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99章 霓石
    那块石头上浮现出靡靡之色,映入眼中有种迷幻的感觉,李云霄心神一震,眼前开始有些涣散起来。

    突然灵魂之中传来妖龙的震喝,才猛然惊醒,骇然之下急忙施展出瞳术,一道道的精神力扩散而出,将那股怪异之力挡住。以他之能,竟然差点被这石头摄魂,心中震骇可想而知。

    “这石头有古怪,连我都觉得十分不舒服!”

    妖龙惊道:“这凶杀大阵应该就是为了对付这石头才设立的!”

    李云霄双手掐诀,第三只眼睛也倏然张开,三只眼眸组成不同的形状,力量直透那石头而去,想要将其看穿。

    那石头似乎有所察觉,就在要拨云见日,露出真容的时候,一道莫名之力将那瞳术神识拦截,并且顺着探查的方向反震回去!

    那反震之力快的难以想象,几乎是瞬间达到,直接破开李云霄身前的瞳术之阵,射入他眉心处的太古天目中!

    “啊!”

    李云霄的额头上被那股力量震入,“砰然”一声炸开,整个人灵台识海瞬间一乱,大吼数声,身体在水中翻滚起来,似乎痛苦不堪。

    “李云霄!”

    妖龙震惊不已,急忙念动清心咒语,一道道古怪的声音从他身体里透出来,但却依然无济于事。

    “闭嘴,你这混血的垃圾虫子!”

    李云霄突然大吼一声,双目中变成一片漆黑之色,整个人完全魔化了开来,皮肤上一道道的黑****纹,他双目凝视着那石头,渐渐地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后猛然大喜起来,狂笑道:“哈哈,霓石!竟然是霓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我才是真命主宰啊!”

    他脸上露出激动之色,一步步朝着那原石走去,突然一股无形之力将他拦住,李云霄用力****,却被直接震飞开来,身体在水中连连翻滚!

    “这什么鬼阵法!”

    李云霄惊疑不定,他此刻的模样已经发生变化,完全一副帝夜的样子,朝四周仔细打量起来,而他眉心的第三只眼睛并没有消退回去,只是紧紧的闭着,还有鲜血溢出。

    “有霓石在,一切神识屏蔽,看来只能以力破阵了!”

    李云霄眼中露出凶光,往前方踏步而行,双手在身前慢慢结出古怪印诀,渐渐地一道黑色虚影在身后浮现,随着他的诀印拍落,那黑色虚影也是临空一掌击落下来。

    “哗哗!”

    水声潺潺,随着黑影的巨掌击落,往那石头四周的阵法上涌去,击出大量的魔气来,轰隆而上。

    那石头四周的阵法中浮现出一道青光,将所有气息全部格挡在外,无法侵入分毫。

    “什么?”

    李云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犹豫片刻后,伸出右手,开始不断地催动着丹田上悬浮的界神碑,想要取出来砸碎眼前这阵法。

    但时间一点点过去,他苦苦施展一阵后无果,立即怒骂道:“该死的!有这么多好东西在体内,竟然一件也不给我用!这里的凶杀大阵极强,若是你不配合我的话,两人都必死无疑了!”

    但任他如何叫骂,李云霄体内那些玄器就是一件也用不了。

    “该死!本座乃是魔主,我就不信冲不开这破阵!”

    魔头怒吼几声,高高举起右手来,一团魔气在手中化作一柄长枪,慢慢的积聚着能量,让那枪身边的殷实起来,一圈圈的能量从其中荡漾开。

    “清、宁、裂、废……”

    魔头聚全身魔元之力与枪上,每念出一个字,便有一道魔纹在枪上浮现破灭,刹那间竟引得江河流转,卷起千层叠浪,威势直震河底!

    “魔主破杀!”

    黑****枪在他手中投掷出去,魔气震荡长河,引起天地异变,整个河内之水尽数化作黑色!

    “轰隆隆!”

    那些巨大的石阵在他一枪之下发出破碎的声音,碎石如同玄兵在河底翻滚,朝四面震开,一股巨力在破阵的刹那反震回来,直接轰入魔头的身躯,猛地喷出一大口血!

    血亦是黑色!

    “不好!这个阵法竟然不是那个杀阵!”

    魔头脸色大变,突然感到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降临,正是先前的凶杀之气!

    “该死,该死啊!居然是阵外有阵!”

    魔头连连怒吼,可惜他的气力在那一击之下尽数耗光,再也没有抵挡之能,眼中的黑色在这一刻慢慢消退。

    李云霄的脸色逐渐恢复了过来,再次睁开眼眸时,是一片清宁,轻哼道:“让你乱搞,触发了杀阵就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此刻霓虹断桥之上,勾日光睁大眼睛,惊骇的望着河水中不断惊起的浪涛,还有那慢慢变成黑色的河水,一股令他灵魂深处冰寒的恐怖力量从下方传递上来。

    “嗖!”

    一道光芒飞驰而来,正是勾星光和阮子陵等人。

    勾星光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不快之色,道:“什么事,竟如此紧急的召唤我,难道那小子还能出了变故不成?”

    “这,这河水……”

    阮子陵骇然而望,惊道:“勾大叔,真的没问题吗?”

    勾星光也是脸色大变,凝视着下方一阵,才道:“一定是那小子在下面垂死挣扎,这才引动太华金符锁阵,杀机毕现!只不过……”他狐疑道:“这股惊人的黑色力量,远超那小子的实力,这是怎么回事?”

    阮子陵舔了下干燥的嘴唇,道:“你说他会不会破开阵法,亦或者破坏霓石?”他一想到这个可能,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那事情的后果绝不是他能担当的起的。

    “哈哈,子陵公子过虑了。”

    勾星光信心满满道:“虽然这小子有点古怪,但要说可以破开太华金符锁阵,或者说破开霓石,那就是讲笑话了!”

    他笑道:“子陵公子忘了这霓石的来历了吗?当年老城主无意中所得,以他那惊世修为,竟也被这霓石影响心性,变得癫狂无比。后来想尽办法要窥视这霓石之秘依然不可得,这才请了当世高手布下这太华金符锁阵,置于这红月城北二百里外,让我兄弟三人镇守。若是那小子能破阵破石,那当年老城主之事就真的是个笑话了!”

    阮子陵听他如是说,这才放下心来,道:“我也想起来了,老城主之所以退位这般早,也是受到这块霓石的影响,将城主之位让给了姜楚然,从此杳无音讯。”

    他眼中生出一股恨意来,道:“若是老城主未走,当年之事,也许古飞扬就直接死在了红月城!也不会导致我阮家现在人才凋零!”

    勾星光赔笑道:“子陵公子不必伤怀,月有阴晴圆缺,没有永远强盛的家族。阮家经过这么多年的韬光养晦,现在有子茂公子和子陵公子两位,将来必成为红月城第一大世家!”

    “嗯,但愿吧。”

    阮子陵道:“听你刚才一说,我也确信这李云霄必死无疑了。现在时日不早,明日我大哥会在清风明月楼召开群英聚会,一会天下英雄,我便先告辞了。此地之事若是有变,第一时间通知我。”

    勾星光笑道:“放心吧,绝不会有变了。我们三兄弟镇守此地太久,希望子陵公子能跟上面多多周旋,把我们调离开来。”

    阮子陵道:“嗯,此事我会尽量周旋。”

    他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把那个煞星除掉了,唯一麻烦的就是死了太多武尊,不好向上面交代。好在红月城实力雄厚,也并无多大影响。

    湍流的河水下面,凶恶之气流转,杀气逼人魂魄,水中一切生灵全部瞬间失去生命,成为一片必死之地。

    李云霄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眼里露出凝重之色来,自语道:“此阵法足以列入天下一流的杀阵之内,难道都是为了这块所谓的‘霓石’?就连魔头见了此石也这般兴奋,看来若不取走,就对不起自己了。”

    他身上不灭金身的光芒闪动,身体在水底飞快的前行着,就要去取那祭台上的靡靡之色石头。

    突然水中以极快的速度射来一道攻击,阻拦他的前进之路。

    “哗啦!”

    李云霄往后一个翻身,冷剑冰霜握着手中,一剑撩起,斩龙剑诀应手而出,迎向那道光芒!

    “轰隆!”

    两道攻击在水底撞开,化出一个漩涡,飞速流转起来。

    “这块石头果然是关键,同时也是阵法的能量之源,该如何取下?”

    李云霄一下子陷入了难处,越靠近霓石,受到的凶杀之力就越强,但即便他不靠近,此阵法已经运转起来了,怕迟早要将他碾的灰飞烟灭。

    四周的流湍的河水,已经成了阵法杀人的利器,水中蕴含着无尽的杀气,丝丝入缝,若非他有不灭金身强撑着,怕已经成了亿万条肉丝。

    “这水……,刚才都没有这种凌厉的压迫感,现在却是越来越强,怎么回事?阵法是在那魔头****内阵就开始运转了的,这种杀阵每一下都是竭力攻击,没理由会越来越强啊!”

    李云霄惊骇起来,若是任由阵法运转下去的话,他这半成不熟的不灭金身也支持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