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19章 地级魂奴
    城主府内,阮红玉也是皱起眉头来,不快道:“若冰这丫头说话口无遮拦的,一个女孩子家没有一点矜持也没有!这让天下群豪怎么看我们!”

    李云霄苦笑道:“远大人,可不可以尊重下我自己的意见?我的事你来安排,这样好吗?你的魂奴炼到了天级么?这么有闲工夫管闲事?”

    静,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张大嘴巴呆滞了。

    竟然敢这样跟东门远说话,他疯了?

    所有人都觉得有种荒诞的感觉,眼前这人且不说是曾经杀了二十多武帝,连自己父亲都能杀的刽子手啊,光是天空中那金光闪耀的魂奴,看着就让人心惊胆寒,现在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姜若冰说的,龟缩红月城数十年,以他的天赋出去是迟早的事,到时自然无人敢拦。

    “死!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了!”

    东门远怒吼一声,天空中的那道金色魂奴瞬间突出一道金色闪电,往李云霄劈来!

    李云霄额头上渗出丝丝冷汗,他也是赌一把,用言语挑拨东门远,以此人的个性定然会发怒攻击,那么红月城要维护自身形象就不能不出面保护自己,只要引得两者冲突起来,自己便有游刃的余地空间。

    现在东门远果然怒了,那道金色闪电不仅蕴含极强的雷电之力,而且可以直接攻击灵魂,中者必死。

    阮元思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来,怒道:“东门远,你竟然当着我的面杀人?该死!”

    他怒喝一声,双目如刀的盯着东门远,手中却没有丝毫动作,而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李云霄心中猛然一惊,暗道:不好!这阮元思根本就没有要保自己的意思,这是要故意看着自己被杀啊!他目光掠过之处,只见阮元思的嘴角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来。

    姜若冰却是惊叫一声,飞身冲出,却被阮子陵冷哼一下,一步就拦在她面前,翻手一掌拍出,把姜若冰拦了下来。

    生死瞬间,李云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再也顾不得什么底牌,正要演化不灭金身,并且招出界神碑来,突然一道金光射下,轰在那霹雳之上,炸出一团光芒四下散开,仅仅是冲击之力就让所有人心神大震,体内气血激荡不已。

    “是谁?敢管我的闲事!”

    天空中金色的脸孔怒吼起来,不断的变化着形状,但多是狰狞。

    一道光芒落在李云霄面前,渐渐的天空上浮现出一道淡绿色的身影,在光束之中缓缓落下,那悦耳的声音从口中轻吟而出,道:“受时间掌控的人,再无自由。看茫茫世间,谁将韶光偷换。人也好,魂也罢,不过一抹荷塘月影。”

    倩影落在李云霄面前,风髻露鬓,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一身淡绿的碎花长裙,腰不盈一握,那绝美容颜之美,竟不在姜若冰之下,美得无瑕,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看的所有人都是一呆。

    “师傅!”

    姜若冰大喜,急忙跑了上去,撒娇道:“师傅不在,他们一个个都欺负我!还欺负我朋友!”

    不远处的宁航锋心中一惊,急忙飞驰而下,恭敬道:“二姐!”

    他内心一片骇然,已经避世多年的二姐从来不过问世事,却为何会为了李云霄而出现在此地,而且看她容颜之上,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沧桑颓然,而是一片平淡,静若处子。

    阮元思也是心中一震,忙道:“原来是可月妹子,你怎么离开桃花坞了?”

    来人正是宁可月,她落下之后,未理会众人言语,而是转身朝李云霄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李云霄心中重重的松了口气,有宁可月在,他算是安全了,顿时恢复了先前的那种从容,轻笑道:“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宁可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细细琢磨着李云霄话中之意,更让她惊讶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少年还能如此淡定,这种天赋不是少有,而是绝无仅有,不可思议。

    城主府内,姜楚然和阮红玉皆是大惊,两人相望之下,眼中一片震骇。

    阮红玉眼中神色复杂,道:“她怎么来了?没有道理啊!就算是红月城被人踏平,估计她都不会出桃花坞,怎么会为了救那炎武城城主而出来?”

    姜楚然也是呆呆的看着那水幕之中,眼里同样是难以置信。

    阮红玉突然道:“这李云霄莫非还有什么特殊的身份是我们所不知道的?那千淬百炼般的战斗技法,强大的九阶玄器和武技,坐拥灵山宝地炎武城,而且当初还引得厉华池和姚金良同时出现,这小子一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背景!这个背景就连宁可月也可以请动!”

    她的声音说到后面带着丝丝厉色,眼中一片精芒。

    姜楚然皱起了眉头,道:“李云霄的背景再大,也不可能影响的到可月妹子,而且看样子他们早已见过面而且相处甚欢。可月妹子在桃花坞从未离开过一步,定然是李云霄找上门去的。他到底是怎么影响可月妹子的?我真的很好奇啊!”

    阮红月面色冰寒,冷哼道:“怎么,看见昔年的佳人,你春心大动了?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姜楚然听着那满满醋意的话,哑然失笑,一把拥过爱妻,笑道:“佳人在此,我的确有些春心大动了。”

    阮红玉脸上一红,这才嗔怒道:“正经点!事情越来越不可控了,这个疯丫头天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当年她便有红月城魔女之称,做事从来不顾后果!否则以当年她的天赋,这红月城城主之位未必轮得到你。”

    姜楚然喟然长叹道:“唉,我多希望当年没能轮到我啊!”

    清风明月园上空,那金色的脸孔不断变换之后,剧烈收缩起来,在空中凝出一灰衣男子的纤瘦身影,面带阴色,冷冷的盯着下方。

    东门曜心中大震,虽然已知眼前这人便是自己三哥,但看见之后,还是心下震颤。

    东门远身上寒气逼人,怒道:“你是何人?敢管我闲事!”

    姜若冰举起宝剑扬了几下,得意道:“这是我师傅,你的死期到了,还不快点逃!”

    东门远又气又好笑,道:“哈哈,逃?天下间能让我搭配这个字的,还真不多!你们识趣的话,就将此人交出来,那么今天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宁可月诧异道:“你来红月城撒野叫嚣,破坏规矩,还想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

    东门远呆了一下,想不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答复,他怔怔道:“额,那你想如何?”

    “切!当然是拿你下地牢了!”

    宁可月眼中寒光一闪,身上的气势倏然变得凌厉起来,身边的姜若冰李云霄等人皆是被一股气息推开,有些站立不稳。

    阮元思骇然道:“可月妹子,这……”

    宁可月未曾看他一眼,只是冷声道:“你呆一边去!”

    阮元思:“……”

    “哈,哈哈,有意思,当真有意思!”

    东门远忍不住狂笑起来,道:“许久未曾见过如此趣事了,这么多年来敢跟我动手的人屈指可数,敢跟我动手的娘们更是没有一个!今天就让我尽情的玩玩吧,也好给这些后辈小生看看武道前辈的风范!”

    他手中光芒一闪,噬魂幡浮现在手中,一挥之下,先前的那金色魂奴渐渐显化出来,如同有实体般金光灿烂,化作一尊力士,从天而降,口中吼声连连。

    “地魂,竟是地级巅峰的魂奴!”

    东门曜骇然惊叫一声,眼中惊惧满是惊惧之色,竟然害怕的往后退去。

    乘浩渺也同样心中大震,那金色力士从天而落,给他们噬魂族之人带来的压力远远在其他人之上。

    天空中隐匿的所有高手俱是心神大震,噬魂族本就是极为令人忌惮的存在,金色魂奴更是令人闻风丧胆,不寒而栗!

    在天、地、玄、黄四大等级之中,不少门派都有过猜测,天级的魂奴是否真的有存在,这个争议一直未能有定论,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皇甫弼出手。

    但此刻,地级巅峰的魂奴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宁可月神色丝毫不动,淡然讥笑道:“有趣?那我就让它变得有趣一些!”

    她高高举起右手,五指张开,左手在身前掐诀,口中念着咒文,突然天空中剧烈震颤一下,那金色力士的下降骤然停了下来,东门远双瞳微凝起来。

    阮元思心中大骇,眼中露出震惊之色,他似乎猜到了宁可月想要做什么,两行冷汗淌下。

    远处的城主府中,突然一片红霞升起,万众瞩目之下,在天空中散开,彩霞满天,美轮美奂。

    “嗞!竟然是那东西!”

    姜楚然骇然,身影一闪之下,立即出现在城主府的一处祭祀之处,四周庄严肃然的祭台中央,插着一根普通的铜棍,数十年来都一直插在那,平常无奇,从未有过变化。

    但此刻那棍子上却是金光一片,原本平常无奇的上面开始浮现出朵朵花纹,散发出来的光芒内一片祥云普照,与天空的那美景互相辉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