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98章 凶杀大阵
    李云霄的身影在空间不断被斩裂,再化作光芒消失,所斩皆是残影,但剑芒速度越来越快,步步逼近他的身法。

    “斩你妹,不累啊!”

    李云霄怒喝一声,终于停下了身影,冷剑冰霜入手,一招千怔浩然剑诀迎了上去。

    “砰!”

    勾日光的剑气太猛,直接震的李云霄浑身发麻,身体不断后退而去。

    没有半分的喘息之机,勾日光身影闪动,直接追了上来,手中大剑未曾停滞一下,在百道剑芒之中,他举剑运气,一道无匹的剑芒凝成,横空而来,斩破虚空!

    李云霄大骇,这勾日光的实力至少不在莫小川之下,此地有些诡异,以他的神识之力竟然无法感知众人的修为,而这种诡异之感便是来自那河底之中。

    同时,河水内也潜伏了武帝强者,刚才坠入之时若非他走的快,已经葬x下方了。

    “看来为了杀我,还的确下了点本钱啊!”

    李云霄左手拿出暮云镜,挡在身前。

    “砰!”

    剑气直接斩在镜面上,刹那间分成两段,大半按原路反震了回去,一小半直接透过镜身,往李云霄身上而去。

    魔天铠在这一刻显化出来,剑气震在铠甲上,将魔气云绕的漆黑铠身震出程亮一片,魔气驱散。

    李云霄的身体也受到创伤,体内气血不断翻涌,一口血溢上了喉咙,嘴里一阵甜甜的血腥味。

    “什么?”

    勾日光心中一惊,刹那间再出一剑,斩向反震回来的剑芒,爆出一大团刺目强光,这才避免了自己被剑光所伤。

    “那是什么镜子?竟然可以反震攻击?”

    勾星光目光一凝,露出喜色来,高声道:“三弟,速速杀了他,夺那面宝镜和宝剑!”

    李云霄脸色阴沉不定起来,这勾日光,还有水中的那位,以及阮子陵身边的勾星光,至少有三名武帝潜伏在此,而且实力都极为不俗,他想走的话自然无人拦得住,但想要反杀这三人则是难上加难了。

    “实力不俗,但难逃一死!”

    勾日光简明扼要的吐出这几个字来,身体瞬间飞驰而上,又是剑芒斩落,这才他学乖了些,不敢太过用全力,以免被对方的宝镜反震回来,杀自己措手不及。

    李云霄眉心处一闪,葫芦小金刚飞了出来,转眼成巨大,一拳就轰了出去。

    “轰!”

    拳头落在那剑芒上,爆出强大的余波四下震开,葫芦小金刚被剑气震飞出去,仅仅是拳头上开出一条裂缝来。

    他紧接着大吼一声飞身扑了上去,这次没有施展金刚拳,而是两只拳头在空中不断“奥拉奥拉奥拉”的砸落下去,跟疯子一般,漫天都是拳影和打破空间的轰隆声。

    “这是什么?”

    勾日光心中一惊,那漫天拳影密不透风,每一击都有如一柄九阶玄器轰下,虽然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但却不能不挡。他也猛地抡起大剑,在周身飞舞起来,一道道剑气斩了上去,破开拳芒!

    很快便将葫芦小金刚的拳风压制下去,不断剑芒直接斩在他身上,发出“砰砰”的金属撞击之声,却丝毫无用,一点也不减葫芦小金刚的斗志,越战越勇,而且顶着那剑气将身体也逐渐压近过去,手里的拳头丝毫不见衰减。

    阮子陵看的有些傻了,怔怔道:“这是傀儡吗?”原本以为有武帝强者出手,战局瞬间就能结束,却不想拖了这么久,而且看样子这勾日光还开始要落下风了。

    勾星光也是有些发晕,道:“应该是傀儡吧?可是……可是傀儡怎么会怒吼连连?”

    一名俊彦公子道:“傀儡之术我略有了解,有时候为了做的逼真一下,会把音波阵法也镶嵌进去,比如这种兽形傀儡,将野兽王者的吼声做进去,可以显得更为逼真吓人。你们看他的身体强度,那绝对是九阶材料做成的,否则就算是九阶妖兽,也不可能挨了这么多下剑气而安然无恙。”

    勾星光惊道:“又是九阶材料……”他抹了把汗,讪讪道:“子陵公子,此人到底是何来历?我看他的宝剑,宝镜,甚至先前显化而出的宝甲,都是九阶玄器啊!”

    他内心一片忐忑,就算是姜家嫡系子孙,也不可能有这种豪华待遇。

    阮子陵也被他说的心中七上八下的,再想到那姜若冰绝非不知轻重之人,如此轻易的将身化雷霆都传了出去,莫非这小子真的大有来历?

    再一想酒楼中时,宁航锋对李云霄杀死程永的招式大为疑惑和忌惮,想到这,立即惊出一身冷汗来,几乎已经可以断定眼前这人来历不小了。

    他猛然喝道:“勾大叔,此刻再去揣测他的来历已经晚了,事情已经做了一半,此子今日必死无疑!说实话,他是什么来历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今天一定得死,否则你我都麻烦了!”

    阮子陵脸色稍稍缓了下来,道:“勾大叔,你们镇守这霓石也数十年岁月了。此事一了,我定然会想办法将你们调回去。”

    勾星光心中一震,眼中也浮现出狠厉之色来,咬牙道:“好,不管他何等来历,今日我勾家三兄弟就跟子陵公子绑在一艘战船上了!”

    一股元气波动从他身上荡漾开来,长袍“呼呼”的鼓动,他说动就动,身影骤然一闪,瞬间飞到李云霄上空,不知何时长剑在手,一下就斩落了下去!

    武帝强者出手,招呼也不打一声,只求一击必杀!

    李云霄骇然发现时,四周空间已经被对方帝气锁住,这一剑之威比勾日光还要强大,可以和霸天虎那一击相提并论了。他抡起宝镜,同样是汇聚万道光芒,射了出去,想要迷失对方眼目。

    勾星光眼中一阵刺痛,和霸天虎刺杀时的情况一模一样,剑气震在宝镜之上,发出砰然之声。

    巨大的力量透过镜身震在李云霄身体上,将他震落长河之中,溅起水花。

    河水上面骤然浮现出一道阵光,慢慢一座青色阵法在水面上一闪而逝,消散弥形。

    葫芦小金刚见状,猛地大吼一声,停下了和勾日光的互相轰击,朝着那河水里直接冲了下去,“哗啦”一声就消失在水面上。

    勾星光两兄弟愣了一下,临空立在那河面上,脸上浮现出古怪之色来。

    阮子陵飞身上前而来,急忙道:“怎么不追?别让他逃掉了!”

    勾星光道:“子陵公子放心吧,刚才浮现出来的阵法应该是封印那霓石的太华金符锁阵,李云霄应该是触动了此阵,被困入进去了。怕是不久就要被炼化了。”

    阮子陵皱起眉头来,狐疑道:“你确信他会被炼化掉?”

    勾星光笑道:“当然,这可是专门用来炼化霓石之阵,就算是那具九阶傀儡也会被炼化无疑。只是可惜了他一身的宝贝。”他脸上流露出叹息之意。

    阮子陵似乎还是不太放心,道:“彻底炼化成渣要多久?”

    勾星光道:“最多半天时间足以,就算他侥幸能逃过一死,还有我二弟镇守在下面,也是万无一失的,子陵公子大可放心。”

    阮子陵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便等待半日。”

    勾星光笑道:“这大河上几多无聊,子陵公子不如到寒舍中一坐,这里让我三弟看守着便是。”

    阮子陵这便同勾星光一起进到附近的果园中,勾日光则是直接在那大河之上临空坐下,静静的修炼起来。

    李云霄被一剑震入河水中,立即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卷住,好似漩涡一般朝河底旋入下去,他身上的铠甲和金僧力全部浮现出来,自动护体。

    他本身也觉得极为好奇,那股压制了神识的力量就好像是从这河底散发出来的,他也想看看到底是为何物,便任由那股力量卷着下沉。

    很快,被水流和那股力量直接冲到河底,牵引力这才消失不见。

    但与之而来的却是一股更为诡异的力量,临空挤压而下,似乎要将一切生灵抹杀!

    李云霄心中一惊,身上的魔天铠显露出来,不断的有魔气翻滚,显然在拼命抗衡着那股压力,魔气剧烈的损耗着。

    李云霄单手掐诀,飞出几道符文,往四面八方击打而去,才飞出十余米就直接化作微光消散在水中。

    “嗯?是个炼化大阵,什么阵法竟然如此之强?”

    李云霄露出诧异之色来,他瞬间就判断出了此阵法的功效,只是为其威力感到有些吃惊,就连魔天甲这种战衣都有些吃不消的样子。

    “古怪啊,好端端的一条河流,里面怎么会有这般凶杀大阵?”

    李云霄沉思了几下,便开始在河水中感应起来,那股奇异的神识压制之力淡淡传来,他便沿着那方向慢慢的游了过去,很快便看到一堆石砌的建筑,正是简单的能量疏导之阵。

    而在阵法的中央是一个祭台的模型,只有半人之高,上面端放着一块普通的石头,呈现出靡靡之色,一望之下,便有一种心惊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