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20章 岁月如歌
    阮红玉也瞬间来到此地,脸色一片灰白,心情难以平静的咬牙道:“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尝试着与它沟通,却从来不可得!这疯丫头这么多年都没摸过此物,竟然还能驱动,是不是这里面被她当年弄了手脚?!”

    姜楚然摇头,苦笑道:“宝物自有灵性,各人不同机缘,强求不得。”

    话音落下,那金色棍子突然从祭台上飞出,化作一道流光而去,整个天空映的一片红霞,如同被燃烧起来。

    东门远脸色瞬间大变,他猛然感受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朝着自己压来,很快便看到了那金色棍子破空而至,似乎要碾压碎一切!

    “嗞!”

    他猛然吸了口冷气,自从被皇甫弼伤过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到了极大的危险!他急忙双手掐诀,那金色力士骤然大吼一声,猛地变得巨大,一掌就朝那棍子轰去!

    一招之下,威压如滚滚天雷,整个天空花园剧烈的颤抖起来,随时都要崩溃!

    阮元思吐了口气,骇然道:“果然是权杖!”

    他眼中露出复杂之色,也单手掐诀,立即一股力量从身上浮现而出,形成一股结界之力,将整个空中花园笼罩进去,这才让那颤抖稳定了下来。

    “哼,难道变得越大就越厉害吗?”

    宁可月冷笑一声,双手做了个古怪的姿势,如同跳舞般的美丽,让人赏心悦目,只可惜无人观看,所有的目光都骇然的凝固在天空上。

    那根金色权杖突然裂开,竟然在空中分解变化,不断地衍生出来,刹那间化作一只巨大的金色鸽子,身体极为肥胖,样子萌萌哒的,两只小爪子直接往那金色力士手臂上抓去。

    东门远脸色骤变,那魂奴与他的魂魄直接相连,金色鸽子一抓之下,便感到一股强大的器蕴震入魂内,竟然要将汇聚万魂于一身的魂奴撕裂!

    这种情况让东门远吓得魂飞魄散,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在他脑海中浮现,自己这可是地级巅峰的魂奴啊!威能远胜一般的九阶玄器,岂是随便能撕裂的?

    他飞快的单手掐诀,另一只手上噬魂幡急忙展开,在空中迎风飘扬,一副恐怖的地狱场景在天空浮现,所有人望之都是浑身冷汗。

    宁可月舞动着身姿,轻声道:“记忆是一张挂满风铃的卷帘,而人的一生大多以缺憾为主轴,在时光中延展。”

    随着她的诗声响起,那金鸽子抓住魂奴力士不放,任由四周环境变化,无数冤魂恶鬼竞相而出,也丝毫不为所动。

    “那些走远的时光,无人可以挽留,一切,都不过是一指流沙。”

    宁可月眼中突然掠过一抹寒光,丹唇轻吐,道:“岁月——如歌!”

    “轰!”

    那炼狱之中,金色魂奴骤然发出惊恐的哀嚎,轰然一下就被鸽子撕成了碎末,无数魂体疯涌而出,在噬魂幡的天地内哀嚎。

    “噗!”

    东门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地魂凝形一破,给他巨大反噬,体内真气翻滚,肉身也要裂开般的痛苦。

    东门曜和乘浩渺两人彻底看傻了,他们可是极其清楚那地级魂奴的厉害,怎么如此轻而易举的完蛋了?

    虽说只要魂魄不灭,一定的时间后还能从噬魂幡内凝聚出来,但这种在他们宗门内传的神乎其神的存在,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两人的自信心都受到了极大重创,开始对魂奴将来的发展产生了极大怀疑。

    李云霄眼中含笑,微微点头称赞。宁可月颓废了这么多年,武道不退反进,看来这些年她无情无欲,静心修武,反而因祸得福了。

    “竟然撕裂我地魂,我跟你拼了!”

    东门远彻底发狂起来,喷出一口血后,手中噬魂幡一扬,那恶鬼炼狱的世界骤然而下,要将整个清风明月圆都吞噬进去。

    宁可月朝阮元思道:“护园。”

    吐出两个字后,她飞身往空中而去,引开那些恶鬼怨灵。

    阮元思苦笑一下,一柄绿色的长剑凌空而出,剑气闪耀,他双手置于剑柄之上,往地下一插。

    一股剑气以他为中心从大地上蔓延开来,将整个清风明月楼都罩入他的剑芒之下,将外面的阴寒之气尽数排开。

    众人这才觉得一丝的暖意,心中则是热血澎湃不已,这种程度的战斗,从来都只存在于各种传说中,而今能够亲眼所见,此行不虚!

    “想走?走到天涯海角也得死!”

    东门远被愤怒占据了脑海,无数的冤魂恶鬼化作一道道的流光,冲击而去。

    宁可月随手一招,那权杖——岁月如歌立即回到手中,轻轻挥舞一下,将那道道魂魄漫天打散起来。

    “哼,我这里有亿万生魂,我看你打到什么时候!”

    东门远狞笑不已,又是一招手,铺天盖地的恶鬼从炼狱中涌出,嘶吼而上。

    宁可月柳眉一皱,生出一股戾气来,寒声道:“噬魂宗真是个不该存在的宗派,这要杀多少人才能练成一杆幡!”

    她右手握住岁月如歌,高高举起,一道金光在权杖上闪过,立即变化起来,金芒将她全身都照耀了进去。

    一道忧伤的轻吟之声响起,道:“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眨眼之下,权杖消失,那耀眼的金光尽数浮现在她身上,那倩影上一件金色战衣如芒闪动,在月华下徐徐生辉,手中则是握着一柄金色长剑,宛若月中仙子,凌波而来。

    阮元思眼中尽是复杂之色,充满了各种羡慕和嫉妒。

    权杖——岁月如歌,乃是红月城最高权力的象征,同时也是一件极为强大的玄器,是历代城主必须炼化之物。

    但自从上任城主起,就只有宁可月一人可以掌控此物。若非当年之事令她心灰意冷,从此隐居桃花坞,怕是这城主之位也轮不到姜楚然了。

    东门远心头一跳,那权杖变化之后给他的感觉更加心惊,他大喝一声,双手飞速结印,空中那炼狱般的景象内,浮现出一道阴冷的幽光,化作一个巨大的鬼头,拼命吞噬吸收着亿万魂魄。

    “嗞!鬼浮屠!”

    东门曜骇然惊咋,浑身的毛细血孔都冒出冷气来,乘浩渺在其身侧都感到了他的体温全无,不由得皱眉。

    他忍不住问道:“曜大人,这鬼浮屠是什么东西?”

    东门曜身体颤抖了一下,用那干渴的喉咙道:“鬼浮屠是一种巨灵神通,类似于凝聚杀气,使得杀神降临,这鬼浮屠便是用万魂侍奉鬼王,让鬼王亲临人间!”

    炼狱之中的鬼头在吞噬万魂后不断地壮大起来,渐渐凝出身躯,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东门远大声笑道:“哈哈,今日喂食鬼王所损失的魂魄,我会从你们红月城内补起来的!”

    他手中一道诀印打在那鬼王身上,绽放出清幽之光,喝道:“鬼浮屠,给我上!”

    “隆隆!”

    炼狱中那鬼王的身体不断凝形而出,张大恐怖的嘴巴,双手在身前抱圆,形成一个黑色的能量球。

    那球内充斥着各种负面能量,仅仅是威压之力,就让虚空中隐遁的强者一片骇然,数十道破空之光乍起,都是往远处逃遁而去。

    守护者清风明月园的阮元思也是额头上渗出汗珠来,感到莫大压力。

    突然一道青光乍起,在园内散开,正是宁航锋出手,与他一道共同把持,这才压力大减。

    东门远已经将真元提到极限,怒喝道:“六道同开,鬼魂万千,浮屠炼狱!”

    那鬼王手中的黑色能量球骤然发出强大的幽光,开始吞噬者四周一切,似乎要将这个天地都拉入炼狱之中,同坠六道!

    “啊!”

    天空中不断的传来惨叫,不少自以为实力强大,躲在虚空里没有逃走之人纷纷被那黑色圆球吞噬了进去,尸骨不剩,魂魄不留。

    这一下引发了更多强者逃跑,但此刻已经逃之不及了,除了少数几个自爆玄器燃烧精魂的躲过一劫,绝大多数都尽数吸收进去,难逃一死。

    整个红月城上空似乎打开了地狱之门,一片恐怖的鬼相,让满城之人皆惊,各个惊恐不已。

    宁可月神色不变,深吸了口气,闭上双目,右手横剑置于身后,慢慢的运势凝元,一道道古怪的符号从剑身上浮现出来,化作金光消散在空中。

    仿佛有种渺不可闻的歌声在剑芒之中响起,如同来自那天都,如梦似幻,飘散在红月城上,传入每一个人耳中,扣人心弦。

    李云霄开口吟道:“叩金缕衣兮,意入魔。行云流水兮,渺天波。横扫千军兮,引若河。空怀万世兮,千古歌。”

    众人心中一震,这首诗竟然与那飘渺之曲无缝配合,令人生出一种无穷岁月流逝,天地怅然一片的萧瑟情愫。

    他的诗声停下,宁可月双眸渐渐睁开,丹唇轻吐道:“千秋若雪,半夕若梦,一剑岁月镇魂歌!”

    剑上一片沧桑写意,剑芒横扫而出,一道金色光芒划破天穹,时间的秩序被打乱,好似千秋万古,白驹过隙,都凝聚在这一剑之中,要斩裂过去,斩裂现在,斩裂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