候,红月城城主就这么不告而辞,这是什么信号?

    阮红玉凝声道:“诸位勿疑,相公处理一些小事去了。”

    “小事?”

    每个人心中都是苦笑,大家都不是傻子,小事需要红月城城主在这种关头出面处理?而且刚才那三道绝强的气息也是朝着那个方向去的,这所谓的小事怕是惊天小事吧!

    擂台上拼杀的两人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但不过稍稍分神,又全神贯注的战在了一起,就是天塌下来了也有高手顶着,而且这里是红月城,还能出什么事?

    阮子茂也是眉头紧皱,内心有些不安起来,原本实力就并不比路星雨高多少,此刻被姜楚然这突然的动作给打搅一下,开始有些落下风了。

    看席上的高层有的明白那三道颜色的光芒代表的是什么,一个个脸色白发起来,需要出动这三位长老,分明就是红月城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上一次三人出动联手一战,还是数十年前古飞扬大闹红月城,击杀了诸多强者的那次。后来不得不请动这三人,联手之下才将古飞扬驱逐出去。

    还有不少贵宾也看出了端倪,一个个除了震惊之外,内心也推测不已,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惹得红月城城主亲自出手。

    但既然阮红玉这般说了是小事,众人明知不是小事,也只能当小事对待了,一个个继续安坐下来观看比试,只是内心再难以集中精神。

    此刻在红月城北三千里处,宁可月目光凝视的上方,突然出现了一道极光,白亮的刺人眼睛,越来越大起来。

    一道悠远清亮的声音在白光中响起,仿佛来自无穷远处,吟声道:“非我睨四极,惊才而已。非我小天下,天赋而已。非我纵古今,盖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