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97章 霓虹桥
    红月城的占地极大,而且还在不断的往外扩张,李云霄出了城北,便不再受红月城禁飞的规矩管制,直接化作一道光芒就冲飞而去。

    半个时辰后,在两百里开外的确看到一座彩桥,横在一条河流之上,四周还有一片农庄,果园,竟然是有人隐居于此居住。

    水声潺潺,溅起一阵白烟袅袅,如同世外桃源。

    李云霄临空凝视着一切,冷笑一声,瞬间就落在桥面上,冷声道:“我已经来了,相约之人,出来吧。”

    并没有人影出来,而是响起一道琴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突然曲音一变,化作铮铮铁马,横渡大河而来,杀气一片,就连那水声也在这弹奏下变得喘急起来。

    “铮!”

    那琴音被一只大手拍下,猛地停了下来,发出“铮铮”的回音,在桥的四周来回震响,一片杀气肃然。

    “啪,啪,啪啪!”

    一道掌声响起,便听见有人轻声赞叹道:“好曲,好曲。将那必杀之意跃然于琴音里,如此弹奏境界,怕是那天琴武帝厉华池,也不过如此了。”

    紧接着一道光芒从天而来,直接降在霓虹桥的对面,露出数道人影来,其中一人端坐在众人前,正是抚琴之人,淡然笑道:“勾大叔,太过奖了!”

    李云霄定眼望去,那人竟是阮子陵,他哑然失笑道:“这是一群恬不知耻之徒,刚才那句话,你们可敢当着厉华池的面说?”

    “有何不敢!”

    勾星光冷冷喝道:“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就算他厉华池武道比我要稍强一点点,难道还不许有人琴道超越他?”

    李云霄一阵反胃,急忙制止他继续说下去,道:“好了好了,你说的全对,此事休提了。”

    阮子陵脸上毫不掩饰的狰狞杀意,讥讽道:“当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我就知道没有美人留信,你是不会来的!现在见到我,知道中计了吧?后悔了吧?不过这些都已经晚了!”

    他一挥手,那白烟之中到处都是破空之声,周围不知埋伏了多少人,一下子将李云霄团团围住,杀气几乎要有如实质的凝结起来了。

    “哈哈,子陵兄也太看得起他了,杀这么一个喽啰,还要布置的如此精密,派遣这么多的高手。”

    另外一名公子忍不住笑道,也是那日酒楼内的公子,李云霄看了一下,倒是尽数全来了。

    “狮子搏兔也要尽全力,就是这个道理了。”

    阮子陵徐徐笑道:“此人怎么说也是杀了西域五杰之一的强者,多少要给他点面子。”

    另一名公子大拍马屁的赞道:“子陵兄果然高才,在下受教了!”

    阮子陵死死的盯着李云霄,狞笑道:“李云霄,你是无情之人,但本公子并非无义之辈,只要你肯从对面爬过来,在我面前磕三个响头,再从我裤裆下爬过去,我便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他脸上的狞笑之色渐渐地凝固了起来,他本想看着李云霄中计之后惊慌失措的样子,或者再次见到自己时勃然大怒的样子,亦或者听到可以活命时犹豫不决的样子,但这些……他统统都未看到!

    他看到的紧紧是一张无所谓的欠揍脸,那张脸上淡淡的笑容,和古井无波,风轻云淡的眼神,都让他很想很想往死里揍,揍一百遍!

    而当他说出求饶条件的时候,对方更是一点都不尊重他,当着他的面挖鼻孔!

    那一脸的天真无邪……

    那张着嘴巴挖鼻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阮子陵静心布置了这么多,与其说让李云霄死,他更想看到对方从精神上也被摧毁的模样,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他的下场是万劫不复。但此刻,他已经没有了这种闲心,突然觉得自己弄这么多花哨出来真的是很无聊。

    “拿下他,别杀了,我想慢慢玩。”

    阮子陵一挥手,轻声说道,他只觉得有种无力之感,看来只有先把李云霄拿下慢慢虐待,才能让他醒悟过来,才能看到那些他想要看的表情了。

    空中顿时一道道的元力波动传来,所有人全都蓄势戒备,随着一人瞬间出手,数十人同时挥动兵器出手,一下子光芒灿烂,映照满天,将所有白色的水汽驱散,往霓虹桥上轰了下来。

    阮子陵轻声笑道:“勾大叔,可惜了你这霓虹桥,今日怕是保不住了。”

    勾星光大笑道:“桥毁了可以再建,它能为子陵公子牺牲,也算是完成使命了。”

    阮子陵笑道:“呵呵,若非红月城的武帝强者全部记录在册,我没有一丝一毫的调动权,否则也不需要来这里劳烦勾大叔了。”

    勾星光大笑道:“在下的荣幸,子陵公子再这么说那就是见外了。依我看,公子自己带来的这些武尊强者就足以灭杀此子了。”

    阮子陵道:“但愿吧,此人毕竟是一招就杀了程永的存在,不可小觑!”

    那些出手的数十人,全是阮子陵从阮家偷偷带出来的人马,至少也是武尊级别的强者,几乎是阮家他能够调动的中坚力量,都被拖了过来!毕竟没有长辈的令牌,无法调动家族武帝,没有宁航锋的口谕,无法调动禁军力量,这些全是他力所能及之处找来的强者。

    “全是武尊啊,这场面……啧啧……”

    李云霄赞叹起来,脸上却是一脸的讥讽,他的身体慢慢变成淡青色,瞬间化作一片雷狱散开,雷狱的中心浮现出那柄锤子,立即天地变色,万道雷霆炸开!

    “雷霆万钧之……动感光波!”

    李云霄欢快的声音响起,雷电之光吞天噬地,瞬间将霓虹之桥彼端的天空大地全部吞没,整个世界化作一片青色,那些武尊强者尽数被笼罩进去,各种攻击的光芒一下消散,只传出一声声的惨叫来!

    “嗞!什么?身化雷霆?!!!”

    阮子陵等人猛地跳了起来,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

    那一片雷霆电狱,笼罩了半个天空大地,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吞噬进去!

    “这、这的确是姜家的身化雷霆啊!”

    勾星光浑身冷汗淋漓,忐忑不已道:“子陵公子,这人真的不是姜家之人?”他心中忽上忽下的,暗想不会是阮子陵和姜家之人闹气,所以来引自己出手吧,那得罪了姜家之人的后果,可比讨好他这阮家嫡系要严重的多了。

    阮子陵的脸孔扭曲的异常厉害,怒吼道:“姜若冰!你这个贱人!姜家如此绝学也敢外传!马上就要成为我嫂子的人了,竟然和这小子暗生情愫,当着该死啊!”他脸上一阵抽搐,狞笑道:“哈哈,这下李云霄是死定了!偷学了姜家的身化雷霆,百分之百死路一条!”

    他突然一下子心情大好起来,若是早知道李云霄会这招,直接告诉姜家之人,也用不着自己出手了。

    勾星光讪讪道:“子陵公子,那我们还要出手不?你这些手下,快要挂了。”

    阮子陵猛然一惊,急道:“出手,快出手啊!”

    他额上冒出冷汗来,这些可是阮家的中坚力量啊,若是都挂了的话……,后果他不敢想象!

    勾星光轻轻应了一声,挥手之下,一道强大的剑光从天而落,直接斩向雷狱之中,剑芒所过之处,帝气纵横,劈开那青色天地,有武帝强者出手了!

    李云霄所化的雷狱之中猛地生出一只大手来,举起那锤子就对着那剑光轰了上去。

    “砰!”

    剑芒轰在锤子上,震出万道雷电散开,霓虹桥骤然坍塌,李云霄所化的雷狱一下子变回原形,整个人连带锤子一起被震落了下去,坠入水中!

    “哗啦!”

    溅起一道惊天的水龙,就失去了踪影。

    一道人影从天而落,肩上扛着一柄大剑,站在断桥之上,冷冷的望着河水。

    天空上被雷电轰中的数十名武尊强者,朝四周飞散而去,不少人已经看不清模样,只有一身焦黑如碳,死绝了大半。

    “该死!该死!”

    阮子陵气的浑身发抖,连连数掌拍在那古琴上,直接将它震的报废,一把扔了出去,眼里尽是阴霾之色,道:“勾大叔,李云霄坠入这河水内,不会借机遁逃了吧?”

    勾星光笑道:“子陵公子放心,这河水可是用来祭炼霓石的地方,下面各种阵法禁制足足有上千道,而且还有我二弟勾月光镇守,他若是在岸上也许还有一分生机,下到里面那是必死无疑了!”

    “轰隆!”

    突然河水中出现一道漩涡,将喘急的水流全部止住,猛地爆炸开来,震起一道水龙,直冲天际。

    李云霄的身影在那水龙之中若隐若现。

    “哼!”

    断桥之上扛着大剑的勾日光冷哼一声,宽阔的大剑就往水龙之中斩去,一下子挥出数百道剑芒,直接将那水龙斩成粉碎,只有漫天水气散开。

    而其中却不见李云霄的身影。

    勾日光脸上浮现出一片冷笑,举起手中大剑就在原地挥舞起来,一道道的剑芒朝四面八方破空而去,将整个天空斩的七零八落,一下子出现了上百道空间裂缝,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