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09章 天波照影
    听见体内魔头的震骇之声,李云霄当即确认无疑,这铁片又是产自埋骨之地,那么就是魔主那种显化出巨大魔影的功法,和真魔法相应该是同出一源。

    他将铁片仅仅的撰在手中,露出一个笑脸来,和声道:“亲,多少钱卖?”

    阮子茂一阵发晕,道:“云霄公子,这铁片到底是何物?这东西我一直当把玩之物,也是正好九姨在此,所以才拿出来鉴定一下,怎么引得两位如此震惊?它到底有何不凡之处?”

    其余之人也都是静静聆听,好奇心大起。

    李云霄笑道:“呵呵,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比较稀少的材料了,送给我好了。”他翻手就要收起来。

    阮子茂眼疾手快,一把就夺了回来,淡淡笑道:“虽然没什么特别,但我很喜欢这个玩具呢。”

    李云霄呆了一下,便沉吟起来,九姨和他震惊的表情都落在了众人眼中,现在谁都知道这东西不凡,想要骗过来是不可能了。

    他只得开口道:“此物的具体情况我与九姨一样,不便明说。但是这东西对我很重要,子茂公子可否忍痛割爱?”

    阮子茂皱眉道:“云霄公子如此没有诚意,让我如何割爱?不过……”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道:“不过此事并非全无商量余地,待容后再谈。”

    李云霄暗暗叹了口气,知道对方要斟酌着开条件了,但主动权在对方手里,他也没办法,只好应承道:“这东西虽然难得,但全天下怕也只是对我有用,希望子茂兄多多斟酌。”

    阮子茂笑道:“我会的。”

    这块铁片对他而言毫无意义,但只要李云霄有求于他,也就是发挥了极大功效了,在擂台赛中便可以为自己所用,现在唯一不能掌控的就是那李逸了。

    九姨吃惊的望着李云霄,似乎想到了什么,默然不语。

    阮子茂道:“既然九姨不愿说明此物来历,那我也就不便勉强。下面这件东西可是我红月城偶然所得的一件宝贝,也是我安排来给大家赏析的正主。”

    随着他单手掐诀,一道光芒从空中飞落,直接落于他手中上方,旋转不已,显化出来是一件圆盘之物。

    那圆盘做工粗糙,上面还有锈迹点点,似乎是一件久远的古物。

    乘浩渺道:“此物一看就像是出土之物,莫非也是埋骨之地来的?你们红月城依仗那地方,可是得了不少好东西啊。”

    阮子茂笑道:“浩渺兄猜测的不错,正是埋骨之地来的。可惜那神秘之地现在已毁,天知多少宝贝再无得见天日。”

    他举着那圆盘,递到九姨面前,含笑而立。

    九姨目光微凝,用手在上面轻轻抚摸,一道光芒自她手中流转,在感应其中器蕴。

    九姨惊道:“这圆盘似乎是一件阵器,品列九阶无疑,似乎还不是普通的九阶玄器,莫非是摩诃古器?”

    众人都是心中一动,似乎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李云霄更是瞳孔微缩,凝声道:“九姨,何为摩诃古器?”

    九姨微微一笑,道:“云少见多识广,竟也不知摩诃古器?也难怪,这种东西现在早已无人可炼,存世的越来越少了。在久远之前,有一种文字叫‘摩诃古文’,每一个文字内都蕴含有天地大道至理,古时的大术炼师喜欢将摩诃古文直接打入玄器,让玄器在九阶之上再跨一个层次,这种比普通九阶玄器更为强大,却又不是超品玄器的存在,便称之为摩诃古器。”

    李云霄大惊,如此说来,他那锤子百分之百就是所谓的摩诃古器了,而且那些金色蝌蚪文就是这所谓的‘摩诃古文’,看来梅家的来历果然不简单。

    李云霄暗暗思定,事后得邀九姨细谈一番,也许能知道不少关于摩诃古文的讯息。

    “每一个文字都蕴含天地大道至理,这个夸张了吧?”

    阮子茂笑道:“虽然古迹之中有众多的不可思议,但还未到九姨说的这般夸张程度,但古之术炼师炼制出来的东西却有其不凡之处。”

    众人也都是呵呵而笑,显然对九姨的话并不相信。

    九姨也不辩解,笑道:“摩诃古文现在能懂的人屈指可数,就算有人识得,不过寥寥几字。这圆盘绝对是无价之宝,从我的感知来看,这东西应该是幻术类的玄器,不知可否说中?”

    阮子茂露出震惊之色来,叹道:“不服不行了,这阵器的确是蕴含一种幻术,叫‘天波照影’,可以观照五蕴,度十二因缘,感悟天道。”

    “哦?竟有如此功能,那这算是一件修炼辅器了?只不知效果如何?”

    乘浩渺追问道。

    武者跨入帝境之后,除了平常日积月累的吸纳元气外,更为重要的便是感悟天道,让自身不断的趋近自然规则。

    阮子茂笑道:“效果诸位一试便知!”

    他将天波照影高高举起,那月晷上突然射出一道光芒,映射在圆盘上,原本锈迹斑斑,灰暗朴实的盘面仿佛被月华洗尽尘埃,露出了里面峥嵘。

    九道华彩从圆盘上冲起,在天空中形成宏伟异象,一下子竟然将清风明月楼的风头盖了过去,华彩之中意象万千,更有仙音渺渺而来。

    “这……”

    众人皆是大惊,如此宏伟的阵势,很难想象仅仅是一器物中散发出来,李云霄不为异象所动,而是凝视着那圆盘,只见上方一个金色的蝌蚪文在不断闪烁流转,其中情形跟他的锤子一模一样。

    就在所有人吃惊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化起来,幻阵起了作用,渐渐失去眼前实景,出现众人心中所有相。

    李云霄猛然大惊,只见他的身前站立着一人,却是他自己,正冷冷的凝视着他自己,嘴角浮现出傲慢之色,身上的气息时而变化,忽正忽邪。

    “这便是五蕴之相,因缘业果吗?”

    此情此景之下,李云霄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来,若想要破去幻术,必然要引动他的月瞳,但瞳术一旦动用的话,红月城之人瞬间就会将他镇压住。

    在红月城中心最为繁华之地,宏伟庄严的城主府如同一只猛虎般蛰伏在大地上,凝目望去还有神光闪烁其中,似乎是某种极其厉害的禁制阵法。

    府邸之内,大厅之上,一道水幕华光转动,里面尽数显示出清风明月楼内的景象,所有人物被一览无遗。

    整个宽阔的大厅中只有一男一女,在静静的注视着幕中情景。

    男子一身玄袍,风姿神貌,气宇非凡,开口沉声道:“红玉,子茂的这般做法真的好吗?若是被其余势力发觉,我红月城如何下得了这个台面?”

    身侧那美妇双蝶绣罗裙,香脸轻匀,黛眉上巧画宫妆浅,轻启朱唇道:“这天波照影留下的印记就连夫君你都无法轻易察觉,整个天下有几人能辨识?哪会恰巧这几人又特意去查?就算退一万步,真的被人发觉了,也可以直接推脱在天波照影本身上,这种上古玄器之中蕴含的奇异,又岂是我们能够轻易发觉的,就算其它势力不满这个解释,却也无可奈何。”

    美妇正是姜家主母阮红玉,她美目中波光流转,柔荑凝脂般的玉手轻卷颈上鬓发,巧笑道:“相反,这其中的好处却是不言而喻的。子茂作为东域年轻一辈的领袖群伦,再拥有这天波镜,至此同辈之中谁是敌手?这同辈第一人的称号呼之欲出。所以我认为将若冰那丫头嫁给他,是最好的选择。”

    姜楚然凝视着那水幕,淡然道:“子茂的天赋和心性的确极佳,大有前途。但第一人这种称号谁敢往自己身上安?你不要太捧杀他了。至于若冰的婚事,我既已答应让他打擂台,那么只要他能胜出,便绝无食言。”

    阮红玉娇笑道:“你就等着见识一番子茂的实力吧,所谓的天下英雄,在他面前也不过尔尔。”

    姜楚然淡然道:“以子茂的心性,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既然他要参加擂台赛,那么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与北冥来风、乘浩渺同驾一车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两人搞定了。虽然有些投机取巧,但这种心智我还是很欣赏的。只不过……”

    姜楚然略一犹豫,道:“只不过世事如棋,随时随地都在不断的变化着。若是他自以为胜券在握的话,那必然会输的体无完肤。”

    阮红玉一呆,愕然道:“输的体无完肤?除了北冥世家和噬魂谷的两人,王座之上能够威胁到子茂的也只有祝煜祺和南域的那只武帝猴子了。但我观这两人虽然实力不俗,但比起子茂来还是有极大差距。”

    “南域的武帝猴子吗?”

    姜楚然冷笑一声,道:“这只猴子的来历可不简单。与这猴子同来的三名武帝强者,一人是妖族,似乎专修秘法邪术,还有二人可是死神八象中的两位。哼,想不到他也把注意打到我红月城头上来了!”

    阮红玉一惊,道:“死神八象,难道是那人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