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07章 月晷
    李逸的寒冰剑气突然在空中一凝,一股无形之力竟然压制住了他的剑芒!

    阮子茂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佘冠宇和王利新身前,眼中寒气闪动,轻声道:“一场盛会,容不得血腥。”

    李逸眼中杀气爆出,凝视了阮子茂片刻,才铮然一声将宝剑收起,恢复了平常心境,道:“那就给你一个面子,这两个怂蛋就饶他们一命了,若是在擂台赛上被我遇见,就自觉点投降的好。”

    佘冠宇和王利心两人气的浑身发抖,可技不如人有什么办法?若是不知好歹的脑子一热冲上去,那也只能自己找死,阮子茂未必会救自己第二次。

    阮子茂冷冷的看了李逸一眼,这才转身对两人道:“胜败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两位不必介怀心中。”

    两人都是感激的看了阮子茂一眼,道谢之后不再吭声,自觉的退到人群之中去。

    阮子茂嘴角不易察觉的笑了一下,李逸的嚣张他虽然看不惯,但却让他捡了个现成的便宜,有恩于这两人,东域七星子无疑是将来的东域巨头,这个人情着实不小。

    突然一道冲天的怒吼声响起,正是那李逸发狂的声音,阮子茂惊了一下,觉得奇怪,急忙转头望去。

    只见李逸气得浑身发抖,用手怒指着李云霄,目眦欲裂,嘶吼道:“你!你这个无耻的畜生!竟然把我的血茶给喝了!”

    阮子茂呆滞了一下,往桌子上望去,只见李云霄面前两个茶杯,已经把头几道全部喝光了,那茶叶也泡的肿大,颜色也化作普通之色。

    李云霄不好意思的将身前茶杯用元力临空传到了李逸面前,讪讪笑道:“这东西太好喝了,可以舒筋健骨,伐毛洗髓,喝了之后就连元气也有稳步增长,我看到桌子上还一杯,一下子没忍住就给喝了,抱歉哈,让子茂公子再给你上一杯便是了。一杯茶而已,对红月城来说毛毛雨的事。”

    李逸脸色发青,一掌拍下,直接将那茶杯拍成粉末,转过头来望着阮子茂。

    阮子茂内心觉得暗暗好笑,但也十分诧异,此人实力极强,而且嚣张狂妄至极,为何却对一名六星武尊这般忌惮似的,甚至在接二连三的被欺负下,都不敢动手。

    不仅是他,所有在场之人都觉得十分不解。

    不过炎武城城主这个名头就足以吸引天下人目光了,况且现在南域突然多了这么两个妖孽出来,难道是要崛起的先兆?

    其实大陆上所谓的各大势力,说穿了本质上就是各大灵脉,灵脉汇聚之所便是人才聚集之地,现在炎武城已经极大的满足了这个条件,成了天下人眼中的香馍馍。

    阮子茂咳嗽了一下,道:“这上品血茶乃不世之物,红月城也实在拿不出更多了,我让人给这位李逸公子换一杯中品吧。”

    李逸气的头晕晕的,他也知道中品和上品的区别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其它不说,中品血茶在各大商会都能求购到,而这上品则根本没有销售,只能在一些超级拍卖会上才能见到。

    若非黎的静心咒一直在他脑海中徘徊,他早就当场暴怒,跟李云霄拼生死了。

    他现在的实力和地位,全都得益于妖族和死神宫那位魁首,两方之人都是严禁他此刻和李云霄起冲突,故而不敢忤逆。

    很快便有下人将一杯中品血茶泡好,端了过来。

    李云霄赔笑道:“快喝,快喝,消消火。易上火,多喝茶。”

    众人看着几乎扭曲脸孔的李逸,内心都忍不住笑起来,一个个脸色舒展开来,说不出的舒心。

    李逸盯着那杯中品茶,怒哼一声,又是一掌砰然拍下,连杯子带茶水一起化作虚无。

    阮子茂内心冷笑一声,装作没看见,道:“上首七座全部聚齐,只是天下之大,奇才不绝,这七座之中有些人让我很意外呢。”

    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七座之中南域竟然占了两个,简直就是匪夷所思,难道之前所有关于南域的说法都是错的?很难想象一个传闻连武尊都没有的地方,可以培养出一名如此年轻的武帝和武尊来。

    对于南域的观念,怕是要从此改观了,甚至南域也开始进入各大势力的眼线之中。

    七座之中仅仅东域只有一人,而且是本地主人,东域又占据地域的主场优势,居然无一来客入座,让在场的东域年轻人都倍感脸上无光。

    李云霄笑道:“人生嘛,总是那样的出人意外。”

    阮子茂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才淡淡说道:“这清明明月楼虽是建筑,实则是一件巧妙至极的玄器。”

    他心念一动,单手掐诀。

    整个昏暗狭窄的楼宇突然间开始变化起来,四周的景象不住旋转,好似一朵花蕾在逐渐打开,外面的阳光一缕缕的照了进来,像藤蔓一样在楼中环绕,天空景象逐一呈现。

    整个清风明月楼本是双子造型,悬浮在万米高空之上,此刻以中间那如飞龙冲天一般的桥梁为中心,楼宇开始不断的分解组合,竟是逐渐构成一座空中花园,四周开始百花齐放,还有鬼斧神工的山石,树木,逐一生长,美轮美奂。

    天边一道晚霞而起,横越无际长空,落在花园之上。

    一轮明月开始缓缓升上天空,映照在空中花园内,整个世界仿若自成一景,强行镶嵌在红月城上。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美景惊的说不出话来,眼睁睁的看着花园在云端漂浮,明月高悬,园中还有山泉之声涓涓而流,在空中花园景观的数万米远处,却是一片朗朗晴空。

    “这……”

    北冥来云苦笑道:“来之前我就听闻族中长辈谈到清风明月楼乃是鬼斧神工的天下奇观,但这也未免太震撼人心了吧?这东西真的是人力所能做出来的吗?”

    阮子茂也是感叹道:“这清风明月楼虽然无甚用处,但却比九阶玄器还要珍贵,也只有那些无聊至极的术炼师才会有这般闲工夫。”

    众人都是一阵感慨,武者都是极为务实的存在,有炼制这等奇景的功法,可以炼多少九阶玄器了。

    李云霄瞪眼道:“你们享受了人家的劳动成果,还骂别人无聊?”他竖起中指来鄙视道:“既然一个个觉得不值,那此刻大家移居下面,随便找个小酒馆凑合一下好了。”

    北冥来风笑道:“云霄兄似乎对术炼师很是维护,莫非云霄兄也是术炼师不成?”

    李云霄看了他一眼,淡然道:“你不要跟我称兄道弟,我对北冥玄宫的人无好感。至于术道,学过一些。”

    众人都是都是一愣,目光全部聚焦在他身上,感到十分不解。就算是有冤有仇,也不用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吧,表面友善还是十分必要的,难道南域的人实力提高了,但智商还没跟上来?

    北冥来风也是呆愣了一下,冷笑一声,道:“不知北冥玄宫跟你炎武城城主有何过节?彼此之间似乎从未接触过吧?”

    李云霄道:“暂时还没过节,但以后会有的,所以咱门不要走得太近了。”

    众人皆是一阵无语,这不是明显的故意拉仇恨吗?而且对象还是七大超级势力之一的北冥玄宫,先前他又得罪了噬魂族的乘浩渺,看来这是要自己作死的节奏了。

    北冥来风也是语塞,竟然有这样的人,让他脑子懵了下,不知该如何应付了。

    “哈哈,有个性!”

    乘浩渺狞笑道:“就不知你的实力是不是也跟你脾气一样有个性,我体内的血开始燃起来了,很想现在就看看你的精魂有多强呢。”

    他说完还舔了下嘴唇,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阮子茂也是眉头紧锁,这两个南域之人的出现大出他意外,原本擂台赛他有十足信心,一切尽在掌控,现在唯一的纰漏就是眼前这两人了。

    祝煜祺举头望天,满腹狐疑道:“子茂兄,这轮明月不是假的吗?可为何还能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月华之力,与真月一般无二?”

    他这一问,众人也都是觉得奇怪。

    阮子茂将思绪收了起来,笑道:“此月虽是人工仿造,但却是精密计算的月晷,本身就是通过这花园内的阵法来吸收月华之力,其中的精妙程度的确匪夷所思,而且这月晷一个极为重要的用处便是测算红月。”

    “测算红月?”

    众人都是一阵迷惑,稍稍有几人露出吃惊和恍惚的样子。李云霄则是瞳孔微缩,似乎想到了什么,举头望着那轮皓月,眸子中尽是凝思。

    阮子茂道:“这就是有关红月城这个名字的来历了。虽然天上皓月常年都是正常之色,但在某一个特定时刻,天武大陆只有从红月城内望向天空,便能够看到一轮鲜红如血的月亮,这便是红月城之名的来历。”

    “红月如血?怎么会有这种奇事?”

    路雨星吃惊道:“明月只有一轮,可有阴晴月缺,却未听过可以变色的,从大陆任何一地望去都应该是一般无二才对啊。”

    阮子茂轻笑道:“雨星兄所言的确如此,但惟独在某一特定时间例外,而这个时间点便是东域之仙境——地老天荒的开启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