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23章 争执
    此刻清风明月园内,也是一片的骇然和不知所措。

    就在李云霄坐上王座休息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出现一道光芒,将他整个人都罩了进去,随后七张王座上莫名的产生共振,缓缓升空,凝成一副阵图的样子。

    所有人怔怔的望着天空上的七把王座,连成一线,各道光芒都朝李云霄身上汇聚而去,立即想到了阮子茂先前所说的武技传承,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

    阮子茂更是嫉妒的浑身颤抖,红月城的无上武学,万年来都无人可以传承到的神通,此刻竟然在他眼前被李云霄继承,若非宁可月在此,他拼着重伤也会冲上去打断传承。

    姜若冰也是怔怔道:“师傅,他这是……,武技传承?”

    宁可月点了点,眼中也是说不出的滋味,道:“这小子竟然有如此机缘,看来也绝非池中之物,你若是嫁给他,倒也不会吃亏。”

    “师傅你胡说什么!”

    姜若冰羞极,这么多人在场,让她脸上红的跟茄子般,羞怒道:“我跟他不过是普通朋友,师傅你修要乱说,坏我名声!”

    宁可月微微含笑道:“没事,反正擂台赛上也无人可以胜过他,你嫁给他是迟早的事。”

    姜若冰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望了过来,羞的头晕晕的,一跺脚怒道:“师傅太坏了,我不理你了!”

    她当即化作一道光芒遁走,羞的再无脸面留下。

    纳兰芷璇哑然一笑,跟那丫鬟小雪也急忙追了上去。

    阮元思看着自己儿子惨白的脸色,也是心中发堵,上前道:“可月妹子,我红月城的不世传承,让一个外人得到,未免不太好吧?”

    宁可月道:“我也不想外人得之,但你们若是有本事,怎么不去获得传承给我看看?这七张王座在红月城放了一万年了,从未有人得到过。”

    阮元思沉声道:“即便红月城现在无人可得,那也是红月城之物,迟早有红月城的人得到,若是传承了出去,那就流失了。”

    宁可月哼道:“呵,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打断他的传承?”

    阮元思道:“正是!若是可月妹子觉得不方便出手的话,便由为兄代劳吧。”他身上释放出元力波动来,随时准备出手。

    宁可月眼中寒过一闪,冷冷道:“你敢?!”她身上气势一逼,立即将阮元思的气息压制住,冷笑道:“你不用担心,擂台赛后,这李云霄也就是自己人了。”

    阮元思脸上浮现出隐隐怒气,却又无可言对。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道:“王座传承,万年来首见,乃是机缘,切不可打断。”

    光芒闪动一下,姜楚然和阮红玉联袂现身出来。

    红月城众人一惊,急忙上前道躬身道:“城主大人!”

    所有人这才大惊,竟是七大宗主之一的红月城城主,这些小辈心中一个个涌起热血,目放异彩,全都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他们一个个都是听着这些传奇人物的故事长大的,此刻一见真人,忍不住的激动万分。

    姜楚然让众人免礼,便笑道:“恭喜可月妹子走出过去的阴霾。”

    宁可月微微一笑,欠身道:“多谢城主大人关心。”

    姜楚然点了点头,朝众人道:“感谢诸位不远万里来到红月城,也是给我薄面。今日之会便到此为止,大家散去吧。擂台赛在三日之后举办,无需报名,欢迎大家踊跃参加。”

    众人都是受宠若惊,纷纷表示一定参加,便在阮子茂的安排下逐一离去。

    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他们要处理这武技传承之事,当时东门远猖狂这姜楚然都没能出来,现在都亲临此地,可见这传承之事的重要性,他们在场多少有些不方便。

    此次赴会,不仅得到天波镜相助,大部分人都武道有所突破,而且亲眼目睹了匪夷所思的惊天一战,给他们内心造成的震骇难以想象,最后更是见到了七大宗主之一的红月城主,称得上是不枉此行了。

    待众人离去后,阮元思忙道:“城主,这李云霄实乃外人,若是不断他传承,红月城绝世武学外流啊!”

    姜楚然凝声道:“你说的我也知道了。且不说这李云霄是否会成为我红月城的人,但王座上的功法要诀多年来从未被传承过,能被他取下也是一件好事。而且我们可以通过他为契机,找回失传的绝学,若是冒然打断的话,下一次被人传承就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阮元思呆了一下,有些也无话可说,叹了一声便默默的站在一旁。

    宁可月倒是闻言后倒是有些担忧起来,道:“这绝学既然是要通过王座传承,那自然是难以言传身教的。如果李云霄习得,城主打算如何让他传出来呢?”

    阮红玉道:“如何让他传出来妹子就不用担心了。我倒是很好奇,妹子跟这人是什么关系?竟然为了他,可是废掉八象榜眼,不惜和封号武帝决裂,呵呵,这份气魄,让人难以企及啊。”

    宁可月淡然道:“既然如何传出来不重要,那我跟他的关系就更不重要了。不过,若是你们采用搜魂之法读取他的记忆传承的话,呵呵,那就不好玩了。”

    姜楚然道:“如果他能用自己的办法将武学传承出来,那是再好不过。若是不行的话,搜魂无异于是最佳途径。虽然危险,但只要小心控制,还是可以避免伤及他的。”

    宁可月道皱眉道:“搜魂之事免谈,城主还是另想他法吧,免得闹得众人都不愉快。”

    阮红玉怒道:“宁可月!红月城的绝世传承,难道不值得冒险一试吗?”

    虽然此地没有外人,但宁可月这般不给姜楚然面子,还是令她内心怒火狂烧。

    宁可月轻轻一笑,淡然的吐出三个字,道:“不值得!”

    “你!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宁可月到底是何身份?”

    阮红玉逼近道:“是魔女,还是红月城宁家之人?”

    若是魔女的话,便是我行我素,姜楚然便可以将她驱逐出城。若是宁家之人,就必须听从城主之令!

    宁可月冷笑道:“少拿这些道理来压我,我即是魔女,也是宁家之人!城主的命令,有理的我便听,无理的,那就只能呵呵了。”

    阮红玉气的胸前起伏不定,做了这么多年姜家主母,从未有人敢这么顶撞她,偏偏眼前这顶撞之人她还打不过!

    她气的身体乱颤,一口气在胸口不知如何发泄出来。

    姜楚然头疼道:“好了好了,都别吵了。也许能够轻松获得绝学也说不定,若真要走到那一步,就等那一步来。我的态度是,红月城的绝学,就必须留在红月城。”

    宁可月笑道:“怎么没留了?三日后的擂台赛,有谁能够胜过李云霄的?红玉姐姐,他马上就是你的女婿了,你可得对他好些。”

    “放屁!我坚决不同意!”

    阮红玉面对宁可月,也忍不住爆粗口了,怒道:“我是姜若冰的母亲,我不同意,就算他战力天下无敌也没用!”

    “哦?”

    宁可月嗤笑道:“难道楚然大哥颁布下去的红月令,以武论亲,要食言了吗?现在突然多出一些附加条件来,还要父母同意,呵呵,这让天下豪杰看我红月城笑话啦。”

    姜楚然见两女争执,只感到头疼,而且都是不能得罪之人,只好道:“这李云霄是否参加擂台赛还是未知,况且这武学传承也不是一两天可以完成的,时间上是否紧凑,我怕他未必来得及。”

    阮红玉眼前一亮,道:“对啊!三日后擂台赛便要开始了,既然是不世绝学,传承个一年半载的也是正常,哈哈,想做我红月城的女婿,这辈子是没指望了!等着被搜魂吧!”

    她脸上尽是冷笑之色,不知为何,她看宁可月就是不顺眼。

    宁可月冷哼道:“哼,下辈子?红月城又不是只有你女儿待字闺中,大不了我从宁家找一个女子嫁给他便是了,做红月城的女婿有这么难吗?”

    “你……!”

    阮红玉被她顶的无话可说。

    阮元思道:“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他的心思也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娶姜若冰,只要能把李云霄支开,至于这武学传承被谁说的,他倒不是那么上心。

    姜楚然道:“此事暂且这般,一切等他从传承中出来再说。现在最为重要的便是地老天荒开启之事,很快便会天下震动,各派高手尽数前来。对红月城的安全来说构成极大压力。而可月你又在这个时候彻底得罪了凌白衣,实属不智。”

    阮红玉讥讽道:“呵呵,可月妹子神功盖世,区区凌白衣算的了什么,况且她自己也扬言有本事让凌白衣来打她,到时候此人来了,自有可月妹子应付,我们大可放心。”

    姜楚然皱眉,道:“红玉,休要冷言冷语的。这个时候大家应当齐心协力。若是凌白衣来了,便是整个红月城的大敌,人人首当其冲!可月妹子的做法也没错,打残了东门远,扬了我红月城的威风,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