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86章 程永
    听着姜若冰那不屑的口吻,李云霄也不生气,笑道:“不敢想,不敢想!”

    纳兰芷璇苦笑道:“可惜那姜二小姐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此大好机会,全天下最优秀的男子都汇聚红月城给她挑选,羡慕嫉妒恨死我了。”

    她眼中露出一丝的痴迷和向往来,也不知是真的心动还是调侃,道:“据传有几位年轻俊杰已经突破到了九天武帝,就是比起一些名宿和霸主都不逞多让,若是能嫁的这样的男子,此生何求。”

    姜若冰哼道:“那芷璇姐姐也赶紧去弄一个,以姐姐的容貌姿色,还有那元阴体质,只会比这红月城的更为浩大。到时候不仅是年轻一辈出来,就是那些隐居深山的名宿也要出山了,搞不好还会引得七大超级势力掌门厮杀,最后被圣域的老头娶走了,哈哈~”

    她自顾自的调侃着,与一脸无语的纳兰芷璇对望着笑了起来。

    李云霄突然道:“罗兄,那嫁妆之内可是有一件龙之秘宝,以你的真龙法身若是得到它,怕是可以直接突破武尊桎梏,一举踏入九天境吧?难道罗兄不为心动?”

    罗青云灌了口酒,苦笑道:“若是排名战,取个前十什么的,我还有信心去参加争取一下。这打败天下豪杰,成为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我是没指望了。除非让我现在就拥有龙之秘宝并且炼化到体内,那么即便不是武帝,也有足够的信心和武帝一战!”

    他眼中精芒闪动,显然也是对那龙之秘宝惦记在心的,只是夺取的条件太过苛刻了,根本没有丝毫信心。

    那女婢小雪突然掩嘴笑道:“罗大哥想要突破武帝其实并非难事,只要纳兰小姐肯帮忙,自然就水到渠成。”

    纳兰芷璇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一朵娇羞浮现在脸上,嗔怒道:“兵弟弟,你这书童也学会捉弄人了,我看你要被他带坏了。”

    姜若冰自然知道纳兰芷璇的功法和银月宗的情况,吃吃笑道:“雪弟弟说的没错呀,若是纳兰姐姐肯帮罗大哥的话,那么罗大哥便可一举突破到武帝,去参加擂台赛极有可能取回第一哦!”

    纳兰芷璇羞骂道:“兵弟弟的意思是要让我和那姜二小姐共夫吗?”

    姜若冰一怔,想不到绕到自己身上了,立即羞的脸上通红,急道:“赢了又不一定要取姜若冰,罗大哥可以拿着嫁妆风风光光的走人。”

    小雪笑道:“兵哥哥,那罗大哥就要全天下被红月城追杀了。而且那姜二小姐堪称绝色,就这样被坏了名声,那再也嫁不出去了,怎一个‘惨’子了得。”

    姜若冰羞涩不已,往那小雪的头上就敲了过去,旁若无人的嬉笑扭打起来。

    李云霄笑道:“这个建议好,我赞同。希望罗兄夺得第一后,能把嫁妆里的东海月明珠赠送给我。”

    罗青云瞪了他一眼,冷哼道:“若是我得到了嫁妆,第一件事便是把那十八枚珠子磨成粉吃了!”

    李云霄:“……”

    这时,一道轻声的叹息传来,道:“兵弟,该随我回家了,我哥和姑妈都担心不已呢。”

    众人脸色微变,只见酒楼内突然多出几人,就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姜若冰。

    都是一副年轻的面孔,身着华丽,英气逼人。

    这段时间出现的英俊少年实在是太多了,但这几人英姿不凡,器宇轩昂,大家还是惹不住多看了几眼,心知定然也是一些来参赛的世家子弟。

    姜若冰一见那为首之人,脸色微变,怒道:“你是谁?赶紧离开,我回不回去管你什么事!”

    纳兰芷璇呆了一下,苦笑道:“原来是子陵公子。”她暗想到,还是被找上来了。但自己原本也没想过真的能带姜若冰逃离红月城,不过是陪她闹一闹,当做是散心而已。

    阮子陵颔首道:“多谢纳兰小姐替我照顾兵弟了。”

    他目光看了一下旁边的罗青云和李云霄,露出厌恶和鄙夷之色来,道:“不过,纳兰小姐身为兵弟的好友,还是不要让他多接触一些无谓的烂人。毕竟身份有别,地位悬殊,以免有些癞蛤蟆不知天高地厚,还自以为有机会,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生出一些不好的企图来。”

    纳兰芷璇脸色一寒,冷冷道:“芷璇跟高贵的子陵公子不同,认识的都是一些无谓的烂人,没办法了。”

    阮子陵丝毫不以为意,淡然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芷璇姑娘以后尽量少和兵弟来往。”

    “阮子陵,你和你的狐朋狗友一起给我滚蛋!”

    姜若冰怒道:“我跟谁来往用得着你管?罗大哥和云霄大哥都是我的朋友,请闭上你的臭嘴!”

    阮子陵脸色微变,但也不生气,只是看了李云霄和罗青云一眼,目光中寒光闪动,似乎记下了这两人的相貌,这才微笑道:“好吧,当我说错话了。兵弟,请随我回去吧,我大哥和姑妈都担心着你呢。”

    姜若冰冷冷道:“他们关心我管你什么事?让你滚蛋没听见吗?”

    “哈哈,子陵兄,这兵弟可被你们惯坏啦。”

    阮子陵身边一位长袍公子轻轻笑着走了出来,道:“若是不介意的话,便让我带她回去好了。”

    姜若冰一转身,将手中的酒碗直接砸了过去,碗在空中旋飞,酒水如同飞陀一样散了出来,在空中凝聚而不落下,竟然开出一朵莲花来。

    李云霄微微露出讶异之色,这朵酒莲怕是姜若冰随手为之,正是模仿他先前那一剑冰莲,想不到这小妮子的悟性如此之高,举一反三也这般快。

    阮子陵略微犹豫后,便道:“那便有劳程永兄了,不过切不可伤了兵弟。”

    那名公子瞳孔微缩,大笑着踏步上前,道:“子陵兄放心吧,兵弟果然是天资聪慧,这一招漂亮!”

    他徒手就往那莲花上抓去,在五指间形成隐隐有一道绿色的气息游动,仿若一条大川江流握于手中,大有江山在手的气势,爪力临空而下,将那朵酒莲花定在空中。

    “程永?西域五杰之一,超级势力万星谷的程永?”

    纳兰芷璇惊呼起来,脸上露出大骇之色,想不到和阮子陵走在一起的公子也竟是如此大的来头。

    门口那些年轻俊杰一个个都是面含微笑,那副慵懒的神态显然是久居高位才有的样子,看来各个来头不凡。

    姜若冰也是心中一惊,知道眼前之人实力不俗,单手在身前捏诀,喝道:“爆!”

    那朵酒莲花骤然爆开,化作无数细小的水针,往四面八方散去,“嗖嗖嗖”的就要刺破程永的掌控!

    程永大笑一声,手中气力一紧,立即将那酒水尽数控在一方天地内,全部瞬间蒸干!

    姜若冰大惊,手中光芒一闪,便亮出长剑来,要攻上去。她身后的小雪也是宝剑出手,与姜若冰配合,一左一右,竟成一套简单的剑阵,围攻而上。

    程永大笑不已,脚下身法施展出来,在两人的剑势下穿梭自如,轻松的游走,数招之下就一道指芒点中两人肩上,两柄长剑脱手而落。

    他大笑道:“兵弟,还是乖乖的随我回去吧。我先前对你并无多大兴趣,但是现在很有趣了,哈哈,你可记住我的样子,擂台战我一定会胜出的!”

    程永自信满满的笑着,就往姜若冰身上抓去。

    纳兰芷璇惊怒道:“程永!你够胆,敢伤兵弟!”

    程永抬起头来,看了纳兰芷璇一眼,眸子里闪过异样之色,道:“你就是银月宗将元胎妙女功修炼到了大成的那位元阴之身?”

    他看货物一般,不断上下的打量着纳兰芷璇,露出一丝狞笑来,道:“你也可以跟我走。”

    他正要欺身而上,突然传来李云霄的叹息声,道:“罗兄,这次我是真的服了你了,竟然隐忍了这么久,耐性比我还强,甘拜下风,你是怎么做到的?”

    罗青云脸上毫无表情,似乎对发生的一切都熟视无睹,静静的喝着碗中酒,道:“我在等你出手。”

    李云霄苦笑道:“你自己为何不出手?装酷?”

    罗青云放下手中的碗,眼中杀气一闪而逝,一字字道:“因为我怕自己忍不住,一出手就将他们全杀了,我不想惹麻烦。所以……”

    李云霄郁闷着接口道:“所以你想让我来惹这个麻烦?”

    罗青云点了点头,道:“你从来都是个不怕麻烦的人。”

    李云霄郁闷无比,苦笑道:“哎呀,这次真被你打败了,看来这个麻烦我不得不接了。”

    两人的对话立即引得程永等人注目,酒店内之人原本都是看好戏的态度,在知道程永的身份后,一个个骇然的躲在一边,以免惹祸上身。

    西域五杰之一,万星谷,这两个名头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程永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特别是罗青云,给了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而李云霄则是直接被他无视了,五星武宗,一掌可以劈死一百个。

    “子陵兄,红月城的规矩似乎不能随意闹事啊?”

    程永冷冷的说道,目光一下都未离开过罗青云身上,似乎他对红月城的规矩也有些忌惮。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逐一凡的《九鼎至尊》。

    听着姜若冰那不屑的口吻,李云霄也不生气,笑道:“不敢想,不敢想!”

    纳兰芷璇苦笑道:“可惜那姜二小姐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此大好机会,全天下最优秀的男子都汇聚红月城给她挑选,羡慕嫉妒恨死我了。”

    她眼中露出一丝的痴迷和向往来,也不知是真的心动还是调侃,道:“据传有几位年轻俊杰已经突破到了九天武帝,就是比起一些名宿和霸主都不逞多让,若是能嫁的这样的男子,此生何求。”

    姜若冰哼道:“那芷璇姐姐也赶紧去弄一个,以姐姐的容貌姿色,还有那元阴体质,只会比这红月城的更为浩大。到时候不仅是年轻一辈出来,就是那些隐居深山的名宿也要出山了,搞不好还会引得七大超级势力掌门厮杀,最后被圣域的老头娶走了,哈哈~”

    她自顾自的调侃着,与一脸无语的纳兰芷璇对望着笑了起来。

    李云霄突然道:“罗兄,那嫁妆之内可是有一件龙之秘宝,以你的真龙法身若是得到它,怕是可以直接突破武尊桎梏,一举踏入九天境吧?难道罗兄不为心动?”

    罗青云灌了口酒,苦笑道:“若是排名战,取个前十什么的,我还有信心去参加争取一下。这打败天下豪杰,成为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我是没指望了。除非让我现在就拥有龙之秘宝并且炼化到体内,那么即便不是武帝,也有足够的信心和武帝一战!”

    他眼中精芒闪动,显然也是对那龙之秘宝惦记在心的,只是夺取的条件太过苛刻了,根本没有丝毫信心。

    那女婢小雪突然掩嘴笑道:“罗大哥想要突破武帝其实并非难事,只要纳兰小姐肯帮忙,自然就水到渠成。”

    纳兰芷璇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一朵娇羞浮现在脸上,嗔怒道:“兵弟弟,你这书童也学会捉弄人了,我看你要被他带坏了。”

    姜若冰自然知道纳兰芷璇的功法和银月宗的情况,吃吃笑道:“雪弟弟说的没错呀,若是纳兰姐姐肯帮罗大哥的话,那么罗大哥便可一举突破到武帝,去参加擂台赛极有可能取回第一哦!”

    纳兰芷璇羞骂道:“兵弟弟的意思是要让我和那姜二小姐共夫吗?”

    姜若冰一怔,想不到绕到自己身上了,立即羞的脸上通红,急道:“赢了又不一定要取姜若冰,罗大哥可以拿着嫁妆风风光光的走人。”

    小雪笑道:“兵哥哥,那罗大哥就要全天下被红月城追杀了。而且那姜二小姐堪称绝色,就这样被坏了名声,那再也嫁不出去了,怎一个‘惨’子了得。”

    姜若冰羞涩不已,往那小雪的头上就敲了过去,旁若无人的嬉笑扭打起来。

    李云霄笑道:“这个建议好,我赞同。希望罗兄夺得第一后,能把嫁妆里的东海月明珠赠送给我。”

    罗青云瞪了他一眼,冷哼道:“若是我得到了嫁妆,第一件事便是把那十八枚珠子磨成粉吃了!”

    李云霄:“……”

    这时,一道轻声的叹息传来,道:“兵弟,该随我回家了,我哥和姑妈都担心不已呢。”

    众人脸色微变,只见酒楼内突然多出几人,就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姜若冰。

    都是一副年轻的面孔,身着华丽,英气逼人。

    这段时间出现的英俊少年实在是太多了,但这几人英姿不凡,器宇轩昂,大家还是惹不住多看了几眼,心知定然也是一些来参赛的世家子弟。

    姜若冰一见那为首之人,脸色微变,怒道:“你是谁?赶紧离开,我回不回去管你什么事!”

    纳兰芷璇呆了一下,苦笑道:“原来是子陵公子。”她暗想到,还是被找上来了。但自己原本也没想过真的能带姜若冰逃离红月城,不过是陪她闹一闹,当做是散心而已。

    阮子陵颔首道:“多谢纳兰小姐替我照顾兵弟了。”

    他目光看了一下旁边的罗青云和李云霄,露出厌恶和鄙夷之色来,道:“不过,纳兰小姐身为兵弟的好友,还是不要让他多接触一些无谓的烂人。毕竟身份有别,地位悬殊,以免有些癞蛤蟆不知天高地厚,还自以为有机会,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生出一些不好的企图来。”

    纳兰芷璇脸色一寒,冷冷道:“芷璇跟高贵的子陵公子不同,认识的都是一些无谓的烂人,没办法了。”

    阮子陵丝毫不以为意,淡然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芷璇姑娘以后尽量少和兵弟来往。”

    “阮子陵,你和你的狐朋狗友一起给我滚蛋!”

    姜若冰怒道:“我跟谁来往用得着你管?罗大哥和云霄大哥都是我的朋友,请闭上你的臭嘴!”

    阮子陵脸色微变,但也不生气,只是看了李云霄和罗青云一眼,目光中寒光闪动,似乎记下了这两人的相貌,这才微笑道:“好吧,当我说错话了。兵弟,请随我回去吧,我大哥和姑妈都担心着你呢。”

    姜若冰冷冷道:“他们关心我管你什么事?让你滚蛋没听见吗?”

    “哈哈,子陵兄,这兵弟可被你们惯坏啦。”

    阮子陵身边一位长袍公子轻轻笑着走了出来,道:“若是不介意的话,便让我带她回去好了。”

    姜若冰一转身,将手中的酒碗直接砸了过去,碗在空中旋飞,酒水如同飞陀一样散了出来,在空中凝聚而不落下,竟然开出一朵莲花来。

    李云霄微微露出讶异之色,这朵酒莲怕是姜若冰随手为之,正是模仿他先前那一剑冰莲,想不到这小妮子的悟性如此之高,举一反三也这般快。

    阮子陵略微犹豫后,便道:“那便有劳程永兄了,不过切不可伤了兵弟。”

    那名公子瞳孔微缩,大笑着踏步上前,道:“子陵兄放心吧,兵弟果然是天资聪慧,这一招漂亮!”

    他徒手就往那莲花上抓去,在五指间形成隐隐有一道绿色的气息游动,仿若一条大川江流握于手中,大有江山在手的气势,爪力临空而下,将那朵酒莲花定在空中。

    “程永?西域五杰之一,超级势力万星谷的程永?”

    纳兰芷璇惊呼起来,脸上露出大骇之色,想不到和阮子陵走在一起的公子也竟是如此大的来头。

    门口那些年轻俊杰一个个都是面含微笑,那副慵懒的神态显然是久居高位才有的样子,看来各个来头不凡。

    姜若冰也是心中一惊,知道眼前之人实力不俗,单手在身前捏诀,喝道:“爆!”

    那朵酒莲花骤然爆开,化作无数细小的水针,往四面八方散去,“嗖嗖嗖”的就要刺破程永的掌控!

    程永大笑一声,手中气力一紧,立即将那酒水尽数控在一方天地内,全部瞬间蒸干!

    姜若冰大惊,手中光芒一闪,便亮出长剑来,要攻上去。她身后的小雪也是宝剑出手,与姜若冰配合,一左一右,竟成一套简单的剑阵,围攻而上。

    程永大笑不已,脚下身法施展出来,在两人的剑势下穿梭自如,轻松的游走,数招之下就一道指芒点中两人肩上,两柄长剑脱手而落。

    他大笑道:“兵弟,还是乖乖的随我回去吧。我先前对你并无多大兴趣,但是现在很有趣了,哈哈,你可记住我的样子,擂台战我一定会胜出的!”

    程永自信满满的笑着,就往姜若冰身上抓去。

    纳兰芷璇惊怒道:“程永!你够胆,敢伤兵弟!”

    程永抬起头来,看了纳兰芷璇一眼,眸子里闪过异样之色,道:“你就是银月宗将元胎妙女功修炼到了大成的那位元阴之身?”

    他看货物一般,不断上下的打量着纳兰芷璇,露出一丝狞笑来,道:“你也可以跟我走。”

    他正要欺身而上,突然传来李云霄的叹息声,道:“罗兄,这次我是真的服了你了,竟然隐忍了这么久,耐性比我还强,甘拜下风,你是怎么做到的?”

    罗青云脸上毫无表情,似乎对发生的一切都熟视无睹,静静的喝着碗中酒,道:“我在等你出手。”

    李云霄苦笑道:“你自己为何不出手?装酷?”

    罗青云放下手中的碗,眼中杀气一闪而逝,一字字道:“因为我怕自己忍不住,一出手就将他们全杀了,我不想惹麻烦。所以……”

    李云霄郁闷着接口道:“所以你想让我来惹这个麻烦?”

    罗青云点了点头,道:“你从来都是个不怕麻烦的人。”

    李云霄郁闷无比,苦笑道:“哎呀,这次真被你打败了,看来这个麻烦我不得不接了。”

    两人的对话立即引得程永等人注目,酒店内之人原本都是看好戏的态度,在知道程永的身份后,一个个骇然的躲在一边,以免惹祸上身。

    西域五杰之一,万星谷,这两个名头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程永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特别是罗青云,给了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而李云霄则是直接被他无视了,五星武宗,一掌可以劈死一百个。

    “子陵兄,红月城的规矩似乎不能随意闹事啊?”

    程永冷冷的说道,目光一下都未离开过罗青云身上,似乎他对红月城的规矩也有些忌惮。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逐一凡的《九鼎至尊》。

    听着姜若冰那不屑的口吻,李云霄也不生气,笑道:“不敢想,不敢想!”

    纳兰芷璇苦笑道:“可惜那姜二小姐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此大好机会,全天下最优秀的男子都汇聚红月城给她挑选,羡慕嫉妒恨死我了。”

    她眼中露出一丝的痴迷和向往来,也不知是真的心动还是调侃,道:“据传有几位年轻俊杰已经突破到了九天武帝,就是比起一些名宿和霸主都不逞多让,若是能嫁的这样的男子,此生何求。”

    姜若冰哼道:“那芷璇姐姐也赶紧去弄一个,以姐姐的容貌姿色,还有那元阴体质,只会比这红月城的更为浩大。到时候不仅是年轻一辈出来,就是那些隐居深山的名宿也要出山了,搞不好还会引得七大超级势力掌门厮杀,最后被圣域的老头娶走了,哈哈~”

    她自顾自的调侃着,与一脸无语的纳兰芷璇对望着笑了起来。

    李云霄突然道:“罗兄,那嫁妆之内可是有一件龙之秘宝,以你的真龙法身若是得到它,怕是可以直接突破武尊桎梏,一举踏入九天境吧?难道罗兄不为心动?”

    罗青云灌了口酒,苦笑道:“若是排名战,取个前十什么的,我还有信心去参加争取一下。这打败天下豪杰,成为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我是没指望了。除非让我现在就拥有龙之秘宝并且炼化到体内,那么即便不是武帝,也有足够的信心和武帝一战!”

    他眼中精芒闪动,显然也是对那龙之秘宝惦记在心的,只是夺取的条件太过苛刻了,根本没有丝毫信心。

    那女婢小雪突然掩嘴笑道:“罗大哥想要突破武帝其实并非难事,只要纳兰小姐肯帮忙,自然就水到渠成。”

    纳兰芷璇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一朵娇羞浮现在脸上,嗔怒道:“兵弟弟,你这书童也学会捉弄人了,我看你要被他带坏了。”

    姜若冰自然知道纳兰芷璇的功法和银月宗的情况,吃吃笑道:“雪弟弟说的没错呀,若是纳兰姐姐肯帮罗大哥的话,那么罗大哥便可一举突破到武帝,去参加擂台赛极有可能取回第一哦!”

    纳兰芷璇羞骂道:“兵弟弟的意思是要让我和那姜二小姐共夫吗?”

    姜若冰一怔,想不到绕到自己身上了,立即羞的脸上通红,急道:“赢了又不一定要取姜若冰,罗大哥可以拿着嫁妆风风光光的走人。”

    小雪笑道:“兵哥哥,那罗大哥就要全天下被红月城追杀了。而且那姜二小姐堪称绝色,就这样被坏了名声,那再也嫁不出去了,怎一个‘惨’子了得。”

    姜若冰羞涩不已,往那小雪的头上就敲了过去,旁若无人的嬉笑扭打起来。

    李云霄笑道:“这个建议好,我赞同。希望罗兄夺得第一后,能把嫁妆里的东海月明珠赠送给我。”

    罗青云瞪了他一眼,冷哼道:“若是我得到了嫁妆,第一件事便是把那十八枚珠子磨成粉吃了!”

    李云霄:“……”

    这时,一道轻声的叹息传来,道:“兵弟,该随我回家了,我哥和姑妈都担心不已呢。”

    众人脸色微变,只见酒楼内突然多出几人,就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姜若冰。

    都是一副年轻的面孔,身着华丽,英气逼人。

    这段时间出现的英俊少年实在是太多了,但这几人英姿不凡,器宇轩昂,大家还是惹不住多看了几眼,心知定然也是一些来参赛的世家子弟。

    姜若冰一见那为首之人,脸色微变,怒道:“你是谁?赶紧离开,我回不回去管你什么事!”

    纳兰芷璇呆了一下,苦笑道:“原来是子陵公子。”她暗想到,还是被找上来了。但自己原本也没想过真的能带姜若冰逃离红月城,不过是陪她闹一闹,当做是散心而已。

    阮子陵颔首道:“多谢纳兰小姐替我照顾兵弟了。”

    他目光看了一下旁边的罗青云和李云霄,露出厌恶和鄙夷之色来,道:“不过,纳兰小姐身为兵弟的好友,还是不要让他多接触一些无谓的烂人。毕竟身份有别,地位悬殊,以免有些癞蛤蟆不知天高地厚,还自以为有机会,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生出一些不好的企图来。”

    纳兰芷璇脸色一寒,冷冷道:“芷璇跟高贵的子陵公子不同,认识的都是一些无谓的烂人,没办法了。”

    阮子陵丝毫不以为意,淡然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芷璇姑娘以后尽量少和兵弟来往。”

    “阮子陵,你和你的狐朋狗友一起给我滚蛋!”

    姜若冰怒道:“我跟谁来往用得着你管?罗大哥和云霄大哥都是我的朋友,请闭上你的臭嘴!”

    阮子陵脸色微变,但也不生气,只是看了李云霄和罗青云一眼,目光中寒光闪动,似乎记下了这两人的相貌,这才微笑道:“好吧,当我说错话了。兵弟,请随我回去吧,我大哥和姑妈都担心着你呢。”

    姜若冰冷冷道:“他们关心我管你什么事?让你滚蛋没听见吗?”

    “哈哈,子陵兄,这兵弟可被你们惯坏啦。”

    阮子陵身边一位长袍公子轻轻笑着走了出来,道:“若是不介意的话,便让我带她回去好了。”

    姜若冰一转身,将手中的酒碗直接砸了过去,碗在空中旋飞,酒水如同飞陀一样散了出来,在空中凝聚而不落下,竟然开出一朵莲花来。

    李云霄微微露出讶异之色,这朵酒莲怕是姜若冰随手为之,正是模仿他先前那一剑冰莲,想不到这小妮子的悟性如此之高,举一反三也这般快。

    阮子陵略微犹豫后,便道:“那便有劳程永兄了,不过切不可伤了兵弟。”

    那名公子瞳孔微缩,大笑着踏步上前,道:“子陵兄放心吧,兵弟果然是天资聪慧,这一招漂亮!”

    他徒手就往那莲花上抓去,在五指间形成隐隐有一道绿色的气息游动,仿若一条大川江流握于手中,大有江山在手的气势,爪力临空而下,将那朵酒莲花定在空中。

    “程永?西域五杰之一,超级势力万星谷的程永?”

    纳兰芷璇惊呼起来,脸上露出大骇之色,想不到和阮子陵走在一起的公子也竟是如此大的来头。

    门口那些年轻俊杰一个个都是面含微笑,那副慵懒的神态显然是久居高位才有的样子,看来各个来头不凡。

    姜若冰也是心中一惊,知道眼前之人实力不俗,单手在身前捏诀,喝道:“爆!”

    那朵酒莲花骤然爆开,化作无数细小的水针,往四面八方散去,“嗖嗖嗖”的就要刺破程永的掌控!

    程永大笑一声,手中气力一紧,立即将那酒水尽数控在一方天地内,全部瞬间蒸干!

    姜若冰大惊,手中光芒一闪,便亮出长剑来,要攻上去。她身后的小雪也是宝剑出手,与姜若冰配合,一左一右,竟成一套简单的剑阵,围攻而上。

    程永大笑不已,脚下身法施展出来,在两人的剑势下穿梭自如,轻松的游走,数招之下就一道指芒点中两人肩上,两柄长剑脱手而落。

    他大笑道:“兵弟,还是乖乖的随我回去吧。我先前对你并无多大兴趣,但是现在很有趣了,哈哈,你可记住我的样子,擂台战我一定会胜出的!”

    程永自信满满的笑着,就往姜若冰身上抓去。

    纳兰芷璇惊怒道:“程永!你够胆,敢伤兵弟!”

    程永抬起头来,看了纳兰芷璇一眼,眸子里闪过异样之色,道:“你就是银月宗将元胎妙女功修炼到了大成的那位元阴之身?”

    他看货物一般,不断上下的打量着纳兰芷璇,露出一丝狞笑来,道:“你也可以跟我走。”

    他正要欺身而上,突然传来李云霄的叹息声,道:“罗兄,这次我是真的服了你了,竟然隐忍了这么久,耐性比我还强,甘拜下风,你是怎么做到的?”

    罗青云脸上毫无表情,似乎对发生的一切都熟视无睹,静静的喝着碗中酒,道:“我在等你出手。”

    李云霄苦笑道:“你自己为何不出手?装酷?”

    罗青云放下手中的碗,眼中杀气一闪而逝,一字字道:“因为我怕自己忍不住,一出手就将他们全杀了,我不想惹麻烦。所以……”

    李云霄郁闷着接口道:“所以你想让我来惹这个麻烦?”

    罗青云点了点头,道:“你从来都是个不怕麻烦的人。”

    李云霄郁闷无比,苦笑道:“哎呀,这次真被你打败了,看来这个麻烦我不得不接了。”

    两人的对话立即引得程永等人注目,酒店内之人原本都是看好戏的态度,在知道程永的身份后,一个个骇然的躲在一边,以免惹祸上身。

    西域五杰之一,万星谷,这两个名头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程永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特别是罗青云,给了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而李云霄则是直接被他无视了,五星武宗,一掌可以劈死一百个。

    “子陵兄,红月城的规矩似乎不能随意闹事啊?”

    程永冷冷的说道,目光一下都未离开过罗青云身上,似乎他对红月城的规矩也有些忌惮。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逐一凡的《九鼎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