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34章 心乱
    九条金龙在湖中肆虐,造成极大的震荡,猛然间尽数爆开,一股惊人的冲天之力咋现,整个湖泊之水朝着天空逆流而去。

    五人在这股惊人的逆流中毫无反抗之力,被卷起冲向天际。

    一道萧瑟的身影从那地牢中走出,一步千里,临空而来,慢慢的就要消失在远处。

    李云霄急忙运转月瞳之力,想要看清那身影的模样,一道熟悉的面孔在眼前一闪而逝,再也扑捉不到任何踪迹。

    “啪!”

    随着那人的消失,湖水的逆流之力渐弱,另外四人瞬间挣脱出来,化作一道光芒就往大地之上遁去,行踪****,再不逃就死定了!

    湖水化作龙吟冲天,直入九霄,整个天空乌云密布起来,竟是要下一场暴雨。

    十多道光芒瞬间袭至,将李云霄围了个水泄不通。

    “何人?”

    禁军之人被眼前的异象惊得心中骇然后,发现他的修为不过武尊,一下子傲慢起来,冷冷喝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云霄此刻整个人都呆滞住了,久久无法从刚才那震骇之中回过神来,脸色一片灰白,如同失了魂魄似的,内心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响起。

    “慕容大哥,你竟没死!你怎么会没死,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你还活着,那当年……”

    他心乱了,彻底的凌乱了!

    那剑化九龙,身化万千的神通,那道萧瑟的身影,在他月瞳之下绝无可能看错,他只觉得呼吸有些苍白,血液在这一刻也凝固了起来。

    “问你话呢,速速回答,否则后果自负!”

    那禁军之人似乎不耐烦,神色冷厉,一道威压从身上放出,滚滚而去,想要给李云霄来个下马威。

    突然一道光芒落下,将那威势驱散,露出身影来,皱着眉头。

    十多名禁军之人心中一震,急忙上前作揖道:“军督大人!”

    宁航锋看着几乎被搬空了的湖水,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凝声道:“李云霄,到底怎么回事?”

    李云霄呆滞了半响,用手不断拍击着自己的脑袋,内心不断说道:冷静,冷静,冷静下来!

    宁航锋道:“看你的脸色极为不好,但这里是地牢所在,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又发生了什么,立即告诉我!”

    他的声音中带着冷冷的迫切,还有怒气渐上眉梢。

    李云霄定了定神,这才道:“妖族和死神八象之人来劫狱了,现在若冰小姐更是在那妖族人手中,目的就是要逃离红月城。”

    “荒唐!”

    宁航锋怒喝一声,道:“立即全城戒严,任何人都不许离红月城!”

    “是!”

    那十多名手下沉声应道,立即化作十多道光芒消散空中。

    待的众人走远,宁航锋这才凝声道:“李云霄,那你去地牢又是何事?”

    李云霄微微一愣,这还真不好解释,只得说道:“此事说来话长,我也是察觉了若冰小姐可能和这些妖族之人在一起,而又发现了妖族之人劫狱的迹象,所以就跟着来了。”

    “哦?如此高义,举世罕有啊。”

    宁航锋冷冷的说道,眼神中透露出的神色完全不信。

    李云霄也知道这个解释难以服人,但实际情况跟这也差不多,只是他不想超品玄器的事****而已,此刻内心的情绪极为紊乱,也没心情跟宁航锋扯皮了,直接道:“嗯,毕竟我和若冰小姐也是朋友。军督大人有空跟我扯皮,还不去救二小姐?”

    宁航锋眼中闪过厉色,寒声道:“李云霄,我警告你,别以为有我二姐撑腰就可以肆无忌惮!若是触动了红月城的利益,就是二姐也保不住你!”

    “哦,我好怕怕。”

    李云霄讥讽一声,取出一块玉佩在手中扬了扬,道:“这是你二姐给我的玉佩,我要不把它掰断,让你二姐来跟你解释?”

    “你……!”

    宁航锋气结,怒道:“你自己好自为之!”他一拂衣袖,便转身离开。

    李云霄也是心情大乱,否则也不会言语激烈,他凝视着手中的玉佩一阵,终于收了起来,朝那万里高空之上的清风明月园而去。

    园内花香依旧,宁可月正闭目入定修炼。

    李云霄轻轻来到她身边,凝视着眼前这个曾经的妹妹,现在却要做他姑妈的人。

    宁可月哪里知道他的心思,缓缓睁开双眼,道:“你不是离去了吗?还有事?”

    李云霄叹了口气,将事情都说了一遍,包括读取唐劫记忆,还有地牢之战,只不过后来慕容竹出现隐去,直说是几人联手,造成水龙升空的景象。

    宁可月面色平静,道:“那个疯丫头,若非比赛之事要紧,我便任由她去,看她如何吃亏。”

    李云霄苦笑道:“那殇的实力非凡,我和八象中的三人联手都无法取胜,可月大人还是亲自出手吧。”

    宁可月道:“无妨。只要城池封锁,护城大阵打开,就没有人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若是找人这种小事也要我出手的话,那红月城这帮人养着何用,不如早早解散罢了。”

    李云霄道:“就怕时间无多,我倒是有一计可擒住这些人。”

    “哦?”

    宁可月来了兴趣,笑道:“红月城如此之大,若是这些人安心潜伏下来的话,就是我们也没把握可以拿住。”

    李云霄道:“一座城池若是四面失火,让人无处可逃,但这时如果东门火灭,那么里面的人会如何?”

    宁可月立即明白了,道:“你意思是说放一个缺口,引他们出来?”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红月城的护城大阵便是那火,可以造出高手强行打出裂缝闯入的迹象,让防御出现漏洞,同时加强城内的搜寻,这样八象和殇定然会按捺不住。”

    宁可月笑道:“果然好计,你跟你父亲一样诡计多端。”

    李云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欲言又止,一副拿捏不定的样子。

    宁可月道:“与我之间,不必有诸多间隙,有话可直说。”

    李云霄沉思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道:“我想问,当年慕容竹真的死了吗?”

    寂静,无比的寂静。

    宁可月的脸色刹那间苍白,心中的情绪波动开来,让她身上的气息极为不稳定,随着呼吸起伏。

    良久,她才凝声道:“为何有此一问?”

    李云霄叹道:“只是问问,若不便回答便罢了。”

    宁可月轻轻闭上眼睛,道:“当然是真的死了。当时你父亲便亲身在场,在他的月瞳瞳术下,谁能装死?”

    长长的睫毛之上开始浮现出晶莹的珠子,折射着天空上血色的月华,如同血泪。

    李云霄心中一凛,看来宁可月的确不知那地牢中慕容竹之事,否则先前谈及地牢之战的时候,她也不可能一脸平静如常。而且当年慕容竹的确是死了,这也是自己亲手验证的,绝无虚假。看来刚才所见之事应该是另有隐情了。

    他抱歉道:“对不起。”

    宁可月淡然一笑,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悲伤,道:“没事。我已经从过去中走了出来,不会再回去了。”她露出笑脸来,道:“走吧,放火抓鱼去。”

    两人正待离开,突然天空中传来震动,护城大阵受到冲击,一道光晕在天际散开,形成九彩之色,十分炫目。

    宁可月脸色一变,冷笑道:“看来鱼儿自己在找出口了!”宁可月瞬间化作一道光芒而去,李云霄也化作雷电紧随其后,却追不上前方。

    此刻城池中央,比武招亲还在激烈的进行。

    护城大阵被轰击的那一道声响,震荡开来,引得所有人心头大骇,抬头望天际望去。

    姜楚然目光微凝,注视着那道光晕,眸子中尽是冷色。

    阮红玉款款站了起来,朝着惊疑不定的众人笑道:“安心比试,有不怕死的闯红月城,很快就会死了。”

    “哈哈,原来是有人闯城,当真是逗逼找死!”

    “擅闯红月城,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真心没听过。”

    “唉,现在的人啊,有几分本事就以为天下无敌了,当红月城是什么地方。”

    众人都是一副讥讽不屑的样子,等着看那些倒霉蛋蛋碎。

    比试还在继续进行,大家都回过了神来,不再理会那天空中的波动。

    姜楚然和阮红玉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深虑之色,那九彩光晕浮现,说明护城大阵被压倒了极致,来者绝对是高手!

    但眼前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可能走得开,不过察觉到了几道极强的力量正往事发之地而去,这才稍稍安心下来。

    其余红月城的高层也自然明白那光晕的含义,同样担忧不已,但更多的是冷色,无论来人是谁,敢闯红月城就是死。

    此刻擂台上,一名男子被震的一口鲜血吐出,眼中尽是惊慌之色,连忙道:“住手,我认输了!”

    另外那名男子立即停身,负手而立,笑道:“承让!”

    主持之人姜别离道:“这局路雨星获胜,还有谁要战不?”

    那名输了的男子苦笑道:“多谢雨星兄手下留情。”

    他便洒脱的从台上下来,并没有什么懊恼或者生气,很多人都知道希望渺茫,一是抱着试试的态度,二也是为了与人切磋,共证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