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85章 曲解
    “琉璃山庄果然是东域豪强,这身法遁术真恐怖啊,才眨眼就没了身影。我专修神识功法的,感知之下百里内都不见踪影。”

    “可不是呢,虽说红月城极大,但以这种身法遁术,怕是顷刻间就到地牢了吧,那位红月城的大人当真是太小看裴副庄主了,竟然给了半柱香时间,太伤人了!”

    “就是,我都看不下去了!听闻红月城地牢里关押的都是一些穷凶恶极的犯人,而且都是常年没见过女人的,你说裴庄主这细皮嫩肉的进去后……”

    有人开始取出琵琶来弹奏,轻轻哼唱道:“菊花残,满腚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断肠……”

    “闭嘴!”

    裴明远怒吼一声,琉璃山庄等人也是各个怒目而视,羞愤不已。

    一名武者忍不住讥讽道:“有闲情在这丢脸,还是赶紧去救你老爸的菊花吧。”

    另一名武者也是讥笑道:“哈哈,瞪什么眼睛?有本事来打我啊,来啊,打啊,来打我啊啊啊啊!”

    “噗!”

    裴明远怒极攻心,直接气的喷出一口血来,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关键是即便上去打还未必打的赢,酒店里的武者一个个凶神恶煞,但也有不少好手在其中。

    “好,好!你们的模样本公子一个个都记下了,等离开了红月城再与诸位算账!”

    裴明远知道今天这个脸是丢光了,但丢脸总比丢命的好,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倒是想的开,不愧是东域七星子之一。

    他朝李云霄开口道:“李云霄,我身上的封印还请解开,大家虽然有些不愉快的误会,但那已经是过去了,还望不要总纠结过去,要共同展望未来才是。”

    罗青云和纳兰芷璇,还有徐青,三人都是知道内情的,俱是一阵无语,他们突然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人家是东域七星子,而自己不是了。

    看来这所谓的七星子不光是有实力才能进的,还得脸皮厚,无耻,具备这两点特性,的确要比普通人活的更长。

    李云霄似乎见怪不怪了,轻轻笑道:“裴兄,我下的封印其实对实力并无影响,但若是七日之内再不解除的话,男人雄风就会开始渐渐走熊,以致最后再也举不起来了。到时裴兄成为东域七星子中最有特色的一个,可谓是独树一帜啊。”

    “什么?你……!”

    裴明远脸色一片惨白,惊恐道:“你好狠毒啊!”

    李云霄笑道:“若是我狠毒的话,这几天时间也不会给你了。七天时间,够你为裴家留后的了,加油!”

    裴明远眼中满满的怨毒,咬牙道:“我这便传信回去找我母亲,她与阮红玉大人是表亲,定然可以起到极大助力,希望你到时不要食言。”

    他忧心忡忡的带着琉璃山庄众人离开,现在帮李云霄取东海月明珠的事,已经远远超过想办法救他老爸出来了。

    众人对着琉璃山庄等人就是一阵口哨和唏嘘,各种嘲讽不断,直到走远了才停下来,只不过又多了一件茶余饭后的趣谈。

    徐青又逃过一劫,上来和李云霄等人打招呼,至于那葛平飞,早已没脸,一溜烟的逃掉了。

    罗青云笑道:“徐兄可以留下好好疗养一番,说不定擂台赛中能取得不错的名次。即便不能抱得美人归,也可以一会天下英雄啊。”

    纳兰芷璇点头道:“罗大哥所言不错,此次虽然是姜二小姐的比武招亲,但已经和年轻一辈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差不多了。天武界年轻一辈中有些名气的高手几乎全部汇聚而来了,不少人本也是抱着一会天下英雄的念头才来参赛的,如此盛世,错过了岂不可惜?”

    姜若冰脸色一冷,哼道:“这些无聊的男人,拿别人的终身大事开玩笑,真是可恶!既然不想娶亲,来参什么赛,蹚什么浑水!”

    她身边的丫鬟小雪掩嘴笑道:“公子这气生的好无道理,他们不是不想娶,而是没那本事。毕竟名额只有一个人,想要打败天下群豪,几乎就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了,除了东域七星之首,西域五杰之头,北域四秀之魁,天下谁能有这般自信呢?”

    徐青苦笑道:“这位小兄弟说的极是,那姜二小姐无论容貌,家世,嫁妆等等各方面,谁不想娶,谁不想要?只是人贵有自知之明,大多数人也就是抱着看热闹以及重在参与的态度了。”

    李云霄笑道:“那徐兄也是打算参与了?”

    徐青急忙道:“云霄兄说笑了,也许先前还有这种想法。但是遇见你后……”

    他苦笑了一下,道:“遇见云霄兄后,我才明白自己先前的浅薄和短视,认知到了自己真正的水平,以前是我井底之蛙了。此次虽然失去颇大,但收获也甚丰。我打算这便回听潮阁闭关修炼,不到九天武帝绝不出关!”

    众人见他去意已决,也不便强留,斟酒共饮了一杯,徐青便离席而去。

    此刻那酒店老板已经让人把裴九翅破坏的东西打扫整理了一番,李云霄等五人再次围坐一桌。

    那酒店老板颇有深意的看了姜若冰一眼,道:“刚才之事公子可曾看见?望公子能忍一忍自己的脾气,在红月城就要守红月城的规矩,否则就得去地牢菊花残了。”

    姜若冰一脸的天真无邪,诧异道:“菊花残?什么是菊花残?”

    酒店老板大笑道:“哈哈,公子你真能装,你懂的。”

    姜若冰愣了一下,连忙道:“我不懂啊。”

    但那老板已经走开,她只好问众人道:“那老板说话可真奇怪,罗大哥,芷璇姐姐,菊花残是什么意思?”

    罗青云和纳兰芷璇全都是爆出冷汗来,连连摇头说不懂。

    李云霄笑道:“一醉且徘徊,莫负菊花开。老板的意思是让你好好喝酒,不要辜负了良辰美景,又寓意为大好年华,要及时行乐,不要待到菊花残后,杯酒已冷,空负了光阴。”

    纳兰芷璇幽怨的瞪了李云霄一眼,意思在说:这么曲解词汇真的好么?会带坏兵弟弟的。

    “原来如此!”

    姜若冰吟声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秋来菊花残。云霄大哥,是不是这个意思?”

    李云霄满头发晕,想不到姜若冰竟然这么能举一反三,抹了把冷汗,讪讪道:“大概是吧,我书读得不多,还是让罗兄和纳兰小姐详细解释下。”

    纳兰芷璇嗔道:“别提云霄公子胡扯,这是骂人的话!”

    她突然正色道:“对了,罗大哥,你说要带兵弟弟来找云霄公子,说整个红月城只有云霄公子能帮上忙,芷璇有些不解了,云霄公子虽然实力深不可测,但……”

    她一脸的疑惑,虽然知道了李云霄不简单,但要说李云霄能办成那件事,她还是很怀疑。

    “好哇,原来你骂我!”

    姜若冰脸上一红,觉得被人耍了,气鼓鼓的,听得纳兰芷璇之言后,也急忙关切了起来。

    罗青云看了几人一眼,笑道:“李云霄的实力在红月城的确不算什么,但他却有一样无人可及之处,那便是胆量。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他敢做这件事了。”

    一下子四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在李云霄身上,看的他有些头皮发麻,道:“你们所言何事?我书读得不多,不要算计我!”

    罗青云笑道:“你这说的哪里的话,其实很简单,只要将兵弟弟带离红月城便可,至于报酬嘛,随便你开!”

    姜若冰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满脸都是期待之色。

    罗青云和纳兰芷璇也不点破姜若冰的身份,他们已经猜到了李云霄早已心知肚明。

    李云霄愣了一下,暗想这小妮子真的是要逃婚啊,若她跑了,红月城如何向天下交代,细细一想之下,帮她逃婚这事还真的只有自己敢做,换做其他人,就算是武帝巅峰,怕也要忌讳不已。

    反正自己跟红月城早已势不两立的局面,这一世也没打算要修复关系,若真要帮忙的话,将姜若冰藏在界神碑里,就是神仙也找不出来。

    他微微一笑,道:“这可是玩命的事,还说不是坑我。不过若是能给我弄来姜家二小姐嫁妆中的十八枚东海月明珠,我倒是可以舍命一试。”

    四人都是心中一凛,姜若冰急道:“你要那些珠子干嘛,除了好看外再没其它用处了。你若是肯帮我,事成之后我一定给你价值远在那些珠子之上的报酬。”

    罗青云也是沉声道:“那十八枚东海月明珠已经在姜二小姐的嫁妆清单里了,想要弄出来的话未免太难了。李云霄你不会是不想帮忙估计找借口吧?”

    “呵呵,随你怎么说。”

    李云霄淡然道:“我若是要故意找借口的话,就直接开出让我擂台战第一的条件了,这样一来那些嫁妆和美人岂非尽入我手。听闻那姜若冰也是绝色美女呢,啧啧~“

    “哼,非分之想!”

    姜若冰道:“天下年轻俊杰齐聚,东域七星、西域五杰、北域四秀,还有数不清的世家子弟都来了,就凭你也想打败天下英豪,夺取第一?”