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02章 血茶
    北冥来风嗤笑起来,一脸的不屑,眼中带着戏谑的神色,盯着那麻衣男子有些不自在了,笑道:“浩渺兄就这般喜欢挑衅红月城和我北冥玄宫的关系,并且乐此不彼吗?”

    乘浩渺略微有尴尬,笑道:“来风兄取笑了。”

    北冥来风眺望着前方在缓缓升空而起的清风明月楼,一脸赞叹之色,道:“这清风明月楼不愧是红月城的地标建筑,暗藏机关遁甲之术,竟能御风而起,当是奇景。”

    酒楼内还有一名男子在悉心煮茶,正是那阮子茂,随着沸水倒入茶具,一股白烟冒了出来,清香弥散,引人垂涎。

    “好香啊,只是轻嗅一口便觉得体态轻盈,浑身充满活气,无愧于当世三大名茶之一。”

    北冥来风回身走到桌前,阮子茂轻笑着提起茶壶,在三只精美绝伦的紫玉杯中斟茶,鲜红的茶水从兽口中淌出,流入紫杯中立即化为一抹淡绿之色。

    乘浩渺诧异道:“这血茶出壶时颜色可怖,为何入杯则与普通清茶一般无二?”

    阮子茂笑道:“血茶的颜色酷似鲜血,让人视觉上有些难以接受,无法做到色、香、味俱全。所以红月城专门请了化神海的术炼大师们进行研究,终于找到了这种紫玉杯,只要血色之茶入杯,顷刻间化作淡绿,不仅味道和香气不见,而且更多了一种紫玉的温润保养,喝起来更加舒心畅快。两位,请一尝。”

    北冥来风和乘浩渺分别举起身前的紫玉茶杯,在细品之后一口吞下,立即脸上浮现异色,还有一丝的欣喜。

    “哈哈,妙,妙,果然大妙!”

    乘浩渺运功吐了口气,赞道:“竟然让我久不能破的武道关卡似乎起了松动。子茂兄,这茶多少钱一斤,我想买几百斤来吃吃。”

    北冥来风也是脸色动容,到了他们这个程度,修为想要再度精进,那是万难之难,即便是各种天材地宝,起到的作用也不甚大。但这一杯血茶下肚,却抵得上数月苦修了,若是真能弄几百斤来……

    阮子茂额头上渗出一丝冷汗,讪讪道:“几百斤……,这血茶分为极、上、中、下四个品阶,分别是不同等级的武者血液灌溉而造成的品质差异。刚才浩渺兄所引之茶,便是上品血茶,必须至始至终都用九天武帝的血液灌养,中途不能参杂一丝其它血液,并且不能断上一天。这种上品血茶整个红月城也不会超过二斤!”

    北冥来风点头道:“原来如此,培养条件这般苛刻。我也是觉得诧异,如果这种血茶可以大批生产的话,那红月城早已独尊天下了。这种程度的血茶都只是上品,那所谓的极品又是何等存在?”

    阮子茂道:“极品血茶用的是九星武帝的血液浇灌,这等之物也只在历史之中存在过。当年有位老城主生擒了两位九星武帝的敌人,用药物养着让他们不死,这才种出过极品血茶,但牺牲了两名九星武帝的性命,也才得到三两茶叶,据闻饮之有如甘泉,可以直接突破九天桎梏,但是这成本……,呵呵。”

    两人都是听得一阵心惊,拿九星武帝的血养茶,当真是耸人听闻。

    乘浩渺失望道:“那下品血茶总有数百斤吧,不知功效如何?”

    阮子茂笑道:“下品血茶也分很多种。八荒境武尊血液滋养的乃是中品,八荒境之下的皆为下品。若是那些一元二分三才境的血茶,用弄几百斤来还是挺容易的。”

    “罢了,罢了。”

    乘浩渺摇首道:“那些估计真的只能当茶饮了。”

    茶水饮尽,三人各自运功调息,将那效力尽数吸收,这才缓缓睁开双目。

    北冥来风叹道:“真不知另外两种齐名的名茶又是何等滋味,真难想象天地间还能有媲美这血茶的奇茶来。”

    乘浩渺也是古怪道:“子茂兄用这般珍品款待我二人,不会是有所企图吧?”

    阮子茂嗤声一笑,玩味道:“还的确有所企图,就希望二位友人在擂台赛中让小弟一把。”

    “哦?”

    北冥来风眼中含笑,道:“难道子茂兄也倾情自己的表妹?还是同样也眼红嫁妆呢?”

    阮子茂露出苦笑之色来,道:“来风兄取笑了,那些嫁妆对你我三人而言并非什么珍贵之物,我与表妹从小青梅竹马,还望两位一全我心意,事后定有厚报。”

    乘浩渺眼珠子一转,道:“就算我二人不出全力,难道子茂兄就有把握战尽天下影响豪杰?”

    阮子茂自信的笑了起来,朗声道:“天下年轻一辈的英雄豪杰,非我等三人莫属。至于其余之人,我还真未放在眼中。”

    北冥来风笑道:“我身为北域四秀之首,但空有虚名,受之有愧。一直都想找二位指点下武道迷津,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随意放弃?只不过既然子茂兄开口了,这个情面我也不得不卖,至于那什么后报,我也羞于启齿,就随便取嫁妆之一,选一件姜家武典好了。”

    阮子茂点头道:“这本就是嫁妆之一,只要我能夺魁自然不成问题。不知浩渺兄意下如何?”

    乘浩渺笑道:“嘿嘿,原本嘛,这擂台赛也就是重在参与。虽然小弟被称为是西域五杰之首,但也没想过能独霸天下,毕竟子茂兄和来风兄实力都在小弟之上。我对那嫁妆和美人兴趣都不大,但是这血茶……”

    阮子茂苦笑道:“想不到浩渺兄对血茶如此念念不忘,但可惜,上品血茶真心稀有。”

    乘浩渺道:“这我明白。我不是要索取血茶,而是红月城既然拿武帝之血浇灌上品血茶,那么那武帝定然是必死无疑的,我所求者,乃是那武帝之魂!”

    乘浩渺眼中闪烁出一丝精芒,道:“反正浪费也是浪费了,不如让我收取而去,只要十道帝魂便可!只要子茂兄答允,这擂台赛我也就走走过场了。”

    “十道帝魂!”

    阮子茂和北冥来风都是吃了一惊,他们都晓得噬魂宗的功法需要大量的魂魄,十道武帝之魂对于乘浩渺的帮助有多大,两人内心都没底,毕竟三人都是竞争关系,不想坐看一方独大。

    阮子茂权衡一下,开口道:“十道武帝之魂现在红月城也拿不出来,但我可以承诺,五年之内必然提供完全。”

    乘浩渺眉头一皱,不快道:“五年?五年黄花菜都凉了,至多三年,否则小弟只能凭借实力争取一下做红月城的女婿了。”

    阮子茂心头一阵恼怒,他并非惧怕乘浩渺,而是这次婚事他看的太重,必须确保万无一失,这才咬牙道:“好,三年便三年!”

    “成交!”

    乘浩渺心情大好,忍不住大笑起来,听得另外两人心中一阵郁闷。

    阮子茂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进清风明月楼,一会天下英豪吧!”

    很快,一艘龙辇车从酒楼中驶出,前面四只武皇级别的麟马妖兽拉着,在空中缓缓行驶,朝那清风明月楼而去。

    此刻清风明月楼竟然在几人的操控下缓缓升空,悬浮在千米的高空之上,直入云端,好似一片仙境。

    下方的武者一个个都看呆了,即便是红月城本地之人,也极少能看到如此胜景异象。

    宁航锋的声音徐徐传来,道:“此次群英聚会乃是本城公子阮子茂所设,意在会晤天下英豪,论武论道,奇物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所以……只有英豪才能参加,喽啰一律滚开。”

    下方传来各种议论之声,有人高声问道:“敢问大人,为何喽啰?”

    宁航锋道:“修为不达武尊者,皆是喽啰。还有,让我看的不顺眼者,也是喽啰。所有武尊可以试着入场,只要不被我点名滚蛋,就可以进去。”

    “什么?你看的不顺眼也不能进?这,这是哪门子规矩啊?”

    一个武尊的门槛,就基本上断了绝大多数人的念头,还一个看不顺眼者滚蛋的规矩,立即有人抱怨起来。

    宁航锋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来,双目如刀,凝视着那名抱怨之人,冷冷道:“这里是红月城,我的态度就是规矩,不服者可以滚。还有,你已经失格了,滚蛋吧!”

    “你……!”

    那名抱怨之人满面怒容,气的拳头上青筋毕露。他可是五星武尊的修为啊,放在大陆任何一处地方,都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竟然因为对方看不顺眼就取消了资格,这也未免太无厘头了!

    但他敢怒不敢言,咬牙切齿道:“好,好!那就等真正的比武招亲擂台赛开始,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喽啰!”

    一时间再无人敢问,反倒是那些已经没了资格的武皇强者纷纷大骂了起来。反正已经失格了,破罐子破摔,红月城也不可能当场杀人。

    宁航锋在判断那人失格后,对所有人的叫骂和抱怨都充耳不闻,静静负手在身后,昂首望天。

    那些武尊强者一个个都心中忐忑的朝着那清风明月楼飞去,一下子进去三十余人,也没见宁航锋看谁不顺眼,这才一个个安下心来。

    推荐一本大美女北青萝写的女频仙侠小说《仙本无双》,女子修仙的书,看惯了男人称霸的可以换换口味哈。同时这作者是大美女,兼大才女,她的字写超好,大家可以问签名照,顺带帮我也求一张……北冥来风嗤笑起来,一脸的不屑,眼中带着戏谑的神色,盯着那麻衣男子有些不自在了,笑道:“浩渺兄就这般喜欢挑衅红月城和我北冥玄宫的关系,并且乐此不彼吗?”

    乘浩渺略微有尴尬,笑道:“来风兄取笑了。”

    北冥来风眺望着前方在缓缓升空而起的清风明月楼,一脸赞叹之色,道:“这清风明月楼不愧是红月城的地标建筑,暗藏机关遁甲之术,竟能御风而起,当是奇景。”

    酒楼内还有一名男子在悉心煮茶,正是那阮子茂,随着沸水倒入茶具,一股白烟冒了出来,清香弥散,引人垂涎。

    “好香啊,只是轻嗅一口便觉得体态轻盈,浑身充满活气,无愧于当世三大名茶之一。”

    北冥来风回身走到桌前,阮子茂轻笑着提起茶壶,在三只精美绝伦的紫玉杯中斟茶,鲜红的茶水从兽口中淌出,流入紫杯中立即化为一抹淡绿之色。

    乘浩渺诧异道:“这血茶出壶时颜色可怖,为何入杯则与普通清茶一般无二?”

    阮子茂笑道:“血茶的颜色酷似鲜血,让人视觉上有些难以接受,无法做到色、香、味俱全。所以红月城专门请了化神海的术炼大师们进行研究,终于找到了这种紫玉杯,只要血色之茶入杯,顷刻间化作淡绿,不仅味道和香气不见,而且更多了一种紫玉的温润保养,喝起来更加舒心畅快。两位,请一尝。”

    北冥来风和乘浩渺分别举起身前的紫玉茶杯,在细品之后一口吞下,立即脸上浮现异色,还有一丝的欣喜。

    “哈哈,妙,妙,果然大妙!”

    乘浩渺运功吐了口气,赞道:“竟然让我久不能破的武道关卡似乎起了松动。子茂兄,这茶多少钱一斤,我想买几百斤来吃吃。”

    北冥来风也是脸色动容,到了他们这个程度,修为想要再度精进,那是万难之难,即便是各种天材地宝,起到的作用也不甚大。但这一杯血茶下肚,却抵得上数月苦修了,若是真能弄几百斤来……

    阮子茂额头上渗出一丝冷汗,讪讪道:“几百斤……,这血茶分为极、上、中、下四个品阶,分别是不同等级的武者血液灌溉而造成的品质差异。刚才浩渺兄所引之茶,便是上品血茶,必须至始至终都用九天武帝的血液灌养,中途不能参杂一丝其它血液,并且不能断上一天。这种上品血茶整个红月城也不会超过二斤!”

    北冥来风点头道:“原来如此,培养条件这般苛刻。我也是觉得诧异,如果这种血茶可以大批生产的话,那红月城早已独尊天下了。这种程度的血茶都只是上品,那所谓的极品又是何等存在?”

    阮子茂道:“极品血茶用的是九星武帝的血液浇灌,这等之物也只在历史之中存在过。当年有位老城主生擒了两位九星武帝的敌人,用药物养着让他们不死,这才种出过极品血茶,但牺牲了两名九星武帝的性命,也才得到三两茶叶,据闻饮之有如甘泉,可以直接突破九天桎梏,但是这成本……,呵呵。”

    两人都是听得一阵心惊,拿九星武帝的血养茶,当真是耸人听闻。

    乘浩渺失望道:“那下品血茶总有数百斤吧,不知功效如何?”

    阮子茂笑道:“下品血茶也分很多种。八荒境武尊血液滋养的乃是中品,八荒境之下的皆为下品。若是那些一元二分三才境的血茶,用弄几百斤来还是挺容易的。”

    “罢了,罢了。”

    乘浩渺摇首道:“那些估计真的只能当茶饮了。”

    茶水饮尽,三人各自运功调息,将那效力尽数吸收,这才缓缓睁开双目。

    北冥来风叹道:“真不知另外两种齐名的名茶又是何等滋味,真难想象天地间还能有媲美这血茶的奇茶来。”

    乘浩渺也是古怪道:“子茂兄用这般珍品款待我二人,不会是有所企图吧?”

    阮子茂嗤声一笑,玩味道:“还的确有所企图,就希望二位友人在擂台赛中让小弟一把。”

    “哦?”

    北冥来风眼中含笑,道:“难道子茂兄也倾情自己的表妹?还是同样也眼红嫁妆呢?”

    阮子茂露出苦笑之色来,道:“来风兄取笑了,那些嫁妆对你我三人而言并非什么珍贵之物,我与表妹从小青梅竹马,还望两位一全我心意,事后定有厚报。”

    乘浩渺眼珠子一转,道:“就算我二人不出全力,难道子茂兄就有把握战尽天下影响豪杰?”

    阮子茂自信的笑了起来,朗声道:“天下年轻一辈的英雄豪杰,非我等三人莫属。至于其余之人,我还真未放在眼中。”

    北冥来风笑道:“我身为北域四秀之首,但空有虚名,受之有愧。一直都想找二位指点下武道迷津,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随意放弃?只不过既然子茂兄开口了,这个情面我也不得不卖,至于那什么后报,我也羞于启齿,就随便取嫁妆之一,选一件姜家武典好了。”

    阮子茂点头道:“这本就是嫁妆之一,只要我能夺魁自然不成问题。不知浩渺兄意下如何?”

    乘浩渺笑道:“嘿嘿,原本嘛,这擂台赛也就是重在参与。虽然小弟被称为是西域五杰之首,但也没想过能独霸天下,毕竟子茂兄和来风兄实力都在小弟之上。我对那嫁妆和美人兴趣都不大,但是这血茶……”

    阮子茂苦笑道:“想不到浩渺兄对血茶如此念念不忘,但可惜,上品血茶真心稀有。”

    乘浩渺道:“这我明白。我不是要索取血茶,而是红月城既然拿武帝之血浇灌上品血茶,那么那武帝定然是必死无疑的,我所求者,乃是那武帝之魂!”

    乘浩渺眼中闪烁出一丝精芒,道:“反正浪费也是浪费了,不如让我收取而去,只要十道帝魂便可!只要子茂兄答允,这擂台赛我也就走走过场了。”

    “十道帝魂!”

    阮子茂和北冥来风都是吃了一惊,他们都晓得噬魂宗的功法需要大量的魂魄,十道武帝之魂对于乘浩渺的帮助有多大,两人内心都没底,毕竟三人都是竞争关系,不想坐看一方独大。

    阮子茂权衡一下,开口道:“十道武帝之魂现在红月城也拿不出来,但我可以承诺,五年之内必然提供完全。”

    乘浩渺眉头一皱,不快道:“五年?五年黄花菜都凉了,至多三年,否则小弟只能凭借实力争取一下做红月城的女婿了。”

    阮子茂心头一阵恼怒,他并非惧怕乘浩渺,而是这次婚事他看的太重,必须确保万无一失,这才咬牙道:“好,三年便三年!”

    “成交!”

    乘浩渺心情大好,忍不住大笑起来,听得另外两人心中一阵郁闷。

    阮子茂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进清风明月楼,一会天下英豪吧!”

    很快,一艘龙辇车从酒楼中驶出,前面四只武皇级别的麟马妖兽拉着,在空中缓缓行驶,朝那清风明月楼而去。

    此刻清风明月楼竟然在几人的操控下缓缓升空,悬浮在千米的高空之上,直入云端,好似一片仙境。

    下方的武者一个个都看呆了,即便是红月城本地之人,也极少能看到如此胜景异象。

    宁航锋的声音徐徐传来,道:“此次群英聚会乃是本城公子阮子茂所设,意在会晤天下英豪,论武论道,奇物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所以……只有英豪才能参加,喽啰一律滚开。”

    下方传来各种议论之声,有人高声问道:“敢问大人,为何喽啰?”

    宁航锋道:“修为不达武尊者,皆是喽啰。还有,让我看的不顺眼者,也是喽啰。所有武尊可以试着入场,只要不被我点名滚蛋,就可以进去。”

    “什么?你看的不顺眼也不能进?这,这是哪门子规矩啊?”

    一个武尊的门槛,就基本上断了绝大多数人的念头,还一个看不顺眼者滚蛋的规矩,立即有人抱怨起来。

    宁航锋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来,双目如刀,凝视着那名抱怨之人,冷冷道:“这里是红月城,我的态度就是规矩,不服者可以滚。还有,你已经失格了,滚蛋吧!”

    “你……!”

    那名抱怨之人满面怒容,气的拳头上青筋毕露。他可是五星武尊的修为啊,放在大陆任何一处地方,都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竟然因为对方看不顺眼就取消了资格,这也未免太无厘头了!

    但他敢怒不敢言,咬牙切齿道:“好,好!那就等真正的比武招亲擂台赛开始,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喽啰!”

    一时间再无人敢问,反倒是那些已经没了资格的武皇强者纷纷大骂了起来。反正已经失格了,破罐子破摔,红月城也不可能当场杀人。

    宁航锋在判断那人失格后,对所有人的叫骂和抱怨都充耳不闻,静静负手在身后,昂首望天。

    那些武尊强者一个个都心中忐忑的朝着那清风明月楼飞去,一下子进去三十余人,也没见宁航锋看谁不顺眼,这才一个个安下心来。

    推荐一本大美女北青萝写的女频仙侠小说《仙本无双》,女子修仙的书,看惯了男人称霸的可以换换口味哈。同时这作者是大美女,兼大才女,她的字写超好,大家可以问签名照,顺带帮我也求一张……北冥来风嗤笑起来,一脸的不屑,眼中带着戏谑的神色,盯着那麻衣男子有些不自在了,笑道:“浩渺兄就这般喜欢挑衅红月城和我北冥玄宫的关系,并且乐此不彼吗?”

    乘浩渺略微有尴尬,笑道:“来风兄取笑了。”

    北冥来风眺望着前方在缓缓升空而起的清风明月楼,一脸赞叹之色,道:“这清风明月楼不愧是红月城的地标建筑,暗藏机关遁甲之术,竟能御风而起,当是奇景。”

    酒楼内还有一名男子在悉心煮茶,正是那阮子茂,随着沸水倒入茶具,一股白烟冒了出来,清香弥散,引人垂涎。

    “好香啊,只是轻嗅一口便觉得体态轻盈,浑身充满活气,无愧于当世三大名茶之一。”

    北冥来风回身走到桌前,阮子茂轻笑着提起茶壶,在三只精美绝伦的紫玉杯中斟茶,鲜红的茶水从兽口中淌出,流入紫杯中立即化为一抹淡绿之色。

    乘浩渺诧异道:“这血茶出壶时颜色可怖,为何入杯则与普通清茶一般无二?”

    阮子茂笑道:“血茶的颜色酷似鲜血,让人视觉上有些难以接受,无法做到色、香、味俱全。所以红月城专门请了化神海的术炼大师们进行研究,终于找到了这种紫玉杯,只要血色之茶入杯,顷刻间化作淡绿,不仅味道和香气不见,而且更多了一种紫玉的温润保养,喝起来更加舒心畅快。两位,请一尝。”

    北冥来风和乘浩渺分别举起身前的紫玉茶杯,在细品之后一口吞下,立即脸上浮现异色,还有一丝的欣喜。

    “哈哈,妙,妙,果然大妙!”

    乘浩渺运功吐了口气,赞道:“竟然让我久不能破的武道关卡似乎起了松动。子茂兄,这茶多少钱一斤,我想买几百斤来吃吃。”

    北冥来风也是脸色动容,到了他们这个程度,修为想要再度精进,那是万难之难,即便是各种天材地宝,起到的作用也不甚大。但这一杯血茶下肚,却抵得上数月苦修了,若是真能弄几百斤来……

    阮子茂额头上渗出一丝冷汗,讪讪道:“几百斤……,这血茶分为极、上、中、下四个品阶,分别是不同等级的武者血液灌溉而造成的品质差异。刚才浩渺兄所引之茶,便是上品血茶,必须至始至终都用九天武帝的血液灌养,中途不能参杂一丝其它血液,并且不能断上一天。这种上品血茶整个红月城也不会超过二斤!”

    北冥来风点头道:“原来如此,培养条件这般苛刻。我也是觉得诧异,如果这种血茶可以大批生产的话,那红月城早已独尊天下了。这种程度的血茶都只是上品,那所谓的极品又是何等存在?”

    阮子茂道:“极品血茶用的是九星武帝的血液浇灌,这等之物也只在历史之中存在过。当年有位老城主生擒了两位九星武帝的敌人,用药物养着让他们不死,这才种出过极品血茶,但牺牲了两名九星武帝的性命,也才得到三两茶叶,据闻饮之有如甘泉,可以直接突破九天桎梏,但是这成本……,呵呵。”

    两人都是听得一阵心惊,拿九星武帝的血养茶,当真是耸人听闻。

    乘浩渺失望道:“那下品血茶总有数百斤吧,不知功效如何?”

    阮子茂笑道:“下品血茶也分很多种。八荒境武尊血液滋养的乃是中品,八荒境之下的皆为下品。若是那些一元二分三才境的血茶,用弄几百斤来还是挺容易的。”

    “罢了,罢了。”

    乘浩渺摇首道:“那些估计真的只能当茶饮了。”

    茶水饮尽,三人各自运功调息,将那效力尽数吸收,这才缓缓睁开双目。

    北冥来风叹道:“真不知另外两种齐名的名茶又是何等滋味,真难想象天地间还能有媲美这血茶的奇茶来。”

    乘浩渺也是古怪道:“子茂兄用这般珍品款待我二人,不会是有所企图吧?”

    阮子茂嗤声一笑,玩味道:“还的确有所企图,就希望二位友人在擂台赛中让小弟一把。”

    “哦?”

    北冥来风眼中含笑,道:“难道子茂兄也倾情自己的表妹?还是同样也眼红嫁妆呢?”

    阮子茂露出苦笑之色来,道:“来风兄取笑了,那些嫁妆对你我三人而言并非什么珍贵之物,我与表妹从小青梅竹马,还望两位一全我心意,事后定有厚报。”

    乘浩渺眼珠子一转,道:“就算我二人不出全力,难道子茂兄就有把握战尽天下影响豪杰?”

    阮子茂自信的笑了起来,朗声道:“天下年轻一辈的英雄豪杰,非我等三人莫属。至于其余之人,我还真未放在眼中。”

    北冥来风笑道:“我身为北域四秀之首,但空有虚名,受之有愧。一直都想找二位指点下武道迷津,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随意放弃?只不过既然子茂兄开口了,这个情面我也不得不卖,至于那什么后报,我也羞于启齿,就随便取嫁妆之一,选一件姜家武典好了。”

    阮子茂点头道:“这本就是嫁妆之一,只要我能夺魁自然不成问题。不知浩渺兄意下如何?”

    乘浩渺笑道:“嘿嘿,原本嘛,这擂台赛也就是重在参与。虽然小弟被称为是西域五杰之首,但也没想过能独霸天下,毕竟子茂兄和来风兄实力都在小弟之上。我对那嫁妆和美人兴趣都不大,但是这血茶……”

    阮子茂苦笑道:“想不到浩渺兄对血茶如此念念不忘,但可惜,上品血茶真心稀有。”

    乘浩渺道:“这我明白。我不是要索取血茶,而是红月城既然拿武帝之血浇灌上品血茶,那么那武帝定然是必死无疑的,我所求者,乃是那武帝之魂!”

    乘浩渺眼中闪烁出一丝精芒,道:“反正浪费也是浪费了,不如让我收取而去,只要十道帝魂便可!只要子茂兄答允,这擂台赛我也就走走过场了。”

    “十道帝魂!”

    阮子茂和北冥来风都是吃了一惊,他们都晓得噬魂宗的功法需要大量的魂魄,十道武帝之魂对于乘浩渺的帮助有多大,两人内心都没底,毕竟三人都是竞争关系,不想坐看一方独大。

    阮子茂权衡一下,开口道:“十道武帝之魂现在红月城也拿不出来,但我可以承诺,五年之内必然提供完全。”

    乘浩渺眉头一皱,不快道:“五年?五年黄花菜都凉了,至多三年,否则小弟只能凭借实力争取一下做红月城的女婿了。”

    阮子茂心头一阵恼怒,他并非惧怕乘浩渺,而是这次婚事他看的太重,必须确保万无一失,这才咬牙道:“好,三年便三年!”

    “成交!”

    乘浩渺心情大好,忍不住大笑起来,听得另外两人心中一阵郁闷。

    阮子茂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进清风明月楼,一会天下英豪吧!”

    很快,一艘龙辇车从酒楼中驶出,前面四只武皇级别的麟马妖兽拉着,在空中缓缓行驶,朝那清风明月楼而去。

    此刻清风明月楼竟然在几人的操控下缓缓升空,悬浮在千米的高空之上,直入云端,好似一片仙境。

    下方的武者一个个都看呆了,即便是红月城本地之人,也极少能看到如此胜景异象。

    宁航锋的声音徐徐传来,道:“此次群英聚会乃是本城公子阮子茂所设,意在会晤天下英豪,论武论道,奇物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所以……只有英豪才能参加,喽啰一律滚开。”

    下方传来各种议论之声,有人高声问道:“敢问大人,为何喽啰?”

    宁航锋道:“修为不达武尊者,皆是喽啰。还有,让我看的不顺眼者,也是喽啰。所有武尊可以试着入场,只要不被我点名滚蛋,就可以进去。”

    “什么?你看的不顺眼也不能进?这,这是哪门子规矩啊?”

    一个武尊的门槛,就基本上断了绝大多数人的念头,还一个看不顺眼者滚蛋的规矩,立即有人抱怨起来。

    宁航锋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来,双目如刀,凝视着那名抱怨之人,冷冷道:“这里是红月城,我的态度就是规矩,不服者可以滚。还有,你已经失格了,滚蛋吧!”

    “你……!”

    那名抱怨之人满面怒容,气的拳头上青筋毕露。他可是五星武尊的修为啊,放在大陆任何一处地方,都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竟然因为对方看不顺眼就取消了资格,这也未免太无厘头了!

    但他敢怒不敢言,咬牙切齿道:“好,好!那就等真正的比武招亲擂台赛开始,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喽啰!”

    一时间再无人敢问,反倒是那些已经没了资格的武皇强者纷纷大骂了起来。反正已经失格了,破罐子破摔,红月城也不可能当场杀人。

    宁航锋在判断那人失格后,对所有人的叫骂和抱怨都充耳不闻,静静负手在身后,昂首望天。

    那些武尊强者一个个都心中忐忑的朝着那清风明月楼飞去,一下子进去三十余人,也没见宁航锋看谁不顺眼,这才一个个安下心来。

    推荐一本大美女北青萝写的女频仙侠小说《仙本无双》,女子修仙的书,看惯了男人称霸的可以换换口味哈。同时这作者是大美女,兼大才女,她的字写超好,大家可以问签名照,顺带帮我也求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