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96章 疑惑
    李云霄拥有界神碑和诸多****的资源,他的成长已经对圣域都能够产生足够大的威胁了,这让袁高寒心中一阵颤栗,有些不敢想象,任由他发展下去的话,等李云霄重回武道巅峰,加上这些****手段,到时的天武界谁能制的住他?

    而且袁高寒隐隐之中也察觉到了李云霄似乎还有其它底牌未曾跟他透露,越想越是心中发冷,炼制北天寒星剑的激情一下子化作冰点。

    不断的用神火炼剑,对他本身魂力的提高帮助极大,正如李云霄所说的那样,再炼制个七八柄的话,他极有可能踏入梦寐以求的九阶,到时候与本体合二为一,便可冲击九阶巅峰,甚至窥视那十阶术神之境,也未必没有可能。

    但一想到李云霄坐拥三十六柄九阶玄器,组成神宵宫的镇山之宝天剑图,那将是何等威能,怕是到时候傲长空的不灭金身都要被绞杀掉吧!

    如此权衡之下,自己再这么帮他下去,是福是祸?可就算不帮,这些东西李云霄自己也能够炼制,只不过是多耗费他一些时日罢了。

    就在他忐忑不已,拿捏不定的时候,突然李云霄的声音传音而来,道:“对了,忘了问你一件事。文林这个名字,你可曾听过?”

    袁高寒一愣,细细思索了一下,顿时脸色大变,骇然惊道:“怎么?你见过此人?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个名字?”

    他异常的神色落在李云霄眼中,笑道:“嘿嘿,你果然知道一点。跟我说说,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袁高寒也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即失口否认起来,道:“我从未听过,只是觉得好奇罢了。”

    李云霄哼了一声,冷笑道:“哦?有这么好奇吗?好奇的你脸色都变绿了。他是你师傅天照子派来的,而且灵魂之中有天照子下的煌光封印锁,这东西普天之下我也只知道天照子会,你作为他的徒弟不知道学会了没?”

    “什么?”

    袁高寒脸色骤然大变,一下子就极为难看起来,怒吼道:“李云霄!你千万不要做一些自己作死的事啊!你竟然读取了他的记忆?你真是胆大包天,真是不知到死为何物啊,该死啊!”

    李云霄看着他气急攻心的样子,觉得好笑,道:“别紧张,并没有伤害到他。而且也是他窥视我的大悲暮云宝镜,想要用瞳术来震慑我,哈哈,结果你就应该知道了。可惜关键的地方被你师傅上锁了,你得到了你师傅的术道真传,不至于没学解锁吧?”

    “哼!”

    袁高寒铁青着脸,冷哼道:“想要我给你解锁,做梦吧!你千万不要伤害那人,否则你就真的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死了!”

    他突然脸色骤变,骇然失声道:“你刚才说什么?他窥视你的大悲暮云宝镜?暮云宝镜在你身上?”

    袁高寒整个人都不淡定了,震惊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东西?我也仅仅在一些资料里看到历史上似乎有过这么一面镜子的存在,想不到竟然是真的?而且师尊和我尝试着根据古籍的零星记载,想要仿造一面出来,的确弄出了几面,却全都不如人意。你那宝镜可否给我一观,让我确定真假?”

    李云霄沉默了一下,道:“真假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用的顺手就好了,我现在很顺手呢。对了,那文林后来又找人来刺杀我,那些人尽数被我杀死,而且文林自己也化作一只猴子逃掉了。”

    “猴、猴子?!”

    袁高寒脸色气的冒烟,咬牙切齿道:“你真改死啊,李云霄!你真是个惹祸精!”他顿了顿又道:“若是想让我继续给你炼剑,就必须拿暮云宝镜给我一观,并且发誓再也不去找那文林麻烦!”

    李云霄冷哼道:“炼不炼随你,没有三十六柄剑出来的话,你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吧!至于那文林,一直以来都是他找我麻烦,您老千万别弄错了。还有,想看暮云镜容易,把文林的事跟我说说就行。嘿嘿,无论是暮云镜还是葫芦小金刚的炼制之法,现在都是你在求我哦。”

    袁高寒气得不轻,怒道:“那我炼完三十六柄剑你就能放我出去了?”

    李云霄笑道:“大哥,静静心,别生气。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伤的是自己的身体,不值得的,凡事都得放宽心态,这样才能活的开心,活的洒脱嘛。至于放你,总之没有三十六柄剑我是绝不会放的,有了三十六柄剑,也得让我确认无危险后我才能放。”

    袁高寒脸都气的绿了,怒哼哼道:“想知道文林的事,没门!就算我魂消魄散也不会告诉你的!并且我警告你,即便你曾经是绝世武帝,但也不是什么事你都有资格触碰的!”

    他被李云霄气得不轻,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化作一道光芒,就回方寸山中去。

    一旁的顾月生不明白他为何生气,但也猜得出来是在和李云霄对话,也叹息一声跟了上去。

    李云霄渐渐回过神来,坐在练功室内,沉思了起来。

    “看来文林之事袁高寒也是知道的,不晓得圣域这些疯子再搞什么名堂,不会是研究人变猴子吧?”

    “这大悲暮云宝镜虽然神异,但也没有神异到让天照子这些人都这般重视的程度吧?还仿制过一些,看来这镜子一定有某样功能是他们所需要的。嗯,这可是一件很好的谈判筹码,以后遇到天照子的时候说不定用的上。”

    “至于那葫芦小金刚,先想办法弄来记忆元金,再提升到九阶,看看效果。如果成绩喜人,我多搜刮些资源,铺开了弄也未尝不可,但现在还太远了,先提高自己实力回到武帝巅峰才是。”

    他胡思乱想了一通,正要沉寂下来,打算安安静静的修炼二天,突然脸色一变,体内那股魔气变得暴躁起来,开始涌出皮肤外来,整个人被一团黑色之气包裹着。

    “不死心吗?”

    李云霄冷冷道:“我乃绝世武帝,岂是你区区一缕分身可以占据的,聪明的就给我乖乖待着!”

    他手中白光一闪,东海月明珠浮现出来,身体也随之起了反应,一道道的明月之光射出,将整个房间内照的一片通明。

    李云霄身上突然飞出一道光来,站立在他身前,正是妖龙化身,脸色凝重道:“没事吧?”

    李云霄单手捏诀,轻声喝道:“我没事!”

    那黑气被彻底贯穿,帝夜模样的人脸在黑气中不断的狰狞咆哮着,仿佛不甘屈服,但终究是压不过那神体的强大力量,被镇压了下去。

    “这魔体反噬一次比一次强,必须找到完全的炼化之法,否则终究是个隐患。”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耀不定,眉头上都还有黑气涌动,虽然魔头无法占据他身体主导,但也在渐渐的改变着他性子,越发的暴戾起来。他凝声道:“等寻得这东海月明珠,看来化神海势在必行了!”

    妖龙也颔首点头,道:“那亓胜风世代修炼魔功,就连魔元锁那种东西都能炼制出来,手里一定有解决魔头的办法。化龙池内,他也得到了帝钧残躯,就不知躲哪炼化去了。”

    李云霄道:“无论炼化帝钧残躯胜败,他一定会回化神海的,因为他是亓胜风!”

    两人正商议着,却突然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一道声音传来进来,道:“客官,有人送信来了。”

    李云霄和妖龙对望一眼,两人都是惊诧不已,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信送来?李云霄满腹狐疑,起身上前去打开门来。

    正是客栈的小二,拿着一封信笺递上来道:“客官,刚才有人留下这封信,说是送给天字九号房的客人,应该就是您了。”

    这小二是普通的凡人无疑,在他的神识探查下绝无可能隐藏实力。

    李云霄展开信笺来,上面清新秀丽的字迹写着几个字:红月城,北门外,三百里,霓虹桥,署名是姜若冰三个字。字迹不仅雅丽脱俗,赏心悦目,而且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淡淡清香,的确是女子所写。

    妖龙也看见字迹,诧异道:“难道是姜若冰?这么快就得手了,可约好的时间不是一日之后吗?”李云霄在界神碑内祭炼葫芦小金刚已经耗费一天时间了。

    李云霄冷笑道:“多半是陷阱了。”

    妖龙看着他那副表情,苦笑道:“知道陷阱,你还是回去的。”

    “不错!”

    李云霄赞道:“你果然了解我。且不说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是真的,就算百分之百是假,以我的性格也绝不会退缩。有人想要对付我的话,我很乐意如他们所愿。”

    妖龙道:“可猜得出是何人?”

    李云霄将手中信笺直接一点火烧了,冷冷道:“有些猜测,但懒得管了,去了不就知道嘛!”

    妖龙苦笑不已,化作一道光就隐入其体内,李云霄立即便出门,扔出指南车,往那城门北而去。李云霄拥有界神碑和诸多****的资源,他的成长已经对圣域都能够产生足够大的威胁了,这让袁高寒心中一阵颤栗,有些不敢想象,任由他发展下去的话,等李云霄重回武道巅峰,加上这些****手段,到时的天武界谁能制的住他?

    而且袁高寒隐隐之中也察觉到了李云霄似乎还有其它底牌未曾跟他透露,越想越是心中发冷,炼制北天寒星剑的激情一下子化作冰点。

    不断的用神火炼剑,对他本身魂力的提高帮助极大,正如李云霄所说的那样,再炼制个七八柄的话,他极有可能踏入梦寐以求的九阶,到时候与本体合二为一,便可冲击九阶巅峰,甚至窥视那十阶术神之境,也未必没有可能。

    但一想到李云霄坐拥三十六柄九阶玄器,组成神宵宫的镇山之宝天剑图,那将是何等威能,怕是到时候傲长空的不灭金身都要被绞杀掉吧!

    如此权衡之下,自己再这么帮他下去,是福是祸?可就算不帮,这些东西李云霄自己也能够炼制,只不过是多耗费他一些时日罢了。

    就在他忐忑不已,拿捏不定的时候,突然李云霄的声音传音而来,道:“对了,忘了问你一件事。文林这个名字,你可曾听过?”

    袁高寒一愣,细细思索了一下,顿时脸色大变,骇然惊道:“怎么?你见过此人?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个名字?”

    他异常的神色落在李云霄眼中,笑道:“嘿嘿,你果然知道一点。跟我说说,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袁高寒也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即失口否认起来,道:“我从未听过,只是觉得好奇罢了。”

    李云霄哼了一声,冷笑道:“哦?有这么好奇吗?好奇的你脸色都变绿了。他是你师傅天照子派来的,而且灵魂之中有天照子下的煌光封印锁,这东西普天之下我也只知道天照子会,你作为他的徒弟不知道学会了没?”

    “什么?”

    袁高寒脸色骤然大变,一下子就极为难看起来,怒吼道:“李云霄!你千万不要做一些自己作死的事啊!你竟然读取了他的记忆?你真是胆大包天,真是不知到死为何物啊,该死啊!”

    李云霄看着他气急攻心的样子,觉得好笑,道:“别紧张,并没有伤害到他。而且也是他窥视我的大悲暮云宝镜,想要用瞳术来震慑我,哈哈,结果你就应该知道了。可惜关键的地方被你师傅上锁了,你得到了你师傅的术道真传,不至于没学解锁吧?”

    “哼!”

    袁高寒铁青着脸,冷哼道:“想要我给你解锁,做梦吧!你千万不要伤害那人,否则你就真的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死了!”

    他突然脸色骤变,骇然失声道:“你刚才说什么?他窥视你的大悲暮云宝镜?暮云宝镜在你身上?”

    袁高寒整个人都不淡定了,震惊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东西?我也仅仅在一些资料里看到历史上似乎有过这么一面镜子的存在,想不到竟然是真的?而且师尊和我尝试着根据古籍的零星记载,想要仿造一面出来,的确弄出了几面,却全都不如人意。你那宝镜可否给我一观,让我确定真假?”

    李云霄沉默了一下,道:“真假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用的顺手就好了,我现在很顺手呢。对了,那文林后来又找人来刺杀我,那些人尽数被我杀死,而且文林自己也化作一只猴子逃掉了。”

    “猴、猴子?!”

    袁高寒脸色气的冒烟,咬牙切齿道:“你真改死啊,李云霄!你真是个惹祸精!”他顿了顿又道:“若是想让我继续给你炼剑,就必须拿暮云宝镜给我一观,并且发誓再也不去找那文林麻烦!”

    李云霄冷哼道:“炼不炼随你,没有三十六柄剑出来的话,你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吧!至于那文林,一直以来都是他找我麻烦,您老千万别弄错了。还有,想看暮云镜容易,把文林的事跟我说说就行。嘿嘿,无论是暮云镜还是葫芦小金刚的炼制之法,现在都是你在求我哦。”

    袁高寒气得不轻,怒道:“那我炼完三十六柄剑你就能放我出去了?”

    李云霄笑道:“大哥,静静心,别生气。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伤的是自己的身体,不值得的,凡事都得放宽心态,这样才能活的开心,活的洒脱嘛。至于放你,总之没有三十六柄剑我是绝不会放的,有了三十六柄剑,也得让我确认无危险后我才能放。”

    袁高寒脸都气的绿了,怒哼哼道:“想知道文林的事,没门!就算我魂消魄散也不会告诉你的!并且我警告你,即便你曾经是绝世武帝,但也不是什么事你都有资格触碰的!”

    他被李云霄气得不轻,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化作一道光芒,就回方寸山中去。

    一旁的顾月生不明白他为何生气,但也猜得出来是在和李云霄对话,也叹息一声跟了上去。

    李云霄渐渐回过神来,坐在练功室内,沉思了起来。

    “看来文林之事袁高寒也是知道的,不晓得圣域这些疯子再搞什么名堂,不会是研究人变猴子吧?”

    “这大悲暮云宝镜虽然神异,但也没有神异到让天照子这些人都这般重视的程度吧?还仿制过一些,看来这镜子一定有某样功能是他们所需要的。嗯,这可是一件很好的谈判筹码,以后遇到天照子的时候说不定用的上。”

    “至于那葫芦小金刚,先想办法弄来记忆元金,再提升到九阶,看看效果。如果成绩喜人,我多搜刮些资源,铺开了弄也未尝不可,但现在还太远了,先提高自己实力回到武帝巅峰才是。”

    他胡思乱想了一通,正要沉寂下来,打算安安静静的修炼二天,突然脸色一变,体内那股魔气变得暴躁起来,开始涌出皮肤外来,整个人被一团黑色之气包裹着。

    “不死心吗?”

    李云霄冷冷道:“我乃绝世武帝,岂是你区区一缕分身可以占据的,聪明的就给我乖乖待着!”

    他手中白光一闪,东海月明珠浮现出来,身体也随之起了反应,一道道的明月之光射出,将整个房间内照的一片通明。

    李云霄身上突然飞出一道光来,站立在他身前,正是妖龙化身,脸色凝重道:“没事吧?”

    李云霄单手捏诀,轻声喝道:“我没事!”

    那黑气被彻底贯穿,帝夜模样的人脸在黑气中不断的狰狞咆哮着,仿佛不甘屈服,但终究是压不过那神体的强大力量,被镇压了下去。

    “这魔体反噬一次比一次强,必须找到完全的炼化之法,否则终究是个隐患。”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耀不定,眉头上都还有黑气涌动,虽然魔头无法占据他身体主导,但也在渐渐的改变着他性子,越发的暴戾起来。他凝声道:“等寻得这东海月明珠,看来化神海势在必行了!”

    妖龙也颔首点头,道:“那亓胜风世代修炼魔功,就连魔元锁那种东西都能炼制出来,手里一定有解决魔头的办法。化龙池内,他也得到了帝钧残躯,就不知躲哪炼化去了。”

    李云霄道:“无论炼化帝钧残躯胜败,他一定会回化神海的,因为他是亓胜风!”

    两人正商议着,却突然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一道声音传来进来,道:“客官,有人送信来了。”

    李云霄和妖龙对望一眼,两人都是惊诧不已,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信送来?李云霄满腹狐疑,起身上前去打开门来。

    正是客栈的小二,拿着一封信笺递上来道:“客官,刚才有人留下这封信,说是送给天字九号房的客人,应该就是您了。”

    这小二是普通的凡人无疑,在他的神识探查下绝无可能隐藏实力。

    李云霄展开信笺来,上面清新秀丽的字迹写着几个字:红月城,北门外,三百里,霓虹桥,署名是姜若冰三个字。字迹不仅雅丽脱俗,赏心悦目,而且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淡淡清香,的确是女子所写。

    妖龙也看见字迹,诧异道:“难道是姜若冰?这么快就得手了,可约好的时间不是一日之后吗?”李云霄在界神碑内祭炼葫芦小金刚已经耗费一天时间了。

    李云霄冷笑道:“多半是陷阱了。”

    妖龙看着他那副表情,苦笑道:“知道陷阱,你还是回去的。”

    “不错!”

    李云霄赞道:“你果然了解我。且不说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是真的,就算百分之百是假,以我的性格也绝不会退缩。有人想要对付我的话,我很乐意如他们所愿。”

    妖龙道:“可猜得出是何人?”

    李云霄将手中信笺直接一点火烧了,冷冷道:“有些猜测,但懒得管了,去了不就知道嘛!”

    妖龙苦笑不已,化作一道光就隐入其体内,李云霄立即便出门,扔出指南车,往那城门北而去。李云霄拥有界神碑和诸多****的资源,他的成长已经对圣域都能够产生足够大的威胁了,这让袁高寒心中一阵颤栗,有些不敢想象,任由他发展下去的话,等李云霄重回武道巅峰,加上这些****手段,到时的天武界谁能制的住他?

    而且袁高寒隐隐之中也察觉到了李云霄似乎还有其它底牌未曾跟他透露,越想越是心中发冷,炼制北天寒星剑的激情一下子化作冰点。

    不断的用神火炼剑,对他本身魂力的提高帮助极大,正如李云霄所说的那样,再炼制个七八柄的话,他极有可能踏入梦寐以求的九阶,到时候与本体合二为一,便可冲击九阶巅峰,甚至窥视那十阶术神之境,也未必没有可能。

    但一想到李云霄坐拥三十六柄九阶玄器,组成神宵宫的镇山之宝天剑图,那将是何等威能,怕是到时候傲长空的不灭金身都要被绞杀掉吧!

    如此权衡之下,自己再这么帮他下去,是福是祸?可就算不帮,这些东西李云霄自己也能够炼制,只不过是多耗费他一些时日罢了。

    就在他忐忑不已,拿捏不定的时候,突然李云霄的声音传音而来,道:“对了,忘了问你一件事。文林这个名字,你可曾听过?”

    袁高寒一愣,细细思索了一下,顿时脸色大变,骇然惊道:“怎么?你见过此人?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个名字?”

    他异常的神色落在李云霄眼中,笑道:“嘿嘿,你果然知道一点。跟我说说,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袁高寒也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即失口否认起来,道:“我从未听过,只是觉得好奇罢了。”

    李云霄哼了一声,冷笑道:“哦?有这么好奇吗?好奇的你脸色都变绿了。他是你师傅天照子派来的,而且灵魂之中有天照子下的煌光封印锁,这东西普天之下我也只知道天照子会,你作为他的徒弟不知道学会了没?”

    “什么?”

    袁高寒脸色骤然大变,一下子就极为难看起来,怒吼道:“李云霄!你千万不要做一些自己作死的事啊!你竟然读取了他的记忆?你真是胆大包天,真是不知到死为何物啊,该死啊!”

    李云霄看着他气急攻心的样子,觉得好笑,道:“别紧张,并没有伤害到他。而且也是他窥视我的大悲暮云宝镜,想要用瞳术来震慑我,哈哈,结果你就应该知道了。可惜关键的地方被你师傅上锁了,你得到了你师傅的术道真传,不至于没学解锁吧?”

    “哼!”

    袁高寒铁青着脸,冷哼道:“想要我给你解锁,做梦吧!你千万不要伤害那人,否则你就真的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死了!”

    他突然脸色骤变,骇然失声道:“你刚才说什么?他窥视你的大悲暮云宝镜?暮云宝镜在你身上?”

    袁高寒整个人都不淡定了,震惊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东西?我也仅仅在一些资料里看到历史上似乎有过这么一面镜子的存在,想不到竟然是真的?而且师尊和我尝试着根据古籍的零星记载,想要仿造一面出来,的确弄出了几面,却全都不如人意。你那宝镜可否给我一观,让我确定真假?”

    李云霄沉默了一下,道:“真假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用的顺手就好了,我现在很顺手呢。对了,那文林后来又找人来刺杀我,那些人尽数被我杀死,而且文林自己也化作一只猴子逃掉了。”

    “猴、猴子?!”

    袁高寒脸色气的冒烟,咬牙切齿道:“你真改死啊,李云霄!你真是个惹祸精!”他顿了顿又道:“若是想让我继续给你炼剑,就必须拿暮云宝镜给我一观,并且发誓再也不去找那文林麻烦!”

    李云霄冷哼道:“炼不炼随你,没有三十六柄剑出来的话,你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吧!至于那文林,一直以来都是他找我麻烦,您老千万别弄错了。还有,想看暮云镜容易,把文林的事跟我说说就行。嘿嘿,无论是暮云镜还是葫芦小金刚的炼制之法,现在都是你在求我哦。”

    袁高寒气得不轻,怒道:“那我炼完三十六柄剑你就能放我出去了?”

    李云霄笑道:“大哥,静静心,别生气。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伤的是自己的身体,不值得的,凡事都得放宽心态,这样才能活的开心,活的洒脱嘛。至于放你,总之没有三十六柄剑我是绝不会放的,有了三十六柄剑,也得让我确认无危险后我才能放。”

    袁高寒脸都气的绿了,怒哼哼道:“想知道文林的事,没门!就算我魂消魄散也不会告诉你的!并且我警告你,即便你曾经是绝世武帝,但也不是什么事你都有资格触碰的!”

    他被李云霄气得不轻,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化作一道光芒,就回方寸山中去。

    一旁的顾月生不明白他为何生气,但也猜得出来是在和李云霄对话,也叹息一声跟了上去。

    李云霄渐渐回过神来,坐在练功室内,沉思了起来。

    “看来文林之事袁高寒也是知道的,不晓得圣域这些疯子再搞什么名堂,不会是研究人变猴子吧?”

    “这大悲暮云宝镜虽然神异,但也没有神异到让天照子这些人都这般重视的程度吧?还仿制过一些,看来这镜子一定有某样功能是他们所需要的。嗯,这可是一件很好的谈判筹码,以后遇到天照子的时候说不定用的上。”

    “至于那葫芦小金刚,先想办法弄来记忆元金,再提升到九阶,看看效果。如果成绩喜人,我多搜刮些资源,铺开了弄也未尝不可,但现在还太远了,先提高自己实力回到武帝巅峰才是。”

    他胡思乱想了一通,正要沉寂下来,打算安安静静的修炼二天,突然脸色一变,体内那股魔气变得暴躁起来,开始涌出皮肤外来,整个人被一团黑色之气包裹着。

    “不死心吗?”

    李云霄冷冷道:“我乃绝世武帝,岂是你区区一缕分身可以占据的,聪明的就给我乖乖待着!”

    他手中白光一闪,东海月明珠浮现出来,身体也随之起了反应,一道道的明月之光射出,将整个房间内照的一片通明。

    李云霄身上突然飞出一道光来,站立在他身前,正是妖龙化身,脸色凝重道:“没事吧?”

    李云霄单手捏诀,轻声喝道:“我没事!”

    那黑气被彻底贯穿,帝夜模样的人脸在黑气中不断的狰狞咆哮着,仿佛不甘屈服,但终究是压不过那神体的强大力量,被镇压了下去。

    “这魔体反噬一次比一次强,必须找到完全的炼化之法,否则终究是个隐患。”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耀不定,眉头上都还有黑气涌动,虽然魔头无法占据他身体主导,但也在渐渐的改变着他性子,越发的暴戾起来。他凝声道:“等寻得这东海月明珠,看来化神海势在必行了!”

    妖龙也颔首点头,道:“那亓胜风世代修炼魔功,就连魔元锁那种东西都能炼制出来,手里一定有解决魔头的办法。化龙池内,他也得到了帝钧残躯,就不知躲哪炼化去了。”

    李云霄道:“无论炼化帝钧残躯胜败,他一定会回化神海的,因为他是亓胜风!”

    两人正商议着,却突然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一道声音传来进来,道:“客官,有人送信来了。”

    李云霄和妖龙对望一眼,两人都是惊诧不已,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信送来?李云霄满腹狐疑,起身上前去打开门来。

    正是客栈的小二,拿着一封信笺递上来道:“客官,刚才有人留下这封信,说是送给天字九号房的客人,应该就是您了。”

    这小二是普通的凡人无疑,在他的神识探查下绝无可能隐藏实力。

    李云霄展开信笺来,上面清新秀丽的字迹写着几个字:红月城,北门外,三百里,霓虹桥,署名是姜若冰三个字。字迹不仅雅丽脱俗,赏心悦目,而且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淡淡清香,的确是女子所写。

    妖龙也看见字迹,诧异道:“难道是姜若冰?这么快就得手了,可约好的时间不是一日之后吗?”李云霄在界神碑内祭炼葫芦小金刚已经耗费一天时间了。

    李云霄冷笑道:“多半是陷阱了。”

    妖龙看着他那副表情,苦笑道:“知道陷阱,你还是回去的。”

    “不错!”

    李云霄赞道:“你果然了解我。且不说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是真的,就算百分之百是假,以我的性格也绝不会退缩。有人想要对付我的话,我很乐意如他们所愿。”

    妖龙道:“可猜得出是何人?”

    李云霄将手中信笺直接一点火烧了,冷冷道:“有些猜测,但懒得管了,去了不就知道嘛!”

    妖龙苦笑不已,化作一道光就隐入其体内,李云霄立即便出门,扔出指南车,往那城门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