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04章 献丑了
    “南域?”

    阮子陵愣了一下,不仅是他,所有人都是呆滞了一下。

    短暂的数息之后,便是惊天动地的狂笑之声,一个个笑道捧腹弯腰,好像听到了世上最滑稽的事情一般,笑出眼泪来了。

    “哈哈,我说怎么有人敢如此猖狂,原来是南域的土著,哈哈!”

    “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他是怎么过来的?难道南域也有跨域传送大阵?”

    “不知,想必会有吧。不过那大阵估计百年也用不上几次。”

    “南域也有武者吗?那里不都是土著和猴子么?”

    众人都是笑的东倒西歪的,阮子茂也是又好气又好笑,道:“众人随我进去吧,今日天下英雄齐聚,不要被这小丑的闹剧影响了。”

    他轻笑着转身,便朝那清风明月而走去。

    阮子陵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挥手道:“打扫卫生!”

    几名公子模样的年轻人瞬间飞了出来,狞笑着朝李逸冲去。

    李逸手中佩剑负于身后,左手往空中一抓,如同拉链般撕开一条巨大的黑色裂缝,好像天空张开狰狞的大口,一瞬间就将那几名公子尽数吞了进去,刹那就恢复清明。

    静,寂静。

    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只有白云在天空上静静的飘。阮子陵震惊的左右看了下,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几名公子的确不见了,刚才所见,竟然不是幻觉!

    阮子茂的身子也瞬间停了下来,不仅是他,所有人都露出震惊之色。

    徒手撕裂天空,而且这般的轻松写意,至少也是高阶武尊修为了。

    由于他身上的气息一直若隐若现,似乎有压制修为的器物在身,众人一直无察,但听得是南域之人,也就没多想了。

    阮子茂等人俱是转过身来,他凝声道:“你真的是南域之人?”

    众人也都纷纷不解,很多人的印象之中,南域都是土猴子才对,就算有武者,也不过都停留在一元二分三才的程度。

    乘浩渺也是惊诧道:“南域竟然也有八荒境武尊?莫非是炎武城之人?”

    李逸脸色骤变,一听到炎武城三字立即觉得血液燃烧起来,他极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情绪,冷冷道:“井底之蛙,也只知道一个炎武城罢了。”

    “哼,矮子里好不容易出了个高个子,就坐井观天。”

    一名男子从人群中徐徐走出,手中轻摇羽扇,冷笑道:“不知为何,我这阵子特别讨厌南域猴子。即便是八荒境武尊,实力也是天渊之别的,今日便让你知道,猴子就永远只能是猴子!”

    “西门金陵,是西门金陵公子!”

    人群中有人惊呼起来,道:“嘿嘿,对付区区一只南域猴子,哪里需要东陵七星出手,未免太抬举这猴头了。”

    又有人道:“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东域的实力也好,让他们知道天空和大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即便同为武尊,彼此之间也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

    阮子茂眼中露出笑意来,抱拳笑道:“要有劳金陵兄了。”

    “无妨!”

    西门金陵淡淡吐出二字,这次群英聚会也都是为了露脸,刚才祝煜祺几人大展头角,却没有他的份,一直在郁闷着,现在总算有了个机会。他内心暗暗道: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我他妈的真是太机智了!

    而且在听到炎武城后,内心也涌起阴郁,双眼中尽是煞气,在众人瞩目之下,朝着李逸走去,虽是只跨出一步,却立即出现在百米之外,缩地成寸。

    “杀了他,西门公子加油!”

    立即有人欢呼起来,眼中露出狰狞的冷笑,起哄道:“打爆南域猴子,拆了他们的骨头,拿去浇灌血茶!”

    西门金陵身体骤然一动,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李逸前方,手中羽扇拍出,立即化作如刀芒般攻击,潇洒自若的轻吟道:“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他的武学多为儒雅风韵之式,施展起来偏偏若鸿,潇洒之至,却不失威力无穷。

    李逸轻蔑的一笑,双手负于身后,往前踏出一步,整个天空突然微微一震。

    空间虽是轻颤,却让所有人心头震动,这一脚好像踩在了所有人心间,整个身躯也随着天空颤抖了一下,立即所有人脸色大变,骇然的无以复加!

    漫天都是武尊强者,对方轻轻一脚却能引动天地变化,让所有人都心生感应!

    远处的宁航锋轻轻一叹,自语道:“果然是九天武帝。”他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自语道:“南域竟然可以诞生武帝了?莫非是炎武城灵气之故?看来真得留意一下了。”

    李逸的一脚踏出之威,感受最深的便是西门金陵,空间威震之下,他的一招羽扇纶巾,竟然被尽数破去,而且一股难以匹敌的威压将他整个人都禁锢住了,想逃都不可得,况且这天下英雄凝视的当场,他如何能逃?

    西门金陵骇然的望着李逸冷笑而来,这下他终于明白了“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他急忙秘密传音道:“兄弟,大哥,大人,手下留情,给我留点面子吧,您要什么条件尽管开!”

    李逸冷笑一下,嗤声道:“我要你吃屎!”他临空飞起,直接一脚踢了过来,踩在西门金陵的脸上,破掉了他周身防御,西门金陵的一张脸立即凹陷了下去,七孔中都震出鲜血,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飞掉。

    “嗞!”

    满天之人都是倒吸了口人气,一个个惊得呆若木鸡,众人都是武尊强者,西门金陵的身体虽然朝着下方坠去,但脸上那一个紫色的鞋印却是所有人都看的真真切切,五官都彻底没了,只有一个凹陷下去的脚印子。

    “哗啦!”

    整个天空上都炸开了锅,一个个惊出一身冷汗来,东域七星子,代表是东域年轻一辈中实力最强的七人,虽然未必各个都名至实归,但也相差不大了。竟然被一个南域土著一脚将五官都踩没了,而且生死不知!

    这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每个人都无法接受。

    阮子陵更是心底发寒,眼珠子拉的直直的,先有南域的李云霄一掌拍死了西域五杰之一,现在又有南域的李逸一脚踩死了东域七星之一,这都是他亲眼所见,绝无作假。

    他摸了下脸上冰冷的汗水,有些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了,到底怎么回事?南域不都是土猴子吗?

    “哎呀,这一脚本来想踩个赤橙黄绿青蓝紫孔雀开屏的,谁知道东域七星果然身手不凡,脸都给踩扁踩紫踩没了,硬是没能开屏出来,献丑了献丑了。”

    李逸笑容可掬的轻吟道,一副学艺不精而羞涩的模样,目光在众豪杰身上扫过,不过是匆匆一瞥,却让所有人都分别觉得是在直视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于是出现了上百人一起由于害怕而后退的奇景。

    他目光最终落在了阮子茂身上,东域七星之首,此次群英聚会的主办之人。同时与那北冥来风,乘浩渺的目光一碰,四人隐隐之中形成一股无形的气场,在天空中荡开,竟然有一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四人的气势灵压,如同山雨欲来时的那种压迫感,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毛孔张开,忍不住的紧张万分。

    大家都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那一向被当做是蛮荒之地的南域,竟然也有如此了不得的人物存在,一出场便和三域俊杰之首旗鼓相当!

    阮子陵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只有他知道南域还有一个李云霄,实力不会在眼前这人之下,幸好那李云霄已经被困在太华金符锁阵中,是必死无疑了。否则南域仅凭这两人,就足以傲视天下。

    阮子茂脸色一阵难看,聚会还未开始,连门都未曾进去,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太考验他的能力了。

    而且李逸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当真不再他们三人之下,这绝对是九天武帝无疑,也让他内心充满了警惕和震惊,北冥来风和乘浩渺也是神色凝重。三十岁之前便能达到武帝修为,这绝对是将来他们争霸天下的强敌。

    看来天下之大,能者无数,他们的眼光有些局限了。

    阮子茂心中感慨了一下,便开口道:“你有参加这群英聚会的实力,三域盛举的局面也许会自你手中打破了。想来的话,便进来吧,门外不是斗武之地!”

    他说完便一跃而起,飞入那清风明月楼内。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无法在武力上震慑对方了,这里年轻一辈的聚会,红月城的强者只会维护秩序,绝不可能当着天下人面出手对付小辈。

    除非是他自己亲自出手,那干系就太大了,若是输了,不仅自己丢人,更是干系到红月城和东域的颜面,就算勉强赢了,也没有丝毫好处,因为在大家眼里这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这个环境下他若是出手,胜则无利,败则后果严重。

    在各种利害干系的权衡之下,阮子茂只能忍下李逸的桀骜,以待等会再找机会收拾他。“南域?”

    阮子陵愣了一下,不仅是他,所有人都是呆滞了一下。

    短暂的数息之后,便是惊天动地的狂笑之声,一个个笑道捧腹弯腰,好像听到了世上最滑稽的事情一般,笑出眼泪来了。

    “哈哈,我说怎么有人敢如此猖狂,原来是南域的土著,哈哈!”

    “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他是怎么过来的?难道南域也有跨域传送大阵?”

    “不知,想必会有吧。不过那大阵估计百年也用不上几次。”

    “南域也有武者吗?那里不都是土著和猴子么?”

    众人都是笑的东倒西歪的,阮子茂也是又好气又好笑,道:“众人随我进去吧,今日天下英雄齐聚,不要被这小丑的闹剧影响了。”

    他轻笑着转身,便朝那清风明月而走去。

    阮子陵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挥手道:“打扫卫生!”

    几名公子模样的年轻人瞬间飞了出来,狞笑着朝李逸冲去。

    李逸手中佩剑负于身后,左手往空中一抓,如同拉链般撕开一条巨大的黑色裂缝,好像天空张开狰狞的大口,一瞬间就将那几名公子尽数吞了进去,刹那就恢复清明。

    静,寂静。

    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只有白云在天空上静静的飘。阮子陵震惊的左右看了下,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几名公子的确不见了,刚才所见,竟然不是幻觉!

    阮子茂的身子也瞬间停了下来,不仅是他,所有人都露出震惊之色。

    徒手撕裂天空,而且这般的轻松写意,至少也是高阶武尊修为了。

    由于他身上的气息一直若隐若现,似乎有压制修为的器物在身,众人一直无察,但听得是南域之人,也就没多想了。

    阮子茂等人俱是转过身来,他凝声道:“你真的是南域之人?”

    众人也都纷纷不解,很多人的印象之中,南域都是土猴子才对,就算有武者,也不过都停留在一元二分三才的程度。

    乘浩渺也是惊诧道:“南域竟然也有八荒境武尊?莫非是炎武城之人?”

    李逸脸色骤变,一听到炎武城三字立即觉得血液燃烧起来,他极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情绪,冷冷道:“井底之蛙,也只知道一个炎武城罢了。”

    “哼,矮子里好不容易出了个高个子,就坐井观天。”

    一名男子从人群中徐徐走出,手中轻摇羽扇,冷笑道:“不知为何,我这阵子特别讨厌南域猴子。即便是八荒境武尊,实力也是天渊之别的,今日便让你知道,猴子就永远只能是猴子!”

    “西门金陵,是西门金陵公子!”

    人群中有人惊呼起来,道:“嘿嘿,对付区区一只南域猴子,哪里需要东陵七星出手,未免太抬举这猴头了。”

    又有人道:“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东域的实力也好,让他们知道天空和大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即便同为武尊,彼此之间也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

    阮子茂眼中露出笑意来,抱拳笑道:“要有劳金陵兄了。”

    “无妨!”

    西门金陵淡淡吐出二字,这次群英聚会也都是为了露脸,刚才祝煜祺几人大展头角,却没有他的份,一直在郁闷着,现在总算有了个机会。他内心暗暗道: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我他妈的真是太机智了!

    而且在听到炎武城后,内心也涌起阴郁,双眼中尽是煞气,在众人瞩目之下,朝着李逸走去,虽是只跨出一步,却立即出现在百米之外,缩地成寸。

    “杀了他,西门公子加油!”

    立即有人欢呼起来,眼中露出狰狞的冷笑,起哄道:“打爆南域猴子,拆了他们的骨头,拿去浇灌血茶!”

    西门金陵身体骤然一动,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李逸前方,手中羽扇拍出,立即化作如刀芒般攻击,潇洒自若的轻吟道:“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他的武学多为儒雅风韵之式,施展起来偏偏若鸿,潇洒之至,却不失威力无穷。

    李逸轻蔑的一笑,双手负于身后,往前踏出一步,整个天空突然微微一震。

    空间虽是轻颤,却让所有人心头震动,这一脚好像踩在了所有人心间,整个身躯也随着天空颤抖了一下,立即所有人脸色大变,骇然的无以复加!

    漫天都是武尊强者,对方轻轻一脚却能引动天地变化,让所有人都心生感应!

    远处的宁航锋轻轻一叹,自语道:“果然是九天武帝。”他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自语道:“南域竟然可以诞生武帝了?莫非是炎武城灵气之故?看来真得留意一下了。”

    李逸的一脚踏出之威,感受最深的便是西门金陵,空间威震之下,他的一招羽扇纶巾,竟然被尽数破去,而且一股难以匹敌的威压将他整个人都禁锢住了,想逃都不可得,况且这天下英雄凝视的当场,他如何能逃?

    西门金陵骇然的望着李逸冷笑而来,这下他终于明白了“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他急忙秘密传音道:“兄弟,大哥,大人,手下留情,给我留点面子吧,您要什么条件尽管开!”

    李逸冷笑一下,嗤声道:“我要你吃屎!”他临空飞起,直接一脚踢了过来,踩在西门金陵的脸上,破掉了他周身防御,西门金陵的一张脸立即凹陷了下去,七孔中都震出鲜血,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飞掉。

    “嗞!”

    满天之人都是倒吸了口人气,一个个惊得呆若木鸡,众人都是武尊强者,西门金陵的身体虽然朝着下方坠去,但脸上那一个紫色的鞋印却是所有人都看的真真切切,五官都彻底没了,只有一个凹陷下去的脚印子。

    “哗啦!”

    整个天空上都炸开了锅,一个个惊出一身冷汗来,东域七星子,代表是东域年轻一辈中实力最强的七人,虽然未必各个都名至实归,但也相差不大了。竟然被一个南域土著一脚将五官都踩没了,而且生死不知!

    这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每个人都无法接受。

    阮子陵更是心底发寒,眼珠子拉的直直的,先有南域的李云霄一掌拍死了西域五杰之一,现在又有南域的李逸一脚踩死了东域七星之一,这都是他亲眼所见,绝无作假。

    他摸了下脸上冰冷的汗水,有些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了,到底怎么回事?南域不都是土猴子吗?

    “哎呀,这一脚本来想踩个赤橙黄绿青蓝紫孔雀开屏的,谁知道东域七星果然身手不凡,脸都给踩扁踩紫踩没了,硬是没能开屏出来,献丑了献丑了。”

    李逸笑容可掬的轻吟道,一副学艺不精而羞涩的模样,目光在众豪杰身上扫过,不过是匆匆一瞥,却让所有人都分别觉得是在直视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于是出现了上百人一起由于害怕而后退的奇景。

    他目光最终落在了阮子茂身上,东域七星之首,此次群英聚会的主办之人。同时与那北冥来风,乘浩渺的目光一碰,四人隐隐之中形成一股无形的气场,在天空中荡开,竟然有一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四人的气势灵压,如同山雨欲来时的那种压迫感,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毛孔张开,忍不住的紧张万分。

    大家都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那一向被当做是蛮荒之地的南域,竟然也有如此了不得的人物存在,一出场便和三域俊杰之首旗鼓相当!

    阮子陵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只有他知道南域还有一个李云霄,实力不会在眼前这人之下,幸好那李云霄已经被困在太华金符锁阵中,是必死无疑了。否则南域仅凭这两人,就足以傲视天下。

    阮子茂脸色一阵难看,聚会还未开始,连门都未曾进去,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太考验他的能力了。

    而且李逸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当真不再他们三人之下,这绝对是九天武帝无疑,也让他内心充满了警惕和震惊,北冥来风和乘浩渺也是神色凝重。三十岁之前便能达到武帝修为,这绝对是将来他们争霸天下的强敌。

    看来天下之大,能者无数,他们的眼光有些局限了。

    阮子茂心中感慨了一下,便开口道:“你有参加这群英聚会的实力,三域盛举的局面也许会自你手中打破了。想来的话,便进来吧,门外不是斗武之地!”

    他说完便一跃而起,飞入那清风明月楼内。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无法在武力上震慑对方了,这里年轻一辈的聚会,红月城的强者只会维护秩序,绝不可能当着天下人面出手对付小辈。

    除非是他自己亲自出手,那干系就太大了,若是输了,不仅自己丢人,更是干系到红月城和东域的颜面,就算勉强赢了,也没有丝毫好处,因为在大家眼里这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这个环境下他若是出手,胜则无利,败则后果严重。

    在各种利害干系的权衡之下,阮子茂只能忍下李逸的桀骜,以待等会再找机会收拾他。“南域?”

    阮子陵愣了一下,不仅是他,所有人都是呆滞了一下。

    短暂的数息之后,便是惊天动地的狂笑之声,一个个笑道捧腹弯腰,好像听到了世上最滑稽的事情一般,笑出眼泪来了。

    “哈哈,我说怎么有人敢如此猖狂,原来是南域的土著,哈哈!”

    “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他是怎么过来的?难道南域也有跨域传送大阵?”

    “不知,想必会有吧。不过那大阵估计百年也用不上几次。”

    “南域也有武者吗?那里不都是土著和猴子么?”

    众人都是笑的东倒西歪的,阮子茂也是又好气又好笑,道:“众人随我进去吧,今日天下英雄齐聚,不要被这小丑的闹剧影响了。”

    他轻笑着转身,便朝那清风明月而走去。

    阮子陵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挥手道:“打扫卫生!”

    几名公子模样的年轻人瞬间飞了出来,狞笑着朝李逸冲去。

    李逸手中佩剑负于身后,左手往空中一抓,如同拉链般撕开一条巨大的黑色裂缝,好像天空张开狰狞的大口,一瞬间就将那几名公子尽数吞了进去,刹那就恢复清明。

    静,寂静。

    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只有白云在天空上静静的飘。阮子陵震惊的左右看了下,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几名公子的确不见了,刚才所见,竟然不是幻觉!

    阮子茂的身子也瞬间停了下来,不仅是他,所有人都露出震惊之色。

    徒手撕裂天空,而且这般的轻松写意,至少也是高阶武尊修为了。

    由于他身上的气息一直若隐若现,似乎有压制修为的器物在身,众人一直无察,但听得是南域之人,也就没多想了。

    阮子茂等人俱是转过身来,他凝声道:“你真的是南域之人?”

    众人也都纷纷不解,很多人的印象之中,南域都是土猴子才对,就算有武者,也不过都停留在一元二分三才的程度。

    乘浩渺也是惊诧道:“南域竟然也有八荒境武尊?莫非是炎武城之人?”

    李逸脸色骤变,一听到炎武城三字立即觉得血液燃烧起来,他极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情绪,冷冷道:“井底之蛙,也只知道一个炎武城罢了。”

    “哼,矮子里好不容易出了个高个子,就坐井观天。”

    一名男子从人群中徐徐走出,手中轻摇羽扇,冷笑道:“不知为何,我这阵子特别讨厌南域猴子。即便是八荒境武尊,实力也是天渊之别的,今日便让你知道,猴子就永远只能是猴子!”

    “西门金陵,是西门金陵公子!”

    人群中有人惊呼起来,道:“嘿嘿,对付区区一只南域猴子,哪里需要东陵七星出手,未免太抬举这猴头了。”

    又有人道:“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东域的实力也好,让他们知道天空和大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即便同为武尊,彼此之间也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

    阮子茂眼中露出笑意来,抱拳笑道:“要有劳金陵兄了。”

    “无妨!”

    西门金陵淡淡吐出二字,这次群英聚会也都是为了露脸,刚才祝煜祺几人大展头角,却没有他的份,一直在郁闷着,现在总算有了个机会。他内心暗暗道: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我他妈的真是太机智了!

    而且在听到炎武城后,内心也涌起阴郁,双眼中尽是煞气,在众人瞩目之下,朝着李逸走去,虽是只跨出一步,却立即出现在百米之外,缩地成寸。

    “杀了他,西门公子加油!”

    立即有人欢呼起来,眼中露出狰狞的冷笑,起哄道:“打爆南域猴子,拆了他们的骨头,拿去浇灌血茶!”

    西门金陵身体骤然一动,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李逸前方,手中羽扇拍出,立即化作如刀芒般攻击,潇洒自若的轻吟道:“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他的武学多为儒雅风韵之式,施展起来偏偏若鸿,潇洒之至,却不失威力无穷。

    李逸轻蔑的一笑,双手负于身后,往前踏出一步,整个天空突然微微一震。

    空间虽是轻颤,却让所有人心头震动,这一脚好像踩在了所有人心间,整个身躯也随着天空颤抖了一下,立即所有人脸色大变,骇然的无以复加!

    漫天都是武尊强者,对方轻轻一脚却能引动天地变化,让所有人都心生感应!

    远处的宁航锋轻轻一叹,自语道:“果然是九天武帝。”他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自语道:“南域竟然可以诞生武帝了?莫非是炎武城灵气之故?看来真得留意一下了。”

    李逸的一脚踏出之威,感受最深的便是西门金陵,空间威震之下,他的一招羽扇纶巾,竟然被尽数破去,而且一股难以匹敌的威压将他整个人都禁锢住了,想逃都不可得,况且这天下英雄凝视的当场,他如何能逃?

    西门金陵骇然的望着李逸冷笑而来,这下他终于明白了“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他急忙秘密传音道:“兄弟,大哥,大人,手下留情,给我留点面子吧,您要什么条件尽管开!”

    李逸冷笑一下,嗤声道:“我要你吃屎!”他临空飞起,直接一脚踢了过来,踩在西门金陵的脸上,破掉了他周身防御,西门金陵的一张脸立即凹陷了下去,七孔中都震出鲜血,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飞掉。

    “嗞!”

    满天之人都是倒吸了口人气,一个个惊得呆若木鸡,众人都是武尊强者,西门金陵的身体虽然朝着下方坠去,但脸上那一个紫色的鞋印却是所有人都看的真真切切,五官都彻底没了,只有一个凹陷下去的脚印子。

    “哗啦!”

    整个天空上都炸开了锅,一个个惊出一身冷汗来,东域七星子,代表是东域年轻一辈中实力最强的七人,虽然未必各个都名至实归,但也相差不大了。竟然被一个南域土著一脚将五官都踩没了,而且生死不知!

    这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每个人都无法接受。

    阮子陵更是心底发寒,眼珠子拉的直直的,先有南域的李云霄一掌拍死了西域五杰之一,现在又有南域的李逸一脚踩死了东域七星之一,这都是他亲眼所见,绝无作假。

    他摸了下脸上冰冷的汗水,有些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了,到底怎么回事?南域不都是土猴子吗?

    “哎呀,这一脚本来想踩个赤橙黄绿青蓝紫孔雀开屏的,谁知道东域七星果然身手不凡,脸都给踩扁踩紫踩没了,硬是没能开屏出来,献丑了献丑了。”

    李逸笑容可掬的轻吟道,一副学艺不精而羞涩的模样,目光在众豪杰身上扫过,不过是匆匆一瞥,却让所有人都分别觉得是在直视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于是出现了上百人一起由于害怕而后退的奇景。

    他目光最终落在了阮子茂身上,东域七星之首,此次群英聚会的主办之人。同时与那北冥来风,乘浩渺的目光一碰,四人隐隐之中形成一股无形的气场,在天空中荡开,竟然有一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四人的气势灵压,如同山雨欲来时的那种压迫感,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毛孔张开,忍不住的紧张万分。

    大家都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那一向被当做是蛮荒之地的南域,竟然也有如此了不得的人物存在,一出场便和三域俊杰之首旗鼓相当!

    阮子陵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只有他知道南域还有一个李云霄,实力不会在眼前这人之下,幸好那李云霄已经被困在太华金符锁阵中,是必死无疑了。否则南域仅凭这两人,就足以傲视天下。

    阮子茂脸色一阵难看,聚会还未开始,连门都未曾进去,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太考验他的能力了。

    而且李逸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当真不再他们三人之下,这绝对是九天武帝无疑,也让他内心充满了警惕和震惊,北冥来风和乘浩渺也是神色凝重。三十岁之前便能达到武帝修为,这绝对是将来他们争霸天下的强敌。

    看来天下之大,能者无数,他们的眼光有些局限了。

    阮子茂心中感慨了一下,便开口道:“你有参加这群英聚会的实力,三域盛举的局面也许会自你手中打破了。想来的话,便进来吧,门外不是斗武之地!”

    他说完便一跃而起,飞入那清风明月楼内。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无法在武力上震慑对方了,这里年轻一辈的聚会,红月城的强者只会维护秩序,绝不可能当着天下人面出手对付小辈。

    除非是他自己亲自出手,那干系就太大了,若是输了,不仅自己丢人,更是干系到红月城和东域的颜面,就算勉强赢了,也没有丝毫好处,因为在大家眼里这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这个环境下他若是出手,胜则无利,败则后果严重。

    在各种利害干系的权衡之下,阮子茂只能忍下李逸的桀骜,以待等会再找机会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