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22章 武技传承
    整个清风明月园内,如同晚霞般的艳红,那如血的月亮高高挂在上空,所有人都骇然而望,看的呆滞了。

    满城之人,尽皆举目而望,一个个目瞪口呆。

    月晷变红,昭示着一个月后,四大域秘境之一的地老天荒将降临红月城外,紫云峰上。

    这一变化来的太过突然,让所有人都一时难以反应过来。

    “云霄大哥,你没事吧?”

    姜若冰突然叫了一声,发现李云霄满头都是冷汗,脸色异常的苍白,紧闭双目。

    李云霄此刻哪里敢睁眼,忙道:“我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休息下便好。”

    姜若冰上前搀扶着他,道:“也许是刚才战斗留下了不适,你就坐一会吧。”

    她扶着李云霄走到王座之前,让他缓缓坐下休息,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内心都极不是滋味。

    宁可月上前道:“我来帮你看看。”她伸出手就探了过去。

    李云霄吓得浑身一颤,急忙往后面靠去,忙道:“不用不用,旧疾发作,千万不用!”

    宁可月呆了一下,收回手来,道:“好吧,那你静静休息会。”她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阮元思突然问道:“可月妹子,你如何会认得这炎武城城主?”

    宁可月道:“有缘,所以认得。”

    阮元思:“……”

    众人都知她是不想说,但为了此人连东门远也敢废,连夜影武帝凌白衣也敢公然得罪,两人之间的关系怕是没那么简单。

    其实他们也是想多了,宁可月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女,救李云霄是一方面,但东门远敢在红月城这么嚣张,就算没有其他事,也照样会废了他。

    阮子茂虽然心中极为不快,但内心比先前要轻松的多了,李逸这个大患一除,李云霄还有铁片可以控制他,乘浩渺和北冥来风也答应了放水,这下擂台赛中基本是稳胜无疑了。

    东门曜沉声道:“几位大人,这月晷变红,真的能精准昭示地老天荒降临吗?”

    阮元思道:“有误差,但不大。”

    东门曜点头道:“此事甚大,我必须先行会噬魂宗向门内禀报,还有我三哥之事……”

    他犹豫道:“希望贵派可以暂且留他一命,我派宗主定然会亲自过问此事。”

    阮元思正想满口答应,他本就没有杀东门远的想法,但还是沉默了,转而望向宁可月,此事似乎已经非他能决断了。

    宁可月淡然道:“我对你们噬魂宗真没什么好感,就算是皇甫弼开口,这东门远也多半是要死的。”

    众人皆是大汗,这魔女说话也太任性而为了吧。

    宁可月看着脸色极为难看的东门曜,哼道:“不过同为七大宗派,这点面子我还是会卖给皇甫弼的,虽然结局都一样。”

    东门曜这才脸色稍稍好转,抱拳道:“既然如此,那多谢可月大人了。这两件事都较为紧急,我这便回宗门。元思兄,再会了。”

    他说完,便留下乘浩渺,化作一道光芒而走。

    此刻虚空之中那些躲过了一劫的强者,也纷纷离去不少,似乎地老天荒的即将开启对他们震撼也极大。

    城主府内,姜楚然也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喃喃自语道:“终于又等到仙境降临了!天思,我无论如何也要得到!”

    阮红玉担忧的看了他一眼,道:“天思之能太过强大,我们还是先找那李云霄看看能否全面接触若梅的咒印的吧,如果可以的话,也不需要去冒这个险了。”

    姜楚然摇头道:“不光是为了若梅,哪怕是为了红月城,我也一定要得到天思。若是能够炼化天思的话,红月城便能凌驾于其它六派之上,我也不用总是抱怨自己的无能了。”

    阮红玉心中一酸,难过道:“楚然你何须如此自哀,你已经做得极好了。”

    姜楚然道:“这同时也是为了我自己啊,修炼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很难再进了。这天思也许就是我武道之路的一个突破口,得之,前方一片海阔天空,失之,也许就是终点了。”

    阮红玉依偎了上去,从身侧保住姜楚然,柔声道:“但无论如何,你一定要以自己的安全为重中之重。无论是为了红月城,还是我,还是我们的女儿。”

    姜楚然笑着拍了拍她的小手,道:“放心,我可是天下少有的高手,你怕什么。这次擂台之赛怕是悬念不大了,当是子茂夺冠无疑。”

    阮红玉一愣,道:“你怎么又看好子茂了?那李云霄的战力远在子茂之上啊。”

    姜楚然笑道:“擂台赛比的实力,但擂台之下比的就是综合实力了。我相信子茂会妥当处理好李云霄之事的,若是他搞不定的话,那也会让我失望的。”

    阮红玉皱眉道:“但是我观现在情景,若冰对子茂无意,反倒是对这李云霄颇有好感。”

    姜楚然不以为然,笑道:“这李云霄也的确是个难得之才,但是身份太过神秘。还是把若冰交给子茂更让我放心。至于好感这东西,处的久了自然就会有好感。李云霄吸引她的,也不过是那份与众不同的神秘罢了,女孩子最终要的还是那份安全感啊。”

    阮红玉嗔道:“看来你真的很懂女人心啊,老有一套的!当初怎么没把这魔女给收了?”

    姜楚然笑道:“我不是收了你这个魔女吗?哈哈!不过,现在唯一让我担心的便是……”他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起来。

    阮红玉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凝声道:“宁可月?”

    “不错!”

    姜楚然轻轻点头,道:“这个疯丫头对若冰极为喜爱,若是她强行替李云霄出头的话,我怕结局有变。不过,如果可月妹子对李云霄的来历身份能够保证安全,以李云霄之天赋,将来的成就不会在我之下,考虑让若冰嫁给他也未尝不可。”

    阮红玉忙道:“那疯女人哪里会考虑这许多,一向凭自己喜好做事!若是由得她来,会害了若冰一辈子的!虽然我不是若冰的亲娘,却也一直视她为己出,从未有过偏袒。决不能让若冰嫁给李云霄!”

    她突然脸色微变,问道:“楚然,若是真的发生冲突,你可有把握压制的住那疯女人?”

    姜楚然一愣,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阮红玉脸色大变,骇然惊道:“怎么可能?连你也不是她对手?”

    姜楚然摇头道:“这不是实力强弱高低的问题。你也知道,她是做事从来不计后果的魔女,而我是红月城主,我的身份就决定了我绝不可能会和她斗。就算能压制的住她,也定然是两败俱伤,那后果太严重了。所以,若是她执意挺李云霄的话,就只能靠子茂自己去解决了,我这个做姑父的,是绝无法强行出头的。”

    阮红玉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从刚才水幕中看到的那一剑,就算是她和阮元思联手,怕也不是那女人的对手。

    姜楚然看了她一眼,叹道:“再者,看到可月妹子走出了桃花坞,而且武技更上一层楼,我内心是十分高兴的。这次地老天荒的开启,我就更加可以全心全意的去寻找天思了。”

    阮红玉听得心头大震,惊道:“楚然,你别这么说,我听的好害怕!”

    姜楚然大笑道:“哈哈,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只是若我受伤或者其它的,红月城有了可月妹子在,也不会受到多大影响。”

    阮红玉一阵的心烦意乱,那擂台赛之事瞬间抛到了脑后,完全没有心思去想了。

    “什么?这是……!”

    突然姜楚然发出一声震骇的叫声,让阮红玉心头一跳,自己的丈夫极少会有这种失态的时候,即便是刚才月晷变红,外表也是十分淡定的。

    她顺着丈夫的目光往那水幕中望去,只见李云霄所坐的王座之上发出强烈的光芒,与另外六把王座产生共鸣,缓缓升在空中,似乎连成了某种阵法,一道道的光芒朝着李云霄身上汇聚而去。

    阮红玉惊道:“这,这是什么?”这种现象她从未见过。

    姜楚然脸色十分凝重,沉声道:“武技传承!这李云霄竟然触发了王座上的武技传承!我操,这怎么可能?!”

    身为七大宗主之一的他,也忍不住爆粗口了!

    阮红玉骇然道:“王座上的武技不是早已混乱,被万年前的城主封印了吗?”

    姜楚然凝声道:“不错。但是万年前封印王座的那位城主,将自己的武道传承铭刻在了封印之上,这么多年来也未曾有人解开过。久而久之,大家都以为那是不存在的子虚乌有之事,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传承武技……”

    阮红玉也怔怔的呆滞住了,这传闻她自然也是知道的,从不认为有生之年自己可以看到,但此刻……

    姜楚然脸上神色异常的凝重,沉声道:“那一代的红月城城主,被誉为这万年来最强的一代!连他都忍不住铭刻下来的武技,绝非凡物,无论如何这李云霄必须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