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27章 救人
    另一人凝声道:“连我们都跟丢了,这老板怎么可能会知道!”他心慌意乱的随手抓起那老板,直接往门外一扔,就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了天际。

    酒店内的客人一下子全都冒出冷汗来,讪讪的闭上嘴巴,连看都不敢再看了。

    最后那人抹了把冷汗,道:“怎么回事?竟然完全失去了踪影?一点气息也没留下,这怎么可能?”

    三人只觉得头皮发麻,若是这个时候走丢了姜若冰,后果不堪设想。

    第三人立即说道:“你去通知城防守卫,开启隐秘的空间封锁的大阵,不得让任何人从空间通道离开!你去传送大阵那查询刚才那两人的信息!我这就去禀报军督大人!”

    他瞬间便理清了思路,三人立即化作光芒消失在酒楼内。

    ……

    在红月城中,一片漆黑阴森的地牢内,透着阵阵的腐朽之气。

    这里面没有任何的光亮,万年来都是漆黑一片,如同幽暗的地底洞穴,通向无尽深渊之所。

    “啊!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了,不要啊!啊!~”

    深渊之处不断的传来惨叫声,原本如同坟地一样阴森冷寂的地方,自从二天前关押了几人进来后,在最大的那间牢笼内便不时传出凄厉的惨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那里面关进了什么****?”

    “刚才那句惨叫声好像是琉璃山庄庄主裴九翅传来的,难道连他也遭遇不测了?”

    “哼,那傻鸟进来的时候还大放阙词,说他跟姜家主母是亲戚,最多二天就能出去,现在怕也是完蛋了。”

    “他可是武帝存在啊,难道后面关进去****也是武帝强者?”

    “躬道呢,听闻这个深渊的最里面还关押了九星武帝的存在,时不时的会有恐怖的气息传上来,却从未听到过声音。”

    “恐怖的气息?这里的囚牢不是被一股怪力给镇压了修为吗?怎么还会有气息传来?”

    “天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有关入进来的武者都修为全无,就连武帝也不例外,似乎受到某种阵法禁制的影响,一入囚牢便成了普通凡人,想要称王称霸就得看谁的力气更大!

    就在众人纷纷议论之事,那大的囚牢内开始传来裴九翅惨无人道的哭泣之声,令人闻之落泪。

    “呕,呕!”

    还有不断的呕吐的声音,让人纷纷猜测不已,到底怎么回事。

    “如何了?还差多少?”

    囚牢之中,小八擦了下嘴巴,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光了,惊恐的看着身前的李逸,一件长袍披在身上遮羞,而裴九翅正浑身赤条条的趴在地上,臂部满是的鲜血,惨不忍睹。

    “呕!~”

    小八忍不住再呕吐了一翻了,他发誓,此次若是能或者回去,这辈子也不跟此人合作了。

    “淡定点,年轻人。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什么都见过之后,也就见怪不怪了。”

    霸天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现在除非有人来救,否则唯一逃生的希望便是宫主的参天造化阳阳诀了。”

    李逸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极为阴沉,道:“感觉还差一点,再给我一个强壮点的武帝,就应该可以突破这里的异力镇压,恢复元力!”

    他的目光往牢笼中一扫,所有人都吓得纷纷往角落里挤,惊恐万状,一个个哆嗦不停。

    黎一直盘腿静坐在囚牢边,进来后就从未睁开眼来,似乎沉寂到了修炼之中。

    囚牢里所有人的修为都被一股异常的力量镇压住了,所以感受不到众人的强弱,那裴九翅也是自己吹嘘多么厉害,这才被李逸拖了出来,被采补了。

    “没有人自愿献身的吗?那我只能一个个的试了!”

    李逸脸上闪过阴冷的寒气,就朝着那些人走去。

    “哇啊,不要啊饶命,饶命啊!”

    那些人纷纷惊恐的哭喊起来,拼命的躲,有些人更是吓得****发软,瘫在地上,走都走不动了。

    黎突然睁开双目来,道:“都安静!”

    她的声音虽然微弱,却似乎带着奇异的力量,一下子全部静了下来。

    李逸皱眉道:“黎大人,怎么?”

    黎看了他一眼,也似乎觉得有些不适,脸色微微发白,道:“有人来救我们了,已经进入这地牢深渊之中,刚刚跟我联系上了。”

    “什么?是谁?”

    李逸眼中冒出一股怒火来,压低了声音怒吼道:“有人来救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害得我……害得我……!”

    他气的浑身发颤,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一直都想要忘掉过去那些不堪回首的经历,在修炼玄冰要诀之后,这参天造化阳阳诀也一直极力想要忘掉,跟那悲惨的过去彻底的斩断。

    但此刻深陷囫囵,为了活命他也顾不得那许多了,这才重炼神功,打算一举突破这囚牢内的古怪压制,眼前就快要成功了,黎突然跟他说有人来救他们了……

    黎的额头上滚落一滴冷汗,讪讪道:“你们人类的古怪行为,我哪里能够理解。”

    李逸:“……”

    “黎姐姐,当真?”

    小八大喜,急忙靠了过来,道:“是何人来救?”

    “是我。”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囚牢内浮现出一方圆形玄器,散发出道道器蕴来,随后殇的身影逐渐在那浑天仪旁现身而出。

    “殇大人!”

    黎立即站了起来,迎上前去,道:“想不到是您亲自前来。”

    小八讶异道:“这里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下了禁制,殇先生您是如何做到的?”

    殇道:“莫问。”

    他随手画了个圈,在囚牢内渐渐扩大,形成一扇门,道:“黎,你带着李逸先走。有人在外面接应。”

    “是!”

    黎立即拉了一把还气的脑子发晕的李逸,直接跨入那门内,就消失在囚牢中。

    所有人都是看的一脸的愕然,纷纷大喜狂呼的涌了过来,想要逃跑。

    “大人,连我们也一起救吧,再生之恩,没齿难忘!”

    “只要能救我出去,就是捡肥皂我也认了!”

    所有人哭天抢地的拥挤过来。

    殇手指轻轻一点,那通道便要消失在眼前。

    小八连忙大急道:“殇先生慢些,等下我们!”

    他和霸天虎扶起那几乎断气的东门远,也赶了过来。

    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微笑道:“我只是来救黎和李逸的,至于你们,我认识你们吗?”

    小八呆了一下,只看见殇的身影随着那浑天仪一起慢慢消失不见,他终于忍不住破口骂道:“我干!真没义气,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一定剥了你的妖皮当地毯整天踩!”

    突然空间一下晃动,殇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囚牢中。

    小八愣了一下后大喜,讪讪笑道:“殇先生,我刚才只是气话,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就知道您一定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不是的,囚牢的空间一瞬间被人封锁住,有高手来了。”

    小八:“……”

    “哼!敢劫红月城的狱,癞蛤蟆掉进滚水锅里,死路一条了!”

    一道冷哼落下,伴随着气场,立即将那些疯涌的人群震开,万年不见一束阳光的地方,骤然落下一道光芒来,所有犯人全都惨叫一声,几乎被那光芒刺瞎了双眼。

    就连小八这种刚进来两天的人,突然看到强光,都觉得眼睛一阵疼痛,急忙跟霸天虎抱着东门远躲到墙角去了。

    他们现在修为全无,哪怕被这些人的余波碰下,都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殇笑道:“你这里这么多人,我不过带走二个而已,用得着这么小气么?还望通融通融。”

    “通融?不不不,我这里人挺少的,你救走两个,我怎么也要抓四个进来。”

    那人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盯着殇,冷笑道:“我已经在考虑将你打个半死,然后挂在城池中央示众了。”

    殇笑道:“真不近人情。”

    “哼,你又不是人,近什么人情!”

    那人冷哼一声,显然耐性全无,临空伸出右手,飞速朝殇抓了过来。

    “呵呵,你很胆大,很自信。”

    殇轻轻一笑,脚下步伐一踩,就以一个极为古怪的姿势避开了一击,同时空中骤然化出残影,他的本体真身在残影纷纷之下,一步就跨出了囚牢外,自顾自的朝着外面走去,口中自语道:“既然封锁了空间,我便走正门好了。”

    红月城那人瞳孔骤缩,这才露出异常凝重之色,寒声道:“没有我阮风平的命令,这囚牢中从未有人出去过。”

    他身影一闪,便追上了殇,一柄幽暗无色的长枪骤然挺出,无声无息,如同黑暗中的毒蛇,吐着信子。

    ……

    万里高空的清风明月园上,一直闭目修炼的宁可月突然睁开双眸,往天空中望去。

    那七张王座上的光芒渐渐暗了下来,围成一圈在空中旋转,在血色月晷的映照中,缓缓落下。

    七张王座在宁可月的面前逐一排成一线,安稳的落在地上面。那王座上传来的阵阵气息,仿若传承许久之远古,连接现在,在延伸到无穷之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