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18章 东门远
    “哼,元思兄,无端维护此人实属不智!”

    北冥亢天凝声道:“我便在这城中等,希望元思兄慎重考虑其中关系。”

    他说完,一挥手便与身后几人一道消失在花园上空,随着他的离开,整个天空的温度才渐渐回暖。

    姜若冰朝着北冥亢天离去的地方大声喊道:“云霄大哥就在红月城待一辈子了,你有本事一辈子别离开!”

    她这只是气恼的发脾气,但听在众人耳中却是另一番味道,一个个生出异样情绪。

    阮子茂气的伤势不断加重,沉声道:“表妹,不可意气用事。北冥玄宫与我们红月城素来交好,岂能因为一个外人而坏了两派和气!”

    现在李逸被控制,李云霄的作用就全失了,想到他那莫测的实力,内心也起了一股杀意来,恨不能让北冥玄宫之人带走李云霄杀掉。

    姜若冰冷冷的盯着他,看的阮子茂内心发虚,只觉得手脚都有些冰冷,她道:“且不说我朋友怎么成了外人,刚才这李逸打伤我,也只有云霄大哥出手救我,现在却要把救我的恩人交出去,那就先把我交出去好了!”

    阮子陵帮忙说道:“我表哥被那寒冰之气所伤,无法动用真元,否则就是死也会来救表妹!况且这里是红月城,谁能真正伤的了表妹,那李云霄也正是看到了这点,才出手作秀而已!”

    纳兰芷璇对他极没好感,冷哼道:“子陵公子所言真是让人寒心,令兄被李逸所伤,云霄公子也算是为令兄报仇了,你竟然说是作秀,哼哼。”她脸上毫不掩饰的轻蔑之色。

    姜若冰也是冷笑道:“现在北冥玄宫的老头咄咄逼人,也劳烦子陵表哥作作秀,将他赶走吧。若冰在这里与诸位豪杰等着看你表现了。”

    “你……!”

    阮子陵气的拂袖一旁,不再搭理姜若冰。阮子茂正是灰白着脸,一声不吭,双目中空洞和痛苦。

    东门曜看了几名小辈一眼,朝阮元思道:“这死神八象仇家满天下,实乃天武界一害,还望元思兄能够为天下除害。”

    “好一个为天下除害!东门曜,要不你先把我除了吧!”

    一道阴寒的声音在天空中荡漾开来,四周风起云涌,在整个天空花园的上方,那月晷之下,无数道青光闪耀而来,汇聚成一张巨大的金色脸孔,双目空洞无神,在空中不断狰狞变化。

    那脸孔的口中不断发出“桀桀”的怪笑声,让人不寒而栗,所有年轻俊彦全都闭住呼吸,不自禁的往后退去。

    东门曜大骇,震惊道:“你,你是……”

    小八大喜,连忙朝着空中飞吻道:“远前辈,您来救我们啦!”

    东门曜一听这个名字,顿时浑身大震,眼中尽是难以置信之色,骇然道:“你,你,你真的是三哥?”

    那张金色脸孔在空中不断显化变化,传来阴冷之声,道:“东门曜,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想杀我的人吗?”

    “咕噜!”

    东门曜艰难的吞了口吐沫,道:“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成为八象魁首?”

    “哼,废话还真多!”

    那金色脸孔不耐烦的哼道:“魁首不是我,但八象之中我居位其二,其余的知道的多了对你也没好处。今日谁敢动我八象之人,就等着自家的宗门被血洗吧!”

    东门曜脸上一片灰白,更是略显呆滞,怔怔的在那不敢吭声。

    乘浩渺双眉紧皱,他身为噬魂宗的绝对核心弟子,却对这个所谓的曜长老三哥毫无印象,但看着天空中那魂奴,却是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在心中蔓延。

    九天的魂奴可化金色,但即便是金色魂奴也分为四个等阶,分别是天、地、玄、黄,他自己的便是黄级魂奴,而眼前这个巨大金色之魂,给他一种浩瀚不可知的感觉,虽然不能判断其等级,但至少也达到了地级!

    阮元思突然脸色微变,似乎想到了什么,骇然道:“莫非你就是当年噬魂宗内为了修炼魂奴,而将族内二十余名武帝强者全部杀死吞魂的东门远?!”

    此言一出,顿时众感骇然,这些年轻人都是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乘浩渺也是脸色大变,一片惨白,他终于知道此人是谁了!

    噬魂宗内近百年来出的最大叛徒,他为了修炼出天级金色魂奴来,杀害了宗门内二十多武帝强者,其中包括他自己朋友,兄弟,甚至高居副宗主的父亲,还有另一名副宗主,尽数成为他噬魂幡内亡魂。

    就连宗主皇甫弼都被其所伤,但同时也以莫大威能将东门远击杀,成为噬魂宗内近百年来的最大一件惨案,同时也是一件谜案。

    想不到一直认为早已生死的东门远,竟然还活着,而且还成为了死神八象中的榜眼!

    而更令人恐怖的是,如此人物都只是榜眼的话,那么魁首将是什么样的人?

    阮元思也是心中骇然,他似乎还低估了这八象的能力。突然一道飘渺之音传入其耳,讲述着些许信息,令得他浑身一震,眼中神思空前的凝重。

    城主府内,阮红玉一脸的不屑,哼道:“果然是物以类聚,蟑螂搭配老鼠!你跟我大哥说了什么?如今这种情况,他该如何处置?”

    姜楚然笑道:“让他随机应变罢了,但一定不能跟八象闹决,除非有把握将他们一举铲除。否则我们偌大的根基在这,而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打了就可以跑,时不时的又来打你几下,光是魁首和东门远这两人就够我们受的了。”

    阮红玉不高兴道:“都闹到我们自家门口来了,还妥协的话岂非遗笑天下?以我之见,不如将这东门远和另外几只蟑螂拿下,引得那魁首出来,再把魁首和其余老鼠一举歼灭。这样我红月城的威望将会凌驾在其余六大派之上了。”

    姜楚然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且不说能否引出那人,就算真的来了,不说他隐杀之术天下无双,就算是光明正大的来,我们也完全没有把握可以留下此人。”

    阮红玉缄默了起来,似乎触动了什么,不吭声了。

    姜楚然也是有种窝火的感觉,突然骂道:“去他妈的什么七大派宗主,什么事也做不了!真希望丢下这一切,天地任遨游!”

    他有一种极端的无奈,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枷锁,束缚着他无法飞翔。

    清风明月楼上,阮元思稍定了下心神,开口道:“你是什么人我不管,只要符合规定,就可安然无恙。但这几人强行出手,视我红月城规矩于无物,必须接受我红月城的处置,任你是谁,也静静的在城中等待处置结果吧!”

    他此话虽然还是强硬,但众人都听出了其中味道,暗想这四人的性命怕是保住了。

    但那东门远似乎还不满足,冷笑道:“处置?哼,违反规定的应该是那炎武城城主吧?他敢对我死神宫的人下杀手,难道这群英聚会可以随意杀人?”

    阮元思眼中光芒闪动,凝声道:“两人比试,难免会有失手。至于你说的随意杀人,李逸不过受伤而已,你哪里见到他死了?岂可轻下断论,随便给人安插罪名!但你们的人强行干涉比试却是证据确凿,万人所见。不如这样,你们把这李逸弄醒,让他们公平对决,外人不再插手。若说炎武城城主敢当场杀人,我们也会处置他的。”

    东门远怒道:“你……!”

    那李逸实力虽然强横,但明显不敌李云霄,再起来一战也难逃败局,阮元思这意思明显就是让他去送死。

    “好!要战可以,但必须让小八应战!”

    东门远开口道:“虽然这群英聚会有年龄界限,但小八也大不了多少,况且我死神宫跟着小子多少也有点仇怨,可以让他们生死一战,以解决前仇旧怨。”

    李云霄忙道:“元思大人,别听他胡扯,我跟他们素来不认识,哪有什么前仇旧怨的。”

    阮元思点头道:“东门远,你看,人家都说你扯谎。”

    天上那金色面孔大吼一声,怒道:“小子找死!你跟我们无怨,但我们跟你有仇!至于是什么仇你就不用知道了!老老实实的一战,若是赢了还可以活,若是不战或者输了便是死!”

    众人都是发晕,哪里有这么霸道的事,看来李云霄是凶多吉少了。

    姜若冰急忙道:“元思伯伯,不可!”

    阮元思望着李云霄道:“你的意见呢?若是你同意的话,我便不阻止了,要是你不愿,那我便替你赶走此人。至少在红月城你是安全的,出城之后的安全我便无法负责了。”

    姜若冰道:“云霄大哥不用担心,以你的天赋就在红月城潜修,这里是东域灵气最为充足之地,有的数十年功夫,足以问鼎武道巅峰,到时候再去找那亢天老头,看他敢不敢把你抓回去!”

    众人都是一脸的黑线,暗想这姜若冰果然是要抓他做老公的节奏啊,这擂台赛还打个屁,且不说打不过那李云霄,就算打赢了估计也是接盘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