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03章 说英雄谁是英雄
    “还是保险一些的好,打扮的英俊点总没错。毕竟仪表是一个人内在精神的外在表现,我必须展露出我的独具一格的审美情趣和潜力无穷的武道修为。”

    一名武尊少年为了以防万一,取出一面镜子来梳头,还有化妆盒打粉修眉,待到十分满意后,这才信心十足的往天空上飞去。

    宁航锋的目光俯视下来,直接指着他道:“你,可以滚了!”

    “什、什么?”

    那少年惊怒道:“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我长的这么帅竟然不让我进去,那些人长的歪枣裂瓜还一个个的进去了,这不公平!”

    宁航锋淡然道:“理由就是,我看你不顺眼。”

    少年气结,怒不可遏的吼道:“你这是嫉妒英才,嫉妒我长得好看!”

    宁航锋眉头一皱,道:“是你自己滚蛋,还是我送你?”

    他身上的气息微微传了出来,那少年顿时脸色大变,想起先前那葛清风两人的下场,铁青着脸,含怨离开,不敢造次。

    有了这少年的经历,所有人都是低着头,耷拉着脑袋往楼里挤,生怕自己被宁航锋瞧上了。

    突然四匹麟马兽拉着的龙辇从远处奔来,霞光在脚下铺开,浩瀚的云气在辇车四周聚拢,显得庄严和神圣,前方的年轻俊彦子弟一个个自觉地朝两边退开,驻足而望。

    倒不是说他们想退让,只是那四匹麟马兽奔腾的速度太快,四匹合力起来,在四周形成一股无坚不摧的锐气,若是不让的话定然直接撞上了。敢在这里驾车驰骋的肯定是红月城自己的人,撞死了也不会有人给你收尸。

    但依然有愤愤不平者,各种怨念之声四起。

    “大家都徒步而行,却有人摆显驾车,这像话吗?”

    “呵呵,人家可是红月城公子,东域七星之首,不像话你又能如何?”

    “不能如何,只是看不顺眼。有本事这群英会他们自己开好了,既然召集了天下之人,就得尊重天下之人,像这般岂是待客之道?”

    “他们看你不顺眼可以让你滚蛋,你看他们不顺眼,还是得你自己滚蛋,这就是形势比人强,谁让这里是红月城呢。”

    “既然如此,不来便是了。待擂台赛的时候在一见真章。”

    那开口说话之人,一身玄青色长袍,清新俊逸,反背着双手说出这番话来,没有任何的流连,转身便要离去。

    那四麟马驾辇已飞驰到清风明月楼前,骤然停了下来,四匹麟马兽变得一动不动,好似木偶般。

    辇内传来阮子茂的轻笑之声,道:“煜祺公子请留步,是子茂疏忽了,还望见谅。”

    那龙辇上的珠帘掀起,阮子茂等三人相继而出,惹得众人侧目连连,惊诧的目光此起彼伏,想不到年轻一辈中领袖群伦的三位公子会联袂在一起。让众人一睹风采,也不虚此行了。

    而同样让众人震惊的是,那正准备离去之人竟然也是北域四秀之一的祝煜祺。

    祝煜祺脸色平静,淡然道:“怠慢倒没有,只是这龙辇太贵气,我们这些喽啰站在旁边有失三位身份,我还是离远些好。”

    也不见他身体如何动作,就直接在空中退到了百米开外。

    “哈哈,说得好。我路雨星喽啰也陪着煜祺兄一起离远些。”

    正是刚才和祝煜祺对话之人,众人纷纷吃惊不已,西域五杰之一的路雨星,不知何时也到了百米开外,同祝煜祺并肩一起,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带着一丝冰冷。

    “两位都是喽啰,那我怎好意思自称颜俊?”

    又是一道光芒过去,所有人眼皮一条,立即有眼尖之人认了出来,惊呼道:“东域七星之一的佘冠宇!”

    这一下有三人牵头,涵盖东、西、北三域,立即有不少早就心怀不满的年轻子弟纷纷飞退了开来,远远的站立着,似乎要和阮子茂对立起来。

    远处的宁航锋似乎不闻不见,依然负手而立,目光浑浊的望着天上,好像在沉思什么。

    那开启清风明月楼御风飞行的四名武帝强者,也分立在远处的四周,只是象征性的镇守在天空,对这些年轻人的事提不起兴趣来。

    阮子茂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心中微微起了波澜。

    他原本的打算是通过三人共坐龙辇而来,通过三人结伴而行,利用声势和名气上的优势,在众人心目中形成三域中年轻一辈以三人为首的先入为主观念,首先在气势上就成为三域领袖。

    没想到四秀、五杰、七星之中会有人站出来对抗自己的声威,不管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下就打破了阮子茂先前设想的那种君临天下的局面。

    而且的朝祝煜祺几人飞去的武者也越来越多,抱团取暖之势一下形成,便难以抑制,甚至七星之中另外又有两位加入了进去。

    此地虽然都是年轻一辈在玩,没有长辈们参与,宁航锋等人也不过是护卫而已,但实际上满城的目光都汇聚在清风明月楼上,将来整个天武界的领袖人物,至少有一半会在今日这些年轻人里产生。

    阮子茂也倍感压力,他能感受到红月城,乃至各大势力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呵呵,煜祺兄,雨星兄,你们二位跨域远道而来,快随小弟一起进楼内休息去。至于冠宇兄、利心兄、天干兄,大家都是东域的小伙伴,这次难得相聚,也一定要多喝几杯血茶。还有其余远道之客,难道放任清风明月楼御风之美景,虹雨初霁,霓桥云现,不想进楼一睹为快吗?”

    阮子茂笑吟吟的说完,十分有礼的客气道:“若是在整个过程中有招待不周之处,子茂先给大家赔礼了,还望看在红月城的份上多多担待。”

    他这一下说的条理清晰,礼数周道,而且谦卑的态度也让不少年轻子弟受宠若惊起来。

    祝煜祺淡然道:“子茂兄的赔礼,实在是不敢担。我也想进楼一聚,无奈那四头麟马龙辇实在是凶猛威严,让小弟心有余悸,不敢上前。”

    阮子茂笑颜逐开,道:“是小弟疏忽了。”

    他临空打出几道法诀到那龙辇上,四头看似木讷的麟马兽一个个的从沉睡中醒来似的,身上那妖气散开,拉着龙辇,踏在彩云上远去。

    阮子茂做了个手势,道:“请!”

    这一下,众人再无毛病可挑剔,至少感情上比先前被宁航锋不当人看要舒服多了。

    “子茂兄,请!”

    祝煜祺也客气的做了个手势,这个远远的走了过来,他一动,其余之人也就跟着动了。

    阮子茂内心重重的松了口气,额头上难以察觉的渗出了丝丝冷汗来,此事若是处理的不是,闹出矛盾,那他就丢脸丢大了。即便可以用红月城之威把所有不满的压下去,那也足够落人口舌,令的自己声威大跌。

    他偷偷的瞥了一眼远处的宁航锋,内心嘀咕起来,不会是家族中故意有人安排这一出,好测试下自己的能力吧。

    眼前一场风波化解,众人正待联袂进楼之时,远处却传来麟马兽“咴咴”的嘶吼之声。

    只见那奔走的四头麟马兽再次拉着龙辇而来,彩云在脚下散开,威势笔之先前更甚。

    阮子茂心中一惊,震怒的大声喝道:“什么人?竟敢驾驭某之座驾!”

    “呵呵,几头小毛驴罢了,代步而已。若非整个红月城只找到这般寒酸之物,你以为我会坐吗?”

    那龙辇内传来不屑的声音,随后珠帘卷起,一道器宇轩昂的白色身影慢慢映入众人眼帘。

    那人一袭广陵长衫,玉树临风,右手拿着一柄满是镶嵌珠宝的佩剑在手中玩耍,嘴角微微上扬,朗声诗吟,竟是一首词曲。

    “说英雄谁是英雄,花拳绣腿,东域七怂。铺眉苫眼,西来五鬼,是熊非雄。剩北域四渣,奈何太丑,建议整容。数****人物,尽是鬼魅魍魉,让某笑尽英雄啊!”

    众人皆是脸色大变,他这一歌将整个天下年轻豪杰,东域七星、西域五杰、北域四秀尽是骂了进去,等同于一下子就把天下英豪得罪了遍,就算来人实力不俗,这种开地图炮拉仇的智商也令人堪忧啊!

    远处的宁航锋也被好奇心将目光吸引了过来,往那白衣男子身上望去,猛然瞳孔骤缩。

    北冥来风冷冷笑道:“还以为何方神圣来了,原来是个喷子。子茂兄,设宴邀友,满桌的美味佳肴,得防苍蝇啊。”

    阮子茂眼中寒光闪动,冷冷道:“何来个煞笔,别扫了众人雅兴,子陵,该打扫卫生了。”

    阮子陵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怒喝道:“何来煞笔,竟敢嘲讽天下英雄,念你年幼无知,现在给我跪在清风明月楼前,等待群英聚会后再行处置!”

    “噗嗤!”

    那白衣男子掩嘴一笑,尽显妩媚风雅,女儿姿态,讥讽道:“一群渣渣妄谈什么天下英雄,真不知天高地厚。某来自南域之中,百战国公子,今日便要会一会你们这些自诩英雄的井底之蛙。请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逸!”“还是保险一些的好,打扮的英俊点总没错。毕竟仪表是一个人内在精神的外在表现,我必须展露出我的独具一格的审美情趣和潜力无穷的武道修为。”

    一名武尊少年为了以防万一,取出一面镜子来梳头,还有化妆盒打粉修眉,待到十分满意后,这才信心十足的往天空上飞去。

    宁航锋的目光俯视下来,直接指着他道:“你,可以滚了!”

    “什、什么?”

    那少年惊怒道:“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我长的这么帅竟然不让我进去,那些人长的歪枣裂瓜还一个个的进去了,这不公平!”

    宁航锋淡然道:“理由就是,我看你不顺眼。”

    少年气结,怒不可遏的吼道:“你这是嫉妒英才,嫉妒我长得好看!”

    宁航锋眉头一皱,道:“是你自己滚蛋,还是我送你?”

    他身上的气息微微传了出来,那少年顿时脸色大变,想起先前那葛清风两人的下场,铁青着脸,含怨离开,不敢造次。

    有了这少年的经历,所有人都是低着头,耷拉着脑袋往楼里挤,生怕自己被宁航锋瞧上了。

    突然四匹麟马兽拉着的龙辇从远处奔来,霞光在脚下铺开,浩瀚的云气在辇车四周聚拢,显得庄严和神圣,前方的年轻俊彦子弟一个个自觉地朝两边退开,驻足而望。

    倒不是说他们想退让,只是那四匹麟马兽奔腾的速度太快,四匹合力起来,在四周形成一股无坚不摧的锐气,若是不让的话定然直接撞上了。敢在这里驾车驰骋的肯定是红月城自己的人,撞死了也不会有人给你收尸。

    但依然有愤愤不平者,各种怨念之声四起。

    “大家都徒步而行,却有人摆显驾车,这像话吗?”

    “呵呵,人家可是红月城公子,东域七星之首,不像话你又能如何?”

    “不能如何,只是看不顺眼。有本事这群英会他们自己开好了,既然召集了天下之人,就得尊重天下之人,像这般岂是待客之道?”

    “他们看你不顺眼可以让你滚蛋,你看他们不顺眼,还是得你自己滚蛋,这就是形势比人强,谁让这里是红月城呢。”

    “既然如此,不来便是了。待擂台赛的时候在一见真章。”

    那开口说话之人,一身玄青色长袍,清新俊逸,反背着双手说出这番话来,没有任何的流连,转身便要离去。

    那四麟马驾辇已飞驰到清风明月楼前,骤然停了下来,四匹麟马兽变得一动不动,好似木偶般。

    辇内传来阮子茂的轻笑之声,道:“煜祺公子请留步,是子茂疏忽了,还望见谅。”

    那龙辇上的珠帘掀起,阮子茂等三人相继而出,惹得众人侧目连连,惊诧的目光此起彼伏,想不到年轻一辈中领袖群伦的三位公子会联袂在一起。让众人一睹风采,也不虚此行了。

    而同样让众人震惊的是,那正准备离去之人竟然也是北域四秀之一的祝煜祺。

    祝煜祺脸色平静,淡然道:“怠慢倒没有,只是这龙辇太贵气,我们这些喽啰站在旁边有失三位身份,我还是离远些好。”

    也不见他身体如何动作,就直接在空中退到了百米开外。

    “哈哈,说得好。我路雨星喽啰也陪着煜祺兄一起离远些。”

    正是刚才和祝煜祺对话之人,众人纷纷吃惊不已,西域五杰之一的路雨星,不知何时也到了百米开外,同祝煜祺并肩一起,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带着一丝冰冷。

    “两位都是喽啰,那我怎好意思自称颜俊?”

    又是一道光芒过去,所有人眼皮一条,立即有眼尖之人认了出来,惊呼道:“东域七星之一的佘冠宇!”

    这一下有三人牵头,涵盖东、西、北三域,立即有不少早就心怀不满的年轻子弟纷纷飞退了开来,远远的站立着,似乎要和阮子茂对立起来。

    远处的宁航锋似乎不闻不见,依然负手而立,目光浑浊的望着天上,好像在沉思什么。

    那开启清风明月楼御风飞行的四名武帝强者,也分立在远处的四周,只是象征性的镇守在天空,对这些年轻人的事提不起兴趣来。

    阮子茂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心中微微起了波澜。

    他原本的打算是通过三人共坐龙辇而来,通过三人结伴而行,利用声势和名气上的优势,在众人心目中形成三域中年轻一辈以三人为首的先入为主观念,首先在气势上就成为三域领袖。

    没想到四秀、五杰、七星之中会有人站出来对抗自己的声威,不管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下就打破了阮子茂先前设想的那种君临天下的局面。

    而且的朝祝煜祺几人飞去的武者也越来越多,抱团取暖之势一下形成,便难以抑制,甚至七星之中另外又有两位加入了进去。

    此地虽然都是年轻一辈在玩,没有长辈们参与,宁航锋等人也不过是护卫而已,但实际上满城的目光都汇聚在清风明月楼上,将来整个天武界的领袖人物,至少有一半会在今日这些年轻人里产生。

    阮子茂也倍感压力,他能感受到红月城,乃至各大势力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呵呵,煜祺兄,雨星兄,你们二位跨域远道而来,快随小弟一起进楼内休息去。至于冠宇兄、利心兄、天干兄,大家都是东域的小伙伴,这次难得相聚,也一定要多喝几杯血茶。还有其余远道之客,难道放任清风明月楼御风之美景,虹雨初霁,霓桥云现,不想进楼一睹为快吗?”

    阮子茂笑吟吟的说完,十分有礼的客气道:“若是在整个过程中有招待不周之处,子茂先给大家赔礼了,还望看在红月城的份上多多担待。”

    他这一下说的条理清晰,礼数周道,而且谦卑的态度也让不少年轻子弟受宠若惊起来。

    祝煜祺淡然道:“子茂兄的赔礼,实在是不敢担。我也想进楼一聚,无奈那四头麟马龙辇实在是凶猛威严,让小弟心有余悸,不敢上前。”

    阮子茂笑颜逐开,道:“是小弟疏忽了。”

    他临空打出几道法诀到那龙辇上,四头看似木讷的麟马兽一个个的从沉睡中醒来似的,身上那妖气散开,拉着龙辇,踏在彩云上远去。

    阮子茂做了个手势,道:“请!”

    这一下,众人再无毛病可挑剔,至少感情上比先前被宁航锋不当人看要舒服多了。

    “子茂兄,请!”

    祝煜祺也客气的做了个手势,这个远远的走了过来,他一动,其余之人也就跟着动了。

    阮子茂内心重重的松了口气,额头上难以察觉的渗出了丝丝冷汗来,此事若是处理的不是,闹出矛盾,那他就丢脸丢大了。即便可以用红月城之威把所有不满的压下去,那也足够落人口舌,令的自己声威大跌。

    他偷偷的瞥了一眼远处的宁航锋,内心嘀咕起来,不会是家族中故意有人安排这一出,好测试下自己的能力吧。

    眼前一场风波化解,众人正待联袂进楼之时,远处却传来麟马兽“咴咴”的嘶吼之声。

    只见那奔走的四头麟马兽再次拉着龙辇而来,彩云在脚下散开,威势笔之先前更甚。

    阮子茂心中一惊,震怒的大声喝道:“什么人?竟敢驾驭某之座驾!”

    “呵呵,几头小毛驴罢了,代步而已。若非整个红月城只找到这般寒酸之物,你以为我会坐吗?”

    那龙辇内传来不屑的声音,随后珠帘卷起,一道器宇轩昂的白色身影慢慢映入众人眼帘。

    那人一袭广陵长衫,玉树临风,右手拿着一柄满是镶嵌珠宝的佩剑在手中玩耍,嘴角微微上扬,朗声诗吟,竟是一首词曲。

    “说英雄谁是英雄,花拳绣腿,东域七怂。铺眉苫眼,西来五鬼,是熊非雄。剩北域四渣,奈何太丑,建议整容。数****人物,尽是鬼魅魍魉,让某笑尽英雄啊!”

    众人皆是脸色大变,他这一歌将整个天下年轻豪杰,东域七星、西域五杰、北域四秀尽是骂了进去,等同于一下子就把天下英豪得罪了遍,就算来人实力不俗,这种开地图炮拉仇的智商也令人堪忧啊!

    远处的宁航锋也被好奇心将目光吸引了过来,往那白衣男子身上望去,猛然瞳孔骤缩。

    北冥来风冷冷笑道:“还以为何方神圣来了,原来是个喷子。子茂兄,设宴邀友,满桌的美味佳肴,得防苍蝇啊。”

    阮子茂眼中寒光闪动,冷冷道:“何来个煞笔,别扫了众人雅兴,子陵,该打扫卫生了。”

    阮子陵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怒喝道:“何来煞笔,竟敢嘲讽天下英雄,念你年幼无知,现在给我跪在清风明月楼前,等待群英聚会后再行处置!”

    “噗嗤!”

    那白衣男子掩嘴一笑,尽显妩媚风雅,女儿姿态,讥讽道:“一群渣渣妄谈什么天下英雄,真不知天高地厚。某来自南域之中,百战国公子,今日便要会一会你们这些自诩英雄的井底之蛙。请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逸!”“还是保险一些的好,打扮的英俊点总没错。毕竟仪表是一个人内在精神的外在表现,我必须展露出我的独具一格的审美情趣和潜力无穷的武道修为。”

    一名武尊少年为了以防万一,取出一面镜子来梳头,还有化妆盒打粉修眉,待到十分满意后,这才信心十足的往天空上飞去。

    宁航锋的目光俯视下来,直接指着他道:“你,可以滚了!”

    “什、什么?”

    那少年惊怒道:“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我长的这么帅竟然不让我进去,那些人长的歪枣裂瓜还一个个的进去了,这不公平!”

    宁航锋淡然道:“理由就是,我看你不顺眼。”

    少年气结,怒不可遏的吼道:“你这是嫉妒英才,嫉妒我长得好看!”

    宁航锋眉头一皱,道:“是你自己滚蛋,还是我送你?”

    他身上的气息微微传了出来,那少年顿时脸色大变,想起先前那葛清风两人的下场,铁青着脸,含怨离开,不敢造次。

    有了这少年的经历,所有人都是低着头,耷拉着脑袋往楼里挤,生怕自己被宁航锋瞧上了。

    突然四匹麟马兽拉着的龙辇从远处奔来,霞光在脚下铺开,浩瀚的云气在辇车四周聚拢,显得庄严和神圣,前方的年轻俊彦子弟一个个自觉地朝两边退开,驻足而望。

    倒不是说他们想退让,只是那四匹麟马兽奔腾的速度太快,四匹合力起来,在四周形成一股无坚不摧的锐气,若是不让的话定然直接撞上了。敢在这里驾车驰骋的肯定是红月城自己的人,撞死了也不会有人给你收尸。

    但依然有愤愤不平者,各种怨念之声四起。

    “大家都徒步而行,却有人摆显驾车,这像话吗?”

    “呵呵,人家可是红月城公子,东域七星之首,不像话你又能如何?”

    “不能如何,只是看不顺眼。有本事这群英会他们自己开好了,既然召集了天下之人,就得尊重天下之人,像这般岂是待客之道?”

    “他们看你不顺眼可以让你滚蛋,你看他们不顺眼,还是得你自己滚蛋,这就是形势比人强,谁让这里是红月城呢。”

    “既然如此,不来便是了。待擂台赛的时候在一见真章。”

    那开口说话之人,一身玄青色长袍,清新俊逸,反背着双手说出这番话来,没有任何的流连,转身便要离去。

    那四麟马驾辇已飞驰到清风明月楼前,骤然停了下来,四匹麟马兽变得一动不动,好似木偶般。

    辇内传来阮子茂的轻笑之声,道:“煜祺公子请留步,是子茂疏忽了,还望见谅。”

    那龙辇上的珠帘掀起,阮子茂等三人相继而出,惹得众人侧目连连,惊诧的目光此起彼伏,想不到年轻一辈中领袖群伦的三位公子会联袂在一起。让众人一睹风采,也不虚此行了。

    而同样让众人震惊的是,那正准备离去之人竟然也是北域四秀之一的祝煜祺。

    祝煜祺脸色平静,淡然道:“怠慢倒没有,只是这龙辇太贵气,我们这些喽啰站在旁边有失三位身份,我还是离远些好。”

    也不见他身体如何动作,就直接在空中退到了百米开外。

    “哈哈,说得好。我路雨星喽啰也陪着煜祺兄一起离远些。”

    正是刚才和祝煜祺对话之人,众人纷纷吃惊不已,西域五杰之一的路雨星,不知何时也到了百米开外,同祝煜祺并肩一起,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带着一丝冰冷。

    “两位都是喽啰,那我怎好意思自称颜俊?”

    又是一道光芒过去,所有人眼皮一条,立即有眼尖之人认了出来,惊呼道:“东域七星之一的佘冠宇!”

    这一下有三人牵头,涵盖东、西、北三域,立即有不少早就心怀不满的年轻子弟纷纷飞退了开来,远远的站立着,似乎要和阮子茂对立起来。

    远处的宁航锋似乎不闻不见,依然负手而立,目光浑浊的望着天上,好像在沉思什么。

    那开启清风明月楼御风飞行的四名武帝强者,也分立在远处的四周,只是象征性的镇守在天空,对这些年轻人的事提不起兴趣来。

    阮子茂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心中微微起了波澜。

    他原本的打算是通过三人共坐龙辇而来,通过三人结伴而行,利用声势和名气上的优势,在众人心目中形成三域中年轻一辈以三人为首的先入为主观念,首先在气势上就成为三域领袖。

    没想到四秀、五杰、七星之中会有人站出来对抗自己的声威,不管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下就打破了阮子茂先前设想的那种君临天下的局面。

    而且的朝祝煜祺几人飞去的武者也越来越多,抱团取暖之势一下形成,便难以抑制,甚至七星之中另外又有两位加入了进去。

    此地虽然都是年轻一辈在玩,没有长辈们参与,宁航锋等人也不过是护卫而已,但实际上满城的目光都汇聚在清风明月楼上,将来整个天武界的领袖人物,至少有一半会在今日这些年轻人里产生。

    阮子茂也倍感压力,他能感受到红月城,乃至各大势力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呵呵,煜祺兄,雨星兄,你们二位跨域远道而来,快随小弟一起进楼内休息去。至于冠宇兄、利心兄、天干兄,大家都是东域的小伙伴,这次难得相聚,也一定要多喝几杯血茶。还有其余远道之客,难道放任清风明月楼御风之美景,虹雨初霁,霓桥云现,不想进楼一睹为快吗?”

    阮子茂笑吟吟的说完,十分有礼的客气道:“若是在整个过程中有招待不周之处,子茂先给大家赔礼了,还望看在红月城的份上多多担待。”

    他这一下说的条理清晰,礼数周道,而且谦卑的态度也让不少年轻子弟受宠若惊起来。

    祝煜祺淡然道:“子茂兄的赔礼,实在是不敢担。我也想进楼一聚,无奈那四头麟马龙辇实在是凶猛威严,让小弟心有余悸,不敢上前。”

    阮子茂笑颜逐开,道:“是小弟疏忽了。”

    他临空打出几道法诀到那龙辇上,四头看似木讷的麟马兽一个个的从沉睡中醒来似的,身上那妖气散开,拉着龙辇,踏在彩云上远去。

    阮子茂做了个手势,道:“请!”

    这一下,众人再无毛病可挑剔,至少感情上比先前被宁航锋不当人看要舒服多了。

    “子茂兄,请!”

    祝煜祺也客气的做了个手势,这个远远的走了过来,他一动,其余之人也就跟着动了。

    阮子茂内心重重的松了口气,额头上难以察觉的渗出了丝丝冷汗来,此事若是处理的不是,闹出矛盾,那他就丢脸丢大了。即便可以用红月城之威把所有不满的压下去,那也足够落人口舌,令的自己声威大跌。

    他偷偷的瞥了一眼远处的宁航锋,内心嘀咕起来,不会是家族中故意有人安排这一出,好测试下自己的能力吧。

    眼前一场风波化解,众人正待联袂进楼之时,远处却传来麟马兽“咴咴”的嘶吼之声。

    只见那奔走的四头麟马兽再次拉着龙辇而来,彩云在脚下散开,威势笔之先前更甚。

    阮子茂心中一惊,震怒的大声喝道:“什么人?竟敢驾驭某之座驾!”

    “呵呵,几头小毛驴罢了,代步而已。若非整个红月城只找到这般寒酸之物,你以为我会坐吗?”

    那龙辇内传来不屑的声音,随后珠帘卷起,一道器宇轩昂的白色身影慢慢映入众人眼帘。

    那人一袭广陵长衫,玉树临风,右手拿着一柄满是镶嵌珠宝的佩剑在手中玩耍,嘴角微微上扬,朗声诗吟,竟是一首词曲。

    “说英雄谁是英雄,花拳绣腿,东域七怂。铺眉苫眼,西来五鬼,是熊非雄。剩北域四渣,奈何太丑,建议整容。数****人物,尽是鬼魅魍魉,让某笑尽英雄啊!”

    众人皆是脸色大变,他这一歌将整个天下年轻豪杰,东域七星、西域五杰、北域四秀尽是骂了进去,等同于一下子就把天下英豪得罪了遍,就算来人实力不俗,这种开地图炮拉仇的智商也令人堪忧啊!

    远处的宁航锋也被好奇心将目光吸引了过来,往那白衣男子身上望去,猛然瞳孔骤缩。

    北冥来风冷冷笑道:“还以为何方神圣来了,原来是个喷子。子茂兄,设宴邀友,满桌的美味佳肴,得防苍蝇啊。”

    阮子茂眼中寒光闪动,冷冷道:“何来个煞笔,别扫了众人雅兴,子陵,该打扫卫生了。”

    阮子陵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怒喝道:“何来煞笔,竟敢嘲讽天下英雄,念你年幼无知,现在给我跪在清风明月楼前,等待群英聚会后再行处置!”

    “噗嗤!”

    那白衣男子掩嘴一笑,尽显妩媚风雅,女儿姿态,讥讽道:“一群渣渣妄谈什么天下英雄,真不知天高地厚。某来自南域之中,百战国公子,今日便要会一会你们这些自诩英雄的井底之蛙。请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