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21章 天地悠悠
    所有人在这一剑镇魂歌下,茫然若失,仿佛天地间一切都不再存在,回望过去,只剩下一个个的时间片断,在记忆里不断消碎。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天地悠悠,岁月如歌。

    那些还能睁开双眼的强者,惊骇的看着那巨大的鬼王之身在剑芒下像切柿子般一劈两半,那黑色的能量球也瞬间破裂开来,大量的黑色能量爆向四周,无数怨魂厉鬼惨叫着,铺天盖地涌出,却被那股沧桑写意湮灭,天地间只剩一片寂寞。

    万千鬼魂,无数残魄,竟然在这一剑岁月之中,被镇魂歌所超度,引向那六道之彼岸,渺不可知的天国。

    东门远已经惊惧的无法吭声了,张大嘴巴,一张脸完全的麻木了。

    “砰!”

    他手中的噬魂幡猛地爆开,身体也如同这杆灰色的幡,几大窍穴上爆出团团血雾,挥洒在天空上。

    整个人如同泄气的皮球,精气神全失,一下子****了下来,脸孔瞬间苍老了数百岁似的,变得昏暗无光。

    霸天虎心中震骇,惊呼道:“远大人!”他急忙飞身而上,要救东门远下来。

    宁可月身上的金色战衣和宝剑瞬间化作点点金芒凝聚在她身前,凝聚成权杖的形态。

    她轻轻抓住岁月如歌,置于身侧一点,整个空间微微震荡一下。

    霸天虎骤然发出一声惨叫,如同胸前被人重重锤击了一下,喷出一口血来就震落了下去。

    此时所有人才一个个从那种茫然若失的状态下回过神来,尽是脸色发白。刚才的一战太过骇然,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他们现在都还未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只知道结果——宁可月赢了!

    东门远从天空中掉落了下去,重重的摔在清风明月园上,震起尘灰。

    整个天空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敢弄出半点声音,呼吸都是极为小心,一个个脸色发白。

    宁可月此刻依然是一席淡绿色的碎花长裙,手中握着古朴的权杖,缓缓从天而落,她的面色有些苍白,却显得更加圣洁庄严,如同仙女降临。

    匪夷所思的一战,让众人对眼前这名女子的敬仰之情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就算是阮元思和宁航锋,还有无数在各处观看之人,俱是心惊胆寒。

    那一剑岁月镇魂歌,绝对是七大宗主,封号武帝般的实力,已经凌驾在亿万人之上,站在这片大陆的顶峰!

    八象之中只剩小八还有气力,他提起勇气,宝剑横身,挡在东门远的身前,颤声道:“你,你不能杀他,你,你,你可知我们老大是何人?”

    宁可月几步踏出,直接走到小八身前,也不见她出手,就有一股无形之力化作巨大的巴掌,直接扇了过去。

    “啪!”

    一声巨大的清脆声响起,小八整个人被扇飞了起来,身体在空中翻了几圈就掉落下来。

    宁可月冷笑道:“你们老大?切,不就凌白衣吗?有种让他来打我啊!”

    “啪!”

    又是一个巴掌将小八扇的直飞了起来。

    “嗞!什么?!”

    这一下所有人都是猛然倒吸口凉气,骇然的无以复加,一直小心翼翼不敢吭声也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凌白衣……”

    所有人都是冷不住的胆寒,难怪北冥亢天一听就不吭声了,竟然是封号夜影,天地风云榜排名第四的那位大人!

    李云霄神色微动,眼中闪过回忆之色,暗叹道:果然是他,大麻烦啊,也只有可月这种魔女性格才天不怕地不怕的,完全不计后果,若是姜楚然在这,定然不会这么彻底和八象决裂。

    阮元思也是额头上渗出冷汗来,暗道要糟,若是凌白衣的身份没有公开的话,他们还可以暗中操作,对死神宫这几人灵活处理,现在当着大众广庭的面说了出来,现在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而且已经道出了魁首的身份,若是再动手的话,岂非明摆着与那人为敌?

    “你,你知道了还……”

    小八捂着脸,站了起来,一脸的不服。

    “啪!”

    又是一个耳光扇出,整个人再次翻了出去,他的脸已经肿的不行了。

    “宁大人,你……”

    “啪!”

    “我家老大……”

    “啪!”

    “大人,请注意风度!”

    “啪!”

    “哇!不要再打了!”

    “啪!”

    “我杀了你哇!”

    “啪!”

    “停停停!到底要怎样才不打了!”

    “啪!”

    一声声的耳光震入众人心田,全都是觉得浑身发冷,嘴唇极度干渴。特别是在知道了他们老大的身份后,还敢这样出手。

    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啊!

    小八一个脑袋肿的跟西瓜似得,而且是紫西瓜,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似乎脑袋变大后也变得沉重了,有些往前栽。

    双目中也尽是血丝,哀怨的盯着宁可月。

    宁可月冷冷道:“怎么,不说话了?”

    小八拼命的抿着嘴,生怕自己一时嘴贱再说出声来。

    “啪!”

    又是一个耳光扇了下去,这次直接把他砸到了地里,整个头都埋了进去。

    所有人都是心头剧烈一跳,颤抖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连呼吸都不敢了,说话也打,不说话也打,这女人真是疯子!

    小八这下学乖了,直接保持这个头插在地里的姿势,这样总不会被打了吧。

    “哼!凌白衣就吊了?就算你老大是傲长空,也救不了你!”

    那淑女形象,说起话来却是透着一股****的霸道气息,她手中权杖往地上一顿,立即一股巨力从地面上震出,直接震入小八的头顶,将他整个人轰向天空,等再摔下来的时候,直接昏死过去了,不省人事。

    死神八象中的三人,还有死神宫宫主李逸,四人全部躺倒在地上,战力全失。

    剩下黎一脸的苍白,不知如何是好。

    眼前这女子的实力太过恐怖了,就算她恢复到妖力的巅峰状态,多半也不是眼前这女子的敌手,此人是她苏醒以来所见到的最强人类!

    宁可月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朝宁航锋道:“此五人全部带入地牢,按照红月城的规矩来,任他是谁,该杀的就杀!”

    “是,是!”

    宁航锋也是一身冷汗,今日之事已经不是他这个级别可以做主的了。急忙招下那几名禁军内的武帝强者,当成了搬运工,将李逸等五人尽数抓捕起来。

    宁可月手中的岁月如歌突然化作点点金芒,消失在手中。

    她静静的望着天空一角,平淡的说道:“亢天大人,刚才你说要带我小友回北冥玄宫?此事还请你下来跟我详细说说,你站的太远了,谈话不方便。”

    被她盯着的那方天空上一阵颤抖,随后北冥亢天的身影浮现了出来,脸上一片紧张之色,化作光芒落在清风明月园内。

    北冥亢天也是一阵头大,想不到惹出了这么厉害的一个正主,他讪讪赔笑道:“那李云霄不知哪里学来了我北冥玄宫要诀的破解之法,我想邀请他回去一叙,把酒言谈,共同印证武学,共同进步。”

    众人都是听得发晕,就连北冥玄宫的长老在宁可月面前也得战战兢兢啊。

    宁可月朝李云霄道:“小子,你可愿去?”

    李云霄连连摇头道:“当然不!这亢天长老太凶了,我不敢,他会杀了我的。”

    他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天真的说道。

    “哈哈,怎么会呢!”

    北冥亢天尴尬的笑了起来,道:“老夫最欣赏在武道上所有创新的年轻后辈,爱惜还来不及呢。在北冥玄宫,有我在,谁也别想动你一根指头!当然,去不去这得尊重小友的意见才行,这是不能勉强的!”

    李云霄道:“那你还说在红月城内等我,叫我有种就一辈子别出去?”

    北冥亢天笑道:“哈哈,那不过是开玩笑罢了,真是原因是这红月城内景色幽美,我想多住几天而已,哈哈。可月大人,我住上个十天半月的,没意见吧?”

    宁可月淡然道:“有意见。”

    北冥亢天:“……”

    宁可月道:“没事的话就直接回去吧,红月城不喜欢无聊的闲人。”

    北冥亢天一股怒气涌上心头,虽然对宁可月万分忌惮,但他毕竟是一派长老。他倒是不怕宁可月会杀他,毕竟北冥玄宫也不是好惹的,但就怕这魔女跟折磨小八一样折磨自己,那这张老脸就彻底的毁了。

    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他拱手沉声道:“那就告辞了!”

    不敢再多言,狠话也不敢扔,带着满腔的怒火和憋屈,瞬间就消失在花园内。擂台赛的结果他也不想知道了,有宁可月在,是无人动的了李云霄了。

    北冥亢天刚走,突然天空变色,一片红芒洒落下来,照耀在花园上,异常艳丽。

    李云霄猛然心头一震,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间,自己脑海中传来疼痛之感,双眸竟然抑制不住的就要化作血色月瞳,他大骇不已,急忙强行用力镇住,若是此刻现出月瞳,怕是宁可月也救不了自己了!

    突然间阮子陵大骇的惊叫道:“红月,红月!月晷变成红色了!”

    欠的那章今天没法补了,下周再补,最近各种事总缓不过神来,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