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14章 花开花落花满天
    “李云霄,前仇旧恨,可敢一战?!”

    李逸的一声大喝,在整个空中花园之上震响,声达万里,远远的传了出去,震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隐匿在虚空中的三人全都呆滞了起来。

    黎的面色极为凝重,她不断的施法传音过去,命令李逸不得和李云霄起冲突,却发现自己的传音直接被对方阻挡在外,根本不闻。

    “哈,哈哈,霸气,霸气啊!”

    小八连连拍手笑道:“不仅赢的霸气,这一声大喝也霸气,虽然违抗了魁首的命令,但我还是很欣赏啊。”

    霸天虎脸上露出忧虑之色来,沉默不语。

    满场的目光顿时落在了李云霄身上,两人境界相差太大,李逸直接朝他挑战,引得众人不解,以他那种狂妄至极的性格,应该直接挑上乘浩渺才是啊,而且此刻唯一有望战胜他,替整个三域出口恶气的,也只有乘浩渺了。

    即便是乘浩渺自己也觉得要出战了,脑海中不断地分析着李逸刚才那一拳,极强的妖力和寒冰之气混合在一起,无坚不摧,霸道至极,但李逸的挑战对象却让他愣了一下。

    李云霄轻笑道:“好好的一场宴会,为何非要搞得这么满座狼藉,这才算是‘武’吗?难怪人家会喊你南域猴子,就不能给我们南域树立点好的形象?”

    李逸冷笑道:“废话这么多,能救你的命吗?天下之耳尽在此,你只需回我敢是不敢?”

    李云霄负手而立,笑道:“不是不敢,而是不屑,因为我实在找不到出手的理由。”

    “哈,哈哈,哈哈哈!”

    李逸猛地大笑起来,笑的异常的张扬,满场之人无人敢语,都是静静的听着他笑。

    他自顾自的笑了一阵后,眼泪都笑出来了,道:“我目前还未想好如何折磨你,世上的一切手段都太轻太善良,我要把你带回死神宫,将我所受过的苦先让你尝十遍!”

    阮子茂在北冥来风的帮助下,渐渐驱散了体内真气,一脸的苍白如纸,眼中神色黯淡,自己的一世威名,今日意外葬送,令他满是颓然和有些无所适从。

    李逸虽然盼望着同李云霄一战,但也知道对方实力非凡,内心忌惮不已,在挑衅无果后,也就放弃了紧逼,而是蔑视的看着群豪,讥笑道:“也不要打什么擂台了,我看就今日一次打完算了!那姜若冰我要收为胯下之臣,有不服的就上来,今日不出手者,若是擂台上让我遇见,必杀无疑!”

    众人都是心中一颤,被他的气势震慑的心中胆寒,一个个撇过头去,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哼,我就不信天下无人可以收拾你!”

    乘浩渺的声音终于响起,如同一道温泉灌入众人那冰冷的心中,慢慢升起一丝希望,一下子所有人都复活过来似的,充满渴望的望着乘浩渺,这是他们心中最后的挽尊之人。

    “就等你这句话了!”

    李逸寒声道,手中宝剑倏然出鞘,舞了一个剑势,天地间瞬间冰冷下来。

    整个天武大陆上,年轻一辈中的巅峰强者,对决在即,所有人都是闭住呼吸,一股极为压抑的气氛散开。

    对上乘浩渺,李逸也隐隐有些压力,不敢再像之前的那般轻松。

    乘浩渺亦是不敢轻敌,临空一招,噬魂幡就浮现于手,做好全力应战的准备。

    他内心其实也是发苦,阮子茂战败,北冥来风弃战,还算情有可原,毕竟这两人只是一星武帝修为,若是自己同为二星武帝,却是怯战的话,那更将传为天下笑柄了,所以他不得不战!

    就在氛围异常的紧张之时,突然一阵淡淡的清香飘来,花园内百花齐放,一阵微风吹过,花瓣纷纷飘入空中,繁花似锦,如梦如幻,给这冰冷肃杀的氛围添上了几抹风月。

    一道银铃入耳的声音响起,清晰悦耳,令人闻声相思。

    “花开花落花满天,春来春去有谁怜?一朝春尽红颜老,蝶梦如云亦如烟。”

    一道光芒在园内浮现,渐渐扩散开来,三位佳人的倩影伫立在众人眼前,一下令的百花失色,月华失辉。

    姜若冰、纳兰芷璇,还有小雪,从花丛之中走出,三人轻移步莲,一人面色清冷,一人秋波暗转,还有一人则是嘴角含笑。

    乘浩渺和李逸之间的杀意氛围竟然在这不知不觉中瓦解,满园的豪杰直看的呆滞,皆是如沐春风,氛围变得一片安静。

    李云霄也心中微动,虽然见过姜若冰的男装,但此刻红妆映影,依然让他眼前一亮,如出尘白莲,浩气清英,天姿灵秀。

    “表妹,你怎么来了?”

    阮子陵长剑一收,便急忙迎了上去,道:“我哥受伤了!”

    正在疗伤的阮子茂听言,气的直接一口血攻心而上,当场喷了出来!

    当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自己这般狼狈的样子,最怕的就是被姜若冰看见,阮子陵这个猪队友!

    “原来她便是姜若冰……”

    众人内心都是一惊,那倾城之貌,果然名不虚传。大家突然觉得,此次比武招亲的那些惊天嫁妆都弱爆了,姜若冰本人才是最大的吸引力!

    姜若冰愣了一下,道:“听闻表哥在这里设宴会友,我也有几位好友要见,故而前来看看。怎么却变成武斗了?子茂表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皮外伤而已!”

    阮子茂强行提起一口真气来,装出轻松的样子笑了几下,却是满头大汗。

    姜若冰皱眉道:“我看表哥伤势不浅,这以武会友原来却是武斗,不开也罢。”

    “呵呵,没事的。”

    阮子茂强行撑起身体来,诧异道:“表妹一直都在红月城中不曾离开,不知要会的是哪位好友?”

    姜若冰目光在众人之中扫过,所有男子都尽力将胸脯挺了起来,微微昂首摆造型,以一个最佳的角度迎向佳人目光,李逸所带来的压抑和羞愧氛围全部冰消云散,就如同没事发生过一般。

    “怎么只有你一人,青云大哥呢?”

    姜若冰将那些摆造型的全都无视了,手中一物扔出,化作一道流光射向李云霄。

    所有目光都随着那道光芒落在了李云霄身上,满是惊愕,不解,怨念,愤恨,嫉妒……

    阮子茂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看着李云霄的目光开始变得极为不善。

    李云霄感受着数十道各种目光,如同自己被架在火上炙烤了,苦笑一下,道:“他可能昨天睡的晚,现在还没起床吧。”

    手中之物是一个水晶盒,李云霄将神念侵入其中,立即心中大喜,果然是东海月明珠,十八枚一颗不少。

    这次数十道神念都扫了过来,他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精神力从身上散出,将所有探查尽数挡下,右手一翻就将盒子收了起来。

    众人尽是一惊,他们神念所触碰到的那股阻挡,如同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墙,让他们尽数无功而返。

    不少人顿时想到李云霄抢夺王座时的那种身法,像极了八阶术炼师才能施展的瞬移。此刻在精神力的碰撞下,立即猜出了他八阶术炼师的身份来,之前那种轻蔑之情顿时少了大半。

    “云霄公子还是这般风趣幽默,青云大哥怎么可能会睡晚,一定是有要紧事在身了。”

    纳兰芷璇轻笑起来,眼中却有着一抹担忧。她身上的媚术自然而然的散开,让目光在他身上的男子感到一阵骨头酸软,心猿意马,不断地吞咽着口水。

    李云霄笑道:“他能有什么要紧事,我看就是睡过头了。若冰姑娘,东西无误,感激不尽。”

    姜若冰哼了一声,冷冷道:“取这东西可是有人帮了大忙,她让我转告你,君子协定,一言千金。”

    李云霄哑然失笑,知道是那姜若梅,生怕他食言毁约,便道:“你让她放心,我从来一言九鼎。”

    姜若冰哼了一下,讥讽道:“看不出你认识的人还真多,连她都认识,这本事当真不小。”

    她的语气中除了冷哼之外,还带着一股酸酸的幽怨之气,落在旁人耳中,仿若一名女子在向自己的****抱怨不满。

    众人都是惊愕起来,阮子茂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起来,他双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了,寒声道:“表妹,你怎么会跟这李云霄认识的?”

    姜若冰情绪明显不好,目光从李云霄身上转了过来,冷冷道:“我跟谁在一起需要表哥过问吗?倒是听闻表哥这次也要参加擂台赛,不知表哥这是什么意思?”

    阮子茂在她冰冷的目光盯着下,一时语塞,对这个表妹他向来是爱护有佳,从来不会苛责,被姜若冰言语一顶,顿时不知说何是好了。

    “若冰表妹,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哥的心意吗?”

    阮子陵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表哥与你青梅竹马,他为了求得参赛的机会,可是找姑妈姑父哀求过不知多少次,这才得来机会。我哥的一片心意,你岂会不知?”

    姜若冰脸色微变,怒道:“你们打你们的擂台,不要跟我的婚事扯上关系,我不喜欢的人,就算是天下第一我也不会嫁!要嫁就让我爹娘自己嫁去!”

    她愤怒转身,便要离去。

    突然一直未做声的李逸笑声响起,道:“哈哈,不错,真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在家好好等我。待我打败这些所谓英豪,就来收你做胯下之臣,哈哈!”

    笑声之中,尽显得意猖狂,还有淫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