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88章 交换
    酒店内所有人都是一怔,随也没有发现这名男子是何时来的,即便门口那些年轻俊彦也同样。

    罗青云脸色凝重起来,轻喝道:“李云霄,你快走!”

    这名红衣男子正是先前震慑裴九翅的那人,显然是武帝强者,而且不是一般的武帝存在。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动起来,这名红衣男子虽然实力不俗,但也顶多就比血神子强上一点,打不过他还能逃,怕就怕引出大震动,让他收取东海月明珠的打算落空。

    宁航锋对阮子陵的话充耳不闻,而是不断地用手在程永身上拿捏着,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李云霄心中暗道不好,刚才随意之下施展出大风云掌来,怕是已经被这宁航锋看出了端倪,毕竟当年红月城死在这招下的冤魂可不少!

    “航锋叔叔,此人目无规矩,杀了程永兄,还请叔叔出手制止此人,交给万星谷处理,以免让我们两派之间的关系产生隔阂。”

    阮子陵一边说道,一边飞速的躲到宁航锋身后,李云霄刚才随意一掌怕死程永的画面实在是太震撼了,让他骨子里都生出了恐怖来,唯有躲到宁航锋身后才感到无比的安全。

    姜若冰急忙道:“航锋叔叔,是那程永先要杀我朋友,这才招致杀僧祸的!阮子陵你也太无耻了,刚才还说给云霄大哥作证!”

    阮子陵面色微红,道:“我那是为了稳住他,以免他逃掉了,那我们如何跟万星谷交代?表哥也是为了红月城好,至于个人安危,我早已不放在心上!”

    他说的一片大义凌然,和开始完全是判若两人,让所有人都一阵发晕。

    宁航锋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双目如刀,紧紧的盯着李云霄,道:“你这招武技是从哪里学来的?”

    李云霄心中凛然,知道多半已经****了,当即冷哼一声,道:“天下武学多有相同,难不成你凭借一人之死就能断我的师承?”

    宁航锋愣了一下,李云霄的回答让他不免多看了对方几眼,这才又道:“这招掌法很像一人的绝技,你跟我走,我要验证心中所想。”

    李云霄道:“没空。”

    宁航锋微微一笑,道:“由不得你。”他身影闪动而上,就要抓李云霄。

    姜若冰急忙长剑出手,当空横扫过去,急道:“航锋叔叔你不能是非不分,明明是那程永恃勇行凶才招来横祸,此事就算是闹到我爹那去,也无法颠倒黑白!”

    宁航锋屈指一弹,敲在姜若冰的剑上,便将她连人带剑一起震飞了出去,去势不减的朝李云霄抓去。

    李云霄手中的冷剑冰霜荡开一片剑气,往那宁航锋的身上刺去,他不敢再用自己的剑诀,而是千怔浩然诀,想要破开一条路来遁走。

    “红尘凝望映皓月!”

    冷飒的剑芒如海,李云霄瞬间刺出上百剑光,竟然将四周的帝气封锁一点点的割裂开来。

    宁航锋惊骇的睁大眼珠子,他不敢相信有人竟然可以用剑芒斩开他的九天帝气来,而且那股寒意扩散,整个酒楼都仿佛置身在冰楼内。

    “李云霄快走!”

    罗青云突然大喝一声,一道龙吟冲天而起,便看到他枪身合一,一道难以匹敌的枪芒横空而来,惊若游龙。

    宁航锋再次大吃一惊起来,这名七星武尊的少年,一枪之威竟然隐隐有了武帝级别的威势,让他难以置信。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些十几岁的小孩子怎么全都这么****?

    但两人的攻击也不过是让他吃惊而已,宁航锋左手出拳,在身前画了个拳,立即一道无形之力如同水波般扩散,整个空间瞬间被一股力量封印了下来,李云霄和罗青云两人的身体在空中瞬间被凝固。

    李云霄似乎不以为意,轻笑道:“你不是怕麻烦吗?”

    罗青云则是没他那般轻松,用尽全力挣扎,却也无济于事,冷冷哼道:“人虽是你杀的,但责任岂能让你一人担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一句话说出,尽显男儿本色,让酒楼内的人都是心中暗暗称赞,看着阮子陵的目光更是多了几许不屑来。什么世家子弟,比起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差距未免太大了。

    “航锋叔叔,住手!”

    姜若冰大急,她知道宁航锋的实力,若是真心动手起来生怕一招就将两人杀了,情急之下她举起宝剑就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到:“航锋叔叔,你若是敢伤我朋友,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看你如何跟我爹交代!如何跟我师傅交代!”

    宁航锋一皱眉头,喝斥道:“若冰,这不是你顽皮的时候!”

    李云霄也是脸色微变,道:“兵老弟,放下剑来,你这叔叔想要伤我还嫩了点。”

    宁航锋微微皱眉,这话虽然说的难听,但他知道是对方的心意,故而默不作声。

    阮子陵也急道:“若冰,听航锋叔叔的话,不要任性!”

    姜若冰惨然笑道:“顽皮?任性?那我今天就顽皮一次,任性一次!”

    她冷冷道:“我要交什么样的朋友需要你们管吗?你们有什么权利对我朋友动手?若是今天云霄大哥、罗大哥,还有芷璇姐姐受了一点伤害,就算我今天不死,他日我也要杀光你们的朋友!”

    “你……!”

    阮子陵一时无语,怔在那。

    姜若冰冷笑道:“你能杀我朋友,我为何杀不得你朋友?还有航锋叔叔,听说你跟飞虎门和空怀谷的掌门都挺熟的,婶婶便是空怀谷的圣女,待我有了实力必然先召集一群人将这两个宗门灭了!”

    宁航锋脸色大变,隐隐涌起一层怒火,但姜若冰身份尊贵,即便是他也管教不得,只能冷哼一声,一挥手之下,将李云霄和罗青云从禁制之中放了出来,冷冷道:“他们我可以放这次,但下次就不能。还有,你必须跟阮子陵回去,这也是我的条件!”

    姜若冰犹豫了一下,道:“可以,但三天之内你们不得对他们动手,我们要留足让他们离开红月城的时间。”

    宁航锋沉思了起来,目光盯着李云霄,神色变化不定。李云霄的那一招他还有待确认,但此时此刻……,他细思一阵后终究是妥协了,道:“好,我答应你。但三日之后,不受此限制!”

    “嗯!”

    姜若冰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还望航锋叔叔多多注意一些无耻小人,以免他们在背后耍手段!”

    宁航锋道:“你放心,整个红月城禁军都不会对他三人出手。”他乃是红月城禁军统领,阮子陵也是在禁军中任职,必须服从他的调遣。

    姜若冰点头道:“有了航锋叔叔的许诺,我是放心的。若是敢骗我,我就告到我爹我师傅那去,看你如何有脸。”

    众人都是一阵发晕,感觉这少年还是个小孩子似的,受了欺负就要告家长。

    姜若冰朝三人道:“云霄大哥、罗大哥、芷璇姐姐,我先回家去了。二日之后,我会带着云霄大哥和罗大哥所需之物去清风明月楼,到时你们可前来一会,之后便立刻用跨域传送大阵离开红月城,千万不要再留东域了。”

    纳兰芷璇心中一酸,道:“兵弟,你照顾好自己便是,不用担心我们。”

    李云霄轻声道:“我需要的东西自己会取,不劳你动手,也没有这个让人代劳的习惯。”

    罗青云也道:“我亦如此。靠你取来之物,拿在手里都会烫手的。”

    姜若冰苦笑道:“我知道两位大哥都是好人,但我只是想为朋友做点事而已。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跟你们在一起时间虽短,却很开心。”

    两人俱是心中默然,说不出的味道来。

    “芷璇姐姐再见。”

    姜若冰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转身道:“小雪,我们走吧。”

    她头也不回的就朝门外走去,众人纷纷给她让出道来,谁也不敢靠的太近。

    宁航锋看了李云霄一眼,道:“我希望你能配合我,验证我心中所想。我可以保证绝不会伤害你的,若是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他飞出一块令牌,道:“这块令牌拿个任何一名红月城之人,都可以随时找到我。

    他也转身离去,走之前右手一挥,将程永的那具尸体收了起来,这才消失在门外。

    阮子陵目露凶芒,冷冷的盯着李云霄道:“今天算你们运气好,希望下次还能有这般好运!”那些跟在他身边的年轻俊杰也一个个恢复了趾高气昂的样子,纷纷跟着冷哼不已,逐一离去。

    酒店内立即就只剩下李云霄三人,还有那些旁观的武者。

    酒楼老板胆颤心惊的走了上前,道:“三位大人,能不能去别处饮酒,不要在留在本小店了,本店小本经营,你们这么闹腾,我伤不起啊。”

    他从身上取出一包元石来递了上去,指了指外面,道:“对面有一家悦来酒楼,只要三位去那边闹腾,弄出点事来,这些元石就当是小的给三位大人的一点酬谢啦。”

    今天写好不在状态,儿子发烧肚子疼了一天,我也忙累了一天,写这两章的时候人都是哈欠不断,太困了,现在眼睛都睁不开了,大家晚安,希望明天一切都好转起来!酒店内所有人都是一怔,随也没有发现这名男子是何时来的,即便门口那些年轻俊彦也同样。

    罗青云脸色凝重起来,轻喝道:“李云霄,你快走!”

    这名红衣男子正是先前震慑裴九翅的那人,显然是武帝强者,而且不是一般的武帝存在。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动起来,这名红衣男子虽然实力不俗,但也顶多就比血神子强上一点,打不过他还能逃,怕就怕引出大震动,让他收取东海月明珠的打算落空。

    宁航锋对阮子陵的话充耳不闻,而是不断地用手在程永身上拿捏着,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李云霄心中暗道不好,刚才随意之下施展出大风云掌来,怕是已经被这宁航锋看出了端倪,毕竟当年红月城死在这招下的冤魂可不少!

    “航锋叔叔,此人目无规矩,杀了程永兄,还请叔叔出手制止此人,交给万星谷处理,以免让我们两派之间的关系产生隔阂。”

    阮子陵一边说道,一边飞速的躲到宁航锋身后,李云霄刚才随意一掌怕死程永的画面实在是太震撼了,让他骨子里都生出了恐怖来,唯有躲到宁航锋身后才感到无比的安全。

    姜若冰急忙道:“航锋叔叔,是那程永先要杀我朋友,这才招致杀僧祸的!阮子陵你也太无耻了,刚才还说给云霄大哥作证!”

    阮子陵面色微红,道:“我那是为了稳住他,以免他逃掉了,那我们如何跟万星谷交代?表哥也是为了红月城好,至于个人安危,我早已不放在心上!”

    他说的一片大义凌然,和开始完全是判若两人,让所有人都一阵发晕。

    宁航锋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双目如刀,紧紧的盯着李云霄,道:“你这招武技是从哪里学来的?”

    李云霄心中凛然,知道多半已经****了,当即冷哼一声,道:“天下武学多有相同,难不成你凭借一人之死就能断我的师承?”

    宁航锋愣了一下,李云霄的回答让他不免多看了对方几眼,这才又道:“这招掌法很像一人的绝技,你跟我走,我要验证心中所想。”

    李云霄道:“没空。”

    宁航锋微微一笑,道:“由不得你。”他身影闪动而上,就要抓李云霄。

    姜若冰急忙长剑出手,当空横扫过去,急道:“航锋叔叔你不能是非不分,明明是那程永恃勇行凶才招来横祸,此事就算是闹到我爹那去,也无法颠倒黑白!”

    宁航锋屈指一弹,敲在姜若冰的剑上,便将她连人带剑一起震飞了出去,去势不减的朝李云霄抓去。

    李云霄手中的冷剑冰霜荡开一片剑气,往那宁航锋的身上刺去,他不敢再用自己的剑诀,而是千怔浩然诀,想要破开一条路来遁走。

    “红尘凝望映皓月!”

    冷飒的剑芒如海,李云霄瞬间刺出上百剑光,竟然将四周的帝气封锁一点点的割裂开来。

    宁航锋惊骇的睁大眼珠子,他不敢相信有人竟然可以用剑芒斩开他的九天帝气来,而且那股寒意扩散,整个酒楼都仿佛置身在冰楼内。

    “李云霄快走!”

    罗青云突然大喝一声,一道龙吟冲天而起,便看到他枪身合一,一道难以匹敌的枪芒横空而来,惊若游龙。

    宁航锋再次大吃一惊起来,这名七星武尊的少年,一枪之威竟然隐隐有了武帝级别的威势,让他难以置信。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些十几岁的小孩子怎么全都这么****?

    但两人的攻击也不过是让他吃惊而已,宁航锋左手出拳,在身前画了个拳,立即一道无形之力如同水波般扩散,整个空间瞬间被一股力量封印了下来,李云霄和罗青云两人的身体在空中瞬间被凝固。

    李云霄似乎不以为意,轻笑道:“你不是怕麻烦吗?”

    罗青云则是没他那般轻松,用尽全力挣扎,却也无济于事,冷冷哼道:“人虽是你杀的,但责任岂能让你一人担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一句话说出,尽显男儿本色,让酒楼内的人都是心中暗暗称赞,看着阮子陵的目光更是多了几许不屑来。什么世家子弟,比起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差距未免太大了。

    “航锋叔叔,住手!”

    姜若冰大急,她知道宁航锋的实力,若是真心动手起来生怕一招就将两人杀了,情急之下她举起宝剑就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到:“航锋叔叔,你若是敢伤我朋友,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看你如何跟我爹交代!如何跟我师傅交代!”

    宁航锋一皱眉头,喝斥道:“若冰,这不是你顽皮的时候!”

    李云霄也是脸色微变,道:“兵老弟,放下剑来,你这叔叔想要伤我还嫩了点。”

    宁航锋微微皱眉,这话虽然说的难听,但他知道是对方的心意,故而默不作声。

    阮子陵也急道:“若冰,听航锋叔叔的话,不要任性!”

    姜若冰惨然笑道:“顽皮?任性?那我今天就顽皮一次,任性一次!”

    她冷冷道:“我要交什么样的朋友需要你们管吗?你们有什么权利对我朋友动手?若是今天云霄大哥、罗大哥,还有芷璇姐姐受了一点伤害,就算我今天不死,他日我也要杀光你们的朋友!”

    “你……!”

    阮子陵一时无语,怔在那。

    姜若冰冷笑道:“你能杀我朋友,我为何杀不得你朋友?还有航锋叔叔,听说你跟飞虎门和空怀谷的掌门都挺熟的,婶婶便是空怀谷的圣女,待我有了实力必然先召集一群人将这两个宗门灭了!”

    宁航锋脸色大变,隐隐涌起一层怒火,但姜若冰身份尊贵,即便是他也管教不得,只能冷哼一声,一挥手之下,将李云霄和罗青云从禁制之中放了出来,冷冷道:“他们我可以放这次,但下次就不能。还有,你必须跟阮子陵回去,这也是我的条件!”

    姜若冰犹豫了一下,道:“可以,但三天之内你们不得对他们动手,我们要留足让他们离开红月城的时间。”

    宁航锋沉思了起来,目光盯着李云霄,神色变化不定。李云霄的那一招他还有待确认,但此时此刻……,他细思一阵后终究是妥协了,道:“好,我答应你。但三日之后,不受此限制!”

    “嗯!”

    姜若冰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还望航锋叔叔多多注意一些无耻小人,以免他们在背后耍手段!”

    宁航锋道:“你放心,整个红月城禁军都不会对他三人出手。”他乃是红月城禁军统领,阮子陵也是在禁军中任职,必须服从他的调遣。

    姜若冰点头道:“有了航锋叔叔的许诺,我是放心的。若是敢骗我,我就告到我爹我师傅那去,看你如何有脸。”

    众人都是一阵发晕,感觉这少年还是个小孩子似的,受了欺负就要告家长。

    姜若冰朝三人道:“云霄大哥、罗大哥、芷璇姐姐,我先回家去了。二日之后,我会带着云霄大哥和罗大哥所需之物去清风明月楼,到时你们可前来一会,之后便立刻用跨域传送大阵离开红月城,千万不要再留东域了。”

    纳兰芷璇心中一酸,道:“兵弟,你照顾好自己便是,不用担心我们。”

    李云霄轻声道:“我需要的东西自己会取,不劳你动手,也没有这个让人代劳的习惯。”

    罗青云也道:“我亦如此。靠你取来之物,拿在手里都会烫手的。”

    姜若冰苦笑道:“我知道两位大哥都是好人,但我只是想为朋友做点事而已。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跟你们在一起时间虽短,却很开心。”

    两人俱是心中默然,说不出的味道来。

    “芷璇姐姐再见。”

    姜若冰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转身道:“小雪,我们走吧。”

    她头也不回的就朝门外走去,众人纷纷给她让出道来,谁也不敢靠的太近。

    宁航锋看了李云霄一眼,道:“我希望你能配合我,验证我心中所想。我可以保证绝不会伤害你的,若是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他飞出一块令牌,道:“这块令牌拿个任何一名红月城之人,都可以随时找到我。

    他也转身离去,走之前右手一挥,将程永的那具尸体收了起来,这才消失在门外。

    阮子陵目露凶芒,冷冷的盯着李云霄道:“今天算你们运气好,希望下次还能有这般好运!”那些跟在他身边的年轻俊杰也一个个恢复了趾高气昂的样子,纷纷跟着冷哼不已,逐一离去。

    酒店内立即就只剩下李云霄三人,还有那些旁观的武者。

    酒楼老板胆颤心惊的走了上前,道:“三位大人,能不能去别处饮酒,不要在留在本小店了,本店小本经营,你们这么闹腾,我伤不起啊。”

    他从身上取出一包元石来递了上去,指了指外面,道:“对面有一家悦来酒楼,只要三位去那边闹腾,弄出点事来,这些元石就当是小的给三位大人的一点酬谢啦。”

    今天写好不在状态,儿子发烧肚子疼了一天,我也忙累了一天,写这两章的时候人都是哈欠不断,太困了,现在眼睛都睁不开了,大家晚安,希望明天一切都好转起来!酒店内所有人都是一怔,随也没有发现这名男子是何时来的,即便门口那些年轻俊彦也同样。

    罗青云脸色凝重起来,轻喝道:“李云霄,你快走!”

    这名红衣男子正是先前震慑裴九翅的那人,显然是武帝强者,而且不是一般的武帝存在。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动起来,这名红衣男子虽然实力不俗,但也顶多就比血神子强上一点,打不过他还能逃,怕就怕引出大震动,让他收取东海月明珠的打算落空。

    宁航锋对阮子陵的话充耳不闻,而是不断地用手在程永身上拿捏着,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李云霄心中暗道不好,刚才随意之下施展出大风云掌来,怕是已经被这宁航锋看出了端倪,毕竟当年红月城死在这招下的冤魂可不少!

    “航锋叔叔,此人目无规矩,杀了程永兄,还请叔叔出手制止此人,交给万星谷处理,以免让我们两派之间的关系产生隔阂。”

    阮子陵一边说道,一边飞速的躲到宁航锋身后,李云霄刚才随意一掌怕死程永的画面实在是太震撼了,让他骨子里都生出了恐怖来,唯有躲到宁航锋身后才感到无比的安全。

    姜若冰急忙道:“航锋叔叔,是那程永先要杀我朋友,这才招致杀僧祸的!阮子陵你也太无耻了,刚才还说给云霄大哥作证!”

    阮子陵面色微红,道:“我那是为了稳住他,以免他逃掉了,那我们如何跟万星谷交代?表哥也是为了红月城好,至于个人安危,我早已不放在心上!”

    他说的一片大义凌然,和开始完全是判若两人,让所有人都一阵发晕。

    宁航锋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双目如刀,紧紧的盯着李云霄,道:“你这招武技是从哪里学来的?”

    李云霄心中凛然,知道多半已经****了,当即冷哼一声,道:“天下武学多有相同,难不成你凭借一人之死就能断我的师承?”

    宁航锋愣了一下,李云霄的回答让他不免多看了对方几眼,这才又道:“这招掌法很像一人的绝技,你跟我走,我要验证心中所想。”

    李云霄道:“没空。”

    宁航锋微微一笑,道:“由不得你。”他身影闪动而上,就要抓李云霄。

    姜若冰急忙长剑出手,当空横扫过去,急道:“航锋叔叔你不能是非不分,明明是那程永恃勇行凶才招来横祸,此事就算是闹到我爹那去,也无法颠倒黑白!”

    宁航锋屈指一弹,敲在姜若冰的剑上,便将她连人带剑一起震飞了出去,去势不减的朝李云霄抓去。

    李云霄手中的冷剑冰霜荡开一片剑气,往那宁航锋的身上刺去,他不敢再用自己的剑诀,而是千怔浩然诀,想要破开一条路来遁走。

    “红尘凝望映皓月!”

    冷飒的剑芒如海,李云霄瞬间刺出上百剑光,竟然将四周的帝气封锁一点点的割裂开来。

    宁航锋惊骇的睁大眼珠子,他不敢相信有人竟然可以用剑芒斩开他的九天帝气来,而且那股寒意扩散,整个酒楼都仿佛置身在冰楼内。

    “李云霄快走!”

    罗青云突然大喝一声,一道龙吟冲天而起,便看到他枪身合一,一道难以匹敌的枪芒横空而来,惊若游龙。

    宁航锋再次大吃一惊起来,这名七星武尊的少年,一枪之威竟然隐隐有了武帝级别的威势,让他难以置信。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些十几岁的小孩子怎么全都这么****?

    但两人的攻击也不过是让他吃惊而已,宁航锋左手出拳,在身前画了个拳,立即一道无形之力如同水波般扩散,整个空间瞬间被一股力量封印了下来,李云霄和罗青云两人的身体在空中瞬间被凝固。

    李云霄似乎不以为意,轻笑道:“你不是怕麻烦吗?”

    罗青云则是没他那般轻松,用尽全力挣扎,却也无济于事,冷冷哼道:“人虽是你杀的,但责任岂能让你一人担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一句话说出,尽显男儿本色,让酒楼内的人都是心中暗暗称赞,看着阮子陵的目光更是多了几许不屑来。什么世家子弟,比起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差距未免太大了。

    “航锋叔叔,住手!”

    姜若冰大急,她知道宁航锋的实力,若是真心动手起来生怕一招就将两人杀了,情急之下她举起宝剑就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到:“航锋叔叔,你若是敢伤我朋友,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看你如何跟我爹交代!如何跟我师傅交代!”

    宁航锋一皱眉头,喝斥道:“若冰,这不是你顽皮的时候!”

    李云霄也是脸色微变,道:“兵老弟,放下剑来,你这叔叔想要伤我还嫩了点。”

    宁航锋微微皱眉,这话虽然说的难听,但他知道是对方的心意,故而默不作声。

    阮子陵也急道:“若冰,听航锋叔叔的话,不要任性!”

    姜若冰惨然笑道:“顽皮?任性?那我今天就顽皮一次,任性一次!”

    她冷冷道:“我要交什么样的朋友需要你们管吗?你们有什么权利对我朋友动手?若是今天云霄大哥、罗大哥,还有芷璇姐姐受了一点伤害,就算我今天不死,他日我也要杀光你们的朋友!”

    “你……!”

    阮子陵一时无语,怔在那。

    姜若冰冷笑道:“你能杀我朋友,我为何杀不得你朋友?还有航锋叔叔,听说你跟飞虎门和空怀谷的掌门都挺熟的,婶婶便是空怀谷的圣女,待我有了实力必然先召集一群人将这两个宗门灭了!”

    宁航锋脸色大变,隐隐涌起一层怒火,但姜若冰身份尊贵,即便是他也管教不得,只能冷哼一声,一挥手之下,将李云霄和罗青云从禁制之中放了出来,冷冷道:“他们我可以放这次,但下次就不能。还有,你必须跟阮子陵回去,这也是我的条件!”

    姜若冰犹豫了一下,道:“可以,但三天之内你们不得对他们动手,我们要留足让他们离开红月城的时间。”

    宁航锋沉思了起来,目光盯着李云霄,神色变化不定。李云霄的那一招他还有待确认,但此时此刻……,他细思一阵后终究是妥协了,道:“好,我答应你。但三日之后,不受此限制!”

    “嗯!”

    姜若冰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还望航锋叔叔多多注意一些无耻小人,以免他们在背后耍手段!”

    宁航锋道:“你放心,整个红月城禁军都不会对他三人出手。”他乃是红月城禁军统领,阮子陵也是在禁军中任职,必须服从他的调遣。

    姜若冰点头道:“有了航锋叔叔的许诺,我是放心的。若是敢骗我,我就告到我爹我师傅那去,看你如何有脸。”

    众人都是一阵发晕,感觉这少年还是个小孩子似的,受了欺负就要告家长。

    姜若冰朝三人道:“云霄大哥、罗大哥、芷璇姐姐,我先回家去了。二日之后,我会带着云霄大哥和罗大哥所需之物去清风明月楼,到时你们可前来一会,之后便立刻用跨域传送大阵离开红月城,千万不要再留东域了。”

    纳兰芷璇心中一酸,道:“兵弟,你照顾好自己便是,不用担心我们。”

    李云霄轻声道:“我需要的东西自己会取,不劳你动手,也没有这个让人代劳的习惯。”

    罗青云也道:“我亦如此。靠你取来之物,拿在手里都会烫手的。”

    姜若冰苦笑道:“我知道两位大哥都是好人,但我只是想为朋友做点事而已。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跟你们在一起时间虽短,却很开心。”

    两人俱是心中默然,说不出的味道来。

    “芷璇姐姐再见。”

    姜若冰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转身道:“小雪,我们走吧。”

    她头也不回的就朝门外走去,众人纷纷给她让出道来,谁也不敢靠的太近。

    宁航锋看了李云霄一眼,道:“我希望你能配合我,验证我心中所想。我可以保证绝不会伤害你的,若是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他飞出一块令牌,道:“这块令牌拿个任何一名红月城之人,都可以随时找到我。

    他也转身离去,走之前右手一挥,将程永的那具尸体收了起来,这才消失在门外。

    阮子陵目露凶芒,冷冷的盯着李云霄道:“今天算你们运气好,希望下次还能有这般好运!”那些跟在他身边的年轻俊杰也一个个恢复了趾高气昂的样子,纷纷跟着冷哼不已,逐一离去。

    酒店内立即就只剩下李云霄三人,还有那些旁观的武者。

    酒楼老板胆颤心惊的走了上前,道:“三位大人,能不能去别处饮酒,不要在留在本小店了,本店小本经营,你们这么闹腾,我伤不起啊。”

    他从身上取出一包元石来递了上去,指了指外面,道:“对面有一家悦来酒楼,只要三位去那边闹腾,弄出点事来,这些元石就当是小的给三位大人的一点酬谢啦。”

    今天写好不在状态,儿子发烧肚子疼了一天,我也忙累了一天,写这两章的时候人都是哈欠不断,太困了,现在眼睛都睁不开了,大家晚安,希望明天一切都好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