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26章 逃跑
    身边几人都将目光落在北冥来风身上,显然失去了神识探查,他们都无法判断,各个好奇起来。

    乘浩渺脸上露出一丝怪笑,道:“姜若冰不过匆匆出现了一下,想不到竟已被你牢记脑海之中,朋友妻不可欺,来风兄,你唐突了!”

    北冥来风笑道:“浩渺兄真是不放过任何挑拨的机会啊,我看噬魂宗最厉害的武技不是魂术,而是嘴技。你们想,以姜若冰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坐在那一动不动?就连那个贴身丫鬟小雪都不见踪影,这也违反常理,此人必假无疑。”

    乘浩渺点头道:“这倒是,难怪我也觉得怪怪的。以若冰小姐的性子,子茂兄最后能否娶得佳人,也还是未知啊。”

    北冥来风笑道:“这就不管我们的事了,你我坐等收利便是。”

    “嗯,看来的确没有来看的必要。”

    此刻已有两名武者上场,那比斗虽然引得喝彩连连,却完全不入他们的法眼,乘浩渺抬起头来,目光投向那万里高空外,喃喃自语道:“不知那李云霄如何了。”

    众人听得这个名字,都是心中一震,虽然他们至今仍不相信李云霄的真实战力可以轻松秒掉李逸,但却难以抑制的有股莫名的紧张和压力感。

    北冥来风神色一正,道:“浩渺兄,诸位,我先告辞了。这种无聊的比赛看多了有害无益,这一个月我会在红月城内住下安心潜修,等待着地老天荒秘境开启。”

    乘浩渺道:“也好,我同你一道。相互之间可以多多交流切磋,想要找一名逞心如意的对手,很难啊!”

    两人相视一笑,却都带着苦味。

    原本对自己的武道领悟都是敝帚自珍,但是李云霄和李逸的出现,让他们原本渺天下的心态起了极大变化,少了许多的傲慢和偏见,心头多了一份压力和追赶之心。

    两人渐渐离开人群,剩下的那些人中不少也沉默了起来,悄然而退。大家都是天之骄子,谁也不愿输给他人。

    此刻在万里高空之上,清风明月园内。

    姜若冰不断地贴着宁可月哀求起来,道:“师傅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师傅一向最疼我了,什么要求都会答应我的。”

    她已经央求了二天,让宁可月不胜其烦,喝斥道:“如此大事不容你儿戏,你若跑了,让红月城怎么跟天下交代!乘现在还有时间,你自己选一位老公吧,师傅可以助他取胜!”

    姜若冰一急,两行眼泪就淌了下来,哭泣道:“若是师傅处在我的位置,会是如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何况是自己亲爱的徒弟,师傅你忍心看我一辈子不开心吗?”

    “哼,你哪里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开心,什么又是不开心。”

    宁可月冷冷道:“平平淡淡的找个有出息的丈夫嫁了,便是你最大的幸福,再如何求我也没用。”

    宁可月铁了心肠,闭上双目,任姜若冰如何呼喊也不吭声。

    姜若冰拳打脚踢了一阵,都无法近她周身三尺,这才气的一跺脚,化作一道光芒朝城内而去。

    她不甘心坐以待嫁,偷偷的换了一副男装,便往传送大阵的方向而去,天真的期望能够逃脱。

    “二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

    那传送大阵之处,为了应对秘境开启,守卫是平日的数倍之多,姜若冰刚到就被那卫队长发现,将她请到了一边,苦笑道:“现在比武招亲正在打擂台,若是让人知道二小姐在这,怕要引得天大麻烦了。”

    姜若冰气结,抓住那卫队长打了一顿,这才愤愤离开。

    红月城虽大,她却有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一阵烦躁,来到那酒楼之内喝起了假酒,突然怔道:“这酒的味道……,我终于知道师傅为什么叫它醉忘愁了。”

    “呵呵。”

    突然一道清朗的笑声传来,道:“人之所以烦恼太多,就是因为记性太好。但总是麻痹自己,永不是解脱之道啊。”

    姜若冰呆了一下,只见二名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直接对面坐了下来。

    两人相貌中透着妖异,让人一望之下就有种内心发冷的感觉,而其中一人却给他一种似乎相识的感觉。

    姜若冰警惕起来,喝道:“你们是谁?我有让你们坐下吗?”

    那位似曾相识之人轻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若冰小姐,数年未见,貌甚从前,已经出落成了人间绝色。”

    姜若冰吃了一惊,这人她果然曾经见过,连易容之后的自己也能认出来,她皱眉道:“你到底是谁?”

    那人笑道:“三年前我随家父来到红月城,承蒙姜城主召见,与若冰小姐曾有一面之缘。”

    姜若冰脸上露出一丝凝思,猛然道:“你是唐劫!四极门的公子唐劫!”

    唐劫大笑道:“哈哈,看来我做人还不算太失败。总算是让若冰小姐想起来了。”

    姜若冰冷冷道:“想起来又如何?你来红月城莫非也是来比武招亲的?”

    唐劫笑道:“有这个想法,一举打败天下豪杰,想想都令人兴奋不已,热血喷张。值此重要关头,若冰小姐竟然到处乱跑,而且还满怀心事的样子。呵呵,不知我能否相助一二?”

    姜若冰心中一动,忙道:“对了,你是四极门的公子,想必也有点本事,能否待我逃离红月城?”

    唐劫当场一愣,想不到竟会是这般要求,他也立即猜出了其中原委,苦笑道:“这不是要我被红月城追杀吗?”

    姜若冰道:“你可以拿我做要挟,他们不敢追杀你的。”

    唐劫一阵头晕,突然身边那人开口道:“可以。但必须有条件交换。”

    唐劫吃惊道:“殇大人,不可!此事太……”

    “好啊,同意!”

    姜若冰大喜,急忙打断了唐劫的话,道:“你要什么条件尽管说!”

    那人正是殇,轻笑道:“带我们去红月城地牢救人,只要救出了我们的伙伴,就立即带你走。”

    “地牢救人?”

    姜若冰一惊,骇然道:“你们……你们是死神八象?!”

    殇摇头道:“我跟他们没关系,但我的朋友也跟八象一起被关押在地牢了。”

    唐劫慌忙道:“殇大人,千万不可!若是带走她,会遭到红月城全天下追杀的!”

    殇笑道:“我们去劫狱,不是同样会遭到追杀吗?顺便带她一程又何妨?”

    唐劫一下哑语了,道:“这……”

    姜若冰狐疑的看了一眼两人,冷哼道:“劫红月城地牢,你当你们是封号武帝了?就算我带你们去,也是有去无回,这交易我亏了。不如你们先想办法带我出城,我便告诉你们地牢的地址以及各种防御。”

    殇笑道:“现在虚空之中监视着你的武帝强者就有三人,想要带你出去必然会惊动整个城池的防御,血战是少不了的。我们还如何救人?你只需带路即可,就算我们失败了,你也不亏的。”

    姜若冰一惊,不由对眼前这人刮目相看起来,至少她就没有发现自己被人监视,她怀疑道:“你真有把握救了人还能带走我?”

    殇道:“你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逃婚而已。若是这招不行,还有下招。我本就打算让唐劫去参加这擂台赛,只要他夺得第一,到时候你再拒绝他便可,他绝不会纠缠的,算是对你带路条件的一个后补手段,你觉得如何?”

    姜若冰不信道:“就他也能得冠胜出?”

    唐劫冷笑一声,道:“天下间的这些同辈,除了那李云霄,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姜若冰愕然道:“你也认识李云霄?”她沉思道:“好!我便冒险试一次,为了自己的幸福,拼了!”她脸上露出一脸决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殇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来,道:“唐劫,有了若冰小姐相助,你便自己单独行动吧。救人之事我一人便可,多了你反而是拖累。”

    唐劫点头道:“好,那殇大人自己小心了。我也正好有心一会天下豪杰,看看这些北域四秀东域七星之类的,到底是什么实力,能否提起我一战的兴趣来,哈哈!”

    他对自己的力量充满自信,忍不住的大笑不已。酒楼内之人都是侧目连连,以为是个疯子。

    殇笑道:“事不宜迟,走吧。”

    他伸出手来,在桌面上空轻轻化作一道青色的圆弧,弧光一闪之下,如果花蕾绽放开来,三人骤然消失。

    这一下才惹得酒店内之人吃惊不已,酒店老板急忙跑了过来,左右张望一下,猛地大声怒骂道:“天杀的啊,钱还没给呢,就不见了!蹭了老子的酒喝,让你们生儿子没****!”

    他正骂骂咧咧的,突然眼前空间一扭,立即浮现出三道人影,皆是一脸的震骇之色,望着那已经空了的桌子,神情震惊异常。

    “老板,刚才这里三人哪去了?”

    其中一人忍不住问道,脸色都发白了起来。

    老板一愣,随即大叫道:“我哪晓得,你们认识那三人是不是?他们酒钱还没给呢,你们既然认识,那这钱你们必须得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