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800章 真魔法相
    这杀阵的凶残,让李云霄顿时一筹莫展起来,他倒是不急,只是有些束手无策,不灭金身抗不住了可以躲界神碑里,那是绝对安全的,问题就在于如何取走那霓石。

    远处渐渐一物漂了过来,他定眼一看,竟是葫芦小金刚,在这河水中也在不断挣扎,朝四周乱舞着拳头,异常笨拙的样子,那身体表面被杀气挤压的变形起来。

    “九阶玄器也挡不住?”

    李云霄大吃一惊,精神力散开,将那葫芦小金刚召了回来,收入界神碑内。

    妖龙突然道:“李云霄,你可记得刚才那魔头倾力一击,满江魔水,气冲长河?”

    李云霄心念一动,道:“你意思是说,那魔气腐蚀了这河水,所以让阵法的杀戮之力锐减?嗯,的确有这个可能。”

    他单手掐诀,沉声喝道:“魔头,你先前不是说两人不配合协作的话,就必死无疑吗?怎么现在轮到你配合的时候就躲起来了?难道只会耍嘴炮,让他人配合你?”

    他连喝数声,才有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身体里传出来,道:“本座才不会像你们这等自私,想要我的魔元之力,尽管拿去吧,能拿多少是你的本事了,哈哈!”

    魔头狞笑不已,顷刻间,大量的魔气从李云霄身上涌出,开始魔化他的身体。

    李云霄眉头微变,冷笑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再次魔化我?”

    他双手飞速的掐诀,一道道魔元之力在手中结出各种图案,往那河水中击飞出去,刹那间四周之水尽数染成黑色,那股凶杀之气果然锐减。

    魔头惊怒连连,嘶吼道:“怎么会?你怎么会我的魔功?你哪里学来的?”

    李云霄施展的不过是一些简单的魔诀,只需将体内涌出的魔气通过身体疏导打出去便可,那魔头惊怒之下,想要切断魔元供给,却发现已经晚了,周身的魔元之力开始由李云霄掌控,他在先前那一击之后已经极为虚弱,此刻根本无力抢夺魔元控制权。

    “这魔元之力竟然如此强大!”

    李云霄体内流转魔元,立即感受到了那种力量的宏伟无匹,一遍遍的洗涤着他的身躯,竟然开始自行炼化肉身!

    他的脑海内突然间浮现出骷髅留下的真魔法相,瞬间觉得脑海一震,一股混沌蒙蒙之力将他的神识全部蒙蔽,整个天地一片昏暗,日月无光。

    李云霄心中大骇,只不过闪现了真魔法相的要诀,就引得这般异象,他急忙气定凝神,运转起那一团神奕力来,此刻唯有这种力量才能对抗入体的魔元,那神奕力沿着六脉走向,直冲眉心,眼前的昏暗之景象瞬间破碎,四周刹那间又恢复了清明。

    但体内的魔元异力,在引动后就开始自行运转,不受李云霄控制,散发出阵阵生生不绝的力量,震荡奇经百脉,洗涤五脏六腑。

    “如此强大腐蚀效果的力量,竟然可以衍生出这般生机勃勃的景象,果然是有无相生,生死相成。”

    李云霄震惊不已,既然开始了,他也不打算停下来了,开始依照着真魔法相要诀修炼起来,况且魔功一旦意念生动,也就自行演化,身体开始逐渐发生异状。

    “真魔法相,竟然是真魔法相!”

    魔头的声音在体内不断嘶吼,只是越来越弱,“不可能,绝无可能……”

    李云霄自然不理会魔头,一股庞大的力量自丹田而出,冲开肉身的桎梏,生生不息的力量在体内流转周天,一点清明之气在灵台识海内浮现,真魔法相的所有要诀竟然融会贯通!

    “清、宁、裂、废……”

    李云霄开始口中吐着魔文,脸色庄严凝重,身体后背上开始浮现出三头六臂法相,一脸青黑色冷煞,一脸朱红色忿怒,四条手臂在空中不断舞动,最后也随着李云霄的本体一起施展同样的诀印,置于胸前,另外两具体相才渐渐安定下来,脸上恢复平静。

    一圈圈的魔元之力从身体上荡漾开来,当四周的河水都化为黑色,那凶阵的戾气杀意果然锐减的几乎微不可察。

    “这样也许就能取得霓石了!”

    李云霄猛地睁开眼来,另外两道法相也是同时睁眼,目光冰冷,真身上双目化作血月,射出强大的精神之力,他的身体随着空间扭曲,消失在原地,想要直接瞬移到霓石的上方将它取走。

    “轰隆!”

    整个河底一震,霓石上方的空间一转,数道强光从远处瞬间袭至,直接将那空间斩破,轰入虚空之内,霓石四周恢复一片平静。

    随后在十余米远处,空间微转,李云霄的身躯浮现出来,眼中带着惊骇之色,嘴角还流着一丝血液。

    他眼中带着一丝戾气,怒道:“王座不老山坐镇的四季规则之阵都杀不死我,我不信这区区凶杀之人还能要了我命不成!”

    李云霄双手掐诀,将界神碑祭了出来,在河底化作一座小山,往那霓石上空压去!

    太华金符锁阵骤然发出“哗哗”之声,整个河底都涌动了起来,霓石上空汇聚出现漩涡,将河水中的那股阵力全部汇聚而来,抗衡着界神碑的世界之力。

    那阵法虽强,却也挡不住世界之力的吞噬,在不断地消减。

    然而,霓石在这一刻却起了变化,散发出道道霞光,补充到阵势内,瞬间将那世界之力顶住,整个河底变成一片五彩霞光。

    李云霄脸色微变,这霓石和凶杀大阵的力量还超乎他的预计,界神碑虽然发挥的力量有限,但那可是完整的一界之力,有如世界碰撞,竟然也被这阵法拦了下来,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我看你还能拦到什么程度!”

    李云霄脸上浮现出一丝煞气来,另外两具法相上同时露出煞气,六只手捏出不同诀印。

    身体中骤然飞出五道光芒,发出强大的器蕴之力,将四周黑色的河水震开,徐徐落入他的五只手臂里,正是冷剑冰霜、大悲暮云宝镜、锤子、皇朝钟、千秋霸刀!

    他左右捏诀,其余五只有种各持一件玄器,开始将力量灌入其中,一股恐怖的威压往四面八方荡开!

    除了天剑图的北天寒星剑外,他所有攻击性宝贝全部展现出来了。

    妖龙惊骇道:“同时施展五件玄器,还同时控制界神碑,你疯啦?一下就会抽干你的精、气、神!”

    李云霄脸色发白,眼中露出疯狂之色来,狞笑道:“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他一只手臂抡起暮云宝镜,立即一道光芒照了出去,在距离霓石数尺的地方遇到一股无形之力,直接将镜光折射开来,弹向远处。

    “铛!”

    许久未曾动用的皇朝钟敲击出强大的音波之力,震得整个河底都一震荡漾,音击往前推开水纹,如同浪涛一**的排压过去。

    随后锤子上浮现出那一个金色蝌蚪文来,一道道的雷电之力闪烁而出,一条手臂高高举起后骤然砸出,一片雷电之狱浮现,势如破竹的冲向那霓石。

    冷剑冰霜,千秋霸刀,也同时灌入了强大的元力,在不断颤抖起来,刀芒剑气相互辉映,同时斩出。

    五件九阶玄器,还有界神碑同时爆发出来,立即引动河水异象,如同煮沸了一般,更随着几件玄器的威压,以李云霄和霓石这两点为一线,整个河水裂成两半,从河底往上开始分开,一阵地动山摇,露出真空地带!

    “这……!”

    一道惊骇之声在河底某处响起,一双如鹰的眼睛骤然睁开,满满的震骇和惊惧,勾月光镇守这河底数十年了,从未见过如此异象,他猛地一道刀芒劈开河水,身影瞬间冲向事发之地。

    在河面上空,勾日光和勾星光两人也是惊的呆若木鸡,眼睁睁的看着那河水裂开成两半,然后李云霄三头六臂的真魔法相显露在他们面前,一步步的朝着那霓石走去。

    六件玄器的合力,不断冲击着那太华金符锁阵,界神碑疯狂的镇压下去,五道九阶玄器之力则是盘旋在四周,一**的冲击着霓石。

    “轰!”

    终于阵法出现破碎,那平衡一旦破坏,狂暴的力量立即席卷一切!两旁被分开的河水如同野兽般冲天而起,直达数百丈高,遮天蔽日!

    “啪!”

    李云霄终于一只手抓住那霓石,猛地一股霸绝无匹之力从手心中透入体内,好似一柄利刀沿着经脉游走,要将他割裂开来!

    “你妈的,这什么鬼东西!”

    原本施展了六件玄器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为之一空,此刻却被强行灌入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力量,不仅强大无匹,还痛苦万分。

    李云霄痛的目眦欲裂,双瞳中瞬间涌出一丝力量来,将空间一转,直接把这块霓石震起,被界神碑吸了进去。

    “哗啦!”

    霓石在河底一消失,整个空间的怪异之力骤然不见,那惊天而起的浪涛瞬间****而下,被撕裂开的真空地带也猛地开始回灌。

    如同两座水坝瞬间坍塌,互相挤压而下,巨力涌动,整个霓虹桥附近天空浮现阴雨异象,果园农庄全部毁灭,大地皲裂开来!这杀阵的凶残,让李云霄顿时一筹莫展起来,他倒是不急,只是有些束手无策,不灭金身抗不住了可以躲界神碑里,那是绝对安全的,问题就在于如何取走那霓石。

    远处渐渐一物漂了过来,他定眼一看,竟是葫芦小金刚,在这河水中也在不断挣扎,朝四周乱舞着拳头,异常笨拙的样子,那身体表面被杀气挤压的变形起来。

    “九阶玄器也挡不住?”

    李云霄大吃一惊,精神力散开,将那葫芦小金刚召了回来,收入界神碑内。

    妖龙突然道:“李云霄,你可记得刚才那魔头倾力一击,满江魔水,气冲长河?”

    李云霄心念一动,道:“你意思是说,那魔气腐蚀了这河水,所以让阵法的杀戮之力锐减?嗯,的确有这个可能。”

    他单手掐诀,沉声喝道:“魔头,你先前不是说两人不配合协作的话,就必死无疑吗?怎么现在轮到你配合的时候就躲起来了?难道只会耍嘴炮,让他人配合你?”

    他连喝数声,才有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身体里传出来,道:“本座才不会像你们这等自私,想要我的魔元之力,尽管拿去吧,能拿多少是你的本事了,哈哈!”

    魔头狞笑不已,顷刻间,大量的魔气从李云霄身上涌出,开始魔化他的身体。

    李云霄眉头微变,冷笑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再次魔化我?”

    他双手飞速的掐诀,一道道魔元之力在手中结出各种图案,往那河水中击飞出去,刹那间四周之水尽数染成黑色,那股凶杀之气果然锐减。

    魔头惊怒连连,嘶吼道:“怎么会?你怎么会我的魔功?你哪里学来的?”

    李云霄施展的不过是一些简单的魔诀,只需将体内涌出的魔气通过身体疏导打出去便可,那魔头惊怒之下,想要切断魔元供给,却发现已经晚了,周身的魔元之力开始由李云霄掌控,他在先前那一击之后已经极为虚弱,此刻根本无力抢夺魔元控制权。

    “这魔元之力竟然如此强大!”

    李云霄体内流转魔元,立即感受到了那种力量的宏伟无匹,一遍遍的洗涤着他的身躯,竟然开始自行炼化肉身!

    他的脑海内突然间浮现出骷髅留下的真魔法相,瞬间觉得脑海一震,一股混沌蒙蒙之力将他的神识全部蒙蔽,整个天地一片昏暗,日月无光。

    李云霄心中大骇,只不过闪现了真魔法相的要诀,就引得这般异象,他急忙气定凝神,运转起那一团神奕力来,此刻唯有这种力量才能对抗入体的魔元,那神奕力沿着六脉走向,直冲眉心,眼前的昏暗之景象瞬间破碎,四周刹那间又恢复了清明。

    但体内的魔元异力,在引动后就开始自行运转,不受李云霄控制,散发出阵阵生生不绝的力量,震荡奇经百脉,洗涤五脏六腑。

    “如此强大腐蚀效果的力量,竟然可以衍生出这般生机勃勃的景象,果然是有无相生,生死相成。”

    李云霄震惊不已,既然开始了,他也不打算停下来了,开始依照着真魔法相要诀修炼起来,况且魔功一旦意念生动,也就自行演化,身体开始逐渐发生异状。

    “真魔法相,竟然是真魔法相!”

    魔头的声音在体内不断嘶吼,只是越来越弱,“不可能,绝无可能……”

    李云霄自然不理会魔头,一股庞大的力量自丹田而出,冲开肉身的桎梏,生生不息的力量在体内流转周天,一点清明之气在灵台识海内浮现,真魔法相的所有要诀竟然融会贯通!

    “清、宁、裂、废……”

    李云霄开始口中吐着魔文,脸色庄严凝重,身体后背上开始浮现出三头六臂法相,一脸青黑色冷煞,一脸朱红色忿怒,四条手臂在空中不断舞动,最后也随着李云霄的本体一起施展同样的诀印,置于胸前,另外两具体相才渐渐安定下来,脸上恢复平静。

    一圈圈的魔元之力从身体上荡漾开来,当四周的河水都化为黑色,那凶阵的戾气杀意果然锐减的几乎微不可察。

    “这样也许就能取得霓石了!”

    李云霄猛地睁开眼来,另外两道法相也是同时睁眼,目光冰冷,真身上双目化作血月,射出强大的精神之力,他的身体随着空间扭曲,消失在原地,想要直接瞬移到霓石的上方将它取走。

    “轰隆!”

    整个河底一震,霓石上方的空间一转,数道强光从远处瞬间袭至,直接将那空间斩破,轰入虚空之内,霓石四周恢复一片平静。

    随后在十余米远处,空间微转,李云霄的身躯浮现出来,眼中带着惊骇之色,嘴角还流着一丝血液。

    他眼中带着一丝戾气,怒道:“王座不老山坐镇的四季规则之阵都杀不死我,我不信这区区凶杀之人还能要了我命不成!”

    李云霄双手掐诀,将界神碑祭了出来,在河底化作一座小山,往那霓石上空压去!

    太华金符锁阵骤然发出“哗哗”之声,整个河底都涌动了起来,霓石上空汇聚出现漩涡,将河水中的那股阵力全部汇聚而来,抗衡着界神碑的世界之力。

    那阵法虽强,却也挡不住世界之力的吞噬,在不断地消减。

    然而,霓石在这一刻却起了变化,散发出道道霞光,补充到阵势内,瞬间将那世界之力顶住,整个河底变成一片五彩霞光。

    李云霄脸色微变,这霓石和凶杀大阵的力量还超乎他的预计,界神碑虽然发挥的力量有限,但那可是完整的一界之力,有如世界碰撞,竟然也被这阵法拦了下来,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我看你还能拦到什么程度!”

    李云霄脸上浮现出一丝煞气来,另外两具法相上同时露出煞气,六只手捏出不同诀印。

    身体中骤然飞出五道光芒,发出强大的器蕴之力,将四周黑色的河水震开,徐徐落入他的五只手臂里,正是冷剑冰霜、大悲暮云宝镜、锤子、皇朝钟、千秋霸刀!

    他左右捏诀,其余五只有种各持一件玄器,开始将力量灌入其中,一股恐怖的威压往四面八方荡开!

    除了天剑图的北天寒星剑外,他所有攻击性宝贝全部展现出来了。

    妖龙惊骇道:“同时施展五件玄器,还同时控制界神碑,你疯啦?一下就会抽干你的精、气、神!”

    李云霄脸色发白,眼中露出疯狂之色来,狞笑道:“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他一只手臂抡起暮云宝镜,立即一道光芒照了出去,在距离霓石数尺的地方遇到一股无形之力,直接将镜光折射开来,弹向远处。

    “铛!”

    许久未曾动用的皇朝钟敲击出强大的音波之力,震得整个河底都一震荡漾,音击往前推开水纹,如同浪涛一**的排压过去。

    随后锤子上浮现出那一个金色蝌蚪文来,一道道的雷电之力闪烁而出,一条手臂高高举起后骤然砸出,一片雷电之狱浮现,势如破竹的冲向那霓石。

    冷剑冰霜,千秋霸刀,也同时灌入了强大的元力,在不断颤抖起来,刀芒剑气相互辉映,同时斩出。

    五件九阶玄器,还有界神碑同时爆发出来,立即引动河水异象,如同煮沸了一般,更随着几件玄器的威压,以李云霄和霓石这两点为一线,整个河水裂成两半,从河底往上开始分开,一阵地动山摇,露出真空地带!

    “这……!”

    一道惊骇之声在河底某处响起,一双如鹰的眼睛骤然睁开,满满的震骇和惊惧,勾月光镇守这河底数十年了,从未见过如此异象,他猛地一道刀芒劈开河水,身影瞬间冲向事发之地。

    在河面上空,勾日光和勾星光两人也是惊的呆若木鸡,眼睁睁的看着那河水裂开成两半,然后李云霄三头六臂的真魔法相显露在他们面前,一步步的朝着那霓石走去。

    六件玄器的合力,不断冲击着那太华金符锁阵,界神碑疯狂的镇压下去,五道九阶玄器之力则是盘旋在四周,一**的冲击着霓石。

    “轰!”

    终于阵法出现破碎,那平衡一旦破坏,狂暴的力量立即席卷一切!两旁被分开的河水如同野兽般冲天而起,直达数百丈高,遮天蔽日!

    “啪!”

    李云霄终于一只手抓住那霓石,猛地一股霸绝无匹之力从手心中透入体内,好似一柄利刀沿着经脉游走,要将他割裂开来!

    “你妈的,这什么鬼东西!”

    原本施展了六件玄器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为之一空,此刻却被强行灌入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力量,不仅强大无匹,还痛苦万分。

    李云霄痛的目眦欲裂,双瞳中瞬间涌出一丝力量来,将空间一转,直接把这块霓石震起,被界神碑吸了进去。

    “哗啦!”

    霓石在河底一消失,整个空间的怪异之力骤然不见,那惊天而起的浪涛瞬间****而下,被撕裂开的真空地带也猛地开始回灌。

    如同两座水坝瞬间坍塌,互相挤压而下,巨力涌动,整个霓虹桥附近天空浮现阴雨异象,果园农庄全部毁灭,大地皲裂开来!这杀阵的凶残,让李云霄顿时一筹莫展起来,他倒是不急,只是有些束手无策,不灭金身抗不住了可以躲界神碑里,那是绝对安全的,问题就在于如何取走那霓石。

    远处渐渐一物漂了过来,他定眼一看,竟是葫芦小金刚,在这河水中也在不断挣扎,朝四周乱舞着拳头,异常笨拙的样子,那身体表面被杀气挤压的变形起来。

    “九阶玄器也挡不住?”

    李云霄大吃一惊,精神力散开,将那葫芦小金刚召了回来,收入界神碑内。

    妖龙突然道:“李云霄,你可记得刚才那魔头倾力一击,满江魔水,气冲长河?”

    李云霄心念一动,道:“你意思是说,那魔气腐蚀了这河水,所以让阵法的杀戮之力锐减?嗯,的确有这个可能。”

    他单手掐诀,沉声喝道:“魔头,你先前不是说两人不配合协作的话,就必死无疑吗?怎么现在轮到你配合的时候就躲起来了?难道只会耍嘴炮,让他人配合你?”

    他连喝数声,才有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身体里传出来,道:“本座才不会像你们这等自私,想要我的魔元之力,尽管拿去吧,能拿多少是你的本事了,哈哈!”

    魔头狞笑不已,顷刻间,大量的魔气从李云霄身上涌出,开始魔化他的身体。

    李云霄眉头微变,冷笑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再次魔化我?”

    他双手飞速的掐诀,一道道魔元之力在手中结出各种图案,往那河水中击飞出去,刹那间四周之水尽数染成黑色,那股凶杀之气果然锐减。

    魔头惊怒连连,嘶吼道:“怎么会?你怎么会我的魔功?你哪里学来的?”

    李云霄施展的不过是一些简单的魔诀,只需将体内涌出的魔气通过身体疏导打出去便可,那魔头惊怒之下,想要切断魔元供给,却发现已经晚了,周身的魔元之力开始由李云霄掌控,他在先前那一击之后已经极为虚弱,此刻根本无力抢夺魔元控制权。

    “这魔元之力竟然如此强大!”

    李云霄体内流转魔元,立即感受到了那种力量的宏伟无匹,一遍遍的洗涤着他的身躯,竟然开始自行炼化肉身!

    他的脑海内突然间浮现出骷髅留下的真魔法相,瞬间觉得脑海一震,一股混沌蒙蒙之力将他的神识全部蒙蔽,整个天地一片昏暗,日月无光。

    李云霄心中大骇,只不过闪现了真魔法相的要诀,就引得这般异象,他急忙气定凝神,运转起那一团神奕力来,此刻唯有这种力量才能对抗入体的魔元,那神奕力沿着六脉走向,直冲眉心,眼前的昏暗之景象瞬间破碎,四周刹那间又恢复了清明。

    但体内的魔元异力,在引动后就开始自行运转,不受李云霄控制,散发出阵阵生生不绝的力量,震荡奇经百脉,洗涤五脏六腑。

    “如此强大腐蚀效果的力量,竟然可以衍生出这般生机勃勃的景象,果然是有无相生,生死相成。”

    李云霄震惊不已,既然开始了,他也不打算停下来了,开始依照着真魔法相要诀修炼起来,况且魔功一旦意念生动,也就自行演化,身体开始逐渐发生异状。

    “真魔法相,竟然是真魔法相!”

    魔头的声音在体内不断嘶吼,只是越来越弱,“不可能,绝无可能……”

    李云霄自然不理会魔头,一股庞大的力量自丹田而出,冲开肉身的桎梏,生生不息的力量在体内流转周天,一点清明之气在灵台识海内浮现,真魔法相的所有要诀竟然融会贯通!

    “清、宁、裂、废……”

    李云霄开始口中吐着魔文,脸色庄严凝重,身体后背上开始浮现出三头六臂法相,一脸青黑色冷煞,一脸朱红色忿怒,四条手臂在空中不断舞动,最后也随着李云霄的本体一起施展同样的诀印,置于胸前,另外两具体相才渐渐安定下来,脸上恢复平静。

    一圈圈的魔元之力从身体上荡漾开来,当四周的河水都化为黑色,那凶阵的戾气杀意果然锐减的几乎微不可察。

    “这样也许就能取得霓石了!”

    李云霄猛地睁开眼来,另外两道法相也是同时睁眼,目光冰冷,真身上双目化作血月,射出强大的精神之力,他的身体随着空间扭曲,消失在原地,想要直接瞬移到霓石的上方将它取走。

    “轰隆!”

    整个河底一震,霓石上方的空间一转,数道强光从远处瞬间袭至,直接将那空间斩破,轰入虚空之内,霓石四周恢复一片平静。

    随后在十余米远处,空间微转,李云霄的身躯浮现出来,眼中带着惊骇之色,嘴角还流着一丝血液。

    他眼中带着一丝戾气,怒道:“王座不老山坐镇的四季规则之阵都杀不死我,我不信这区区凶杀之人还能要了我命不成!”

    李云霄双手掐诀,将界神碑祭了出来,在河底化作一座小山,往那霓石上空压去!

    太华金符锁阵骤然发出“哗哗”之声,整个河底都涌动了起来,霓石上空汇聚出现漩涡,将河水中的那股阵力全部汇聚而来,抗衡着界神碑的世界之力。

    那阵法虽强,却也挡不住世界之力的吞噬,在不断地消减。

    然而,霓石在这一刻却起了变化,散发出道道霞光,补充到阵势内,瞬间将那世界之力顶住,整个河底变成一片五彩霞光。

    李云霄脸色微变,这霓石和凶杀大阵的力量还超乎他的预计,界神碑虽然发挥的力量有限,但那可是完整的一界之力,有如世界碰撞,竟然也被这阵法拦了下来,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我看你还能拦到什么程度!”

    李云霄脸上浮现出一丝煞气来,另外两具法相上同时露出煞气,六只手捏出不同诀印。

    身体中骤然飞出五道光芒,发出强大的器蕴之力,将四周黑色的河水震开,徐徐落入他的五只手臂里,正是冷剑冰霜、大悲暮云宝镜、锤子、皇朝钟、千秋霸刀!

    他左右捏诀,其余五只有种各持一件玄器,开始将力量灌入其中,一股恐怖的威压往四面八方荡开!

    除了天剑图的北天寒星剑外,他所有攻击性宝贝全部展现出来了。

    妖龙惊骇道:“同时施展五件玄器,还同时控制界神碑,你疯啦?一下就会抽干你的精、气、神!”

    李云霄脸色发白,眼中露出疯狂之色来,狞笑道:“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他一只手臂抡起暮云宝镜,立即一道光芒照了出去,在距离霓石数尺的地方遇到一股无形之力,直接将镜光折射开来,弹向远处。

    “铛!”

    许久未曾动用的皇朝钟敲击出强大的音波之力,震得整个河底都一震荡漾,音击往前推开水纹,如同浪涛一**的排压过去。

    随后锤子上浮现出那一个金色蝌蚪文来,一道道的雷电之力闪烁而出,一条手臂高高举起后骤然砸出,一片雷电之狱浮现,势如破竹的冲向那霓石。

    冷剑冰霜,千秋霸刀,也同时灌入了强大的元力,在不断颤抖起来,刀芒剑气相互辉映,同时斩出。

    五件九阶玄器,还有界神碑同时爆发出来,立即引动河水异象,如同煮沸了一般,更随着几件玄器的威压,以李云霄和霓石这两点为一线,整个河水裂成两半,从河底往上开始分开,一阵地动山摇,露出真空地带!

    “这……!”

    一道惊骇之声在河底某处响起,一双如鹰的眼睛骤然睁开,满满的震骇和惊惧,勾月光镇守这河底数十年了,从未见过如此异象,他猛地一道刀芒劈开河水,身影瞬间冲向事发之地。

    在河面上空,勾日光和勾星光两人也是惊的呆若木鸡,眼睁睁的看着那河水裂开成两半,然后李云霄三头六臂的真魔法相显露在他们面前,一步步的朝着那霓石走去。

    六件玄器的合力,不断冲击着那太华金符锁阵,界神碑疯狂的镇压下去,五道九阶玄器之力则是盘旋在四周,一**的冲击着霓石。

    “轰!”

    终于阵法出现破碎,那平衡一旦破坏,狂暴的力量立即席卷一切!两旁被分开的河水如同野兽般冲天而起,直达数百丈高,遮天蔽日!

    “啪!”

    李云霄终于一只手抓住那霓石,猛地一股霸绝无匹之力从手心中透入体内,好似一柄利刀沿着经脉游走,要将他割裂开来!

    “你妈的,这什么鬼东西!”

    原本施展了六件玄器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为之一空,此刻却被强行灌入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力量,不仅强大无匹,还痛苦万分。

    李云霄痛的目眦欲裂,双瞳中瞬间涌出一丝力量来,将空间一转,直接把这块霓石震起,被界神碑吸了进去。

    “哗啦!”

    霓石在河底一消失,整个空间的怪异之力骤然不见,那惊天而起的浪涛瞬间****而下,被撕裂开的真空地带也猛地开始回灌。

    如同两座水坝瞬间坍塌,互相挤压而下,巨力涌动,整个霓虹桥附近天空浮现阴雨异象,果园农庄全部毁灭,大地皲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