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08章 奇物共赏
    众人皆是大惊,除了少数一些知****外,全部脸色骤变。

    阮子茂继续道:“天武界的四大仙境,各种限制。东域的地老天荒出现时间渺不可测,南域的须弥山受年龄局限无法突破,西域的烟云古照降临之地难以捉摸,北域的琅嬛天更是要绝顶修为。而这四大仙境俱是万难一求的莫大机缘所在,足以改变武者一生。”

    祝煜祺颔首道:“我明白了,这清风明月楼的最大作用并非是附庸风雅,饮酒赏花,而是为了精准的测算那仙境降临时辰。”

    “不错!”

    阮子茂笑道:“这清风明月楼一旦离开红月城,那不过是一件精美的建筑玄器罢了。但唯有在红月城,它则是无上至宝。地老天荒并非是突然降临的,开启之前还是有诸多迹象可寻,但都极为难测,唯有等到异象突起,皓月染红,才能正确确认,可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而这月晷却可以将开启前的异常之力汇聚而来,化作红月。”

    祝煜祺赞道:“当真是鬼斧神工之杰作,不知可以提前多久预警?”

    阮子茂道:“一月。”

    众人皆是吃惊,想不到这月晷如此强大,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任何事情都可以安排妥当了,这样对于东域之人,则不会错过任何一次的开启时间。

    阮子茂道:“四大仙境,各有机缘。”

    他的目光望向李云霄,笑道:“须弥山受南域本身灵气匮乏的影响,算是意义最小的一处秘境了,如今崩塌,却是成就了炎武城,想必过不了多久炎武城便能崛起。而东域的地老天荒,近百年来影响最大的一事,便是成就了破军古飞扬!”

    四下皆惊,人人变色,都不明其中原因,一个个竖起耳朵来,想了解其中隐秘。所有人都知道当年古飞扬大闹红月城,血染成河,最为惨重的便是阮家。

    北冥来风惊道:“子茂兄何出此言?”

    阮子茂脸上也是浮上了一层寒霜,毫无表情的说道:“世人都知古飞扬的瞳术无双,却不知他那双红月血瞳,正是得至于我东域仙境地老天荒之内!”

    “什么?!”

    众人一个个大惊不已,北冥来风也凝声道:“想不到竟有如此秘辛之事,不过好在此人已化古,成为历史的尘埃了。”

    阮子茂冷冷道:“哼,当真是便宜了他!古飞扬树敌太多,就算不死在天荡山脉,也迟早要被人所杀!只可惜我不能手刃此敌,替先辈们报仇雪耻!”

    大家都沉默了起来,李逸突然怪笑道:“哈哈,他没死的时候你们早在干嘛?死了后就出来吹牛皮,羞也不羞?”

    众人大吃一惊,可件事可是红月城阮家的逆鳞啊,虽然他们内心也是这般想的,但无人敢说出来,一个个额头上淌着冷汗。

    李云霄诧异的看了李逸一眼,心中暗想,若是他知道古飞扬就是我,会不会气的打自己几个嘴巴?

    “你……!”

    阮子茂勃然大怒,身上气息震慑而起,滚滚压向李逸,寒声道:“土鳖!我对你一忍再忍,别以为我的耐性是无限的。你在南域可以称王称霸,这里是红月城,你给我悠着点,再惹我一下,我先杀你!”

    阮子茂一句言杀,立即让满场氛围僵住了。

    李逸来自南域,并不清楚古飞扬和红月城之间的恩怨,所以出言讥讽,不想却遭到如此激烈的反应,反倒让他愣了一下。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两人都是冷冷直视,毫不退让。李逸也心知自己定然犯了对方忌讳,但气势上却不肯退让半分。

    突然一道黄鹂悦耳的声音传来,轻笑道:“如此良辰美景,何须一战解忧?”

    一道光芒从天际落下,显露在众人面前,为首一位美****面带轻纱,身影婀娜,款款笑道:“子茂公子,抱歉来晚了。”

    李云霄愣了一下,眼前这女子竟是梅家家主九姨,只是身后的两名婢女却不是梅冬儿。

    阮子茂身上的气息收敛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盯着李逸,道:“看在九姨的面上,这次暂且放过你。若是你有不服,等聚会之后,随时欢迎来战!”

    “哼,战便战,谁怕谁!”

    李逸冷哼着回应,坐回王座上,一副傲然不服的模样。

    九姨也看到了李云霄,微微欠身颔首道:“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见云霄公子,以公子实力坐上王座,当之无愧。”

    众人皆是一愣,阮子茂等人也呆了一下,李云霄六星武尊的实力摆在那里,这还是喝了血茶之后才升上去的,只能说是不错,若非他投机取巧,怎么可能坐上王座。

    不少人都颇有微词,心中甚是冷笑。

    李云霄笑道:“九姨谬赞,想不到红月城把你也请来了,那定然是有好宝贝看了。不知现在冬儿如何了?”

    九姨笑道:“冬儿现今安好,正在门内闭关修炼,但对公子一直念念不忘呢。我是生意人,必须整天的四处奔波才能赚取一些养家糊口的钱财,一辈子的劳碌命。”

    李云霄笑儿不语。

    阮子茂心生疑惑,九姨的身份非一般人可知,这李云霄不仅认识她,而且似乎极熟。而且九姨眼中的那尊敬之意也只有看着李云霄的时候才会有,对自己这正主都无此“优待”。

    他看众人眼中不少迷惑,显然是并不认识这九姨,当下解释道:“这位九姨大人便是天下闻名的鉴定世家——梅家之主!”

    “啊?”

    这一下众人都惊呼起来,想不到一向以老头形象著称的鉴定梅家,竟然会是这般一名少妇当家做主。

    九姨含笑对众人道:“生意之人,还望诸位年轻俊杰能多多照顾我梅家生意。”

    祝煜祺笑道:“梅家向来低调神秘,不过鉴定之术天下无双,聚集起来的财富怕是抵得上一大宗派了。难怪李云霄说有宝贝看了。”

    他直呼李云霄其名,可不敢喊云霄兄,以免跟北冥来风一样吃瘪。

    九姨笑道:“这就得看子茂公子拿出怎样的珍品给大家鉴赏了,千万别太难让我在天下群豪面前丢脸。”

    阮子茂笑道:“九姨给我施压了。”

    他一拍手,立即有人端出一个托盘,用红布盖住,众人的神识纷纷查探了过去,只知道是一金属器物,却不知是何。

    阮子茂随手将那红布掀开,道:“这东西到底何物,一直困扰了我许久,但总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凡,难得请来九姨,还有天下俊杰,大家一起帮我解解惑吧。”

    众人的目光瞬间望去,只见那托盘上只是一块普通的小铁片,愕然之下都凝思起来,以阮子茂的身份当然不可能耍大家。

    九姨目光一凝,微微蹙起眉头来,上前去用手指在那铁片上方轻抚,似乎受到什么刺激,猛地惊叫一声便将手指缩了回来,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阮子茂大惊道:“九姨怎么了?”

    他急忙上前查看,直接那铁片依然躺在那,不动分毫,也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阮子茂不觉有些狐疑起来,这铁片在他手中已经许多时日,从来没有出现过扎手的迹象。

    九姨脸上的惊恐之色越甚,道:“这铁片是哪来的?”

    阮子茂道:“据说是来自埋骨之地,现在那片地方发生变故,已经灵气渐失,不久后会成为一片荒地了。”

    “咯咔!”

    李云霄的双手猛然一紧,发出骨爆之声,双目中异常的凝重,只盯着那托盘内的铁片,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同在王座之上的几人立即发现了他的异样,一个个脸色甚是古怪,他们不信南域猴子还能有这般见识,认得这种连梅家之主都惊惧不已的奇物。

    阮子茂追问道:“九姨,这到底是何物?”

    九姨脸色挣扎了好一会,才按捺住内心的波澜,脸色灰白的摇头,咬牙道:“不知。”

    “这……”

    阮子茂苦笑道:“九姨是否有何忌惮?这不过是区区一块铁片罢了,怎能令九姨如此惊骇?却有言不知?”

    九姨连连摇头道:“总之子茂公子别问了,此物极为不祥,公子也不要留在身边,尽量处理掉吧。”

    阮子茂一阵无语,众人也都是被吊足了胃口,纷纷露出不满之色来。

    “此物可否给我一观?”

    李云霄的声音响起,立即令的满场皆静。

    九姨惊道:“云霄公子,此物……你……”

    李云霄伸手打断她的话,从王座上一跃而起,轻轻落在两人身前,目光中精芒闪动,盯着那铁片。

    虽然他已经极力压制了情绪,但在场的都是高手,全都能看出他内心的波澜汹涌。

    阮子茂道:“云霄公子认得此物?”

    “不敢确定。”

    李云霄在征得阮子茂同意后,便伸出将那铁片拿在手中,身躯猛然颤抖了一下!

    这铁片和当初那记载真魔法相的铁片一模一样,而且铁片上印着一个凹下去的怪异影像,和魔主每次战斗之时背后那显化出来的巨大魔影一模一样!

    李云霄的内心涌起一个震颤的声音,颤抖道:“真魔法身!”

    众人皆是大惊,除了少数一些知****外,全部脸色骤变。

    阮子茂继续道:“天武界的四大仙境,各种限制。东域的地老天荒出现时间渺不可测,南域的须弥山受年龄局限无法突破,西域的烟云古照降临之地难以捉摸,北域的琅嬛天更是要绝顶修为。而这四大仙境俱是万难一求的莫大机缘所在,足以改变武者一生。”

    祝煜祺颔首道:“我明白了,这清风明月楼的最大作用并非是附庸风雅,饮酒赏花,而是为了精准的测算那仙境降临时辰。”

    “不错!”

    阮子茂笑道:“这清风明月楼一旦离开红月城,那不过是一件精美的建筑玄器罢了。但唯有在红月城,它则是无上至宝。地老天荒并非是突然降临的,开启之前还是有诸多迹象可寻,但都极为难测,唯有等到异象突起,皓月染红,才能正确确认,可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而这月晷却可以将开启前的异常之力汇聚而来,化作红月。”

    祝煜祺赞道:“当真是鬼斧神工之杰作,不知可以提前多久预警?”

    阮子茂道:“一月。”

    众人皆是吃惊,想不到这月晷如此强大,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任何事情都可以安排妥当了,这样对于东域之人,则不会错过任何一次的开启时间。

    阮子茂道:“四大仙境,各有机缘。”

    他的目光望向李云霄,笑道:“须弥山受南域本身灵气匮乏的影响,算是意义最小的一处秘境了,如今崩塌,却是成就了炎武城,想必过不了多久炎武城便能崛起。而东域的地老天荒,近百年来影响最大的一事,便是成就了破军古飞扬!”

    四下皆惊,人人变色,都不明其中原因,一个个竖起耳朵来,想了解其中隐秘。所有人都知道当年古飞扬大闹红月城,血染成河,最为惨重的便是阮家。

    北冥来风惊道:“子茂兄何出此言?”

    阮子茂脸上也是浮上了一层寒霜,毫无表情的说道:“世人都知古飞扬的瞳术无双,却不知他那双红月血瞳,正是得至于我东域仙境地老天荒之内!”

    “什么?!”

    众人一个个大惊不已,北冥来风也凝声道:“想不到竟有如此秘辛之事,不过好在此人已化古,成为历史的尘埃了。”

    阮子茂冷冷道:“哼,当真是便宜了他!古飞扬树敌太多,就算不死在天荡山脉,也迟早要被人所杀!只可惜我不能手刃此敌,替先辈们报仇雪耻!”

    大家都沉默了起来,李逸突然怪笑道:“哈哈,他没死的时候你们早在干嘛?死了后就出来吹牛皮,羞也不羞?”

    众人大吃一惊,可件事可是红月城阮家的逆鳞啊,虽然他们内心也是这般想的,但无人敢说出来,一个个额头上淌着冷汗。

    李云霄诧异的看了李逸一眼,心中暗想,若是他知道古飞扬就是我,会不会气的打自己几个嘴巴?

    “你……!”

    阮子茂勃然大怒,身上气息震慑而起,滚滚压向李逸,寒声道:“土鳖!我对你一忍再忍,别以为我的耐性是无限的。你在南域可以称王称霸,这里是红月城,你给我悠着点,再惹我一下,我先杀你!”

    阮子茂一句言杀,立即让满场氛围僵住了。

    李逸来自南域,并不清楚古飞扬和红月城之间的恩怨,所以出言讥讽,不想却遭到如此激烈的反应,反倒让他愣了一下。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两人都是冷冷直视,毫不退让。李逸也心知自己定然犯了对方忌讳,但气势上却不肯退让半分。

    突然一道黄鹂悦耳的声音传来,轻笑道:“如此良辰美景,何须一战解忧?”

    一道光芒从天际落下,显露在众人面前,为首一位美****面带轻纱,身影婀娜,款款笑道:“子茂公子,抱歉来晚了。”

    李云霄愣了一下,眼前这女子竟是梅家家主九姨,只是身后的两名婢女却不是梅冬儿。

    阮子茂身上的气息收敛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盯着李逸,道:“看在九姨的面上,这次暂且放过你。若是你有不服,等聚会之后,随时欢迎来战!”

    “哼,战便战,谁怕谁!”

    李逸冷哼着回应,坐回王座上,一副傲然不服的模样。

    九姨也看到了李云霄,微微欠身颔首道:“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见云霄公子,以公子实力坐上王座,当之无愧。”

    众人皆是一愣,阮子茂等人也呆了一下,李云霄六星武尊的实力摆在那里,这还是喝了血茶之后才升上去的,只能说是不错,若非他投机取巧,怎么可能坐上王座。

    不少人都颇有微词,心中甚是冷笑。

    李云霄笑道:“九姨谬赞,想不到红月城把你也请来了,那定然是有好宝贝看了。不知现在冬儿如何了?”

    九姨笑道:“冬儿现今安好,正在门内闭关修炼,但对公子一直念念不忘呢。我是生意人,必须整天的四处奔波才能赚取一些养家糊口的钱财,一辈子的劳碌命。”

    李云霄笑儿不语。

    阮子茂心生疑惑,九姨的身份非一般人可知,这李云霄不仅认识她,而且似乎极熟。而且九姨眼中的那尊敬之意也只有看着李云霄的时候才会有,对自己这正主都无此“优待”。

    他看众人眼中不少迷惑,显然是并不认识这九姨,当下解释道:“这位九姨大人便是天下闻名的鉴定世家——梅家之主!”

    “啊?”

    这一下众人都惊呼起来,想不到一向以老头形象著称的鉴定梅家,竟然会是这般一名少妇当家做主。

    九姨含笑对众人道:“生意之人,还望诸位年轻俊杰能多多照顾我梅家生意。”

    祝煜祺笑道:“梅家向来低调神秘,不过鉴定之术天下无双,聚集起来的财富怕是抵得上一大宗派了。难怪李云霄说有宝贝看了。”

    他直呼李云霄其名,可不敢喊云霄兄,以免跟北冥来风一样吃瘪。

    九姨笑道:“这就得看子茂公子拿出怎样的珍品给大家鉴赏了,千万别太难让我在天下群豪面前丢脸。”

    阮子茂笑道:“九姨给我施压了。”

    他一拍手,立即有人端出一个托盘,用红布盖住,众人的神识纷纷查探了过去,只知道是一金属器物,却不知是何。

    阮子茂随手将那红布掀开,道:“这东西到底何物,一直困扰了我许久,但总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凡,难得请来九姨,还有天下俊杰,大家一起帮我解解惑吧。”

    众人的目光瞬间望去,只见那托盘上只是一块普通的小铁片,愕然之下都凝思起来,以阮子茂的身份当然不可能耍大家。

    九姨目光一凝,微微蹙起眉头来,上前去用手指在那铁片上方轻抚,似乎受到什么刺激,猛地惊叫一声便将手指缩了回来,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阮子茂大惊道:“九姨怎么了?”

    他急忙上前查看,直接那铁片依然躺在那,不动分毫,也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阮子茂不觉有些狐疑起来,这铁片在他手中已经许多时日,从来没有出现过扎手的迹象。

    九姨脸上的惊恐之色越甚,道:“这铁片是哪来的?”

    阮子茂道:“据说是来自埋骨之地,现在那片地方发生变故,已经灵气渐失,不久后会成为一片荒地了。”

    “咯咔!”

    李云霄的双手猛然一紧,发出骨爆之声,双目中异常的凝重,只盯着那托盘内的铁片,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同在王座之上的几人立即发现了他的异样,一个个脸色甚是古怪,他们不信南域猴子还能有这般见识,认得这种连梅家之主都惊惧不已的奇物。

    阮子茂追问道:“九姨,这到底是何物?”

    九姨脸色挣扎了好一会,才按捺住内心的波澜,脸色灰白的摇头,咬牙道:“不知。”

    “这……”

    阮子茂苦笑道:“九姨是否有何忌惮?这不过是区区一块铁片罢了,怎能令九姨如此惊骇?却有言不知?”

    九姨连连摇头道:“总之子茂公子别问了,此物极为不祥,公子也不要留在身边,尽量处理掉吧。”

    阮子茂一阵无语,众人也都是被吊足了胃口,纷纷露出不满之色来。

    “此物可否给我一观?”

    李云霄的声音响起,立即令的满场皆静。

    九姨惊道:“云霄公子,此物……你……”

    李云霄伸手打断她的话,从王座上一跃而起,轻轻落在两人身前,目光中精芒闪动,盯着那铁片。

    虽然他已经极力压制了情绪,但在场的都是高手,全都能看出他内心的波澜汹涌。

    阮子茂道:“云霄公子认得此物?”

    “不敢确定。”

    李云霄在征得阮子茂同意后,便伸出将那铁片拿在手中,身躯猛然颤抖了一下!

    这铁片和当初那记载真魔法相的铁片一模一样,而且铁片上印着一个凹下去的怪异影像,和魔主每次战斗之时背后那显化出来的巨大魔影一模一样!

    李云霄的内心涌起一个震颤的声音,颤抖道:“真魔法身!”

    众人皆是大惊,除了少数一些知****外,全部脸色骤变。

    阮子茂继续道:“天武界的四大仙境,各种限制。东域的地老天荒出现时间渺不可测,南域的须弥山受年龄局限无法突破,西域的烟云古照降临之地难以捉摸,北域的琅嬛天更是要绝顶修为。而这四大仙境俱是万难一求的莫大机缘所在,足以改变武者一生。”

    祝煜祺颔首道:“我明白了,这清风明月楼的最大作用并非是附庸风雅,饮酒赏花,而是为了精准的测算那仙境降临时辰。”

    “不错!”

    阮子茂笑道:“这清风明月楼一旦离开红月城,那不过是一件精美的建筑玄器罢了。但唯有在红月城,它则是无上至宝。地老天荒并非是突然降临的,开启之前还是有诸多迹象可寻,但都极为难测,唯有等到异象突起,皓月染红,才能正确确认,可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而这月晷却可以将开启前的异常之力汇聚而来,化作红月。”

    祝煜祺赞道:“当真是鬼斧神工之杰作,不知可以提前多久预警?”

    阮子茂道:“一月。”

    众人皆是吃惊,想不到这月晷如此强大,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任何事情都可以安排妥当了,这样对于东域之人,则不会错过任何一次的开启时间。

    阮子茂道:“四大仙境,各有机缘。”

    他的目光望向李云霄,笑道:“须弥山受南域本身灵气匮乏的影响,算是意义最小的一处秘境了,如今崩塌,却是成就了炎武城,想必过不了多久炎武城便能崛起。而东域的地老天荒,近百年来影响最大的一事,便是成就了破军古飞扬!”

    四下皆惊,人人变色,都不明其中原因,一个个竖起耳朵来,想了解其中隐秘。所有人都知道当年古飞扬大闹红月城,血染成河,最为惨重的便是阮家。

    北冥来风惊道:“子茂兄何出此言?”

    阮子茂脸上也是浮上了一层寒霜,毫无表情的说道:“世人都知古飞扬的瞳术无双,却不知他那双红月血瞳,正是得至于我东域仙境地老天荒之内!”

    “什么?!”

    众人一个个大惊不已,北冥来风也凝声道:“想不到竟有如此秘辛之事,不过好在此人已化古,成为历史的尘埃了。”

    阮子茂冷冷道:“哼,当真是便宜了他!古飞扬树敌太多,就算不死在天荡山脉,也迟早要被人所杀!只可惜我不能手刃此敌,替先辈们报仇雪耻!”

    大家都沉默了起来,李逸突然怪笑道:“哈哈,他没死的时候你们早在干嘛?死了后就出来吹牛皮,羞也不羞?”

    众人大吃一惊,可件事可是红月城阮家的逆鳞啊,虽然他们内心也是这般想的,但无人敢说出来,一个个额头上淌着冷汗。

    李云霄诧异的看了李逸一眼,心中暗想,若是他知道古飞扬就是我,会不会气的打自己几个嘴巴?

    “你……!”

    阮子茂勃然大怒,身上气息震慑而起,滚滚压向李逸,寒声道:“土鳖!我对你一忍再忍,别以为我的耐性是无限的。你在南域可以称王称霸,这里是红月城,你给我悠着点,再惹我一下,我先杀你!”

    阮子茂一句言杀,立即让满场氛围僵住了。

    李逸来自南域,并不清楚古飞扬和红月城之间的恩怨,所以出言讥讽,不想却遭到如此激烈的反应,反倒让他愣了一下。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两人都是冷冷直视,毫不退让。李逸也心知自己定然犯了对方忌讳,但气势上却不肯退让半分。

    突然一道黄鹂悦耳的声音传来,轻笑道:“如此良辰美景,何须一战解忧?”

    一道光芒从天际落下,显露在众人面前,为首一位美****面带轻纱,身影婀娜,款款笑道:“子茂公子,抱歉来晚了。”

    李云霄愣了一下,眼前这女子竟是梅家家主九姨,只是身后的两名婢女却不是梅冬儿。

    阮子茂身上的气息收敛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盯着李逸,道:“看在九姨的面上,这次暂且放过你。若是你有不服,等聚会之后,随时欢迎来战!”

    “哼,战便战,谁怕谁!”

    李逸冷哼着回应,坐回王座上,一副傲然不服的模样。

    九姨也看到了李云霄,微微欠身颔首道:“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见云霄公子,以公子实力坐上王座,当之无愧。”

    众人皆是一愣,阮子茂等人也呆了一下,李云霄六星武尊的实力摆在那里,这还是喝了血茶之后才升上去的,只能说是不错,若非他投机取巧,怎么可能坐上王座。

    不少人都颇有微词,心中甚是冷笑。

    李云霄笑道:“九姨谬赞,想不到红月城把你也请来了,那定然是有好宝贝看了。不知现在冬儿如何了?”

    九姨笑道:“冬儿现今安好,正在门内闭关修炼,但对公子一直念念不忘呢。我是生意人,必须整天的四处奔波才能赚取一些养家糊口的钱财,一辈子的劳碌命。”

    李云霄笑儿不语。

    阮子茂心生疑惑,九姨的身份非一般人可知,这李云霄不仅认识她,而且似乎极熟。而且九姨眼中的那尊敬之意也只有看着李云霄的时候才会有,对自己这正主都无此“优待”。

    他看众人眼中不少迷惑,显然是并不认识这九姨,当下解释道:“这位九姨大人便是天下闻名的鉴定世家——梅家之主!”

    “啊?”

    这一下众人都惊呼起来,想不到一向以老头形象著称的鉴定梅家,竟然会是这般一名少妇当家做主。

    九姨含笑对众人道:“生意之人,还望诸位年轻俊杰能多多照顾我梅家生意。”

    祝煜祺笑道:“梅家向来低调神秘,不过鉴定之术天下无双,聚集起来的财富怕是抵得上一大宗派了。难怪李云霄说有宝贝看了。”

    他直呼李云霄其名,可不敢喊云霄兄,以免跟北冥来风一样吃瘪。

    九姨笑道:“这就得看子茂公子拿出怎样的珍品给大家鉴赏了,千万别太难让我在天下群豪面前丢脸。”

    阮子茂笑道:“九姨给我施压了。”

    他一拍手,立即有人端出一个托盘,用红布盖住,众人的神识纷纷查探了过去,只知道是一金属器物,却不知是何。

    阮子茂随手将那红布掀开,道:“这东西到底何物,一直困扰了我许久,但总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凡,难得请来九姨,还有天下俊杰,大家一起帮我解解惑吧。”

    众人的目光瞬间望去,只见那托盘上只是一块普通的小铁片,愕然之下都凝思起来,以阮子茂的身份当然不可能耍大家。

    九姨目光一凝,微微蹙起眉头来,上前去用手指在那铁片上方轻抚,似乎受到什么刺激,猛地惊叫一声便将手指缩了回来,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阮子茂大惊道:“九姨怎么了?”

    他急忙上前查看,直接那铁片依然躺在那,不动分毫,也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阮子茂不觉有些狐疑起来,这铁片在他手中已经许多时日,从来没有出现过扎手的迹象。

    九姨脸上的惊恐之色越甚,道:“这铁片是哪来的?”

    阮子茂道:“据说是来自埋骨之地,现在那片地方发生变故,已经灵气渐失,不久后会成为一片荒地了。”

    “咯咔!”

    李云霄的双手猛然一紧,发出骨爆之声,双目中异常的凝重,只盯着那托盘内的铁片,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同在王座之上的几人立即发现了他的异样,一个个脸色甚是古怪,他们不信南域猴子还能有这般见识,认得这种连梅家之主都惊惧不已的奇物。

    阮子茂追问道:“九姨,这到底是何物?”

    九姨脸色挣扎了好一会,才按捺住内心的波澜,脸色灰白的摇头,咬牙道:“不知。”

    “这……”

    阮子茂苦笑道:“九姨是否有何忌惮?这不过是区区一块铁片罢了,怎能令九姨如此惊骇?却有言不知?”

    九姨连连摇头道:“总之子茂公子别问了,此物极为不祥,公子也不要留在身边,尽量处理掉吧。”

    阮子茂一阵无语,众人也都是被吊足了胃口,纷纷露出不满之色来。

    “此物可否给我一观?”

    李云霄的声音响起,立即令的满场皆静。

    九姨惊道:“云霄公子,此物……你……”

    李云霄伸手打断她的话,从王座上一跃而起,轻轻落在两人身前,目光中精芒闪动,盯着那铁片。

    虽然他已经极力压制了情绪,但在场的都是高手,全都能看出他内心的波澜汹涌。

    阮子茂道:“云霄公子认得此物?”

    “不敢确定。”

    李云霄在征得阮子茂同意后,便伸出将那铁片拿在手中,身躯猛然颤抖了一下!

    这铁片和当初那记载真魔法相的铁片一模一样,而且铁片上印着一个凹下去的怪异影像,和魔主每次战斗之时背后那显化出来的巨大魔影一模一样!

    李云霄的内心涌起一个震颤的声音,颤抖道:“真魔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