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35章 形势所逼
    路雨星微微颔首,朝着擂台之下某处望去,笑道:“子茂兄,还在等吗?再不出来,若冰小姐便归我了。”

    “哼!”

    阮子茂轻哼一声,路雨星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中算是顶级的了,若非他亲自出手,已经不会有人可以胜之。

    他窥了身侧的祝煜祺一眼,轻笑道:“煜祺兄,不想上去试试身手?”

    祝煜祺淡然道:“我觉得子茂兄比雨星兄要来的强一些,还是等会和子茂兄交流交流会更有趣。”

    两人相谈甚欢,就如同老朋友一般,但眼中的战意却是越来越强,到了他们这个程度,虽说以切磋为主,但距离夺冠也仅仅是一步之遥,并非不可及之事,所以每一步都异常慎重。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献丑了!”

    阮子茂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便纵身而上,祝煜祺将会是他此次最大的对手,而眼前的路雨星同样不可小觑。

    姜别离朝路雨星道:“可要休息?”

    比试为了凸显公平性,留在擂台上的一方可以提出休息的条件来。

    路雨星轻笑道:“当然要,虽然没耗费什么元力,但对手可是子茂兄,必须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状态迎敌才是!”

    阮子茂冷哼一声,负手而立,静静的等着。

    观战之人都是热情高昂,经过了十多场淘汰,终于到了武帝之间的对决了,一个个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

    相反的看席上,姜楚然则是双目浑浊无神,似乎全然不关系。

    阮红玉微微用手指捅了他一下,嗔怒道:“子茂上场了,你觉得这擂台赛最终谁能获胜?”

    姜楚然这才微微回神,笑道:“很难说。以目前看子茂的胜算不小,但那祝煜祺似乎也不简单啊。在比试还未结束之前,谁也无法断言结果。”

    “哼哼,听你这么说子茂获胜还挺难的了!”

    阮红玉一脸的不快,道:“我看你根本就没心思在比赛上,是不是想着那九彩光晕之事?”

    姜楚然微微点头,正色道:“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绝代强者出手,那九彩光晕可能是通过其它手段制造出来的,不过可月已经过去了,应该无恙。只是现在正逢多事之秋,若冰还随着性子到处乱跑,看来平日里对她的管束太松了。”

    阮红玉笑道:“现在想管也晚了,马上就要嫁人,祸害她的婆家了。”

    姜楚然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凝视而去,想要看穿那层层光晕,洞察其背后玄机。

    就在那光晕深处,一道道的金色光芒旋转不停,将九彩之色不断轰开,整个护城大阵被强行撑开了一道口子,打通对外通道来。

    “成了!与城外的阵法接通了!”

    黎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道:“殇大人,我们速速走!”

    虚空中微微一闪,露出四道人影来,正是殇、唐劫、李逸、姜若冰。

    姜若冰一脸的兴奋之色,开心道:“哈哈,终于可以离开了!赶紧走吧!”

    黎笑道:“这个阵法的另一端在十万里之遥,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传送大阵了。只要传送进去,除非对方有九星武帝的强者追来,否则断然无忧。”

    殇进城救人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在十万里外便有阵法布置,想不到果然派上了用场。

    殇一点头,正要进入通道,突然面色微变,大喝道:“不好!快走!”

    他猛地双掌拍出,形成一股排山倒海之力,将四人推入那通道,自己也是一步跨了出去,半个身子也进入到了通道内,却突然凝住了一般。

    “以为有条空间通道就能逃,当我红月城是什么地方了!”

    宁可月冰冷的声音传来,手中浮现出岁月如歌,往前一掷而出,立即飞入通道内,同时一脚揣了过去,将殇的身体踢入进去。

    殇内心大骇,进入通道之中立即发现情形不对,整个漆黑无比的甬道在那金色的权杖之下开始寸寸崩溃开来,五人的身影直接浮现在天武界,从空中往下落去。

    人人脸上都是大惊之色,不仅是通道被毁,而且他们骇然的发现身边竟多了三人,正是死神八象!

    小八苦笑道:“节楠前辈,你的隐遁之术天下无双,这下也被人发现啦。”

    节楠气结,喝道:“什么被发现,都是这群妖人磨磨蹭蹭的,被红月城之人追上了直接打碎通道,连累了我们!”

    唐劫怒气冲天道:“畜生!你们占了我们便宜,还怪我们拖累了?杀了你们这些畜生!”

    他想要腾起身体飞过去杀人,却是感到浑身乏力。

    七人受到一股力量的禁锢,狠狠的摔落在地。

    随着****的还有岁月如歌,铮然一声x入大地内,散发出金光,将七人全部定住,难以动弹。

    姜若冰惊叫道:“完了完了,是我师傅的权杖!”

    小八回道:“你没完了,是我们完了!你师傅一来,你顶多挨几声责备,我们则是要丢性命了!”

    姜若冰大急道:“殇先生,现在怎么办?我师傅就要追来了!”

    殇脸色也异常凝重,姜若冰所说的师傅自然就是那定住他身影,一脚将他踢入通道的女子,那股力量绝对是九星武帝无疑!

    他凝声道:“这里应该是红月城外,不知道多少路程,大家齐心协力将这玄器之力破开便可以走了,否则等他们到来就完蛋了!”

    节楠怒骂道:“怎么破开?全身元力都被凝固了,这该死的权杖!”他突然眼睛一亮,急忙道:“殇先生,你不是有个厉害的球吗?赶紧拿出来破掉这权杖!”

    殇冷冷道:“全身元力都凝固了,如何取浑天仪?我现在就是想要变化妖身都无能为力!”

    节楠颓然道:“那怎么办?坐以待毙?”

    姜若冰忙道:“不要不要,不要坐以待毙!大家可以用肉僧力一点点的挪动,离这权杖越远,受到的影响就越小,到时候就可以取出玄器,破掉此物!”

    “好!拼了!”

    大家都是求生****极强,开始咬牙往远离权杖的地方而去,姜若冰则是在一旁当拉拉队,不断的喊加油。

    红月城的天空之上,宁可月闭目一算,轻轻哼道:“城北三千里。”

    此刻宁航锋等人也都应为光晕异象汇聚而来,闻言之后立即带着众高手朝着城北而去。

    宁可月道:“我们也去看看吧,若冰那丫头也太不懂事了,这次我怎么也得好好的管教她一番!”

    她与李云霄两人也化作一道光芒,朝着城北而去。

    众人的速度极快,很快便发现众人所在,都在拼命的朝远处挪着身子。

    宁航锋冷哼一声,十余人顿时分落下,直接将九人全部围住,一个个冷笑不已。

    殇等人都是脸色发白,知道这下再无幸免了。

    宁航锋道:“若冰小姐,你也太不懂事了,闹出如此大的动静。”

    姜若冰忙道:“你若是还认我这个二小姐,就立即帮我将这权杖拔出来,然后带着你的人回去!”

    “放肆!”

    空中微微扭动,宁可月和李云霄一同走了出来,宁可月脸色阴冷,怒视着姜若冰。

    姜若冰吓得浑身一颤,原本移动身躯异常困难,此刻也让她吓得退了一步,直接撞在了黎的身上。

    黎正气喘吁吁的盯着她,眼中光芒闪动不停。

    姜若冰看着她那眼眸,突然内心一怕,道:“黎姐姐,大家都在往外挤,你怎么往我这挤?”

    黎苦笑一声,道:“逃不掉了,只能对不住妹妹了。”

    她轻轻的抬起手来,一把就掐住了姜若冰的脖子,冰冷的指甲在她玉颈上划过,淡然道:“诸位红月城的大人,我们无冤无仇,唯一的一点间隙也是这死神八象引起的,还望大家能够和睦相处。”

    “你……!”

    姜若冰一急,怒道:“你竟然拿我当人质!亏我还拿你当姐姐!”

    黎无奈的苦笑道:“妹子对不住了,有机会的话下次再补偿你了,我可是死,但殇大人不能,这种挟持人质的事所以就我来做了。”

    节楠一拍脑门,懊恼道:“好聪明的女妖兽!我们怎么就没想到!”他连连懊恼不已,挟持姜若冰,也许是唯一机会了。

    红月城之人都是惊怒连连,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了。

    李云霄冷笑道:“黎,原本是无冤无仇,但你这么挟持红月城的二小姐,就已经是深仇大恨了。”

    黎一脸泰然道:“形势所逼,我也不想。换做是你们,也会这么做的。”

    宁可月冷冷道:“她自己犯的错,自作自受,有本事你就杀了她!”

    黎瞳孔骤缩,喝道:“住手!”

    话音落时,五指的指甲已经掐入她盒,鲜红的血液流畅下来,染红那洁白的上衣,更显得触目惊心。

    宁可月脸色阴沉了下来,刚才她的确想用言语震慑住黎,再不经意的出手击杀,想不到竟被对方看穿了,这女妖人不简单呐!

    黎厉声道:“形势所逼,不得已为之!非要同归于尽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她的五根指头插的更深了进去,口子深的吓人,姜若冰脸色发白,只要再稍稍用力,整个头颅都会被割裂下来,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