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13章 可敢一战
    李云霄心下微惊,眼观李逸外形,精芒内敛于身,神形却放之百骸窍穴,隐隐之中竟是高手的特征,与入阵之前截然不同。

    举手投足之间竟有武蕴其中,他突然有种感觉,此次十息照影中收获最大的也许就是李逸,虽然说不上为什么,这种感觉确实很强烈。

    李逸将那凌厉的目光收了回来,直接内敛进去,双目变得有些浑浊,哼哼唧唧的嗤笑道:“这天波镜不错,多少钱我买了。”

    众人皆晕倒,这种法宝不仅可以战斗,对一个宗门的意义更是重大,几乎是镇派之宝的级别,这土著还真敢开口说买。

    阮子茂也是哼了一声,这天波镜且不说对一个宗门的意义重大,光是在每人体内种下了烙印种子,那就是难以替代的意义。

    李逸用手指轻敲桌面,目光流转道:“东西极好,可惜埋没在庸人之手。”

    阮子茂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你脑子又犯病了?”

    李逸轻哼一下,道:“刚听你们谈了武道,简直就是笑死人了。什么时间越久天赋越低,贻笑大方。”

    乘浩渺冷冷道:“哦?这么说你更有高论了?今日正好是以武论道,我也有兴趣听听你们南域猴子对武道有何见解。”

    “但我没兴趣跟你们这些渣渣谈。”

    李逸讥讽道:“武是用来打的,而不是用来论的!”

    他此言一出,身上的气息随着话语起伏,隐隐有股威压透了出来,让人感到极其压抑。

    李云霄微微蹙起眉头,这个威压之力他竟有些熟悉,似乎在雨的身上感受到过,的确是妖气无疑,但比普通妖气却要来的更为精纯和强大。

    李逸的不断嚣张狂妄,让这个天空花园内的气氛不断紧张凝重。

    阮子茂脸色沉了下来,他身为此地主人,这次宴会的发起者,碰到这种刺头,只能暗暗叫倒霉,若是处理的不好则显得他无能。

    这个时候已经是不得不站出来了。

    阮子收起天波镜,冷笑道:“呵呵,给你尝了点甜头,以为实力得到了一些精进,就可以睥睨天下豪杰了?”

    他身上气势一起,直接逼了过去,李逸身前浮现出一道灵压,将力量挡了下来,两者相持在那。

    众人都是心中暗喜,等着看好戏,东域七星之首终于忍无可忍,要对土猴子出手了。但这土猴子也是实力非凡,极有可能演化为一场恶斗。

    他们巴不得两人斗的两败俱伤,说不定还能捡点便宜。

    李逸大笑一声,狂妄道:“非我睥睨群豪,实乃天纵我才而已。”

    “笑掉大牙!”

    阮子茂讥讽的冷喝一声,骤然出手,一道寒光在众人眼前闪过,众人都是感到瞬间的刺目,惊叫一声纷纷闭上双眼。

    “哈哈!”

    李逸大笑一声,身上配剑倏然旋转,发出铿锵之声,一道剑芒临空而起,与阮子茂的剑气对决!

    “轰!”

    两道极强的剑芒斩击之下,剑气被碎成无数光芒朝四周射散,阮子茂身侧浮现出微光,将剑气隔开,而李逸身前则是温度骤降,浮现出一片冰层,那碎裂的剑气尽数冻结,还凝固在空中。

    北冥来风心头大震,五指骤然紧握,眼中道道厉芒闪出。他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李逸所学的乃是他们北冥世家的寒冰要诀。

    空中花园内那些武尊强者一下子惊慌起来,武帝对决,仅仅是余威剑气也不是他们扛的住的,此刻突然花园上泛起一道灵压,将所有剑气尽数压制住,随后瞬移到了外面的空间,正是本身自带的防御系统。

    李逸冷哼一声,舞了个剑花傲然而立,面带轻佻。

    阮子茂眉头紧锁,他此次出手也是为了印证李逸的修为情况,一招之下看似平手,实则他却落了下风,眼中杀意徒增。

    “以为一星武帝巅峰,就一定能胜过一星武帝吗?”

    阮子茂手中之剑用气驭在上空,双手不断掐诀,那九阶玄器与他人身合一,一道淡淡的影子在剑身上浮现,竟是器灵,与阮子茂身上的气息不断共鸣起来。

    “一剑平川!”

    阮子茂轻喝一声,剑势如虹,“嘶”的一声直接将天空割裂,一裂缝随着剑势往李逸身上斩下!

    两人的对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更是牵动了红月城内那些暗中观察的老怪神经。

    霸天虎连连叹道:“这小子有点本事就嚣张,难成大事,我看他迟早要折损掉。”

    “有吗?”

    小八嬉笑道:“我看他挺能干的啊,这么勇猛,当着天下年轻俊杰的面还敢这般嚣张,一改我们死神宫向来暗中行事的作风,我很看好他哦。”

    “哼,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知内敛,必遭不测!”

    霸天虎不屑道:“我看死神宫就要败在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手里。小妮子,你怎么看?”

    他的目光望向黎,一直都安静不语的黎,猛然身躯一震,那古井无波的眸子骤然收缩了起来,似乎看到层层空间之外,那空中花园上的情形令她心头大震。

    李逸面对那势如破竹的一剑,脸上冰冷之色渐渐转为狞笑,寒声道:“一星武帝巅峰能否胜过一星武帝我不知道,但你……在我面前还不够看!”

    他身上猛然一震,一股霸绝的气息散开,身体似乎徒然增大了一圈,澎湃的妖力将那剑势挡住!

    李云霄瞳孔骤缩,他眸子里露出骇然之色来,在李逸的手臂之上浮现出一条血红的经络,正是妖族之祖脉!

    “轰!”

    随着妖力澎湃而出,空间似乎微微震颤了一下,李逸身上祖脉浮现,那一星武帝巅峰的修为瞬间突破,二星武帝之力散发开来,猛地往前踏出一步!

    “嗞!竟然临阵突破?!”

    所有人都是大骇,王座之上几人全部变色,露出一片震惊。原本猜测会是一场恶战的武决,天平顷刻间倒向了李逸。

    “一气震九天!”

    李逸一拳轰出,阮子茂的剑势之威瞬间瓦解,拳势惊天动地,轰然打碎空间,将阮子茂彻底镇压下去。

    “畜生!休要狂妄!”

    阮子茂气愤交加,他万分后悔了,早知天波镜会给这南域猴子带来如此大的实力提升,他就算不在众人体内种下烙印种子,也绝不会助敌成长。

    今日聚焦了天下目光,若是战输了,一世英名尽付流水!

    他疯狂的将自己体内帝气尽数灌入长剑内,准备要倾力一击,挽回尊严!

    红月城内,阮红玉也一脸的震惊,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那南域的少年竟然一拳破了子茂的一剑平川!就算高出一星之力也决计做不到啊!”

    姜楚然也是一脸凝重,但神色要平静的多,沉声道:“这小子有妖族的血脉,若是我没看错的话,刚才便是妖族祖脉之力助他突破到了二星,若真是开启了祖脉的妖人,那么子茂今日必输无疑。”

    阮红玉呆滞了一下,急道:“这……,这如何是好?夫君你快想想办法,子茂身为东域七星之首,他不能输!一输的话,对他的名声和自信的打击无以伦比!”

    姜楚然看了爱妻一眼,叹道:“刚才我便言不要太乐观,今日若是输了,对子茂来说未必是坏事,相反更能令他成长。东域七星之首就不能输吗?那我这红月城主,领袖东域群伦,当年还不是输了?输不起,如何成长?”

    阮红玉怔怔的看着那水幕,一脸的颓然。

    “哦?想用大挽尊术吗?”

    李逸临空而来,嗤笑道:“我脚踏之处,皆要臣服!一气震九天!”

    他大喝一声,再次运转祖脉之力,手上的血脉鲜红的令人刺目,在肌肤之上还有寒冰要诀的真气,四周温度骤然下降,整个天空花园一下子好似跨入冬至。

    “一剑劈天!”

    阮子茂悲愤不服,剑气冲天而起,想要斩杀一切!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剑芒瞬间被那拳劲压制住,节节崩溃下来,长剑“砰然”一声就震飞,化作一道虹光落向大地。

    李逸的拳意不减,直接轰在他的胸膛。

    “砰!”

    一声沉闷的爆炸响起,寒冰真气直接打入阮子茂体内,瞬间将他经脉和四肢百骸冻结,整个人呆若石头!

    满场皆惊,虽然这个结果在李逸突破到二星武帝的时候众人就已经预料到了,但却没有这样强烈的视觉冲击,仅仅两招,便将号称东域七星之首,整个东域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彻底镇压住了!

    北冥来风猛然站了起来,寒声道:“你的玄冰要诀是从哪里学来的?”

    李逸冷笑道:“难道只有你们北冥家可以用玄冰要诀,我便用不得吗?怎么?不服就上,否则便给我闭嘴!”

    北冥来风脸色铁青,刚才阮子茂的一战给了他极大震骇,自己上去的话虽有信心不至于败得这么惨,但想要取胜也是机会渺小。

    他阴沉着脸哼了一声,便飘然而至阮子茂身侧,开始运转功法替其解寒。

    北冥玄冰气若是长期留在体内,不仅冻伤身体,更是直接影响武道天赋。

    李逸狂妄的大笑不已,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无一人敢与他正面对视,最终那目光落在了李云霄身上,冰冷的声音响起,道:“李云霄,前仇旧恨,可敢一战?!”

    还一章稍微晚点,争取在12点前发出来,大家先睡明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